《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一百零六章藍衣人


    第一百零六章 藍衣人

    嘉元城南城最繁華的南陵街上,有一處占地數畝大小的巨宅。在宅院的黑漆大門上,掛有一塊寫著“墨府”二字的匾牌,在匾牌下麵則有八名勁裝大漢分站兩側,這些勁衣人一個個昂首挺胸,目不斜視,一副訓練有素的精悍模樣,讓人一見就不敢小視。

    離墨府不遠處的街對麵,有一家三層的香家酒樓。此樓在整個嘉元城也是排得上字號的大酒樓,特別是它的招牌酒水“百香”,更是出了名的好酒,為它攬下了不少聞名而來的客商。

    此時正是午時用飯時分,所以香家酒樓正是人滿為患,從一樓到三樓的桌前都坐有了人,擠滿了用餐吃飯之人。

    從酒樓外大街上路過的行人,都能聞到酒樓上發出的濃濃酒飯之香,讓人垂涎欲滴,甚是誘人。

    在二樓靠街麵窗口的桌子旁坐了一名青年,桌上擺了些可口的葷素小菜,還有一瓶聞名遐邇的“百香”清酒。在青年背後站著一名望而生畏的巨漢,這人正是出來打探消息的韓立。

    韓立這時從窗戶往下居高臨下望著什麼,手中還把玩著一個盛滿酒水的小酒杯,桌上的飯菜也未動幾口,整個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懶散樣子。

    韓立斜瞥了一眼不遠處的墨府,又收回目光看了看眼前的街麵,臉上表情毫無變化,卻一仰首,把那杯酒給喝了下去,然後繼續望著樓外出神。

    經過一番打聽韓立已知道,墨大夫的兩位親生女兒和那位義女,全都長的如花似玉、千嬌百媚,是嘉元城出了名的三大美女,因而被人戲稱為墨府三驕。

    因為豔名遠揚,所以追求她們的公子哥、少俠俊傑,是數不勝數。

    而其中的墨玉珠更是美豔絕倫,是三人中追求者最眾的一位。她的此次定親惹起了一場軒然大波,讓其追求者們大都傷心欲絕,有些身懷武功的則紛紛向那位吳公子發起了挑戰,結果被這位吳劍鳴一連大敗了十六名情敵,反而造早就了他武功絕頂的名聲,讓他和那位墨玉珠更是如膠似漆,郎情妾意起來。

    韓立想著想著就覺得此事著實有些滑稽可笑,別人不知道這位吳公子是什麼底細,韓立卻十分清楚。

    這位吳劍鳴十有八九是墨大夫的對頭們派來的,看來這麼多年墨大夫沒有『露』麵,已經引起對頭們的懷疑,而這位吳公子的到來估計就是一次試探行為。就是不知他是用什麼方法取信於墨府的,想必一般的信物和書信應該不會讓墨大夫幾位夫人輕易相信的。

    韓立一邊用手指輕敲起桌麵,一邊推敲著心中的疑問。

    “這位公子請,您這邊坐!你點的菜馬上就上來了。”一位身穿白短褂的店小二,引著一位二十七八的藍衣青年走上了二樓,並把他帶到了韓立隔壁的一張空桌旁坐了下來,然後就急忙的下去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這位藍衣青年長的五官端正,濃眉大眼,眉宇間頗有幾分英氣。

    他坐下之後就環顧了四周一眼,剛好和韓立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韓立感到對方的眼神中有種莫名的深邃之感,似乎有種奇怪的引力就要把自己吸進去一樣,韓立吃了一驚,連忙把頭扭了過去,臉『色』也微微一變。

    這個人也意外的驚愕了一下,但隨即冷看了韓立一眼後,就轉過頭去,不再理睬這邊了。

    韓立臉『色』有些發白,剛才對方的那一眼讓他有種外全都被看穿的感覺,讓他非常駭然。

    這種一眼就被人看透的滋味,韓立還是第一次嚐到。

    藍衣人等酒菜上滿了一桌後,就開始大口吃喝起來,而且吃的十分香甜,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韓立此刻卻有些坐立不寧,坎坷不安起來。

    他這時雖然沒用天眼術觀察過對方,但從藍衣人身上隱約散發出的那種強大靈力,還是硬生生的把他給震攝住了。他很清楚,對方絕對是法力比自己深厚多的修仙者。

    韓立此前一共隻見過餘子童和金光上人兩名修仙者,這二人一個是肉體法力全失的元神,另一個則法力低微的可憐,一見麵就讓他給幹掉了。因此韓立對修仙者了解的還是不多,在他心目中還是充滿了神秘『色』彩,他實在不知該如何應對這種對方比自己強大多的情形。

    “這藍衣人不會像自己對金光上人那樣,毫不客氣的把自己一出手就給滅掉吧?”韓立不禁往最壞的地方想去。

    結果在韓立心煩意『亂』的提心吊膽中,這名藍衣人吃完了自己的飯菜。他取出一個手巾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就扔下一錠銀子,飄然而去。從頭到尾都沒有再向韓立這邊望過一眼,似乎已把韓立忘得一幹二淨。

    韓立等到此人徹底離開酒樓之後,才長長出了一口氣,癱躺到自己的椅子上,藍衣人吃飯的時間雖然很短,但他卻覺得如同過了一整天一樣漫長,給他的那種精神壓迫太大了,如同和誰剛剛生死大戰了一場一樣。

    這時,那名藍衣人出現在了街頭另一端的巷口處,那有另外一名三十許歲的黃衫男子在等候著。

    “老四,怎麼來遲了?我們還要和大哥他們會合呢!”黃衫男子有些不滿的說道。

    “嘿嘿!二哥,別生氣嘛!我隻是數年沒吃到世俗間的飯菜,又去品嚐了一番!”藍衣人嘻笑著說道。

    “就你嘴饞!給你說過多少次了,我們修仙之人應該清心寡欲,忌諱這種大吃大喝。可你就不聽,你這一吃一喝,起碼讓心『性』又降低了不少。”黃衫人瞪了藍衣人一眼,沒有好氣的教訓道。

    “!知道了,知道了,下不為例!對了,我在吃飯地方見到了其他修仙者。”藍衣人為了轉移話題,急忙把遇見韓立的事搬了出來。

    “哦!是嗎?對方法力深不深厚?”黃衫人果然把注意力轉到了此處來。

    “法力淺的很,看樣子剛到了基礎功法七八層的樣子,才勉強夠參加升仙會的資格。真搞不懂?這樣淺的法力也來嵐州湊什麼熱鬧,難道真以為能走狗屎運,能在升仙大會上最後勝出嗎?”藍衣人把嘴撇了撇。

    “對方年紀大不大?”

    “十七八歲的樣子。”

    “這就對了,對方十有八九是跟著長輩一齊來的,應該是來想長長閱曆和開開眼界而已。估計等下個十年再召開升仙會時,此人才會真正參加。”黃衫人笑著說道。

    “我說呢!這樣說起來對方資質還算可以了。如果再過十年的話,這人也許真可以達到我這樣的水準。”藍衣人得意洋洋的說道。

    “你少自賣自誇了!就你那剛剛練成的第十層功法,這樣的水準,每年的升仙大會多的是。真練到第十一,二層再誇口也不遲。”黃衫人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然後不再理這位活寶,轉身離開了。

    “真是的,要是不服用築基丹就能練成十層以上,那我還來參加什麼升仙會!直接去拜師不就得了。”藍衣人嘟嘟囔囔的跟在其後,也離開了這。

    

Snap Time:2018-01-21 18:39:26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