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十二章劍符


    第九十二章 劍符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的人,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原本人們看到灰光掉頭飛向七玄門的眾人,還以為侏儒改變了想法,打算先殺光其他武功低微的弟子後,然後再回來對付灰衣人。

    哪知灰芒飛到人堆中後,竟被一名看起來普普通通的弟子,一揚手就輕鬆的收走了,這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七玄門這邊,包括王門主和灰衣人在內的人,都對眼前的絕處逢生,而驚喜交加。

    王絕楚在狂喜之中,更對自己答應讓韓立參加死鬥的先見之明,而大為慶幸。他知道,如今所有人能否在死鬥中存活下來,以及七玄門今後是否能夠延存,全都指望在這忽然變得高深莫測的韓大夫身上了。

    而對韓立略有了解的厲飛雨,此刻也是張大了嘴巴,半天合不到一起。他雖然知道自己這個好友有些與眾不同,但能夠當場收走劍仙之流的仙家飛劍的事,這還是讓他猶如白日做夢一般,暈暈乎乎的。

    至於張袖兒、李長老以及對麵的賈天龍等人,更是張目結舌,臉上的表情各自精彩萬分。

    眾多包含著懼怕、疑問、驚喜的目光,全都落到了韓立身上,而韓立神情自如,始終微笑著,似乎對這麼多人的注視,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可沒有人知道,在韓立從容不迫的外表下,其內心此刻正在鬱悶不已。

    天曉得,韓立根本沒想現在就出手!他原是打算,等到侏儒疏忽大意撤掉金罩後,才去偷襲對方。那時,他隻要暗自潛到其背後,用一枚小小的“火彈”,就可輕易的結果了對方。

    可誰知人算不如天算,韓立隻是因為看到灰芒飛來飛去,被其惹得心癢難受,不知不覺,就對其使出了早已練了無數遍的“驅物術”,結果輕而易舉的奪下了此物。

    其奪取的簡單程度,大大出乎了意料之外。他隻是把法力延伸到灰光之上,就輕易抹去了侏儒的靈力存在,建立起了自己和灰光的兩者聯係。那灰光在他的指揮之下,如同剛學會走路的嬰孩一樣,歪歪扭扭的飛到了其的身邊,被他順利的收下。

    如今的韓立,一方麵因輕鬆奪下對方的寶物,而心中竊喜。另一方麵,又為不得不正麵麵對侏儒,而有些擔心。

    他很清楚,自己並沒有多大的把握,能夠強行擊破對方的烏龜殼,唯一帶給他幾分自信的,就是自己比對方深厚了數倍的法力存在。

    當然從韓立的表情上,是看不出任何擔心的跡象。因為他深知,心理上如果占據了上風,那麼在實際的交鋒中也會擁有不少的優勢,會憑空增添幾分的勝算,這是他從眨眼劍譜中學到的訣竅。

    因此,在看到侏儒如臨大敵的模樣後,韓立卻與其相反,『露』出了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

    他現在暇意的擺弄著剛到手的寶物。手中的灰芒,仍靈『性』十足的伸縮不定,寒光流『射』,讓人瞧不清其真實形狀。

    韓立抬頭看了一眼臉『色』有些發白的侏儒,微然一笑,他用法力裹住雙手,把灰芒夾在兩手之間輕輕一搓,灰芒上的光華立刻消潰散盡,『露』出了其廬山真麵目。竟然是一道符籙,而且還是一張畫著一把灰『色』小劍的奇特符籙。

    那符紙上的灰『色』小劍,被刻畫的栩栩如生,如同真的相仿,並且沒有法力催動下,小劍就自行散發著淡淡的流光,好像真是一把絕世利劍一樣,寒氣『逼』人。

    韓立看到眼,心有些失望,這明顯並不是什麼飛劍之類的法寶,雖說古怪了一些,但還是一道符紙。

    不過他轉念想到了此符籙大展神威時的英姿,又覺得有些欣慰,畢竟它的厲害可是自己親眼目睹,對他以後肯定大有用處。

    韓立順手把符紙揣到了懷,他可不敢當著原主人的麵,就大搖大擺的使用此物,誰知對方在符籙上做了什麼手腳沒有,而且他的“驅物術”還沒經過幾次實物練習,生疏的很,估計就是此時用上此物,也很難傷得了對方。

    對麵的金光上人,眼睜睜的看著韓立把他的寶物收入懷內,不禁怒火直冒,可是又沒有勇氣上前撕打,要知道對方既然能夠輕易抹去他在符籙上的靈力,這就說明對方的法力起碼是他的數倍深厚,他實在沒有膽量與其爭鬥。

    韓立見侏儒縮手縮腳,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樣,就知道對方已被自己完全鎮住,並不知曉自己的真實底細,他的膽子不禁更大了了起來。

    韓立決定狐假虎威倒底,他在身上施加了禦風決後,身形閃了幾閃,就來到了侏儒的麵前。

    金光上人見韓立如此神出鬼沒,心中懼意更盛,他情不自禁的後退了幾步,怯懦的低聲說道:

    “你要幹什麼?我並沒有侵占此地的礦產,也沒有摘取靈草靈『藥』,隻是收些俗人的金子而已,並沒有觸犯你們當地家族的利益,你沒有理由殺我。”

    韓立一聽此言,心竊喜,知道對方誤會自己為某修仙家族中人了,頓時信心又漲了幾分,他故意淡淡的一笑,隨後裝作神秘狀的悄聲問道:“不知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主動參與到俗人的事中,擾『亂』本地的世俗界秩序,這讓我們家族很難辦啊!”

    侏儒一聽,對方話口氣很溫和,似乎沒有對他出手的意思,他頓時精神一振,兩隻小眼珠滴溜溜轉了幾圈後,急忙推脫道:

    “我是秦葉嶺葉家的弟子,來這隻是路過而已,隻因和野狼幫幫主有幾分舊情,所以耐不過對方的懇求,出手幫了一下。絕沒有故意觸犯你們家族的意思,還望兄台見諒。不知貴家族如何稱呼?在下以後一定登門謝罪!”

    

Snap Time:2018-07-21 21:29:44  ExecTime: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