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十章遇敵


    第八十章 遇敵

    這個令牌乃是王門主的貼身信物,持有它就可暫時向長老以下的弟子發號施令,而這個胖子是王門主的貼身親信,聽說還是比較近的表親,所以王門主如果有什麼口信、命令,都是通過此人來傳達的。

    不久前,這人被王門主匆匆賜下這麵令牌,來此地憑令請李長老上山議事。但這胖子傳完了命令後,覺得從落日峰下來再馬上趕回去,有些太辛苦了,便依仗自己的寵信,硬要留在李宅歇息一會,再返回峰上。

    李長老無奈之下,隻好答應他,而自己則不敢怠慢,帶著張袖兒和其他幾名弟子,匆匆趕去了落日峰。

    結果沒多久,山上就發生了大變,這胖子膽小無比,自然更不願獨自回去了。

    而院子的人,則是住在附近的七玄門中幫眾的家屬,他們大多不會什麼武功,因此混『亂』聲一起,這些人都驚慌失措起來,不知如何是好?

    幸虧馬榮頗有主見,他連忙請求厲飛雨留下的二十餘名手下幫忙,把這些人集中一塊兒,都收攏了起來,以防在黑夜中『亂』跑,遭遇什麼不測。

    因為這比較偏僻,是在個山坳修建的房屋,所以雖然聽到報警之聲和喊殺聲,但對外麵發生的具體事情,這的人卻毫不了解。

    所以馬榮忙完這一切後,就打算派些人去外麵打聽下消息。這個絲毫武功不會的胖子,卻在此時又冒了出來,他不但阻止了探查敵情的舉動,還依仗令牌一舉奪走馬榮對這些外刃堂弟子的指揮權,然後就打算緊縮在這,掩耳盜鈴般的什麼事都不做。

    馬榮可深知了解敵情的重要『性』,他幾次和對方爭執,可都被這個怕死到極點的胖子,用王門主的令牌硬給壓了下來,甚至連馬榮自己親自去探查也不允許,看來他把馬榮也當成了自己保命的一件護身工具。

    就這樣,馬榮在客廳內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團團『亂』轉,卻拿這什麼都不懂的胖子毫無辦法,要知道在七玄門不聽上命、擅自行動的罪名可是很大,輕則會廢棄武功趕出山門,重則會『性』命難保,受刀斬之刑。因次他明知外麵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很可能本門到了生死攸關的地步,卻也在此動彈不得。

    就在馬榮恨不得一掌打死眼前這個所謂上級時,韓立和厲飛雨卻絲毫不知這發生的一切,還再往這急速趕來。

    這一路上,他們遇見敵蹤,能避則避,能閃則閃,盡量掩藏自己的行跡,直到離李長老的住處隻有一多地時,才被一夥青衣人迎頭碰見,無法再隱匿身形,終於和敵人有了第一次的正麵接觸。

    現在這十幾名持鋼刀的青衣人,從四麵八方包圍了上來,把他們困在了中間。

    從行走間的步法上看,其中大部分衣袖上繡有一道白線的人,武功最差;而兩名衣袖上繡有兩道白線的人,則武功高了許多;但最高的,還是那名繡有三道白線、臉上有道傷疤的人,他顯然是這群人的頭目。

    為首的那名刀疤客也在仔細打量著自己手下困住的這幾人,他心感到有些奇怪。

    這也難怪,在這幾人中,厲飛雨現在披頭散發、又髒又破,看起來好似山上的夥夫;而韓立則兩眼無神,皮膚黝黑,像個不會武功的莊家漢;唯一能給他們帶來壓力的,就是身材高大,頭戴鬥笠,身上還血跡斑斑的曲魂了。

    這三個不倫不類的人站在一起,就算是自認江湖老手的這名頭目,也有些納悶了。

    他衝幾位手下打了個戒備的眼『色』,然後高聲衝著對麵喊道:“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七玄門現在已經完了,你們投降吧,可饒你們不死!”

    韓立笑了一下,轉臉對厲飛雨說道:“誰動手?你還是曲魂?”

    厲飛雨一聽,眼睛凶光一閃,厲聲說道:“這幾人從服飾上看,應是斷水門的低級弟子,我被野狼幫的人追殺了這麼長的時間,先讓我在他們身上出口惡氣吧!並且他們的武器,我正好合用。”

    說完,他人已長虹般的竄了出去,瞬間就衝到了離他最近的青衣人麵前。

    那人大吃一驚,剛想舞動鋼刀,卻忽覺手中一輕,刀已到了對麵敵人的手中,他急忙倉皇後退,然而已遲了,一道白光在眼前閃過後,他就身首兩離了。

    厲飛雨這一連串的動作,幹淨利索,快如閃電,讓其餘的斷水門弟子人尚未能反應過來,就已奪刀殺了人。

    剩下的人臉『色』開始大變,特別是為首的刀疤客,因為他武功高出其他人一大截,所以他的心沉得也最厲害。他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不得了的高手,根本不是他們這些人所能夠抗衡的,因此他很果斷的命令道:

    “全部撤退,能跑一個是一個,快發信號,叫高手來增援!”

    這句話提醒了其他的青衣人,他們轟的一下,由原本圍攏的架勢,改為了四散奔逃,朝著四麵八方竄了出去,有些人邊跑還邊把手伸到了懷,看來是去掏那所謂的信號。

    一個繡有兩道白線的青衣人跑得最快,幾個起落就已逃出了數丈之外。

    他心中暗喜,正覺得自己逃生有望,卻忽覺後頸一涼,一截半寸長的劍尖,從喉結出竄了出來,然後又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他不禁駭然,想放聲大叫,卻覺得全身如同抽幹了一般,變得軟綿綿的,使不上絲毫的力氣,接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子徐徐倒下,仰麵癱軟到了地上,再也動彈不得了。

    這時他才明白過來,自己竟然被人從身後來了個一劍穿喉。

    這名青衣人心很不甘心,他明明逃得那麼遠,怎麼反而死的這麼快?

    他費力的把頭顱扭向一邊,終於看到了臨死前的最後一幕:一個黑影,忽隱忽現的出現在一名逃得最遠的青衣人背後,輕飄飄的一劍後,黑影微微一晃,又消失了,然後馬上在另一名的同門後出現了,又同樣的白光閃過,此時上一名被一劍穿喉後的同門,他的身體才和自己一樣倒在了草地上,並從喉部呼呼的往外冒著鮮血。

    看完這一切後,這名青衣人才微笑著從容死去,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會孤單,很快就有許多人下來陪他,那個鬼魅一樣的黑影,不會放過他們中的任何一人的。

    

Snap Time:2018-07-16 07:20:00  ExecTime:0.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