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十六章古怪規定


    第六十六章 古怪規定

    對方這種大方的姿態,讓韓立知道,自己隻要提到的條件不算很過分,對方十有八九都會答應下來。這樣看來,他原本的預期目標輕易就可達成。

    不過這種寬厚待遇,在整個七玄門也稱得上少見。可見高層們也深知,一名醫術高明的神醫,對江湖中人意味著什麼。

    韓立也不客氣,他當場要求把神手穀交於他一人居住,並且不希望有外人打擾他在穀內研究醫術。

    這樣一個根本算不上條件的條件,自然被馬門主滿口答應了下來。對方也許是為了拉攏住韓立,竟主動提出要給韓立派來一名年輕貌美的侍女過來,來侍候他的日常起居。

    韓立一時被這意外的籌碼,給撩撥的砰然心動,幾乎就要默認了下來,但冷靜下來一想到自身背負著那麼多的秘密,他還是有些心痛的拒絕了。

    韓立的這番舉動,倒讓那位馬門主頗為欽佩,對他另眼相看,嘴上不停地說他年輕有為、不沉『迷』女『色』,要有女兒的話一定嫁給他之類的話語。

    這些話讓韓立聽了隻能哭笑不得,他不是不好女『色』,隻是現在不能而已。

    於是就這樣,整個神手穀都成了韓立的私人地盤,外人一般不得隨意闖入。

    為此,韓立還特意在穀口處安放了一口大鍾,無論誰想見韓立,隻要一敲此鍾,韓立就會立刻出穀見麵。這個古怪規定被韓立大模大樣的立在了鍾旁,連一些中高層人員都不能避免。

    而韓立之所以定下這樣一條怪誕的規定,完全是為了防止瓶子的秘密被外泄的最後一絲可能。隻要沒人『亂』闖山穀,韓立就可確保瓶子的驚天奇用就不會被第二人知道。

    一開始,這個規定對低級弟子來說倒無所謂,但卻惹得許多高層之人大為不滿,認為韓立有些自視太高,不知天高地厚,連墨大夫都沒有這麼大的架子,他區區一個剛出師的學徒,怎麼敢如此的放肆。

    但是當韓立將某位身負重傷、生命垂危的護法,從死亡的邊緣給拉了回來並徹底治愈以後,所有的叫嚷聲就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再也無人提起。

    沒有人會為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去得罪一位有可能挽救自己數次『性』命的神醫,這種鳴鍾才得以見麵的舉動,也自然被他們認為是神醫應有的某種怪異脾氣。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就連幾位門主都漸漸默認了這種規定,他們想求醫時,也會派人客客氣氣的敲響大鍾,然後恭敬的把韓立請了過去。

    就這樣,韓立漸漸成了七玄門傳說中的一個異類。

    說他是高層!他沒有任何高層職務,也不掌握任何權力。說他是低級弟子!但又有誰見過這麼大牌的弟子,就連幾位門主見了他,都會尊稱一聲韓大夫。韓立的名姓,已沒有幾人再敢直呼了。

    當然,這其中不包括我們厲飛雨,厲大師兄。

    厲飛雨人還是在其他人麵前繼續保持他的冷酷造型,但一見韓立就立刻換成了吊兒郎當的模樣,毫不客氣的直呼他的名字,並沒有因為韓立身份的改變,像王大胖等其他弟子那樣,變得疏遠恭敬起來。

    不過這倒讓韓立有些欣慰,畢竟孤家寡人的滋味,可不太好受。

    一想起厲飛雨的嬉笑神情,韓立就不禁聯想到另外一張苦著的南瓜臉。

    前不久,他意外的見到了當年一起坐車進山的另一個熟人,現如今的七絕堂核心弟子——舞岩,他患了一種不重不輕、但在其他幾庸醫那久難治愈的怪病,被折磨的不輕,不得不托馬大門主的麵子,來找韓神醫求治。

    不得不說舞岩的記『性』還是很不錯,見到聲名赫赫的韓大夫時,一眼就認出了當日同車的夥伴——韓立。他臉上所『露』的吃驚和古怪之『色』,讓韓立至今都記憶猶新,畢竟他當年對待韓立的態度談不上有多好,甚至還有些惡劣。

    韓立看到舞岩尷尬的樣子,心中著實有些好笑,自然不會因此而不給他看病。但韓立為了不砸了自己的招牌,特意加大了所開『藥』的份量,讓舞岩在短短兩日內就『藥』到病除。隻是對方在痊愈過程中因『藥』『性』過大,多痛苦了這麼幾分,這也算是韓立對他當年惡劣態度的一點小小懲戒。

    看來韓立並不像他自己認為的那麼大度,其實還是很記仇的。

    就這樣,韓立慢慢的完全取代了墨大夫在山上的地位,甚至還更上了一層。

    現在的他,每日都把小瓶取出,放置穀內一空曠之處,讓它每過七八日就能醞釀出神奇的綠『液』,來催生出年份長久的珍稀草『藥』,然後再精心配製各種成『藥』。

    這麵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被用在了上門求醫的人身上;大部分則被韓立自己拿來服用,用來培元練氣,推動長春功的修煉。

    韓立輕輕挪了挪躺在太師椅上的身子,讓自己變得更舒服一些。

    他坐的雖是墨大夫的太師椅,但這並不是墨大夫的屋子,而是韓立自己的住所,隻不過他從墨大夫屋內把自己認為用的上的一切物品,都毫不客氣的占為己有,搬到了自己的房內。以他如今的地位,即使有人見到了他這種對墨大夫不敬的舉動,也不會把他怎麼樣,畢竟在他人的眼中,韓立如今的重要『性』已經超過了墨大夫。人們都還是很現實的!

    其實墨大夫的住處,比韓立的要大得多,直接搬到那住的話,更比較的合適。

    可惜韓立總覺得住在那,有點怪怪的。畢竟墨大夫之死,和他有著莫大的關係,明目張膽的住在一個死在自己手上的死者屋內,心中還是有點發寒,不太對勁。還是他自己的狗窩住的比較的放心,比較的舒適。

    不過一想到墨大夫,韓立自然忘不了還受製於死人的沮喪之事。

    在這段時間內,他仔細檢查了自己的身體內外數遍,還真有那麼一絲讓他琢磨不透的陰寒之物潛伏在他的丹田內,韓立試著服用“清靈散”和其他各種驅毒的方法,可惜都沒奏效,看來一年以後的遠行是不可避免了。

    

Snap Time:2018-01-24 09:28:36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