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十二章交易

  
  第六十二章 交易
  一件件奇形怪狀,熟悉或陌生的物品,被韓立翻了了出來,被按可疑程度分為了兩堆,擺放在一旁。
  他漸漸有些驚歎,墨大夫身上雜七雜八的東西還真不少,其中有許多一看就是要命的東西。
  一管見血封喉的袖箭。
  一包用蛇毒浸泡過的毒沙。
  十幾把鋒利無比的回旋鏢。
  ……
  隨著物品的增多,韓立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了,他越是翻找得仔細,越是感到心驚。
  這時他才了解到,當初和墨大夫動手,是多麼的僥幸。要不是對方隻想生擒他,他恐怕早就嗚呼哀哉了。
  擦了擦臉上的冷汗,韓立自我嘲笑了一番:“自己一個大活人,竟被死人的東西,給嚇得不輕。”
  終於搜索完畢,韓立開始挨個研究,被他認為是可疑的那一堆物品。
  “這個小瓶裝的東西好難聞,似乎是某種解『藥』,應該沒關係。”
  “這個奇怪的兵器,怎麼像個小輪子,雖說不知幹嗎用的,但大概和巨漢也扯不上聯係,先放到一邊去。”
  “至於這個香囊……”
  韓立一邊擺弄著物品,一邊自言自語說著話,顯得興致勃勃。此刻,在他手上正拿著一個繡著素白絹花的普通香囊。
  按理說這麼一個普通香囊,不應該引起別人的疑心。但韓立卻認為,這樣一個尋常物品放在普通人身上是應該的,但在墨大夫這樣一位梟雄身上出現,卻就不尋常了。
  韓立先單手托著掂了掂它的份量,覺得很輕,應該沒裝什麼沉重物品,隨後又捏了一下,有紙質感,似乎媊捔瓣F書頁之類的東西。
  韓立精神一振,他拆開香囊,不出意外的從中找出幾張紙來。
  他略微掃視了一眼,是墨大夫自己的筆跡,心中有了幾分底。再詳細的仔細看來,韓立愕然了,竟然是墨大夫留給自己的一封遺書。
  韓立有些納悶,心中好奇心大起,他拿起這幾張信紙詳細的瀏覽了一遍。
  看完之後,韓立仰天長長的吐了一口悶氣,然後緊鎖起眉頭,變得心事重重。
  他倒背著手臂,像個小老頭一樣踱著步子,開始無意識的走動。每走上兩步,他就停了下來,思考著什麼,然後拿不定主意,又走上幾步,再停下來繼續思索。
  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韓立就像磨房堜埥i的『毛』驢一樣,圍著墨大夫的屍首,不停的轉著圈子。臉上則陰晴不定,一會發紅,一會兒變白,顯得內心激『蕩』,無法自控。
  這種心神不定的模樣,竟然發生在韓立身上,如果被厲飛雨知道的話,恐怕會立刻大聲的進行嘲笑。
  韓立之所以變成這樣,全是因為遺書給他留下了一個很糟糕的壞消息和一個兩難的選擇,那顆“屍蟲丸”的解『藥』竟然有毒,還是一種少見的陰毒,據信上說此毒隻能由他家傳的“暖陽寶玉”可解,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即使是傳說中的幾種解毒聖『藥』也不可能解此毒。
  因此在這幾頁紙上,墨大夫很清楚的告訴韓立,這份遺書和之前所下的陰毒是他用來做最壞打算的後手,萬一他奪舍不成,出了什麼意外,那麼能夠活下來的十有八九就是韓立了。為了自己身後之事,他在信中打算和韓立做一個簡單的交易,讓雙方皆大歡喜,不但能免除他自身的後顧之憂,還能讓韓立得到一大筆財富和說不盡的好處。
  至於是否會是餘子童最後存活下來,墨大夫根本就沒有考慮這一點,在信中他用輕蔑的口氣談論了他,認為此人不但生『性』涼薄,而且還貪生怕死,僅僅有著一點小聰明而已。即使是個修仙者,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出息,笑到最後的那人,絕不會是此人。
  韓立看到這堮氶A心中一陣的苦笑,墨大夫如此工餘心計恐怕也沒料到,最後他本人竟是掉進了這個平常看不起之人的陷井堙A要不是自己隱瞞了真正的長春功進度,十有八九就會與墨大夫同歸於盡,白白讓餘子童在一旁撿了個便宜。當然這也和墨大夫本身,已被成仙得道的美夢,給『迷』的神智利昏有關,看來不論是什麼樣的修仙者,都不能太小瞧了。
  在書信中,墨大夫提出的交易很簡單,他要求韓立遲則一年,多則兩年,必須去他的家中一趟。一來他所中的陰毒在兩年之後就會發作,二來他家中有妻妾、女兒和一份不小的基業,墨大夫離開之前雖說做了很多的布置,放出了遮人耳目的『迷』霧,但如果長久的不回去,恐怕他的一幹桀驁不馴的手下和仇家都會起了疑心,對他的親人產生不利。因此韓立也必須趕在事情變糟之前,去保護他的妻小,把她們安置妥當,最好能讓她們遠離江湖仇殺,過一種衣食無憂的普通人生活。
  而作為彌補他暗算韓立的代價,和讓韓立不計前嫌去援手的報酬,他願意把自己的一名女兒,指定給韓立為妻,嫁妝是他全部財產的一半和那顆“暖陽寶玉”。
  墨大夫在離開之前已經把寶玉交給了他的發妻,指明了是專門做女兒出閣的嫁妝之用,因此韓立為了小命著想,不想娶也得去娶。
  當然他也明確的指出,他的仇家和敵人都很強大,一班手下也不好控製,以韓立現在的本事直接麵對,恐怕還無法應付。為此他特意在住所的暗格堙A給韓立安排好了兩種虛假的身份,並事先留下了信物和親筆證明信等東西,讓韓立自己來選擇合適的身份。同時他還在信內列出了親信人員、可疑分子和仇家敵人的名單,以及需用心注意的事項等細節。
  最後,作為證實他留下此遺書的真心,他在最後附上了“巨漢鐵奴”和“雲翅鳥”的控製和呼喚方法。
  讓韓立有些莫名其妙的是,對方隱約的指出,鐵奴是一名無魂無魄的屍人,隻是具行屍走肉,原來的真魂早已投胎轉世了,讓韓立見了不必難過。這叫韓立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難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感情豐富的人嗎?
  不過,即使拋掉中毒的事不談,麵對這麼一大筆財富,要說韓立不動心,那純粹是假話。一向都對金錢很敏感的他,實在是對墨大夫生前所提的交易,大感興趣。至於娶他的女兒為妻,這也讓到了情竇初開年紀的韓立,心中有了異樣的感覺,畢竟隻看墨大夫的本來麵貌,就可知他的女兒肯定醜不了。
  但其中所要麵對的風險,那也是非同小可,一不小心,就可能連自己小命都要搭上去,能被墨大夫視為對手的敵人,哪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把身後事安排得滴水不漏的墨大夫,用『性』命、美女及巨大財富這些聯係在一起的連環套,把韓立和他妻女的安危死死捆到了一起,看來韓立非得苦著臉吃下這顆包著蜂蜜的毒『藥』不可了。
  

Snap Time:2018-10-15 16:28:51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