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十九章三大鐵則


    第五十九章 三大鐵則

    墨大夫沒能高興幾日,陰魂咒的威力不久就體現了出來,他幾乎以一日衰老一年的恐怖速度,迅速變老了下去。

    他很恐懼,想盡了辦法來控製身上發生的詭異現象,但收效甚微。

    如果這樣下去的話,不久他自然會一命嗚呼,像個正常老人那樣,衰竭而死。但慶幸的是,此時餘子童的元神更不好受。

    原來餘子童進入墨大夫的體內後,時間一長,竟有了被對方元神同化的現象。

    “同化”是一種被動的奪舍行為,是長時間滯留在他人體內的外來元神,被軀體主人的元神無意識的潛移默化,互相影響,但最後隻有有一個意識可以存留下來的凶惡現象。

    餘子童一見如此,無奈之下隻好打起了主動奪舍的主意。

    他之所以會如此的不情願,不是因為他心存善念,而是害怕修仙界傳說中的奪舍三大鐵則:

    第一,修仙者不可對凡人進行奪舍,否則被奪舍軀體,會因為承受不住奪舍行為而自行崩潰掉。

    第二,隻有法力高的人向法力低的人進行奪舍,才有可能成功,不會遭受對方反噬,並且法力差距越是大,越是最安全。

    第三,一名修仙者一生中,不論法力的高低,都隻可進行一次奪舍,在進行第二次時,元神會無緣無故的消亡掉。

    以上三條曆經無數嚐試都未曾打破的鐵血法則,不知限製了多少試圖借助奪舍來興風作浪的歹人和試圖用此術來逃避災劫的取巧之徒。上天對這種逆天的行為,還是有所警示的,不會讓修仙者借此術讓天下變得大『亂』,一發不可收拾。

    因此若墨大夫是個修仙者,餘子童倒反而不懼,正可和對方的來個魚死網破,和其爭奪一下此肉身,但墨大夫隻是個凡人,無絲毫的法力在身,根本無法承受奪舍的行為,恐怕他隻進行了一半,爭奪的身體就會徹底的崩潰掉。

    而且就算是另找他人的軀體藏身,那也無法避免再次同化的命運,會重新麵臨尷尬的困境,並且還更加的糟糕。因為他的法力會隨著元神的每次出入而變得急劇減少,很快就會損失殆盡,無法再進出自如,會活生生的困在他人身體內最終被同化掉。

    要知道變成了元神後,他沒有身體可打坐補充,所攜帶的法力是用一次就少一次,並且隨著時間流逝會漸漸消減,他也不知還能支撐了多久。

    所以餘子童除非能找到一個法力低微、又能承受奪舍的修仙者,否則他絕不會再次元神離體,去冒險一試。

    在對方的身體即將因血咒崩潰掉而使自己的元神無處藏身,和自己麵臨被對方元神同化的危險,這兩種巨大壓力下,貪生的餘子童經過思前想後,隻好暫時拋棄兩人間的仇怨,無奈的同墨大夫聯係上,把事情的原委和其中的利害關係,通通告訴了對方。

    墨大夫聽了後,剛開始有些憤怒,但很快意識到其中的大好機緣,他不假思索的就和餘子童約法三章,達成了協議,現『露』出了梟雄的本『色』。

    首先,墨大夫要按餘子童所教授的方法,控製住自己的意識,盡量避免同化對方的元神。而餘子童則教會對方一些秘術,讓對方可以減緩衰老的速度,並可短暫的擁有法力。

    其次,墨大夫要尋找一名身具靈根,可修煉長春功的童子,教會他修煉此功,然後等到時機成熟,墨大夫依靠暫時獲得的法力,進行奪舍,重獲新生。

    對此墨大夫曾心有疑問,想要親自修煉此功,結果自然毫無所成,還被餘子童嘲笑了一番,這才知道沒有靈根的人,是無法修煉出法力的,而他就是修仙者口中的無靈根的庸人。

    最後一點,則奪舍成功後的墨大夫,有了充足緩衝時間後,就要幫對方也尋覓一個合適的肉身,並協助其奪舍。

    以上的條款,看起來對墨大夫比較有利,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餘子童被同化的危機,就在眼前呢。他處於不利的地位,當然隻有吃些虧了,不過是不是真的吃了虧,也隻有他自己才知道。

    在以上過程中,餘子童曾提出,要墨大夫去他家族的隱居地去尋求幫助,但經驗老到的墨大夫又怎肯授之於柄,毫無商量餘地的拒絕了,這讓餘子童在以後的日子一直都恨得牙根直癢癢。

    後麵發生的事情,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了,墨大夫前幾年沒能尋到合適的人選,灰心的進入七玄門,然後意外的收下韓立,傳授其長春功等等,這些又和墨大夫所講的差不了多少,甚至韓立本身還經曆了一番。

    韓立聽完了這些話後,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中的大部分疑團都被解了開。

    不過他見餘子童停了下來,不再往下繼續講述,便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

    “你好像還沒告訴我,墨大夫死掉的原因!”

    “這沒什麼好解釋的,不過是墨大夫錯估計閣下的長春功進度,法力遠不如你,讓奪舍不成,反被你吞噬。”餘子童的聲音猶豫了下,還是開口說出了實情。

    “這麼說,第一次進入我體內的黃『色』光球,就是墨大夫的元神,第二個綠『色』的就是你了。”韓立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這個,我當時不是也以為,閣下和墨大夫同歸於盡了嗎!為了不浪費這個肉身,我就想借用一下。”他有些尷尬。

    “哼!恐怕不是以為,而是你故意設計好的。”

    “餘子童,你當初傳給墨大夫奪舍大法時,恐怕就沒按什麼好心,故意沒提到成功與否,和法力的高深有關。”

    “以你原先的設計,墨大夫用了自殘的噬魂大法和我第四層長春功,法力大小都差不多,一旦奪舍起來,正好兩人自相殘殺,同歸於盡。然後就便宜了你這個漁翁得利的第三者,趁機占據了我的身體,奪舍成功。我猜得沒錯吧,我的餘大修仙者!”韓立一口氣、冷靜的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餘子童聽了後,半晌無語,好久後才歎了一口氣,有些沮喪的沒有反駁。

    “原先我誇你,隻是隨口說說,可現在卻是真心的稱讚你,你真的很聰明,已青出於藍勝於藍,在墨居仁那個狐狸之上了。”

    “你猜得很對,這一切的確是我設計的,可是沒想到,你的修仙資質如此的好,竟然短短時間內,就練至了第六層的長春功,隻比我低了一層,不但輕而易舉的吞噬了墨大夫的元神,就連我這個元氣大傷的修仙者的元神,也不是你的對手,反而又損失掉不少的元氣。”

    不過他話聲一轉,口氣突然變得傲然起來:

    “墨居仁,不過是一個凡俗中人,竟然想要和我們修仙者平起平坐、稱兄道弟,他也配?”

    “更不能容忍的是,他竟用卑劣的手段,毀了我的法身,還想要踏足仙道,真是白日做夢!”餘子童又咬牙切齒說道,看來心中對墨大夫痛恨已久,現在才毫無顧忌的展『露』出來。

    “不過你就不同了,閣下天生靈根,資質過人,在世俗中實在是太可惜了,要是肯幫我找到合適的肉身,並協助奪舍的話,我願做你的引路人,幫你引見給家族的長老,收你為徒,你看怎麼樣?”

    

Snap Time:2018-04-27 12:54:23  ExecTime: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