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十八章修仙者


    第五十八章 修仙者

    “咳!說起來,我也是一名受害者。”

    餘子童一開口就想要博取韓立的同情,把他和墨大夫的關係,盡量給撇開,但看到韓立無動於衷,隻好接著說下去:

    “我原本是一名散修,……”

    餘子童老實的把自身的來曆,此事的前後經過,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當然這番話,他把自己給講成一名被墨大夫強迫後,才被『逼』同謀的可憐蟲,把一切的責任都推給了死去的墨大夫。

    韓立自然不會完全相信他所說的話,但結合了墨大夫吐『露』過的話語,從中推測出七八分的真相,還是能夠辦得到的。

    去掉對方話中可能的虛假部分,韓立對事情的經過,有了大概的了解。

    墨大夫以前對他所講的故事中,在他受到暗算,出來尋找恢複功力的方法之前這一段,應該都是真的,也沒有蒙騙他的必要。

    但以前所說的在某神秘處,找到了一本奇書,從書中找到了恢複功力的方法,這就是自編的假話,完全是因為餘子童的緣故,墨大夫才得以恢複的,但也是因為餘子童,他才會詛咒纏身。

    原來,餘子童本是某一所謂的修士家族成員,修煉長春功練至了第七層,有了一定的火候,但以後受資質所限,長春功就此不前,無法達到正式築基的要求。

    而沒有築基的修仙者,不能算是修士的一員,也無法正式涉足修仙界,所以餘子童無奈之下,隻好從隱居之所出來,準備到世俗界曆練一下,看看有沒有可能在心境上,突破目前的瓶頸。

    當然有可能的話,能找到一些珍貴的『藥』材,拿回去煉靈丹,那就更好了,不過他也知道這個希望很渺茫,但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一個運氣的問題,說不定,就讓他人品大爆發,撿了個漏呢!

    懷著這種誘人的企圖,才二十幾歲的餘子童進入到了修士口中的世俗界。

    外麵的花花世界,太讓人眼花繚『亂』,很快就晃花了餘子童的眼睛,他的心境本就不算牢靠,沒有幾年徹底的墮落了,淪為了某個權貴家的座上客,開始享受世間的奢侈榮華,修仙之心也就漸漸淡了下來。

    對待餘子童這樣半途而廢的弟子,他們家族自然會在百年之後,把他名字從族譜上勾去,從此他這一支,就算是世俗之人,不得再與本家來往,除非他後人中,又出現資質出眾的修仙者,才準再次認祖歸宗。

    如果僅僅這樣下去的話,那餘子童的雖說大道無望,無法修仙,但長命百歲,富貴一生也是期望可得的,這種情形在未築基前的修仙人中雖然很少見,但也不是沒有先例的,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

    但不知是老天開眼,還是餘子童時來運轉,在幾年後的某一日,他無意中到街上閑逛,順便習慣『性』的去『藥』店轉了一圈,在店中竟讓他發現了一枚很罕見的血靈草,這靈草與普通的紅油花很相似,所以被不識貨的店主擺放在了一起。

    餘子童一見,自然大喜,有了這個靈草,他突破瓶頸大有希望,修仙之心又蠢蠢欲動起來,當時他就要掏錢買下此物。

    不料此時另生枝節,又有一名修仙者進入了店內,也發現了此『藥』,當然也不肯放過此物,兩人就當場爭執了起來。

    此『藥』店的主人一見,立即奇貨可居,讓二人誰出的銀兩多,這『藥』草就歸誰,結果餘子童身上的錢財稍多了一些,自然把此靈『藥』收入了囊中。

    不過他也不笨,知道對方不會善罷甘休,就連夜逃出了住所,往家族之地趕了去,但隻走了一半的路程,還是被那人追了上來,結果自然是一場大戰。

    對方的法力比他強了不止一籌,餘子童被打的吐血而敗,但又舍不得到手的靈『藥』。他一咬牙,發動了從家族內帶出的一張保命符,用同歸於盡的秘法,嚇退了對方,這才逃了出去。

    但此時,他已負傷不輕,就在這樣的處境下,他碰到了同樣出來追尋良方的墨大夫。

    也是餘子童命該如此,他雖說在世間行走了幾年,但應對江湖中人的經驗一點都沒有,在看出了墨大夫的身體狀況後,竟信口說出了出來,並無意中漏出了自己身懷良『藥』的口風。

    這下子,他可惹來了殺身大禍,要知道墨大夫此刻正心急火燎,遍尋良方不得,忽聽到對方有『藥』可救治自己,那還能不在他身上用盡手段,苦苦哀求。

    但餘子童所說的良『藥』,雖說不是血靈草這樣的奇珍,但也是十幾種珍貴『藥』材,用修仙者的方式,耗費了大量元氣才煉製而成,在他身上也所剩不多。在如今身懷重傷的情況下,他更是格外珍惜,怎肯平白贈於一個視若螻蟻的凡人。

    墨大夫見自己低三下四,都無法討來『藥』物,心中惱羞成怒,便起了殺心,偷偷跟隨其到了一處無人的地方,便在背後對餘子童下了秘製的毒『藥』。

    按理說,一般的毒『藥』本不該對餘子童有用,但墨大夫所用的這種秘製『藥』物,連他自己都不甚了解它的威力,竟然一下子,讓墨大夫得了手。

    本已重傷的餘子童,再加上毒『性』攻心,變得奄奄一息,這時墨大夫才顯出身形,大搖大擺在他身上,搜刮起來。

    餘子童一見如此,哪還不全明白了前因後果,在怒火交加之下,不假思索的使出了“血箭陰魂咒”,把全身的精血化為一口血咒,噴到了墨大夫的頭上,然後元神舍棄了肉身,悄悄飄出了體外。

    元神出竅後,餘子童才發現自己考慮欠妥,沒有事先準備好法器容身,無奈之下隻好鑽入了墨大夫的體內,暫時避免了元神消亡的危險。

    而墨大夫被鮮血淋噴了一頭,開始吃了一驚,但發現沒有什麼異樣後,就不再放在心上。

    他依仗著對丹『藥』的了解,從對方屍體上辨識出了那幾顆『藥』丸,並歡天喜地的服了下去,果然『藥』到病除,墨大夫的功力盡複。

    墨大夫狂喜之下,帶著從對方身上搜刮來的東西,和一本看不懂的長春功口決,就打算動身回嵐州,去報仇雪恨,重振雄風。

    

Snap Time:2018-07-21 21:52:11  ExecTime:0.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