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十五章第三人


    第五十五章 第三人

    “你的心思實在是太活了,如果能自由『亂』動,那就該我頭痛了。”墨大夫不急不躁的說著。然後,伸出一隻手臂,很輕鬆的提起了韓立,邁開步子,走出了此屋。

    現在,屋外的驕陽還是很炎熱,韓立感覺進到屋內已過了很久,但其實隻是很短暫的一點時間。

    墨大夫拎著韓立,就像提著一件東西一樣,很散漫的穿過屋側的『藥』園,來到了一處偏遠的石壁跟前,那名巨漢也無聲的緊跟其後,如同他的影子一樣,寸步不離。

    韓立透過雙眼,清楚的看到,在他的麵前,不知何時砌好了一間以前從未見到過的石屋,這石屋和韓立以前打坐用的石室很像,通體都是用石料壘成,唯一的區別就是,在外麵的牆壁上,被簡單的用石灰水粉刷了一遍。

    從石屋的用料來判斷,雖然蓋的比較粗糙,但很明顯,是在不久前才剛完工,如果他還有嗅覺的話,想必還能聞得到一股刺鼻的石灰水味道。

    “鐵奴,留在外麵,一有生人靠近此屋,格殺勿論。”墨大夫下了道血腥的命令,很顯然是在害怕有意外出現,壞了他的好事。

    石門輕易的被推開,他不假思索的走了進去,然後順手很自然的關上石門,看來對這間屋子對墨大夫並不陌生,十有八九,是他親手所建。

    石屋是封閉的,沒有開設一間窗戶,在關上石門以後,韓立本以為,麵應該是黑不隆冬的,什麼也瞅不清,但看到的卻是,屋內點滿了各式各樣的油燈,和擺上了粗細不一的蠟燭,不算大的一小塊地盤,燈燭輝煌,蠟火成堆,被照的猶如白晝下一樣明亮。

    屋內的情形,令韓立啞口無言,當然,他現在就是有問題,想要開口發言,也無法辦得到。

    但這一切都無關緊要,最讓韓立感到不安的是,一個方圓數丈大小的奇怪圖案,被畫在了整座石屋的中間,圖案好像是用某種粉末塗抹而成,具體是什麼,韓立因無法上前仔細辨認,當然也就無法得知了。

    在圖案的周邊部位,有幾處還被鑲嵌了拳頭大小的青玉,那玉石在燭光下,晶瑩透徹,一看就知是罕見之物,若被喜愛玩弄此類的行家見到,這麼好的原玉,竟被糟蹋的鑲在了石頭地上,恐怕要心疼的幾夜都睡不著覺。

    韓立正躲在軀體內看得出神,卻聽“撲通”一聲,身體被仍到了圖案的正中央,仰躺在了地麵上,隻能瞧得見屋頂。

    韓立有幾分焦急,在這種緊要的關頭,他無法瞅見墨大夫的一舉一動,怎麼能讓他安心下來。但人為刀俎,又無可奈何,隨後隻好自我安慰了一番,幸虧還不是麵朝底下,否則連屋頂也沒得看。

    “噗”“噗”“噗”……

    一連串的奇怪的聲音響起,韓立有些奇怪,但馬上就發覺光線暗淡了許多,這才明白過來,墨大夫原來把燈火熄滅掉了不少。

    但不知他這樣做,有什麼深意在麵。

    片刻後,墨大夫忽然開口。

    “你說的方法,真的行的通嗎?要知道,我可把一切都賭上了。”他的聲音聲音清冷無比。

    韓立有些『摸』不著頭腦,很是納悶,是對他說的嗎?可聽口氣不太像啊!但石屋內除了他們二人,就沒有其他人了。還是墨大夫這麼快就忘了,他還被貼著該死的黃紙,根本就無法開口啊。

    “絕沒有問題,我前麵傳你的‘七鬼噬魂大法’‘定神符’可曾有過虛假?”一個陌生男子的口音,突然出現在了屋內,聽嗓音似乎還很年輕,隻有二十幾歲的模樣。

    韓立麻木不仁了,今天他所經曆的怪事,比他前幾年聽過的都要多得多,此時,再突兀的冒出個聲音來,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哼!前麵管用,有個屁用。”

    墨大夫口吐髒話,讓韓立吃驚不小,要是在以前,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一想到,墨大夫如今的美男子模樣,卻張口就是滿嘴的粗話,就不能不讓韓立苦中作樂。

    “你要是在最後關口,故意給我留了一手,讓我中了圈套,我又去找誰去?”

    沒等那名青年男子回答,墨大夫又自顧自的接著說道:

    “不要說,你來做擔保。要知道,你本就應該是個死人,而且殺死你的人就是我。你能沒有怨恨之心?不暗中誆騙於我?”

    墨大夫連聲的質問,沒有給對方留下反駁的餘地,似乎要把心中的不安,全都發泄了出來。

    接著,除了墨大夫的大口喘息聲外,就是好長一短時間的鴉雀無聲。

    半晌,都沒聽到那名青年男子的回應。

    韓立聽了這些話語,心中不禁一寒,這突然出現的青年男子,竟是一名死過一次的人,難道是鬼魂不成?並且從他們的話語中聽出,墨大夫剛才所用的奇術,竟是從這人身上得來。

    “那你要我怎麼樣,我已用自己的祖先、父母、全家人,甚至全族人的名義發過了毒誓,這樣還不能讓你滿意嗎?”那名青年,終於憤憤不平的開了口。

    韓立心“咯”了一下,這青年竟如此喪心病狂,用這麼多的至親之人拿來賭誓,隻是為了取信於墨大夫,可見也是一名天『性』涼薄之徒。原本因同病相憐,心中而產生的一絲好感,頓時『蕩』然無存。

    “不錯,我不能把你怎麼樣,你軀殼已毀,現隻剩元神在此,終日見不得天日,比起魂飛神滅,也不見得強到哪去。”墨大夫口氣緩了下來,看來不想撕破臉皮。

    

Snap Time:2018-04-26 03:51:54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