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十二章雲翅鳥


    第四十二章 雲翅鳥

    “你太得意忘形了,這小子精明的很,不是個省油的燈。你別眼看大功告成,卻功虧一簣,載在了這個小子手。”突然間,另一青年男子的聲音,在墨大夫腦中響起。

    墨大夫麵『色』一變,臉上如同掛上了寒霜,冷冷的訓斥道:

    “餘子童,我的事你少『插』嘴,我還不用你來教訓,我如果能夠成功,自然會有你的好處,倒是你給我的功法似乎還有不妥之處,你是希望我到時出現什麼意外吧!”墨大夫話中的懷疑之『色』,一覽無遺。

    這個聲音似乎很害怕墨大夫,聽了他的恐嚇後,急忙出聲解釋說:

    “怎麼可能會有錯,你不都用動物試過了嗎?至於其中的一隻死去,也隻是你功法不熟的緣故,不過死去的那隻,應該不妨礙你的計劃啊。”

    “哼!最好如此,可惜我不能再多加練習,否則我就更多了幾分的把握。”墨大夫聽了這聲音的話,又想了想上次所做的功法試驗,心中最後一絲的懷疑,也就消失了。

    他說完這句話後,那個聲音好像吸取了剛才的教訓,不再開口接話,隻剩下墨大夫一人神經質般的自言自語,整個房內的氣氛顯得特別的妖異。

    而此時的韓立,處在了一個不起眼的山溝,這比和厲飛雨會麵的地方,還要來的偏僻和隱秘。

    此處的地勢呈長條狀,被兩座陡峭的小山峰夾成了一個“一”字形,山溝的兩端被灌木叢堵地嚴嚴實實,根本無法通行。除了從較矮的那座山峰頂上秘密垂下的一條繩索外,就再也沒有其它的出路。

    並且這生長著密密麻麻的荊棘林,它們占據了這的大片土地,隻留下一小片空地,可以讓韓立『插』足。在山溝的頂部,有數不清的不知名滕蔓編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天然的綠『色』天幕,讓韓立不用擔心有人無意從這經過,看得見底下的他。

    韓立把身上的物品,放到了一個巨大的山石下,就回到空地中央,閉上雙目思量了一下,然後睜開雙眼,『露』出堅毅的神情,輕輕說道:“就從最難練得軟骨功開始吧。”

    就這樣,韓立開始了他獨自的修煉之路。

    他並不知道,在離他不遠處,有一隻黃『色』小鳥蹲在枝頭,正不分晝夜的注視著他,隻是見他沒有想逃走的舉動,它才沒有飛回去,報告它的主人。

    時間過的飛快,四個月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一半。

    而此時的山溝內,一眼望去,空『蕩』『蕩』的毫無一人,原本在此的韓立不見了蹤影,隻有那隻小黃鳥,仍不急不躁的呆在原地,用嘴巴慢慢梳理著羽『毛』,對監視目標的不見,視若無睹,似乎已將它的任務,拋到了九霄雲外。

    突然間,又有一隻灰『色』小鳥,穿過上麵的綠蔓,飛進到了溝槽內,在上方轉了幾圈後,落在了空地邊上的一個黃木樁上,看樣子打算歇息一下,稍後再飛走。

    這時的小黃鳥,撇了一下頭,用高傲的眼神看著另一隻才飛來的同類,然後『露』出像人一樣的譏諷神情,對灰『色』鳥雀似乎不屑一顧。

    才來的小鳥,單腿站立著,環顧了一下四周,終於發現了它的同類,它展了一下翅膀,好像想要飛過去。

    猛然間,意外驟生,一隻枯黃『色』的手掌,從天而降,一把抓住了這隻不知所措的灰鳥。

    這個變故,令它驚恐萬分,它拚命掙紮著,可惜根本掙不脫這隻手掌主人的『操』控。

    這時小鳥才發現,自己腳下的木樁,不知何時變成了一個身穿黃衫的少年,這個少年一身黝黑的皮膚,長的普普通通,濃眉大眼,除了眼神有些清澈外,毫無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少年微笑著,看著手中的小鳥在不停掙紮著,等它快徹底疲倦了的時候,才把手一鬆,溫聲說道:

    “去吧,下次別這麼傻了!看清楚地點再去落腳啊。”

    小鳥一下子獲得了自由,顧不上它的那隻同類,慌『亂』的扇動雙翅,頭也不回的飛出了溝底。

    目送小鳥飛走後,這少年站在那沒有動,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自語道:

    “看來我的斂息功和偽匿術都有了一定的火候,下麵該去練習密室刺殺技了。”

    說完韓立移動身形,向附近新建成的小木屋走去,路過小黃鳥樹邊時,他不禁抬頭看了一眼。

    這隻行動古怪的小鳥,韓立在大半個月前,就發現了。它一直待在附近的枝頭,時刻注視著自己,似乎極有靈『性』。

    當第一眼看見它時,韓立就被它的靈『性』所『迷』住,對這小黃鳥喜愛極了。

    他試圖拐走它,可無論采用什麼方式,“誘騙”“勾引”“設陷阱”都不好用,這隻小鳥絲毫沒有上當的意圖,還用不時用一種看傻瓜似的眼神,蔑視著他,讓韓立有些苦笑不得。

    後來一生氣,他想上前用強,可還沒等靠近,它就立刻展翅,飛上天空;韓立再一離開,它又馬上飛回來,落在原處,讓韓立隻好站在原處,幹瞪眼看著。

    想到這,韓立有些悻悻的回過頭,不再理會它,其實他心已經隱隱約約的意識到,這隻小鳥的來曆,恐怕和那位墨大夫大有關係,很可能是他派來監視自己的耳目。

    不過韓立不在乎,隻要不是墨大夫親自來監視,一隻小鳥又能告訴他具體什麼,況且他實在喜愛這隻通靈的小家夥,不忍用毒辣的其他手段,來對付它。

    而這時的墨大夫,正在一間石室,用野獸骨粉劃著一座奇怪的陣法,他一邊劃著,一邊同腦中的另一人討論著什麼,完全不知道,韓立已經識破他監視的手段。

    

Snap Time:2018-07-16 22:52:09  ExecTime: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