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三十章梟雄末路


    第三十章 梟雄末路

    “你覺得我有多大歲數?”他麵頰上的肌肉,突突的跳動了幾下,僵硬的問出了一個不搭邊的問題。

    “從外表上看,大概六十餘歲,不過既然開口這麼問,你的年齡肯定和外表不想符,難道比這更大或者年輕的多?”韓立心有些詫異,但口氣不變,用平淡的說道。

    “嘖嘖!真不虧是練了“長春功”的人,一個從鄉下來的小屁孩,變成一個如此機敏聰穎之人!”墨大夫嘴不停的稱奇,開始用熱切的目光望著他。

    “你猜得沒錯,我今年才三十七歲。”一個令韓立無法置信的數字從墨大夫口中說了出來。

    “不可能?”一直保持著鎮定的韓立,頭一次吃驚起來。

    “不可能!的確是不可能!見到我的人,別說會認為我有六十歲,就是對外宣稱我已七十高齡,恐怕也沒有人會懷疑。”墨大夫聲音突然變得又高又尖起來,聽到韓立耳朵,是那麼的刺耳,那麼的難受,好像觸動了他內心的最痛處。

    “我墨居仁,早年在越國嵐州武林也聲名赫赫過,創下不小的名頭,赤手空拳的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嘿嘿!當時嵐州,有誰不知道我“鬼手”的聲威,無論黑白兩道,順我者生,逆我者。”墨大夫恢複了原有聲調,用低沉的口氣,慢慢的敘述著自己的故事。他隨著自己的描述,眼中『射』出讓刀劍一般銳利的神采,好像又回到了當初意氣風發,大權在握的時候。

    聽了墨大夫的話,韓立暗暗驚訝,沒想到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師傅,還有這麼大的來頭。

    “可惜,好景不長。在我剛入中年,正想進一步大展拳腳的時候,遭小人暗算,被親信之人下了陰毒手段,雖然憑借自身的醫道高明,控製住了傷勢的發作,卻無法使自己痊愈,一身武藝也大減,更無法在北地立足。為了怕仇家暗算,隻好拋下原有的基業和家人銷聲匿跡,在越國其它地方尋覓良方,希望能有辦法恢複原有的功力。”他在敘說自己後麵的遭遇時,人已完全投入到了往事的敘述之中,雙手分別狠狠地握緊了拳頭,手上的指因深深地『插』入了手掌心,鮮血直流,但他對此似乎完全不知,隻在臉上『露』出了咬牙切齒的凶殘之『色』,這種狠毒神『色』讓人看了不寒而顫,看來他對當時對他下毒手的小人是恨之入骨。

    聽出他話語中的連綿恨意,韓立也忍不住全身發『毛』,心存了一分涼涼的寒意。

    “上天有眼,終於在某個神秘之處,讓我無意得到了一本奇書,這本書奇澀深奧,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略懂一二,並從上麵找到了恢複功力的捷徑,我按照上麵所說方法去做,結果……”墨大夫停頓了一下,沒有馬上說下去,但氣惱的神情一覽無遺,還有一些懊悔的意思摻在其中。

    “結果你就變成現在這個鬼樣子了。”韓立冷冷的把他想說又沒有說完的話,替他說了出來。

    “不錯,沒有想到按照那本書上的方法去做後,我的功力是恢複了,人卻急速衰老起來,變成了現在這幅未老先衰,半人半鬼的模樣。”墨大夫黯然點了一下頭,沒有因韓立的譏諷而動怒。

    “你如今應該找到了原因吧。”

    “我是因做法有所不當,被邪氣入侵而致,現在我活一天相當於普通人活十天的精力消耗,每時每刻都在大量透支生命,幸虧我精通調養之術,又按書上所說配製了一種秘『藥』,在近些年才能減緩老化速度,支撐到現在。”

    “我所練得口訣,和解決你的麻煩有什麼關係。”韓立赤『裸』『裸』的直奔問題的核心所在。

    “我在變成這樣子不久,就從書上研究出了破解之道,就是你修煉的“長春功”,隻要有個練至第四層的人,幫我運功推拿,用長春氣刺激秘『穴』,我就可擺脫現在的困境,重新找回已失去的精元。”

    “為什麼非要找我,隨便找個人修煉這口決不行嗎?”韓立沉『吟』了一會兒,反問了一句埋在心很久的疑問。

    “你以為這“長春功”是個阿貓阿狗都能學嗎?這口訣不但要求年少之人從頭開始修煉,還要求修煉者必須具有“靈根”體質,雖然我不知道什麼是“靈根”,但我在你之前已找過了數百名童子,都無法修煉長春功。”墨大夫一臉的氣惱之『色』。

    “有這種事?”韓立有點一怔,沒想到這口決修煉的還如此苛刻。

    “在剩下的歲月,我以為不可能再找得到修煉口訣的人,便自暴自棄的扮作一江湖野郎中,開始到處流浪。沒想到,偶爾見到了同樣被暗算的七玄門王門主,在同病相憐的情況下,便伸手救下了他的小命,然後在他的邀請下,順水推舟的成了門的供奉,準備隱姓埋名,在山上度過自己最後的日子。嘿嘿!奇跡還是發生了,起初是害怕自己一身醫術武功全部失傳,便把你們招進了穀內,確實是想收你二人為徒,可當時不知怎麼了,竟鬼使神差的讓你們去試練了長春功,大概是還抱有僥幸的心態吧。其實即使修煉不了此口訣,也會把你們收下,把全身所學傳下一二。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你竟然對此功有反應。哈哈!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墨大夫一口氣把這些謎底全都揭了開,臉上布滿了病樣的紅暈,看來對自己的走運,很是得意。

    “我還沒練成第四層長春功,為什麼此時要製住我,和我攤開這一切?”韓立終於問出了目前他最為關心的問題。

    “這就要怪你自己了,我費了這麼多的功夫和心血在你身上,可你卻不能讓我滿意,老是和我玩花樣。如今就差這最後一步了,但遲遲不肯更進一層,本來我還可多等你兩年,但此次下山時,被一個仇家認了出來,經過苦戰後,雖然擊斃了對方,卻也耗盡了我本來不多的精力,壽命也大大縮短了,即使我用盡全力也隻能使自己再多活一年,你叫我如何再等?”墨大夫的得意神『色』消失的無影無蹤,換上了一臉的凶光,最後對著韓立咆哮起來。

    韓立聽完以後,神『色』如常,臉上沒有絲毫被觸動的跡象。

    可心卻波濤洶湧,完全沒有表麵看上去這樣的胸有成竹、波瀾不驚。

    他雖然早已預料到墨大夫對自己有很深的企圖,但也沒曾想會有這麼大的內幕,對方的身世、經曆、修煉的口決,無一不超出了他所想象的範圍。

    

Snap Time:2018-04-23 19:14:38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