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十六章催藥生


    第二十六章 催『藥』生

    就在韓立以為這種陰雨天氣將會在最近持續下去的時候,太陽終於再次掛在了天空中,天放晴了。

    這離韓立發現綠『液』的秘密已過了快大半個月,他早就等得不耐煩了。天晴的當天晚上,他終於再次看到了四年前發生過的奇觀,一個個光點,密密麻麻的圍在了瓶子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大的光團。

    當韓立一看到這種奇景,心頭那塊高高掛起的石頭總算又落了下來,這基本可以肯定,這小瓶並不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而是一個可屢次使用的奇物。

    再經過七天的等待後,這小瓶終於又出現了一滴綠『液』,韓立看到瓶內出現的綠『液』時,心中雖早已有了八九分的把握,但仍是異常的高興,這表明自己以後將會有源源不斷的珍稀『藥』材,再也不會為此而發愁。

    要知道『藥』材的珍貴程度絕大部分是要靠它的年份來評估,一個『藥』草隻有它的年份越長久,它的『藥』『性』也就越大。同樣,年份越久的『藥』材也是越難尋覓,而且一般都生長在深山老林、懸崖峭壁之上,不冒些風險,那是想也不要想的事。

    雖然現在一些『藥』店、大夫自己會專門培植一些『藥』草,但這大都是一些常用的、年份很短就可使用的『藥』材,大部分人家都不會笨的去種植長達十幾年甚至數十年才可用的上的東西。

    但也有一些大富大貴的世家為了預防萬一,會叫人專門種植幾株非常珍稀的草『藥』,用在危機時保命,這些『藥』材一般不經過相當長的年份是不會有什麼『藥』效,因為稍微普通一些的東西,憑這些人的身家輕而易舉就可買得到,又何必費這大的功夫去專門培養呢!而且這些世家可世代傳承家財,也就不在乎培植這些草『藥』所花費的時間長短,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用到的那一天,所以這些草『藥』一般都是動不動就得花個上百年來培養的極品,或是一些罕見的、萬中無一的孤品,普通人是沒有這樣的財力和物力去這麼做的。

    偶爾有一些野外的珍稀『藥』材在市麵上曇花一現,也大都是被這些世家給收購了去,這就造成了珍稀『藥』草的價錢在市麵上是節節攀升,還往往有價無市的局麵。

    韓立並不看好墨大夫這次外出的前景,估計他也不會有太大的收獲,可自己現在不用再為此而發愁了,有了這個瓶後,多少的好『藥』材都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催生出來。

    韓立懷著異樣的心情,在今後的數十天,又分別做了幾次催熟草『藥』的試驗。

    一次是把稀釋好的綠『液』灑在了許多的草『藥』上,結果第二天隻得到了大量隻有一兩年催生效果的普通『藥』材,遠遠比不上第一次得到的草『藥』,從這次的試驗中,韓立隱隱的領悟到了一些規律。

    在下一次的試驗中,韓立幹脆連稀釋這一步都給省略掉,直接把綠『液』滴在了一株人參上,結果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韓立竟然得到了一株百年人參,和一株野生的百年老人參完全沒有區別的人參。這次的試驗讓韓立心喜出望外,不是因為得到了一個稀有的『藥』材,而是因為他已經大概掌握住了綠『液』的使用方法。

    隨後韓立又做了幾次綠『液』的保存試驗,把剛剛從瓶中取出來的綠『液』放到了各種各樣的容器之中,有瓷瓶、玉瓶、葫蘆、銀瓶等等,發現無論何種容器都無法把綠『液』保存超過一刻鍾的時間,隻要把綠『液』從神秘的小瓶中取出來,就必須在一刻鍾的時間內用掉,否則它就會自己慢慢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其稀釋後的『液』體也具有相同的特征,雖然能夠放的稍微長久一點,但隻要超過一定時間後,留在容器的隻剩下滲入的其他『液』體,綠『液』的成分仍是消失了。

    在做了幾次這種試驗後,韓立徹底對綠『液』在其他容器中的保存喪失了信心,看來無法大量儲存這種神秘的『液』體了,隻好去做另一種疊加『藥』『性』的測試。

    韓立在一株綠『色』的三烏草上滴了一滴綠『液』,把它變成了具有百年『藥』『性』的黃『色』三烏草,過幾天後又在它上麵滴了一滴綠『液』,它的年份竟然又加強了百餘年。

    看到這樣做確實是有效,韓立在之後的兩個多月時間內,如此不停地重複相同的做法。每當有新的綠『液』從小瓶中產生時,他就把它滴在了這株三烏草上麵,而這三烏草也不負所望,它的葉子漸漸的由黃『色』轉變成了黃黑『色』,又由黃黑『色』變成了黑『色』,終於在它的葉子完全變得烏黑發亮以後,它成了一株世間少有的千年三烏草。

    這次的測試很成功,看樣子如果有耐『性』的話還能把三烏草的年份繼續往上提升,不過對韓立來講這是完全沒有必要做的事情,隻要知道了這種做法是確實可行的就可以了,他現在並不需要這些年份太久遠的『藥』材,數百年成份的『藥』草就足夠他自己服用的了。

    在這一係列漫長的試驗完成之後,韓立終於可以閑下來歇息一下,並好好的合計一番,此時距離墨大夫下山已經過去不少的時間了。

    現在的韓立,手拿著那株千年三烏草,正躺在在自己房內的木床上,發著呆。

    他雙目直直的盯著烏黑的『藥』草,似乎在研究著它,但隻要有另一人在屋內就可從他散『亂』的眼神中瞧出,他的心思根本沒有放在株三烏草上麵,而是在神遊天外,不知在想些什麼了。

    他現在完全沒有了剛得到這株三烏草時的喜悅之情,而是在細細想著這個小瓶給自己帶來的好處與危險,在為自己的後路做打算。

    韓立從墨大夫屋內的各類書籍上看到不少“懷璧其罪”的例子,他自己手中的這個瓶子稱得上是無價之寶,如果被外人知道他有這麼一個寶貝在手上,他絕對活不到第二天早上,他會和以前的許多“懷璧之人”一樣,被聞訊而來的各類貪婪之徒所淹沒。遠的人不說,就近舉例,假如本門內的幾位門主知道這個瓶子的秘密,他們一定不會放過自己,會想方設法的殺人奪寶,而自己則會落了個“寶奪人滅”的淒涼下場。

    “自己絕不能把瓶子的事告訴任何人,在山上也要小心的使用這瓶子,瓶子吸收光點的動靜太大,一不小心就會被外人發現其中的秘密。”韓立下定了決心,決定守口如瓶,不對外人吐『露』一個有關的字眼。

    “不過,自己現在正是處在急需『藥』材修煉的時候,不使用這瓶子又太可惜了,自己還是要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他想起了自己毫無寸進的修煉,又有些黯然了,不管怎麼說修煉口訣的進度不能耽誤,他不是為了墨大夫的督促而修煉,而是已隱隱察覺到自己近年來的一些不同常人的變化與這無名口訣修煉是分不開的。

    

Snap Time:2018-04-25 16:53:26  ExecTime: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