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十四章驚魂定


    第二十四章 驚魂定

    看著眼前的兔子還在不斷的變大,繼續膨脹著。

    韓立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猛然間想起了什麼,他突然把手已被視為蛇蠍一樣的瓷碗扔到了一邊的『藥』田地,又轉身撒腿跑了起來,一直跑到離兔子十幾丈遠的地方才停住了腳步。

    就在他想回頭看去的時候,一前一後兩聲幾乎同時響起的爆炸聲傳了過來,韓立激靈打了個冷戰,回過頭一看,果然兩隻兔子分別已被撐破了軀體,被炸成了好幾截,血肉橫飛的散落在了地上。原本栓兔子的地方出現了兩個坑,坑的周圍到處是兔子散『亂』的殘骸,鮮血和肉塊灑滿了一地,可說是慘不忍睹了。

    韓立長出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次要不是他反應的夠快,恐怕就要被兔子的爆炸波及到,雖說不一定會受到重傷,但被淋得一身的兔血和肉渣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等到內心平靜了下來,韓立才站起身子,走到了坑的附近。

    他看了看血肉模糊的現場,又瞅了瞅『藥』田地被摔得粉碎的瓷碗,他無語了。

    韓立本以為能從綠『液』中發現什麼靈丹妙『藥』,卻沒想到是這麼一個恐怖的東西,毒『藥』就毒『藥』吧,卻讓兔子死的這麼的悲慘!他現在說什麼也不會碰這玩意了。太嚇人了!韓立不是沒有接觸過致命的毒『藥』,在墨大夫這幾年的教導下,他見識過許許多多見血封喉的毒物,卻沒有一樣能讓人死得這麼恐怖。

    總算韓立的心理承受能力較強,在這種環境下仍能沉住氣多呆了一會兒,才做離開的打算。

    因為午時就要到了,他要把配好的秘『藥』給厲師兄送過去。這的一切後事,還是等他把『藥』送完後再處理吧。

    抱著這種想法,韓立沒在爆炸現場再多看一眼,把所有的麻煩都留到了以後,自己回到住處,休息了一下,就帶著『藥』物去神手穀的穀口了。

    韓立很守時,到穀口的時候正好是午時時分,厲飛雨看起來卻早已焦急的等在了那。

    隻有他獨自一人待在山穀出口處,身上換了一件白『色』錦袍,背上卻仍帶著那把給韓立留下深刻印象的長刀。韓立到的時候,他正麵帶一絲急『色』,焦急的往望山穀方向眺望著。

    等看到了韓立的到來,才收起了焦急的神情,嘴角微微翹了起來,臉上『露』出了笑容。

    “韓師弟,你可真守時啊!說是午時時分,就真的是午時正點才到,我都等了大半個時辰。”厲飛雨半是開玩笑半是埋怨的說。

    “不好意思,昨天配『藥』花的時間太多,一直到很晚才睡覺,早上就起得晚了點,等我把手頭的事情都處理完,就正好到午時了。”韓立也半真半假的說道。

    “韓師弟,『藥』,那『藥』……有沒有配好啊?”厲師兄因為心急而有點慌『亂』,竟然說話也有些結巴了。

    韓立沒有回答了厲師兄的提問,從容的一笑,從懷慢慢的拿出一個巴掌大的『藥』包來,一甩手把『藥』扔給了厲飛雨。

    “每次吃抽髓丸前,先用涼開水衝服『藥』包內的一勺『藥』粉,就可以減輕你所受的痛苦。”

    “謝謝韓師弟!謝謝韓師弟!”厲師兄欣喜若狂,隻要能稍微減輕那麼一點點的痛苦,對他來說都是莫大的福音。服用抽髓丸時的痛苦實在是讓他不寒而顫。他以前也吃過許多的止痛『藥』,但都沒有什麼作用,這位韓師弟既然知道抽髓丸的一切特征並也服用過,那說不定他這『藥』還真的起作用。

    “你先別慌忙謝我,等這『藥』真的有效再謝我也不遲。另外,這隻是一年份的『藥』,我現在手頭的『藥』材都用光了,等我湊夠了『藥』材,再幫你多配幾份。”韓立直言不諱的說。

    “沒事的,這不是有一年份的用量嗎,暫時足夠用了。不管這『藥』有沒有效,韓師弟這份心意,我厲飛雨是心領了。”厲師兄拿到了想要的東西,神『色』又恢複了正常,也不再做作,很幹脆的表示又欠下了韓立一份大人情。

    韓立微微一笑,不再說什麼,主動向厲師兄告辭回去。

    厲飛雨手中拿著秘『藥』,也想趕緊回去,去試試『藥』的功效如何,也沒再挽留韓立,兩人互相辭別分手了。

    返回穀內後,韓立先去『藥』園收拾了一番。把兔子的殘骸、沾血的泥土,碎碗等統統的掃到了坑內,再把無端冒出來的兩個土坑用泥土給推平,這樣看起來這片地方就和做試驗之前沒什麼兩樣了。

    韓立滿意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塵,四處打量了一番,看看有什麼遺漏的地方沒有。

    當目光落在了瓷碗打碎的地方時,他不禁沉『吟』了起來。

    他記得很清楚,他把碗扔掉的時候,碗中稀釋了的清水全都灑落在那一小塊『藥』地上,打濕了那的幾株『藥』草,這讓他不禁有些猶豫,不知道這些『藥』草吸收了這些清水後是否也會變得有毒?而人如果再吃了這些有毒的『藥』草是否也會出現和兔子一樣的結局?自己是不是應該現在就把這些毒草給清除掉?這一連串的問題就這樣在韓立的腦海突如其來的冒了出來。

    韓立思量了半天,還是決定等等再說,再觀察它們一段時間,隻當又做了一次小小的試驗。如果在這幾天內『藥』草真變得有毒的話,自己再把它們給清除掉也不遲。

    拿定了主意後,他看看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去做,就又去石室練功去了,他希望自己能夠在功力大進的基礎上再有所突破。

    韓立現在早就不再管這口訣的具體用處了,他修煉這口訣已成了他的一種本能反應,如若不去修煉它,韓立都不知道自己待在山上要去做些什麼,追求這口訣更高一層次的修煉,成了他目前生活的全部目標。

    經過一個下午的專心修煉,韓立沮喪的發現,自己真的不是一個天才。雖然他自己也感覺到距離第四層隻差那麼一個手指就能夠捅破掉,可仍未有絲毫的寸進,白白做了一下午的苦練。

    看來自己不借助『藥』物的外力是不行了,否則自己永遠都有可能呆在第三層上麵,無法再前進一步。

    韓立心開始期盼著墨大夫能夠早些回來,並能幸運的找到足夠多的『藥』材,來幫自己突破目前的困境。

    

Snap Time:2018-04-26 05:46:05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