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十二章心魔生


    第二十二章 心魔生

    韓立看著厲飛雨漸漸遠去的背影,靜靜地站在原地,沉默不語。

    剛才約好了第二天中午前來拿『藥』後,他就主動的向韓立辭別了,說是要回去再調養一番。

    這麼長的時間,韓立一直都沒有追問厲飛雨服用這種秘『藥』的原因。韓立知道,就算問了也改變不了已發生的事情。

    既然他寧肯不要自己將來的一切,隻願意換取風光榮耀的“厲師兄”現在,說明他肯定有自己不得不這樣做的苦衷。沒有人會自願『自殺』,即使是慢『性』的有高昂代價的『自殺』也沒有人會心甘情願的去這麼做。如果非要他把苦衷說出來,隻會讓他把已快愈合的傷疤再血淋淋的揭開一次。

    很明顯,韓立這樣做是對的。在臨走前,厲飛雨見他並沒有追問自己服用“抽髓丸”的具體原因,很是為他的善解人意而感激,嘴上雖然沒說,但韓立知道對方又欠了自己一個不大不小的人情。

    韓立準備遵守和他的約定,不但不會把他的秘密外傳,還決定一回到山穀就為他配製能減輕痛苦的秘『藥』。

    會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既然對方不是個小人,沒有對自己真的下殺手,那麼自己就要讓對方欠下自己一個更大的人情,讓他不好拒絕自己以後提出的要求。

    厲飛雨的武功在最後幾年隻會越來越高,對方的武功越高,對自己有幫助的可能『性』就越大。就算在今後幾年不需要他的幫忙,這也無所謂。輕輕地幫一下一個不算是壞人的人,對自己也算是一件讓身心愉快的事情。雖然厲飛雨不見得就一定是個好人,但起碼經曆過今天這件事,他對自己是不會有什麼危害了。

    韓立在把所有一切前前後後的想了一遍,覺得並沒有什麼遺漏的地方,這才慢悠悠的回到了神手穀。

    在悠閑的回到穀內後不久,韓立就開始準備厲飛雨的所需要的秘『藥』。這個能減輕人疼痛知覺的『藥』並不難配,在山穀中的『藥』園就能找到所需的所有『藥』材,隻是配製的過程有些繁瑣,要小心仔細一些。

    在經過一個下午的忙碌後,韓立配好了足夠厲飛雨用一年的成『藥』。不是不能再多配一些,他隻是希望厲飛雨以後每年都來取回『藥』,讓他不會慢慢遺忘了自己的這份人情。

    到了傍晚,韓立突然一反常態的坐在了自己屋門前的一把椅子上,抬頭望著漆黑的星空,看著皎潔的月亮,在思考著什麼。

    韓立又再懷念家的親人了。

    他離開自己的父母已經四年多了,從他上山以來幾乎每天天都在苦苦修煉口訣,根本就無暇惦記家中之事,也就從未下山回去過。隻是讓人把自己每月領的大部分銀子都捎帶回家,而他每年也隻收到一封老張叔代筆寫得父母報平安的書信,信的內容很少,除了告訴他家中的一切都安好外,其他的事情就很少和他提到。隻是知道家的生活比以前好了許多,大哥已經成家立業,二哥也說好了新媳『婦』,估計明年就能『操』辦喜事,所有這一切變化都是因為自己送回家的銀子才改變的,但韓立卻從幾封信的問候中敏感的覺察到,家人對待他的口氣是越來越客氣,甚至客氣的有一種像對待陌生人的感覺,這種感覺一開始讓韓立心很害怕,不知如何應對才好。但隨著時間的流逝,不知為什麼,這種害怕的感覺卻很自然地變平淡了下來,而家中親人的形象在他心目中也逐漸的模糊了。

    他也隻有像今天晚上這樣,在觸景生情的情況下才會再次懷念起家中的親人,回想起以前在家中的那種溫馨感覺,這種現在很難品嚐到的感受,讓韓立覺得很舒服很珍貴,他會慢慢的、一點點的品味著這種滋味。

    韓立把手放到了胸口上,用手指隔著衣服撫『摸』著裝著平安符的小皮袋。

    以往這時他隻要撫『摸』幾下,心靈上就能得到淡淡的滿足,但今晚不知怎麼回事,撫『摸』之後心更『騷』動不已,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韓立現在心有一種說不出的鬱悶感覺,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身體上下也不對勁,體內的氣血開始翻滾不停,修煉出來的古怪能量也蠢蠢欲動。

    “走火入魔”這個可怕的字眼突然出現在他的腦子,韓立站了起來,深呼吸了一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墨大夫不在,他隻有自己處理眼前的危機。

    自己無緣無故的怎麼會走火入魔,韓立還是覺得有點納悶。雖然現在不是尋根問底的時候,但從根源上入手找到觸動走火入魔的起因,才是徹底解決這個麻煩的最可行辦法。

    韓立抬起頭,目光往周圍尋覓了一番,沒有找到什麼惹眼的東西。

    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手肘突然碰到了一個鼓鼓的東西,他下意識的把目光落在了這個東西上。

    “小皮袋”“平安符”這東西的名字立刻映到了了他的腦海。

    “難道會是它引起的大麻煩?”韓立不敢肯定,但現在無法再猶豫了,體內的狀況更糟糕了,隨時都有失去控製的可能。

    韓立果斷的伸手把皮袋從脖子上拽了下來,使勁把它拋得遠遠的。

    “不對,心頭更難受了,氣血翻滾的也更加強烈。”

    韓立勉強的再次壓住了體內的異動,用充滿了血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那個小皮袋,希望能找到事情變得更糟糕的原因。

    

Snap Time:2018-04-22 20:06:15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