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二十章抽髓丸


    第二十章 抽髓丸(《綠『色』xiao說網》)

    離開山崖已經有不少路程,仍能隱隱約約的聽到他們的吵嚷聲,這些人最後怎麼處理王大胖和張長貴之間的爭執,韓立是不會再去多關心了。

    他一想到金冬寶站在原地、呆呆愣住的樣子,就忍不住心想要大笑。他這時覺得自己的心情變得好輕鬆,再沒有了在山穀的那種鬱悶的感覺。

    他穿出鬆林,往更偏遠的地方走去,在隨意的走了一段路後,一條細細小溪出現在了眼前。

    韓立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炙熱的太陽,又低頭瞅了一眼小溪緩緩流淌的清水,覺得在小溪擦洗一番是個不錯的主意。

    當他俯下身子,剛把雙手『插』入那涼涼的溪水中,一陣陣痛苦的呻『吟』聲從小溪的上流處傳了過來。

    韓立很訝然,在這麼偏僻的地方也會有人。

    他順著呻『吟』聲,往小溪的上流處尋了過去,一個穿著內門弟子服飾的人正麵朝地麵,趴在小溪邊不停地抽動著身子,四肢也不在住的哆嗦著。

    韓立一眼就看出,這名弟子是患了急『性』的病症,再不加以援手,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他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從懷中拿出一個檀木盒子,打開後取出一根根閃閃發光的銀針,幹淨利索的在這人背後『穴』位處紮了上去。

    他很快紮完了背部的『穴』位,把這人整個身子翻轉了過來,準備再去紮胸前的『穴』道。

    一轉過身,此人的臉部『露』了出來,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性』命垂危之人,分明就是剛剛才在山崖上大展神威過的“厲師兄”。

    韓立愣了一下,又仔細觀察了下那張不久前才見過的臉孔。

    此刻厲師兄哪還有剛才大敗對手,勇武無敵的瀟灑樣子,一張原本冷酷的麵容因痛苦擰成了一團,嘴角不停地往外流著白沫,很明顯這位厲師兄已經疼痛的神智不清了。

    韓立恢複了冷靜,稍微沉『吟』了一下,突然用手的銀針流水般的在他的身上紮了起來,連續不停地的紮了數十針,當紮完最後一針時,韓立抹了抹額頭滲出的汗珠,長出了一口氣,這種銀針急救法對他來說也是一種不小的負荷。

    當厲師兄全身都掛滿了銀光燦燦的細針時,他終於醒了過來,恢複了神智。

    “你是……”他費力的想說些什麼,但氣力不足,吐不出後麵的幾個字。

    “我是神手穀的人,你不要再說話了,先好好的恢複體力,我也隻能救醒你這一時,你這病很奇怪,估計隻能墨大夫能救你,可惜的是,他現在不再山上。”韓立給厲師兄把了把脈,皺起了眉頭。

    “『藥』……在……”厲師兄臉『色』焦急起來,嘴唇抖動幾下,想抬起手臂說些什麼,但沒有成功。

    “你身上有治你病的『藥』?”韓立立刻領會了他的意思,猜測的反問道。

    “恩——”厲師兄看他領會了自己的意思,才放鬆了表情,吃力的點下頭。

    韓立也不客氣,在他身上搜索起來,找出了許多的雜物,其中一個小白玉瓶被他挑了出來,這瓶子這麼名貴,密封的又這麼好,一定是他要找的東西。

    他拿起瓶子回頭望了下厲師兄的表情,果然,他現在滿臉喜『色』,拚命的在眨眼皮。

    韓立把瓶蓋打開,出人意料,沒有什麼『藥』香味飄出來,反而一股濃濃的腥臭從瓶中撲麵而來。

    韓立一聞到這氣味,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小心的從麵倒出一顆粉紅『色』『藥』丸出來,這『藥』丸粉嘟嘟的如此好看,卻散發著這麼難聞的氣味,真令人難以置信。

    “是這『藥』丸嗎?”韓立的臉『色』恢複了平靜。

    厲師兄這時急得說不出話來,隻能眨眨眼皮

    “抽髓丸,由合蘭、蠍尾花、百年藍蟻卵,……等二十三種罕見的物品煉成,『藥』成後外表呈粉紅『色』,有奇異腥臭之味,服用之後可大幅透支身體潛力,可用以後的壽命來提升服『藥』人現在的能力,以上我說的對嗎?”

    韓立冷冷的看著厲師兄,一字一字的說出了上麵的話,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口氣。

    厲師兄一聽韓立所說的話,臉『色』立刻變得蒼白,毫無血『色』,『露』出了慌『亂』的神情。

    “此『藥』一經吃下,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再此服用,而且要經受抽筋吸髓的非人痛苦。如若不吃,則輕則全身癱瘓,重則喪失『性』命,而且即使每次都按時吃『藥』,在第一次用『藥』後的十年內,也必定因透支生命而丟掉『性』命。”韓立沒有停下來,繼續的說道。

    “你不要告訴我,我手的這個『藥』丸不是抽髓丸。”韓立說話間停頓了一下。

    厲師兄聽到這,臉上已經呈現出了一種被人揭穿老底的絕望神情,但眼睛還流『露』出一種難以想到、萬分驚訝的感覺。

    “你是不是覺得很吃驚,這種『藥』丸非常罕見,我怎麼會認得它?”韓立看出了他心的疑問,話鋒一轉,說起了自己。

    “其實很簡單,我也吃過一粒這種『藥』。”

    韓立語破天驚,一句話說的厲師兄徹底驚呆了,但隨後『露』出了一副不相信的神情。

    “我吃這『藥』的方法與你不同,我一共就服用了一粒『藥』丸,還把它分成了十份,分成了十次來服用,每次都把它當成了其它『藥』的『藥』引,所以沒有什麼危害身體的副作用。因為這『藥』丸樣子與它散發的氣味相差太明顯,所以我對這『藥』的印象非常深刻,我以前一直都以為,除了我服用的那粒『藥』丸外,世上不應該還會有人真的服用這種秘『藥』,沒想到在本門內就一人。”

    說完這些話,韓立用一種似是佩服,又似是可憐的目光看向了厲師兄。

    厲師兄不願意和韓立的這種目光對視,把雙目輕輕地合上,隻是胸口起伏不定,說明他現在的心情很混『亂』。

    “你服用此『藥』已經有好幾年了吧,如果你現在不再吃這『藥』丸,我可求墨大夫另幫你配一服秘『藥』,雖不能挽回你全部的壽命,但讓你多活二三十年還是可以的,不過你的武功就要保不住了,如果你繼續服用此『藥』丸,從你今天發作的情形看,你頂多還能活個五六年,當然在這幾年你的武功會進步的越來越快,比你現在的精進速度還要快得多。你既然敢吃這種秘『藥』,想必也是個堅毅果斷之人,你自己的身體由你自己來拿主意好了,這『藥』丸你是吃還是扔掉?”

    

Snap Time:2018-01-24 09:25:41  ExecTime: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