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十八章厲師兄(二)


    第十八章 厲師兄(二)(《綠『色』xiao說網》)

    “這位厲師兄很出名嗎!是什麼來曆?”韓立有些驚訝了。

    “你連厲師兄都不知道?”

    “我不是閉關了好幾年嗎。”

    “對,對,我把這事給忘了?我的記『性』還真不好,總覺得七玄門不可能有不認識厲師兄的弟子,把韓師兄你閉關的事給忘掉了。”小算盤才恍然大悟,急忙陪不是。

    “給我講講這位厲師兄的事好嗎?”

    “韓師兄,當然可以了,厲師兄的事跡,我們這些年青弟子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小算盤看到場中張長貴那方還沒派出厲師兄的對手,就和韓立講起來這位名人的種種傳說。

    “韓師兄,不是我小算盤給你吹牛啊,厲師兄的事情不但我們這批弟子很清楚,其他的年紀大些的師兄也都知道的不少。當初……”他精神抖擻的開始給韓立說起了厲師兄的故事,那神采飛揚、吐沫橫飛的樣子,好像他就是這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樣。

    聽小算盤一一道來這位厲師兄的事跡,還真有幾分傳奇『色』彩。

    這位厲師兄也是四年前上的山,當然不是和韓立同一批考核的人,他當時沒能一下子就過關,也成了一名記名弟子。但是在半年後的測試中,他不但在所有的項目中都拿到了第一,他還在最後和師兄們的對抗中,成了唯一一名撐過了三十招的人,這個紀錄打破了以前所有記名弟子的測試成績,引起了不少上層大人物的注意。經過檢查,結果令人吃驚的是,厲師兄的根骨隻是一般,成長潛力也有限,這個診斷讓人覺得可惜,但因此也沒被哪位高層人物收為弟子,在經過兩年的基礎訓練後,他還是拜在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護法門下,隻學到了幾套普通的武功,風雷刀法就是其中一門很平常的七玄門中層武學。

    如果到此為止,厲師兄也不能算是傳奇,隻能說是虎頭蛇尾。但其後不久,他就憑借這套不起眼的風雷刀法,竟然在來年的小一輩弟子大較技中大放異彩,一舉衝入到了前十六名,是所有新入門弟子中唯一一名名列前茅的人,這件事又讓他再一次成為了門中的焦點。

    在隨後的各種比試中,厲師兄每次都勇猛無比,銳不可當,都拿到了很高的名次,為他們這些新弟子長了不少的臉麵。在去年的大較技中,更是一舉拿下了第三名,要知道排在前兩名的都是入門十幾年的弟子,雖說是小一輩弟子,但也二十七八了,光是內功火候就比他深了許多,許多弟子都認為要是厲師兄和他們內功一樣強的話,第一名絕對是手到擒來。

    就這樣,厲師兄再一次受到了上麵的關注,被指名派出山外,參加了不少重大的門外行動。當其他新弟子還在門中苦練武功時,他就已經開始替七玄門立下不少功勞,在江湖上有了“厲虎”的赫赫名聲,聽說他還即將被允許特例進入七絕堂,去修煉更高深的武功。

    韓立聽到這,心也不禁動容了,所有的事情如果都是真的話,這名厲師兄還真是不簡單。憑著一名記名弟子的身份,竟然能拚搏出如此的成就,自己也有些欽佩了。

    張長貴那一方,在經過大半天的推諉後,終於有一名弟子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這名弟子看起來武藝也是不弱,從腰間拔出一把明晃晃的軟劍出來,這把軟劍隻有拇指粗細,柔軟無力,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平庸的人能用的。

    厲師兄感到有人到了跟前,緩緩的睜開雙目,眼中神光十足。

    他突然大喝一聲,如同晴空響起的一聲霹靂,震得全場人耳朵都嗡嗡直響,對麵之人也被震得抖了一下,臉上『露』出了惶恐之『色』。

    隨著喝聲出口,長刀已經擺動,一溜刀光閃動,連環數式運轉,時幻化成十多片刀影,將對手圍在刀網。

    這人倒也機警,雖然有些慌『亂』,但軟劍飄忽不定,陰毒刁鑽,守的倒也是滴水不漏。

    “這人是誰啊?”韓立忍不住問了一句。

    “是趙子靈,五長老的弟子,一手的拂柳劍法很是難纏。”

    “比厲師兄怎麼樣?”

    “當然不會是對手。”小算盤自豪的說。

    “那張長貴怎麼不換一名厲害點的出場?”

    “!趙子靈就是他們中最厲害的了,再說我們這些新弟子中誰又能打得過厲師兄,換誰也是白搭。”他有些幸災樂禍的笑。

    果然趙子靈的劍法雖然還沒『亂』,但氣勢全無,被厲師兄的長刀給壓地死死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失敗隻是早晚的事。

    韓立看了一會,心起了一個疑團。

    “我有件事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沒有更年長一點的師兄在場,就算不允許他們出場比試,但看熱鬧總應該有人來的吧,可這場內外,一個大點年紀的師兄都沒有,都是我們這些十幾歲的新弟子在觀看比試,這是怎麼回事?”韓立毫不客氣的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小算盤聽了韓立的疑問,神『色』一變,用一種古怪的目光望向他,讓他覺得有點『摸』不著頭腦,難道自己問道了什麼忌諱不成?

    

Snap Time:2018-01-22 04:42:17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