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十章神秘瓶子


    第十章 神秘瓶子(《綠『色』xiao說網》)

    韓立慢慢地走出了神手穀,沿著山中的小路,習慣『性』的,向著模模糊糊可眺望見的赤水峰走去。

    他現在並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做,這幾日之所以每天按時準點的往張鐵那跑,隻是想看看張鐵在瀑布下練功時,呲牙咧嘴的怪樣子。

    這“象甲功”真不是一般的人能消受得了的,隻是區區的第一層就要承受如此大的折磨,到了後幾層,還不要把人練得至少脫下幾層皮。

    “估計張鐵,現在恐怕已經有些後悔了吧?這“象甲功”的霸道之處,遠遠超出他們這些小屁孩的想象。”韓立一邊走,一邊想著,還漫不經心的、用腳隨意的踢著地上掉落的葉子和樹枝。

    “等到再過些日子,兩人就一起向墨大夫求求情,讓張鐵改練別的功夫,省的受此活罪。”韓立這樣想著,他為自己能替朋友找出一條逃離現在苦難的出路,而感到有些振奮。

    韓立抬頭望了望路兩旁的樹木,這個時候,天時已經到了秋末,所有樹木的樹枝都光禿禿的,小路上堆積了厚厚的一層落葉和枯樹枝,走在上麵軟綿綿的,好不舒服。

    這時,從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隱隱的傳來了幾聲兵器的撞擊聲,不時的還慘雜著幾聲響亮的的喝彩聲。

    聽到這些聲音,韓立又望了望那座山峰,剛有些好轉的心情又變壞了。

    這是百鍛堂的教習師兄們,在給新入門的師弟進行兵器格鬥的訓練。

    每當韓立看到其他同門聚到一起,進行實刀實槍訓練的情形,心就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也好想拿起真刀、真槍狠狠地耍上一把。可惜的是,不知道為什嗎,從正式拜入墨大夫門下後,墨大夫就嚴禁他接觸這些東西,並不準他再去其他教習那學其他武功,說是會妨礙他修行口訣的進度。

    因此,韓立也就隻能幹幹的眼饞著,偶爾私下,才能從幾個交好的同門那借過來幾件兵刃,舞上幾個來回,過把幹癮。

    真是的,自己修煉的這套口訣有什麼好的?到現在,自己也沒看出它有什麼用。別的一起入門的弟子都是身手越練越厲害,武功一日千,自己卻在原地不前,根本就看不出有什麼變化。

    就連隻修煉了兩個月“象甲功”的張鐵,也變的皮糙肉厚更能挨打,力氣也比以前大了許多。

    可是若不是被墨大夫收入門下,自己可能也根本就過不了兩個月前的記名弟子測試,更別說留在山上,能寄回家那麼多錢

    不能學其它的,就不學吧!

    韓立一邊在肚子抱怨著,一邊在自我安慰著。

    韓立把目光從遠處收了回來,心頭仍在嘀嘀咕咕的,但精神就更散漫了,無神的目光看著小路的兩旁,自己都不知道在瞅些什麼。

    突然,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神情變的怪起來,緊接著幾乎把嘴咧到了耳門子後麵。他神經反『射』般的把身子蹲了下來,用雙手死死的按住了自己的右腳拇指,隨後又痛的半躺在草叢上,這種突乎起來的劇痛,一下子就把韓立擊倒了,他臉『色』有些發白,一股鑽心般的疼痛不時時從腳拇指傳了過來。

    看來自己似乎以外的踢到了樹葉堆的一塊非常硬的石頭。

    韓立躬起身子,用雙手抱住腳脖,一麵下意識的,隔著自己腳上套著的布鞋,用嘴使勁的朝自己受傷的腳指大口的吹氣;一麵在心暗暗擔心,自己是否會傷的很嚴重,腳拇指是否會一下子淤血腫起來,從而影響到自己的日常行走。

    過了老半天,韓立才緩過這股痛勁。他把自己的脖子抬起,目光往腳下附近的樹葉堆四處掃視,想要找出造成自己受此大罪的罪魁禍首。

    四周地上散落的的樹葉都是同一個單調『色』彩——枯黃『色』,自己根本就無法從那些『亂』七八糟的樹葉堆中找出自己想要尋找的目標。

    ,韓立皺了皺眉頭,用手在地上胡『亂』抓『摸』了幾下,抓起一根比較粗長的樹枝,拄著、踮起腳後跟,小心翼翼的站了起來。

    然後不甘心似的,用手中的樹枝,往四周厚厚的樹葉堆使勁的扒拉了幾下。

    咦!一個拳頭大小的東西被樹枝挑了出來。

    韓立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造成自己光榮負傷的元凶,是一個有著細長頸的圓瓶狀物品,瓶子表麵沾滿了泥土,完全變成了土灰『色』,看不出一點本來的『色』彩。

    原本韓立以為這是一個小瓷瓶,但是拿到手中卻發現份量不對,沉甸甸的,非常重。

    是金屬製成的吧?難怪這東西個頭不大,卻把自己的腳撞的會如此疼痛,不過金屬做成的瓶子倒是很少見到。

    韓立現在對這個小瓶子產生了興趣,把腳上的疼痛一時的忘掉了。

    用手搓了搓瓶頸部分的泥土,瓶子原本的顏『色』顯『露』了出來,綠瑩瑩的非常好看,瓶麵上還有些精美的、墨綠『色』葉狀花紋,頂端有一個小巧的瓶蓋緊緊的封住了瓶口。

    麵不會裝著什麼東西吧,用手把瓶子放到耳邊,輕輕地搖了搖瓶子,感覺不出麵有什麼在晃動。

    把手放到瓶蓋上,用勁擰了擰,沒擰動。

    韓立好奇心更大了,正想進行下一步動作,突然,從腳上傳來了劇烈的疼痛。

    壞了!自己怎麼忘了,腳上還帶著與此物親密接觸後所造成的不良後果。

    自己負了此傷,看樣子是去不了張鐵那,還是先回住處,去上點傷『藥』,再好好琢磨琢磨這個意外得來的小瓶子。

    想到這,韓立為了防止被他人看見,也不嫌此物太髒,把瓶子揣到懷,掉過頭,一瘸一拐的往回走去。

    

Snap Time:2018-07-16 07:19:56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