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章象甲功

  
  第九章 象甲功(《綠『色』xiao說網》)
  韓立回想到這堙A臉上微微的『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他和張鐵在這大半年內,因為脾氣相投,外加上出身比較類似,很自然地結成了無話不說的密友
  韓立緩緩的把盤起的雙腿鬆開,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小腿,長久的打坐練功,使的自己的腿部有些麻木,血脈也有些不大通暢。
  多『揉』了幾下,感到腿部的知覺完全恢複了,韓立這才從墊子上站了起來,習慣『性』的拍打了幾下身上落下的灰塵,推開石室門走了出去。
  回頭望了一下自己練功的石屋,韓立略微自我嘲笑了一番。
  這間屋子完全是用結實的花崗岩山壁淘空製成,屋門更是用一整塊大青石打製而成,普通人想貿然從門外闖進來,不用開山的巨斧砍劈個一時三刻,休想達成目的。
  這樣的練功靜室,除了在七玄門有一定身份地位的門主、長老、堂主外,就連七絕堂的核心弟子,也不能隨便擁有。這種石室專門是為了修習高深內功的人而建,防止他們在練功中被外來因素所幹擾,避免走火入魔。也不知道墨大夫用了什麼方法,硬是叫幾位長老同意,在神手穀內的山壁上作出了這麼一間普通弟子無法享用的石室。
  這間石室一完工,就由墨大夫指定交由韓立獨自使用,這個決定一做出,令韓立都有些受寵若驚。
  墨大夫對自己這個徒弟未免太好了,從正式成為他弟子的那天起,墨大夫每天都給自己服用幾種不同的『藥』物,還用一些不知名的『藥』草做成湯汁,給自己浸泡身子。雖然自己不認得這些『藥』物的名稱和功用,但是見到墨大夫每當用這些『藥』時,平時麵無表情的臉上都會流『露』出一股難舍的神態,自己也就能了解一二這些『藥』物的珍貴之處。
  顯然這些外力還是很起作用的,韓立的修煉速度明顯提高了不少,在前不久終於衝關成功,練成了這套無名口訣的第一層。
  隻是在衝關時,有幾條經脈差點破裂掉,受了一點不輕不重的內傷。多虧了墨大夫醫術高明,受損的經脈又不太嚴重,加上舍得用好『藥』,才沒落下什麼後遺症。
  韓立受傷後,墨大夫的表現比韓立自己還要緊張,在整個醫治過程中都坐臥不寧,在看到自己傷勢終於好轉之後,這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墨大夫的這種表現,遠遠的超出了普通師徒間應有的情分,令韓立心頭無端端的有幾絲坎坷不安的感覺。要不是韓家除了三叔外,就再也沒有人走出自家那片窮山溝,韓立甚至差點以為墨大夫是自己家的那門子遠房親戚。
  韓立走出石室後,伸了伸懶腰,才慢慢地往自己的住處走去,在成為正式弟子後,韓立和張鐵已經搬出了原來屋子,兩人都分別擁有了自己的私人小屋。
  在經過張鐵的屋子時,韓立隨意的瞥了一眼。
  果然,張鐵又沒在屋內,估計又去赤水峰下的瀑布練功去了。
  在成為墨大夫的正式弟子後,墨大夫仍然叫韓立隻練這套無名口訣,沒有絲毫傳授他其他功夫的意思。也許是為了安慰他,墨大夫倒對他醫術方麵的傳授毫無保留,並手把手的教他。對他醫術方麵的提出疑問,墨大夫也做到有問必答,包他滿意,並且允許他隨意的翻取他屋內的所有醫術方麵的書籍。
  而對張鐵,墨大夫依照自己以前所說的話,傳授他另一套很實用的功夫。
  張鐵所練的功夫很奇特,據墨大夫所說是一門很少見的武功“象甲功”,這門武功據他所說在江湖上很少有人見到過,許多人甚至連聽也沒又聽過,更別說有人修煉了。
  和現在江湖上流傳的普通武功不同,一般的武功修煉過程都是由易到難,越是練到高層就越是難練,所花費的努力也是翻倍的往上滾。而這門武功共分為九層,前三層很好練,和普通武功難易程度沒有什麼區別。到第四層開始,就突然變的艱難起來,並且要承受著許多令人難以想象的痛苦與折磨。許多修煉此功的人無法忍受這種非人的痛苦,就在此打住,修為從此停滯不前。更不要說第五層、第六層的修煉,要承受的痛苦是此前的數倍。
  可是此功隻要一突破第六層到達第七層,此後又是一路平坦,暢通無阻,隻是每月媮晹釣熄傽X天,要按時經受那種死去活來的痛楚。
  這些都令那些想要修煉此功的人望而卻步,這也是造成此功法現在幾乎失傳的主要原因。
  此武功如此奇特,到達高層後威力也著實驚人。據說練至第九層的人如同身穿寶甲一般,可刀槍不入,水火不近,不要說是掌勁、拳勁,就連寶刀寶劍也難以重傷於他。
  更令人眼熱的是練了此功後,普通人還會逐漸的擁有巨象之力,到了高層更會力大無窮,能活擒惡狼,生撕虎豹,厲害無比。
  此功讓知道他的人可以說是又怕又愛,除了創立了此功的那位高人外,再也沒人能將此功練到第九層。傳說,此高人乃是天生的沒有疼痛知覺,才能創出如此變態的武功,並將此功發揮到極至。
  墨大夫雖然原原本本的將此功的利弊告訴了張鐵,可張鐵對此功的害處沒有切身的體會,也沒有把它當作一回事。隻是眼饞“象甲功”的厲害之處,毫不猶豫的答應修煉此功,並且這項武功似乎很適合他,短短的兩個月,張鐵將它練到了第一層的頂峰。
  最近的張鐵,為了衝破“象甲功”的第一層,在墨大夫的建議下,每天下午都在赤水峰數十米的瀑布下,頂著那從高處落下的巨大衝擊力練功。
  據張鐵自己所說,這種方法還頗有神效,距離那第二層隻隔著那薄薄的一層紙,隻要再加把勁就突破瓶頸了。
  

Snap Time:2018-10-22 05:36:34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