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五章墨大夫


    第五章 墨大夫(《綠『色』xiao說網》)

    又過了會兒,韓立隻覺腰間一緊,身子一輕,整個人突然自動的往上升。

    韓立轉頭一看,卻是那位緊跟在自己身後的師兄一手抱著自己,另一手和雙腿敏捷的向上攀升,韓立同時注意到太陽高高的掛在天上正中間。

    原來自己終於還是沒能完成這段路程,韓立心有點難過,自己那麼拚命,怎嗎還是比不上別人那?

    轉眼到了山崖頂部,眼前隻有六名小童盤坐在一旁休息,而舞岩正和一位身穿深藍員外袍,背負著雙手,五十餘歲富態老者說話,嶽堂主和王護法都正站在他的身旁,兩人身旁還站了數人,正一起等著那些青年師兄一個個將其他較慢的童子送上山來。

    等了一會兒所有的孩童都被送了上來,這時嶽堂主走前一步,肅然的麵對眾童子。

    “這次合格者共七人,其中六人進入本堂百鍛堂,正式成為本門內門弟子。”他的緩緩的說道。

    “另一人舞岩,第一個到達山崖,表現傑出,直接保送到七絕堂學習本門絕技。”嶽堂主回頭望了一眼穿員外袍的老者,老者手撚胡須,滿意的衝他點了下頭。

    “至於其他人……,”嶽堂主打量了幾下其餘童子,用右手輕輕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稍微沉『吟』了一會兒便道:

    “張鐵,韓立,兩人雖然未按時到達崖頂,但表現突出,看來能吃得習武之苦,你們二人先在本門跟幾名教習打下根基,半年後再考核一下,合格則正式成為內門弟子,未合格則送到外門當外門弟子處理。”

    韓立望了一眼另一名同時站出來,叫張鐵的童子,他正是緊跟自己身後,也吊在繩索上,差一點爬到崖頂的人。

    “王護法,剩下之人每人領些銀子,全都送遣回家。”嶽堂主冷冷的看著最後剩下的童子。

    “遵命!”

    王護法踏步而出,恭身領命,把未過關的童子領下山崖。

    “張均,吳銘瑞,你二人把這些過關之人帶到本堂去,把他們分別交於顧副堂主和李教習。”

    又有兩名青年領命走了出來,把韓立他們分成了兩組,朝山崖下走去,其中一人正是那位冷冰冰的師兄。臨下山崖時,韓立忍不住看了一眼舞岩,發現他仍和那位藍袍老者說話,沒有絲毫動身的樣子。

    “他和你們不一樣,是被送到七絕堂的核心弟子,一旦學成出來,最起碼也是個護法身份。”另一名瘦長臉師兄似乎看出了韓立心中的疑問,主動進行了解『惑』,可在他的話語中,似乎帶了一絲說不清的羨慕和嫉妒的味道。

    “還不是仗著有個當副門主的表姐夫,要不是他有個表姐嫁給了馬副門主做了續弦夫人,不然憑他!年齡都超過了入門要求,還能進七絕堂?”冷冰冰的師兄說的話讓人都覺得背後有一股冷冷的涼氣在往上冒。

    “張均,你不要命了,副門主也是我們能胡『亂』議論的人?要是被其他同門聽到,你我都逃不了麵壁悔過的懲戒!”瘦長臉的師兄聽了冷冷師兄的話,吃了一驚,慌忙四處察看一番,看到除了這幾位小童沒有其他外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冷冷的師兄冷哼了一聲,似乎心也有些顧忌,便不再言語了,韓立這時才知道這位冷冷的師兄叫張均。對他們說的話韓立心似懂非懂,但隱隱約約的知道,舞岩並非靠真才實學進的那個七絕堂,而是因為門內有個副門主的親戚做靠山,才能毫不費力得以進入。

    走在山路上,這兩位師兄心都想起了門內令人感到沮喪的一些事情,再也沒有心情開口說話,隻是默默地領著他們往前走,而韓立等人更是不敢私下說話,也許他們心都已隱約的意識到七玄門和在家中一些不一樣的地方。

    在經過一片茂密的樹林時,從林子緩緩走出一老人,這人六十餘歲,長的高高瘦瘦,麵皮焦黃,卻留有一頭長到披肩的白發,這老者一邊走一邊不停的恭著身子咳嗽,看他咳嗽的辛苦樣子,似乎他隨時都有倒下的可能,令人十分擔心。

    張均二人一見此人,卻沒有一點擔心的樣子,反而急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對這名老者深施一禮。

    “墨大夫,您老人家好,有升嗎事要吩咐弟子做嗎?”張均一反以往冷冷的神情,臉上充滿了敬意,對他來說,這名老者比堂主,甚至副門主更值得尊敬。

    “哦,這是剛上山的新來弟子嗎?”老者終於止住咳嗽,用沙啞的聲音緩緩地問道。

    “是的。這些人中有六名正式弟子,兩名記名第子。”張均仔細的回答道。

    “我現在人手不夠,還缺一名煉『藥』童子和一名采『藥』弟子,這兩人跟我走吧。”這名墨大夫隨手一指,正好指向韓立等兩名記名弟子,話語中充滿了令人不容置疑的語氣。

    “遵命,這二人是記名弟子,能被墨大夫您老看中,是他們二人的福氣,還不過來給墨老見禮,要是能學到他老人家一兩手醫術,是你們二人一生的造化!”兩位師兄沒有絲毫反對的意思,瘦長臉的吳銘瑞甚至大拍起這位老者的馬屁。

    韓立和張鐵見兩位師兄沒有意見,自然也沒有反對的權利,跟著這位老者走進了林子。

    這位老者帶著二人,慢騰騰的沿著樹林中的小路往前走,東一轉西一轉,眼前忽然一亮,一個鬱鬱蔥蔥充滿生氣的翠綠『色』小山穀,出現在了幾人眼前。

    在山穀的左側是一大片散發著濃鬱『藥』香味的田院,院內種著許多韓立叫不上名字的『藥』草,同而右側有十幾間大大小小連成一片的房屋。往四周看了下,除了進來的入口,看起來再也沒有其它通到外邊的出口了。

    “這是神手穀,除了穀內弟子,外人除了生病受傷一般不會來此地,你二人以後就住在這了,先去休息一下,晚上再來大堂見我,我有話對你們說。”老者站在幾間緊連著的房子前,指了指其中較小一間屋子。

    “你們以後可以叫我墨老。”老者說完停頓了一下又道:

    “叫我墨大夫也行。”

    說完話墨大夫便不理二人,一步一步的咳嗽著走進了另一間比較氣派的大屋子內。

    韓立早已疲憊不堪,也不管另一名叫張鐵的童子,自己一頭栽進房內一張木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對他來說,不管怎樣自己已經可以算是半個七玄門弟子了。

    

Snap Time:2018-01-16 23:08:47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