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四章煉骨崖


    第四章 煉骨崖(《綠『色』xiao說網》)

    嶽堂主在眾人之前大聲道:“大家聽好,從竹林中的小路往前走,可以到達七玄門的煉骨崖,第一段路是竹林地段,再來是岩壁地帶,最後是一個山崖,能到崖頂的才能進入七玄門,要是正午前無法到達,雖然不能成為正式弟子,但要是表現有可圈可點之處,可以收為記名弟子。”

    韓立自然不明“記名弟子”的含義,隻知道反正要往前走要爬山就是了,向前眺望了一眼,是一麵不算陡峭的山坡,許多根粗細不一的長竹長在坡上,似乎沒有多難爬啊!

    韓立望望其他人,他可不願輸給同齡人,其他孩童之間,氣氛也變的突然緊張起來。

    嶽堂主望了望日出的太陽說道:“時候差不多了,準備出發吧!不要害怕,師兄們會在後麵護住你們的,不會讓你們出危險。”

    韓立回頭望望身後那些青年人,原來這些人叫做師兄,大概就是以前收的弟子,自己若是也加入了,是不是可以穿同樣神氣的衣服!

    正在瞎琢磨之時,韓立發現,其餘的孩童都已衝進了竹林,見此情景,他連忙緊跟而去。

    竹林應該非常寬廣,三十餘名孩童,一衝進竹林就立即散了開來,韓立的身後緊隨著一位瘦長的師兄,這人冷著臉孔,一言不發的緊隨他的身後,韓立有點害怕,不敢與其說話,隻是抬起腳步,低著身子,慢慢的沿著斜坡,向前邁進。

    這片竹林看起來不怎樣,但是走時間長了就覺得辛苦了,腿走著走著越來越重,漸漸的韓立必須用一隻手稍微拉著竹子的莖杆向前移動,好少費些力氣。

    這樣堅持了好長時間,韓立實在累的夠嗆,隻好隨便找個土堆一屁股做了下來,然後不停地喘息著。

    韓立抽空,回頭望了一眼瘦長的師兄,雖然地麵陡峭的很厲害,這位師兄居然仍然是動也不動的站著、身上一絲灰塵好像都沒沾,與那些竹子一樣的挺拔著,正在自己下麵不遠處靜靜地望著自己。

    韓立看到師兄冷冷的目光,心中又有些害怕,忙把頭轉了回來,又聽陣陣的喘氣聲不斷從前麵傳來,知道是前麵有爬的比自己快的人也在休息,韓立再稍微在原地呆了一會,就匆忙的往上趕去。

    坡麵傾斜的更厲害了,韓立渾身的力氣也是越來越小,為了不會走著走著就站立不住,韓立隻能躬下腰,手足並行,總算身上的衣服夠結實,不然四肢的關節膝蓋處就會被磨破。

    終於快走出了這片茂密的竹林,韓悝卻隻覺得這最後一點路越來越難走,地麵的岩石漸漸的多起來,相反竹子卻越來越少。

    韓立終於再也不能拉著竹竿前進了,這最後的路程可以算是一米米的挪過去的。

    一走出竹林,隻見眼前一陣寬廣,正前麵是一塊巨大無比的山石,上麵已經有了幾個瘦小的身軀,正慢騰騰的向上攀爬,在他們身後也都跟著一個個衣服打扮一樣的師兄,韓立當下不再猶豫,急忙往前方的巨石壁跑去。

    這塊巨石的石壁是一片片、一層層的疊積岩,風化的很厲害,某些地方一碰到就會碎掉,當然也有許多堅挺著的碎石片,十分的銳利,隻有一頓飯的功夫,韓立的雙手就已傷痕累累,手肘、膝蓋的衣服也已劃破,麵的皮肉被割傷了不少處,即使傷口都很小,但是一些細細的碎石渣滲到麵,使得疼痛的感覺更添上幾分。

    最前麵幾名已經越爬越遠了,韓立想到家人和三叔囑咐的話,隻能在心底下又咬咬牙,又艱辛的往上爬。

    臨出發之前,韓立的父親和三叔已經提醒過韓立,入門的測試會很艱難,要是沒堅持到底的話,是不可能加入七玄門,在這個時候,韓立心早就不在乎入不入得了七玄門,隻是心頭的一股狠勁發作起來,這口氣堵在頭,非要追上其他人不可。

    韓立抬起頭費力的望了望,現在爬在最前邊的人是舞岩,舞岩畢竟比韓立長了不止一歲,還練過一些武功,身體比其他孩子強壯的多,爬在最前並不令人驚奇。

    韓立又回頭掃視了後方幾眼,後麵還有不少人影在移動著,韓立吸了一口氣,又加速前進。

    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仍然沒有拉近和最前邊幾人的距離,身子是越來越沉重,眼看太陽逐漸爬到天空的正中間,而舞岩卻已經攀到巨石壁盡頭。

    那是一處垂直陡峭的山崖,高有三十餘丈,從山崖頂部懸吊下來十幾條麻繩,麻繩上還打著一個個拳頭大的結,舞岩現在正攀上其中一條,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正在向崖頂移動。

    韓立望著前麵的舞岩,有些灰心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追上最前邊數人,而且時間也不夠了。

    這念頭一起,突然間手肘膝處的受傷處就同時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四肢無力了,抓著岩石的一隻手一顫,猛的全身都往下掉,韓立嚇的心撲通撲通直跳,連忙把全身緊緊地貼在了石壁上麵,動也不敢再動。

    過了一會兒,心中平靜下來,再用手去抓住一塊凸出的石角,扯了幾下,比較牢靠,這才放心了下來。

    韓立下意識的回頭望了望,見到身後的師兄正半蹲著身子兩手臂敞開,擺出了防護韓立的姿勢,見到他又安全了,才緩緩的站直了身子。

    韓立心一陣感激,自己要是真的掉下去,前麵的辛苦可是白費了!於是稍歇片刻,又慢慢的向前移動,朝著掛在懸崖上的一條條粗麻繩爬去。

    終於來到了其中一條沒人的麻繩,太陽已經幾乎到了天空的正中間,隻剩不到半個時辰就會完全到正午了,這時舞岩已經攀上了崖頂,正回頭往下望,韓立爬到麻繩底部的時候恰好見到舞岩,隻見他舉起手臂,伸出小拇指對著崖下之人輕輕比了兩下,接著哈哈一陣狂笑,便離開了。

    韓立心一陣氣惱,連忙捉往麻繩,往上攀爬。

    可是韓立已經全身上下,沒有了一絲一毫的餘力,現在幾乎連繩結都抓不牢。

    當他費了好大力氣爬上了最末端一個繩結,一下坐在上麵後,就覺得全身上下軟綿綿的,連一根手指都動彈不得了,費力的扭頭看了看,後麵的石壁處還有一些孩童子坐在那,正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看來和自己一樣用完了最後一絲的力氣。

    韓立心頭隻能苦笑,自己太小看這次的測試,還好自己沒有落在最後麵,轉頭又看到那位冷冷的師兄。韓立猶豫了片刻後,還是決努把勁兒,再向上攀登一些,雖然在正午之前自己絕對無法爬到,可是就此不動豈不太難看了!

    韓悝伸了伸有點僵硬了的雙手,使起了剛剛恢複的一點力氣,慢慢的順著繩結往上挪動,但是這時韓立的雙手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了,根本抓不住繩子,磨蹭了片刻,仍然未能有結果。

    

Snap Time:2018-04-26 04:38:41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