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

  
  楊老跟沈浪談話的時候,楊老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是過來幾次,畢竟楊老的年紀有些大了,遵照保健醫生的吩咐,楊老需要好好的修養,但是在楊老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是很清楚,在一般的時候楊老都能夠遵照保健醫生的吩咐,但是今天的狀況明顯就是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呀!
  沈浪呢?貌似也是看出來那些工作人員幽怨的眼神,所以也是笑笑的說道,“楊老,勞累了一天,也應該早點休息了,我從來了到現在還沒有好好的安頓一會!”這個理由說出來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搞笑的味道。www.DU00.COm
  不過楊老很是明白,現在這個時候就算是繼續的說下來,也不會有任何的意義,彼此之間也已經是有那麼一些尷尬了,繼續的說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結果,還不如現在各自的安頓下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沈浪明天是不會離開的。
  回到房間的沈浪也是衝洗了一下,隨即也是拿出來了平板電腦,輸入了賬戶和密碼,然後看起來別墅方麵的一些安排和布置,上麵還有傳遞過來的一些訊息,這個都是需要自己親自來處理的,要知道這一次的事情相當的重要,自己不敢有任何的馬虎。
  事情的結果會是一個什麼樣子?自己現在還真的就說不清楚,至少在現在這個時候還是有那麼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沈浪下意識的也是握了一下自己的左手,隨即也是自嘲似的笑了笑,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能夠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嗎?這麵的好壞還真的就很難去說明,福禍相依,有的事情是不能夠就看一方麵的。
  沈浪住的地方也是在保護的範圍之內的,保鏢也是注意到沈浪沈軍長房間的燈很晚才熄滅。而淩晨四點多鍾的時候,房間的燈就有一次的亮了起來,要知道在這個地方也沒有人去監視沈浪。他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做作,但是依舊還是這個樣子。這足以說明問題了。
  楊老起床鍛煉的時候,沈浪已經鍛煉完畢了,這個時候他正坐在那處理一些公務,順便的看一下剛剛發送過來的消息,等楊老回來的時候,沈浪也是把平板電腦的屏幕給關了,然後倒扣在桌子上麵。職業習慣而已,並不是為了針對楊老,相信楊老也是可以理解。
  楊老對於沈浪的這個動作倒是蠻讚賞的,這是一種好習慣。跟沈浪在一起的時候,還真的就能夠感覺出來他身上麵無窮的那種動力,讓人又年輕了幾歲的感覺,還有就是沈浪吃飯,自己十個八個加在一起。也不會是沈浪的對手。
  上午的時候沒有太多的事情,吃過飯以後,楊老又一次的跟沈浪談及了這個方麵的事情,沈浪呢?經過一晚上的冷靜時間,情緒也不像是先前的時候那麼的激動。表現的很是平靜,彼此之間的貌似又一次的回到了起點,但是這個結果怎麼樣?就不得而知了。
  沈浪呢?對於楊老提出來的事情是沒有任何的興致,但是自己在現在這個時候又不好去反駁楊老,所以隻能是被動的聽著,在這個過程當中呢?楊老也是勸慰著沈浪,這個時候思想教育的問題還是放一放,需要從其他方麵來打動沈浪。
  對於沈浪來說,楊老是不可能始終都把自己給留在這的,一方麵是因為集團軍那邊離不開自己,畢竟自己是軍長,軍事主管,不能夠長時間的離開自己的崗位,再者就是距離邀請的時間可是越來越近了,如果現在這個時候強行的把沈浪給留在這的話,那麼最後的結果很可能就是適得其反的那一種。
  沈浪不說,並不代表著楊老就不知道這個方麵的狀況,現在呢?是既想給沈浪這個方麵的壓力,又不想讓沈浪感覺到緊張,這個度的把控還真的就是考驗人呀!不是誰都能夠做好這個方麵的工作,楊老對此遊刃有餘,那個是因為他長時間的處於高位,對於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遇到的太多了,再者呢?就是對沈浪有那麼一些了解。
  但是一上午的時間呢?基本上就是無用功,沈浪可以說什麼都沒有答應下來,楊老嗎?倒是顯得老神在在的,一點都沒有懊惱的神情,沈浪呢?也沒有任何的得意,這個事情本身就沒有什麼好得意的地方,一切都顯得很是普通和平常。
  “一起出去走走?”對於楊老的邀請,沈浪沒有表示任何的拒絕,欣然的同意了,“回顧你走過來的人生,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觸?”兩個人走在林蔭小道,很是幽靜,沈浪想了好一陣才慢慢的說道,“小時候朋友不多,算起來小學的時候就一個朋友,後來又養了兩條狗,地瓜跟土豆!”
  “地瓜跟土豆?”楊老也是有些意外的看著沈浪,這個名字起的可是夠怪異的,沈浪說的那個朋友,自己是知道的,畢竟沈浪的資料自己可以說是細致的了解過,但是兩條狗嗎?還真的就沒有怎麼聽聞過,“怎麼想起來起這樣的名字呢?”
  “這個原因還真的就忘記了,反正感覺起這兩個名字比較的有意思。”說道這的時候,沈浪也是難得的笑了一下,“不過家麵的人對於這兩個名字表示了嚴重的反對,現在想來那個恐怕是童年的時候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了吧!”
  “有沒有後悔過?”沈浪立刻的就是一愣,“楊爺爺,現在貌似還輪不到我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吧!從國家新規定的標準來說,我還算是青年人吧!在這個時候談及後悔的事情,實在是有那麼一些早,不太符合我的性格!”
  “是呀!相對於我們這些老家夥們來說,你還是相當的年輕,現在這個時候不要讓曆史的包袱成為你的負擔,而是應該卸下這個包袱,全力的去追逐未來的夢,這個才是你現在最為應該做的。”雖然說還是那番說辭,但是沈浪呢?這一次卻沒有說什麼。
  自己已經拒絕了一次。如果說再拒絕一次的話,這個問題的性質也就變了,既然什麼都說不了。那就什麼都不說了,因為現在這個時候沈浪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是好了。還是看看情況吧!反正自己留在這的時間也不會特別的多,頂多明天早上而已。
  而在楊老看來呢?沈浪的態度也已經開始轉化了,先前的時候沈浪是表示了強烈的憤慨,情緒可以說是相當的激動,但是現在呢?沈浪的情緒也已經開始趨於平穩了,而且他也沒有那麼強烈的衝動了,這個對於自己來說就是一種成功。
  現在就是如何鞏固這個成功的時候了。但是為了取得這個成功,楊老可以說是絞盡腦汁,唾沫都差一點說幹了,這個才取得了現在的結果而已。想法很美好,但是想要取得這個結果真的是太難太難了,在某種程度上麵,這個也是為了原來的錯誤而付出一定的代價。
  站在沈浪的角度來看,楊老都已經這麼大的年紀了。現在也已經不在領導的崗位上麵了,他這麼的付出真的是值得嗎?老人家的情懷讓自己很是感動,但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麵,有些事情呢?自己現在還理解不通,至少在自己這個年齡段。自己還沒有看透一切。
  自己不能夠給予楊老任何的保證,因為楊老同樣的沒有辦法給予自己任何的保證,在這樣相互的過程當中,自己現在隻能是這麼的拖著這個事情了,明天自己就必須的回去了,當然了如果說楊老可以在剩下來的時間麵做通自己的工作,自己也就認了。
  沈浪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就不可能為這件事情有任何的分心,這一點楊老的猜測倒是沒有任何的錯誤,沈浪現在這個時候是真的很趕時間的,對於這一次喬的邀請,沈浪也是極度的上心,因為自己是真的感覺到了些許的不妙,甚至是相當危險的感覺。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必須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這一次雖然說軍方給予了自己最大的幫助,但是這個幫助到時候能夠起到做大的作用,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還是那句話,最後能夠其作用的還是自己,一切都要靠自己來處理的。
  自己也不想在這個過程當中出現什麼危險,但是這個是自己能夠決定的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到時候大家的商談就是利益的一次分割,誰也不會嫌棄自己的利益太多了,都會盡力的去爭取屬於自己的那一部分,這樣的話就容易出現矛盾了,而出現矛盾以後又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狀況呢?還真的就不太好說呀!
  對於這一次的狀況呢?沈浪有一種感覺,自己要麵對的不僅僅是喬那邊的事情,甚至還包括了法比奧那邊的情況,彼此之間也已經交流過這個方麵的事情了,當然了這些事情到現在為止呢?也就隻限於他們三個人知道,並沒有把消息給透露出去。
  也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外界雖然對於這個事情有一定的判斷,但是對於核心的事情卻是不夠了解,而沈浪呢?也不會把這一次的事情給透露出來的,就算是自己的師兄和師姐那邊,也不完全的知道其中的訊息,至於楊老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沈浪並不是要故意的瞞著這件事情,自己倒是可以相信楊老,但是其他人呢?能夠相信嗎?有關這個問題甚至連楊老都沒有辦法給予自己這個保證,還能夠讓自己怎麼樣呀!所以還是算了吧!自己現在先把楊老給敷衍過去再說吧!其他的事情等這一次的事情結束了以後,再詳細的談論吧!現在隻能是這麼的說了。
  而楊老在接下來的談話當中,貌似也是感悟到了什麼,沈浪的態度呢?也已經趨於平和了,但是為什麼他依舊還是沒有要鬆口的意思呢?這一點尤為的讓自己感覺奇怪,哪怕是為了應付一下自己也好呀!但是沈浪貌似什麼都沒有說,這個就太奇怪了。
  楊老也是在反思著這個方麵的事情,究竟是什麼方麵的原因呢?自己甚至就差把所謂的條件給擺出來了,但是沈浪呢?依舊是不為所動,難不成自己真的要率先的把條件給說出來,然後再看沈浪的反應不成?這個貌似有些不妥吧?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了沈浪現在的這個樣子呢?沈浪現在這個時候究竟關心什麼事情呢?難不成美國那的邀請函還有自己不了解的地方,如果順著這個思路想下去的話。倒是有這個方麵的可能性呀!隨即楊老也是開口詢問的說道,“美國那邊的事情很是麻煩?”
  沈浪的表情倒是沒有任何的變化,神色很是自然的看著楊老。“正在布置當中,究竟會怎麼樣?現在還說不清楚。看情況再說吧!這一次的情況稍微的有那麼一些特殊了,現在誰都沒有這個方麵的把握,一切還要看事情的變化和發展!”
  對於沈浪的說辭呢?楊老很是敏銳的感覺到了其中的問題,越是重要的問題呢?沈浪就越顯得輕描淡寫,相反越是簡單的問題,沈浪的表現就越顯嚴肅,這個是以往的時候沈浪很是直觀的一種體現。現在這個時候呢?沈浪的表現明顯的就是有問題呀!而且這個問題還非常的大,很顯然美國方麵的事情還有自己不了解的地方。
  “軍方是什麼態度?”楊老的這個問題呢?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取巧,而沈浪呢?也是笑了一下,並沒有立刻的回答。沉默了一陣才淡淡的說道,“軍方有一定的支持,這件事情本來就是軍方的事情,所以有支持並不是非常的奇怪!”
  沈浪的這個話倒是不假,但是有些話還是沒有說出來。軍方可不僅僅是有一定的支持這麼的簡單呀!情治部門可以說是全部的都來支持這個方麵的事情,但是這個話沈浪是不會主動說出來的,楊老要是自己能夠打探到,自己沒有辦法,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事情應該不會告知楊老的。
  因為楊老也已經不在位置上麵了,有些事情還是能免則免吧!所以沈浪呢?也沒有說出來其中的實情,隻不過是隱晦的提及了一下這個方麵的事情而已,也就是在告知楊老,這件事情說重呢?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但是說簡單呢?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至於楊老是不是能夠理解,這個就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了,但是楊清華是什麼人呀!他直接的就感覺到沈浪的這個話有問題,但是礙於自己沒有其他方麵的消息渠道,所以對於其中的事情了解的並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能夠讓沈浪如此的慎重,絕非一般。
  琢磨了一陣,楊老也是試探的說道,“我全力的來周緣這件事情!”沈浪也是微微的一震,但是卻沒有要說話的意思,不是說楊老開出來的條件不夠優厚,而是自己現在真的是沒有這個方麵的心思,自己隻準備了一桌飯,但是現在來了兩桌客人,你說這個事情究竟要怎麼來處理吧!兩桌客人是不能夠坐在一起的,根本就不搭調呀!
  自己能夠不去美國那邊的邀請嗎?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自己明知道前麵是刀山火海,自己也必須要去,這麵涉及到不僅僅是發展的問題,還是生存方麵的問題,所以自己必須要慎重的來對待這個方麵的事情。不管出現了什麼問題,自己都必須要冷靜的來麵對,至於其他方麵的事情,其實都是可以放置到一邊的。
  也就是說你楊老就算是再提出來更高的要求,自己也是沒有辦法答應的,自己要是答應的話,那麼就會分心,因為彼此之間勢必要展開一定的討論,但是自己現在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麵的心思,一隻手不能夠同時的做兩件事情,自己隻是一個人,不是一個神。
  “我知道了,你回來以後再談這個方麵的事情!”楊老很的就領悟了過來,這一次的事情自己出現了判斷上麵的失誤,沈浪不想談隻不過是其中的一個原因而已,重要的是他現在沒有辦法談及這個方麵的事情,這個才是最為重要的。
  沈浪呢?也是苦笑了一下,但也沒有要解釋什麼的意思,甚至連最為基本的回應都沒有給楊老,現在還看不到哪一步,所以這件事情答應還是不答應都沒有任何的意義,自己還是著重的看眼前的事情吧!那個才是最為主要的。
  既然事情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說其他的也沒有什麼用處了,要到晚上的時候,來了幾位重量級的客人,先前的時候是沒有時間,而且這幾位呢?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空閑,他們也有其他的工作需要處理,更何況楊老本身也不太喜歡這樣的氛圍,沈浪呢?倒是沒有跟著作陪的意思,現在可不是自己露臉的時候呀!
  

Snap Time:2018-11-21 19:51:00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