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對於沈浪掏錢的這件事情,楊老可以說是相當的有把握,這件事情甚至於自己隻要跟沈浪開口,就沒有任何的問題,這個家夥的心麵其實比誰都更加的沙文主義,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小心眼,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個樣子的。
  但是對於是不是能夠緩和他跟仕途之間的這個關係,對此楊老就真的沒有太多的把握了,因為事情在最為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形成了,甚至於在自己還沒有走上那個崗位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有這個方麵的問題了,所以現在想要更改,實在是太困難了,或者更為直白一些的來說,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但就算是不可能,自己也是需要做出來這個方麵的努力,沈浪的事情是不同於其他方麵的事情,現在沈浪徹底的投靠到了軍方那邊去,如果說日後仕途方麵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困難的話,那麼怎麼來處理,有些事情是能夠拖一段時間,但是越拖漏洞就越大,越拖事情越是糟糕,事情到了最後也就會越加的麻煩,這個可不是一個領導者應該做的事情呀!
  在這個問題上麵,楊清華還是非常的相信沈浪的眼光,因為沈浪他站的位置是不一樣的,可以說是看的更高,望的更遠,在一些問題的處理上麵,也是相當的具有手段,這種手段不是說就是破壞,不是這個樣子的,他能夠用最快的手段鏟除惡疾,但是又不會傷及本體,這樣的手段不是誰都具備的,少之又少呀!
  仕途方麵需要有這樣的一個人在哪坐鎮,就算是用不上,至少也可以定江山的。也就是說用來震懾效果最為明顯不過了,怎麼就能夠讓沈浪去了軍方那呢?當然了在這個其中沈浪本身可能是最大的原因,如果說真的是他想的話,那麼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不可被避免了,遲早都會發生的。
  要是這樣的話,事情又回到原點了,也就是當初的時候真的應該對沈浪抄家嗎?從當時的角度來看,可能是正確的選擇,但是後來的事情嗎?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後來者一味的照搬前麵的套路。但是卻忽略沈浪本身的變化,這個也是導致了天平逐漸的出現了問題和狀況,等醒悟過來的時候,也已經根本就沒有辦法挽救了。
  沈浪深思了一陣,隨即也是比劃了一下自己的兩根手指。楊清華嗎?看著沈浪伸出來的兩根手指,微微的一笑。“我說沈大軍長。這個官越當越大,怎麼學的越來越跟山西的土財主似的呢?不要摳摳索索的,我看就一巴掌好了。”
  既然楊老都已經這麼的說了,沈浪也沒有任何的爭辯,一巴掌就一巴掌,這個都是無所謂的事情。能夠看到這些東西擺放在自己的眼前,也算是自己當初的時候心血並沒有白費,這樣的付出是值得的,就算是再付出十倍、百倍的代價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看見沈浪沒有出聲。楊清華也是非常的滿意,不過滿意的同時又是有那麼一些齜牙,實在是有那麼一些心痛的感覺,要知道是這樣的話,自己就不說是一巴掌了,直接的開口跟沈浪要一個拳頭的話,他恐怕也不會拒絕的。
  失策呀!真的是太失策了,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獅子大張口,沈浪沒有表示任何的反對也已經夠可以的了,還想怎麼樣呀!而跟在後麵的諸人呢?雖然說嘴上麵什麼多沒有說,但是這個心麵的可都是意見敲開鼓了,這位少將究竟是什麼人呀?
  越不知道就越是感覺這個心麵癢癢,但是能夠讓楊老都是這幅態度的,肯定不是常人呀!好在這些人呢?很大的一部分都是學識性的幹部,他們對於這個方麵的問題雖然說有那麼一些好奇,但並不是特別的關注,隻有極其少數的幾個人,感覺有那麼一些眼熱。
  而這些人呢?也是跟楊老身邊的工作人員想方設法的去打探著,能夠跟楊老並排的站在一起,而且還這麼的年輕,這個人的勢力和能力絕對是非同凡響的哪一個,但是為什麼以往的時候就沒有聽聞過呢?這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奇怪。
  但是不管是怎麼去打探,楊老身邊的工作人員始終都是守口如瓶,原因先前的時候也已經說了,要是其他人的話還好說一些,但問題這個人可是沈浪呀!所以還是算了吧!這個人是真心的惹不起,自己還想好好的幹好眼前的這份工作。
  跟沈浪談過了資助的事情,但是沈浪這個時候呢?卻是故意的回避了仕途方麵的事情,這個多少也是讓楊老感覺有那麼一些為難,但是自己又不好強行的說什麼,其實先前的時候自己也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而結果呢?也沒有出乎自己的預料。
  自己為什麼要先跟沈浪談資助的事情,而沒有率先的跟沈浪談這個問題,就是怕談及這個問題的時候會冷場,那樣的話下一個問題就不好說了,相對的來說,沈浪是不需要給自己這個老頭子這個麵子的,但是沈浪不僅僅是給了,而且給的十足,自己也不好過於的去為難沈浪,那樣的話會顯得自己有些不太知足。
  臨近中午的時候,沈浪一行也是來到了食堂,這個食堂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楊老在走進食堂的時候,原本還有些安靜的食堂,直接的就發出來了山呼海嘯一樣的聲音來,隨即就是熱烈的掌聲,楊老也是舉起來自己的手,跟在場的所有人打著招呼。
  因為沒有記者和其他方麵的人員在現場了,所以大家的表現也是隨意了很多,沈浪呢?就是跟在楊老的身邊一步位置而已,畢竟楊老也已經是老人了,在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還是需要注意一些的,而楊老身邊的保鏢呢?對於沈浪也是相當的有信心。
  這些人呢?很多都算是沈浪師傅的徒孫或者是曾徒孫的那個輩分的,要知道他們的領導幾乎都是趙逢春一手給帶出來的,所以他們這些人對於沈浪也是相當的熟悉。彼此之間也是有過合作的,在這個方麵的問題上麵,沈浪沈軍長隻會做的比他們好,不會比他們差。
  吃飯的時候,沈浪選擇了跟楊老坐了一個背靠背的位置,這個位置可以讓自己最快的反應過來保護楊老的安全,又可以不去打擾楊老,至於自己同桌的人呢?倒是有一位先前陪同的領導,但是沈浪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上麵,在現在這個時候。沈浪更像是一個保鏢。
  原本那位領導還想著跟沈浪套一套這個近乎,但是看著沈浪的表現就知道,現在這個時候還是不要有任何表現的好,不過他的心麵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怪哉,這位將軍究竟是什麼來頭呀!都已經吃吃飯的時候。身上麵的大衣也沒有要脫下來的意思,依舊還是穿在了身上麵。難道他就真的有那麼冷嗎?
  肯定不會是這個方麵的問題。要知道先前的時候在車間,那麵可是溫,因為製造的東西太有特殊性了,所以整個工作車間都要控製在一定的溫度,所以這位將軍應該不會是因為冷的緣故,至於他為什麼不脫下來大衣。因為是有其他的特殊原因吧!但是這樣造成的後果就是,自己隻知道他是一個少將,其他的一無所知。
  吃過了中午飯,楊老也是跟工人很是親切的聊天。而沈浪呢?也是站在一邊的位置,這個時候沈浪距離的位置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遠,本來自己就不是身邊的警戒人員,更何況能夠在這工作的人員,其政治麵貌都應該是經得起考驗的那一種。
  沈浪站的位置呢?稍微的有那麼一些遠,看了一下周圍的情況以後,隨即也是想起來了什麼,走到了先前給楊老和自己做介紹的總工那邊去,看見沈浪走到了自己的身邊,那位總工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意外,沈浪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你好,程總工程師!”沈浪也沒有要做自我介紹的意思,隨即也是開門見山的說道,“方便的話可以聊一聊嗎?”這位總工程師有些不解,看了看楊老那邊的位置,隨即也是接受了沈浪的邀請,這位可是跟楊老一起來的,應該是信得過的人。
  看著這位總工略顯謹慎的樣子,沈浪也是有那麼一些好笑的感覺,沒有辦法,這個恐怕就是職業病了,“程工,東西我已經看到了,我對整個進程是感覺滿意的,對於未來的展望呢?我不想聽什麼所謂的空話,我不在乎你們究竟說了什麼,我隻是在乎你們究竟能夠做到哪一步,在這個基礎之上,你們還缺什麼?”
  程總工程師有些不解的看著沈浪,然後又看向了不遠處的楊老,然後重新的把目光給挪動了回來,“一方麵是資金的問題,投資的研究是比較的大,另外一方麵就是人才方麵的問題了,至於其他的問題,都是旁枝末節的!”
  “程工倒是很直爽呀!”沈浪也是搖搖頭,“如果可以的話,我能夠看一看預算方麵的報告嗎?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就要!”預算報告,這個東西倒是有,但問題是有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按照這個報告來執行呀!所以程工也是有那麼一些猶豫。
  沈浪並沒有再去堅持,隻是笑了笑,隨即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預祝程工你成功!”說完了以後兩個人握了一下自己的手,隨即沈浪也是轉身的離開了,對於這個方麵的問題呢?沈浪也就是稍微的試探了一下而已,並沒有要去深究的意思。
  有財務預算,但是卻不能夠嚴格的按照這個預算來執行,這樣的弊端一時半會恐怕很難消除了,沈浪就是從簡單的一方麵入手,這個簡單的問題其實也已經代表一切了,自己已經不需要去問及其他方麵的事情,完全就沒有這個必要了。
  而那邊的楊老呢?先前的時候看見沈浪跟那位總工說話的時候,還挺高興的,但是再看過去的時候就發現沈浪也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麵,就自己的了解來看,沈浪不可能就是過去問候一聲的,很顯然那位總工的回答讓沈浪感覺不滿意了。所以沈浪沒有了興致,情況應該就是這麼的簡單,沈浪是一個相當直接的人。
  要知道沈浪經曆的崗位和職務太多了,甚至連自己都有那麼一些說不清楚,什麼五花八門的工作都幹過,他能夠不清楚其中的一些問題嗎?甚至於他會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之下一針見血的就問道本質方麵的問題,這個回答就顯得尤為的重要了。
  這個就是沈浪的能力,也是自己一直以來自己所希望看到的,沈浪投奔了軍方,他的這個能力倒是沒有被浪費。但是卻被極大的削弱了,因為軍方的這個圈子還是顯得有那麼一些小了,甚至是有那麼一些過於的保守了,但是現在這個時候想要把沈浪給重新的拉回來,這個貌似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自己願意,沈浪願意嗎?
  等工人們都上工了以後。楊老呢?也是繼續的溜達了兩圈。在溜達的過程當中自己也是了解了先前沈浪跟總工的談話,對此楊老也隻能是苦笑不已,在這個問題上麵,有些事情是不能夠操之過急的,需要一步步的去改革,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隻能是這麼的說了。
  當然了這個話是不需要跟沈浪去說的,因為在某種程度上麵他看的比自己更加的清楚和明白,沈浪他不僅僅是能夠看明白其中的問題,甚至還知道應該怎麼來處理和解決。但問題是沈浪會摻和這個渾水嗎?根本就不會的。
  他隻需要把錢給拿出來就好了,至於你們究竟怎麼用,又會用在什麼地方,跟沈浪沒有任何的關係,錢拿出來以後那個就不是自己的錢了,所以沈浪也不需要有任何的擔心,頂多就是東西出來了以後,沈浪再回來看一看,僅此而已。
  本來就不是沈浪自己管轄範圍之內的事情,輪不到自己來瞎操心,如果說自己要是真的伸手了,成功的話會顯得管轄這個事情的人太過於的無能,不成功的話,又會成為其他人構陷的把柄,你說自己為什麼要這麼的去做嗎?吃力不討好,所以還是算了吧!就當做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好了,一切都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
  不是說沈浪就是屬於鴕鳥的,而是實際狀況就是這個樣子的,就好像楊老說的一樣,事情需要一件一件的來處理,步子需要一步步的去邁,不能夠期望一下子就達到所有的目標,那個是不現實的事情,容易扯到蛋的。
  從這邊離開的時候,跟來的時候差不多,並沒有太多的人相送,這個也是楊老刻意要求的結果,沈浪跟楊老還是坐在同一輛車上麵,直到這個時候楊老才重新的說道,“具體的問題具體的分析和處理,我們是摸索著前進,在這個過程當中會遇到未知的困難,對於我們來說是挑戰,但同時也是機遇!”
  這個話引申的含義呢?就是在勸慰沈浪,當初的時候對待沈浪的問題上麵,大家都沒有什麼經驗和辦法,都隻不過是在摸索當中前行而已,有些錯誤呢大家一直都沒有認識到,不能夠把這個錯誤就歸結到大家的身上麵,因為人的認識和認知程度是有限的,不能夠做到前知五百年、後知五百載的,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而沈浪呢?對於這個問題也是陷入到了一陣的沉默當中,先前的時候楊爺爺就已經跟自己提及過這個方麵的問題了,當時的時候自己並沒有給予任何的回應,現在楊爺爺又一次的跟自己說起來了這個方麵的問題,自己能夠繼續的保持沉默嗎?
  如果說不能夠繼續的保持沉默,那麼自己就需要說點什麼,但是現在這個時候讓自己說點什麼呢?連沈浪自己恐怕都已經說不清楚自己應該說點什麼了,隨即沈浪也是裹了一下自己身上麵的大衣,有些神情落寞的說道,“楊老,現在這個時候我應該說什麼?一切都應該朝前看,陽光總在風雨後,我們應該經受的起這樣的打擊,因為這個是必須的過程?”
  “你要是能夠理解的話,哪個是最好的了!”沈浪的心中也是暗自的笑了一下,自己理解還是不理解,其實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在現在這個時候,自己必須要做這個方麵的妥協,如果說自己要是不妥協的話,那麼後果可能會非常的嚴重。
  這個甚至已經是不需要重複說明的事情,因為現在這個時候可以說是內憂外患的,沈浪處在一個非常矛盾的狀況當中,外部的情況很是錯綜複雜,在現在這個時候如果說內部還不安定的話,那麼沈浪的路恐怕真的就要走到頭了。
  當然了,這個是其他人強加在沈浪身上麵的想法,你沈浪必須要這麼的去做,如果說你沈浪不這麼的去做,那麼你就無路可走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2:16:56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