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有關胡春遠的事情,沈浪沒有再去理會,但是算起來,三個師長沈浪可以說是輪番的收拾了一個遍,一個都沒有落下,但是從處理的程度上麵來說,還真的就是有親疏對待的,至少對於唐田震的處理還算是比較輕的,隻不過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上火而已。
  在現在這個時候唐田震和夏成兩個人不會一點消息都沒有的,至於他們得到了消息以後會有什麼樣子的想法,這一點沈浪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惡趣味,不過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有太多的關心,對於自己來說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意義,這個時候要是表現的過於的關心,那麼對於唐田震和夏成兩個人來說,可能會產生其他方麵的想法。
  更何況自己現在這個時候正在處理一件比較棘手的事情,看著坐在自己麵前的軍官,沈浪的表情也是有那麼一些古怪,“少成,你還真的就是讓我有那麼一些意外驚喜呀!”說道這的時候,沈浪也是揉了揉自己的腦袋,“我跟安全部門的關係怎麼說呢?可以用勢成水火來形容,你倒是好呀!竟然一頭闖了進去!讓我有那麼一些意想不到。”
  杜少成看著自己的師父,倒是微微的一笑,“師父,我記得當初的時候最先招募你老人家的可就是安全部門的人員,隻不過礙於其他方麵的原因,所以才把你讓給了師公他老人家的,不然的話說不定你就是安全部門的定海神針了!”
  雖然說沈浪是自己的師父,但是杜少成對於自己的這位師傅太了解了,所以也是捧著自己的師父,自己對於師傅敬愛有加是一回事情,但是怎麼處理這個方麵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不能夠相提並論的,更何況自己的師父也不會特別的喜歡自己在他的麵前唯唯諾諾的。
  “少拍馬屁,我還真的就沒有想到你會找上門來!”說這個話的時候,沈浪的表情也是比較的嚴肅,要知道很多人都非常的清楚,杜少成是自己的大徒弟,而且還是真武外門執掌的繼承人,他還有其他的一些身份,關係也可以說是非常的廣,甚至在一些領域都要超過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過來找自己,肯定是非常麻煩和棘手的事情。
  “師傅,這件事情真的是非常的麻煩,我也是無可奈何所以才找到師傅你老人家的!”
  沈浪也是笑了一下。“我說你到底怎麼一回事情呀!你就是一個校官而已,而你的師父我呢?至少是掛著金星的。難不成你想讓我這個掛著金星的跟著你上戰場。就算是我想,其他人也不會同意的,要是你這個事情在大院麵宣揚一下的話,我可以保證你馬上就可以遊泳,這個絕對不是什麼玩笑話!”
  “師傅呀!”這個時候杜少成也是叫了起來,叫的聲音多少有那麼一些淒慘。要知道辦公室的並沒有關,所以站在門外準備匯報工作的利民和黎添田兩個人也是一愣,先前的時候他們正在跟蔡真說著一些事情,沒有想到軍長的辦公室麵竟然傳出來了這樣的聲音。這究竟是怎麼一個動靜呢?怎麼感覺像是小孩子撒嬌似的?
  倒是沈浪好像聽見了什麼,隨即也是把利民和黎添田兩個人給喊了進來,“給你們介紹一下,我的大徒弟,一直以來你們可能也沒有怎麼見過,他四處遊蕩,也沒有一個準地方,這不就跑到我這來了!”
  杜少成早就已經站了起來,要知道自己的師父從來都不養閑人的,能夠被自己師傅所看重的,那絕對是強手當中的強手,有關這個問題自己在別墅那邊也已經得到過了足夠多的教訓,這兩位雖然看著好像是其貌不揚,但是誰也不知道真實的情況究竟是怎麼樣的,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世界之大總有一些臥龍藏虎之輩。
  等自己的師傅介紹了兩個人以後,杜少成也是接過來蔡真送進來的茶盤,這個動作倒是讓蔡晨感覺挺意外的,杜少成這個名字當年在京城的時候自己隱約的聽聞過,主要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家夥有一輛非常出眾的阿斯頓馬丁,原來的時候自己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紈的性子,所以對於這個方麵多少有那麼一些了解。
  自己是當秘書的,對於這個方麵的狀況可以說是尤為的關注,杜少成是軍長的徒弟,這個事情自己可是比兩位秘書大人知道的更早一些,但是杜少成本人自己還真的就沒有見過,自己還真的就是頭一次看見他,從外貌上麵來看,還真的就是非常的俊朗,還別說,就那麼的站在那是真的非常吸引小姑娘呀!還真的就是壓了自己一頭。
  最後說的這句話多少有那麼一些玩笑的意味,別看先前的時候杜少成能夠坐下,那個是沒有其他人的緣故,而現在這個時候呢?不管利民和黎添田是不是外人,杜少成都不能夠坐下來,這個就是規矩,別墅方麵特有的一種規矩,隻要是別墅方麵的人,你就必須要遵守。
  先前的時候還真的就不知道,原來杜少成是軍方的人,而且這個職務貌似也是非同一般呀!從這個狀況來看,至少高了自己好幾個等量級的,從自己所了解的情況來看,這麵可能會有軍長的原因,但絕對不會占據最為主要的原因。
  利民和黎添田也是打量著軍長的這位徒弟,以前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見過,有點稀奇。黎添田在這個方麵的感觸可能還要差一些,他畢竟是坐機關的幹部,對於一些事情的認知並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利民就不一樣,他可是從生死場當中走過來,他對於軍長的這個徒弟有一種直觀的感覺,雖然說這種感覺並不是非常的清晰,有些飄渺。
  杜少成貌似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一樣,臉上麵的表情並沒有任何的更改,依舊還是老樣子,很是淡然。這一點倒是跟沈浪學了一個十足,利民也不好做這個方麵的評斷,把事情交代清楚以後,也是退出了辦公室,出了辦公室以後,利民和黎添田兩個人也是相互的看了一眼,很顯然對於軍長的這位徒弟也是有那麼一些興趣。
  “感覺有些不一般!”黎添田的話比較的謹慎,這個也是跟他沒有看出來具體的東西有很是直接的關係,利民卻是讚同的點點頭,“我從他的身上麵聞出來一些其他的味道來。老黎,你說你要是遇到了同類會有什麼樣子的感覺!”
  黎添田一下子也是聽出來了其中的意思,兩隻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很是不置信的看著利民,好半天以後才突然的說道。“雙劍相遇互爭鳴,不過老利。沒看出來你們之間有相互爭鳴的動靜呀!剛才在麵的時候很是安靜!你不是軟了吧!”
  利民搖搖頭。“不是說不相互的爭鳴,而是彼此之間的情況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軍長的這位徒弟能夠藏得住殺氣,掩飾的很不錯,基本上聞不到什麼所謂的味道,這一點跟軍長還是有很大差異的。你在軍長的身上麵不會有任何的感覺,名師出高徒,這一點果然不假,而我呢?要不是在麵磨練了幾年的時間。還真的就不太好說呀!”
  下意識的黎添田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自己感覺鼻子有那麼一些發癢的感覺,自己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被震撼到了,利民究竟是幹什麼事情的,自己多少有那麼一些感觸,而利民竟然對軍長的徒弟有了其他方麵的感觸,這個家夥的來頭肯定是相當的不簡單,或者直接的來說,他就是工作在秘密戰線上麵的人。
  要知道利民在某種程度上麵也算是秘密戰線上麵的人,他很是清楚在這個行當麵工作究竟需要付出什麼樣子的代價,有一句話來形容就是生死由命成敗在天,要知道自己就是從哪走出來的,可以說自己還是很幸運的,至少自己還活了下來,有多少人甚至到死的時候都沒有穿上那一身衣服!甚至都不能夠公開自己的身份。
  但是軍長的這個徒弟呢?竟然是一頭紮了進去,那麵雖然說立功比較的快,但是相對的來說死的也是比較快的,要知道以軍長的身份和能力來說,幫著自己的徒弟安排一個更為簡單和容易的位置,實在是不在話下的,但是軍長貌似並沒有這麼的去做,這麵的事情很是值得說道的,有些問題還真的就說不清楚。
  “老利,難怪那個家夥這麼年輕就勝任到那麼高的軍銜了!我先前的時候還以為是沾了軍長的光呢!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如此呀!”利民也是欣然的點頭,“這個東西就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跟基因和遺傳有很大的關係,但是跟後天的培養也是有著相當大的關係,反正要是我兒子或者是我徒弟,我舍不得!有這個天分我也舍不得。”
  黎添田也是哼了一聲,“你他媽的都舍不得,我能舍得?但是這個國家總需要有人去犧牲,總需要有人去奉獻吧!咱們軍長犧牲了多少,又奉獻了多少,你不知道?還是我不知道?但是其他人知道嗎?其實有的時候也感覺挺不值,但是那又怎麼樣?”
  兩個人這個時候都是有那麼一些牢騷,這個牢騷不是針對沈軍長的,也不是針對杜少成的,而是針對他們自己的,從道理上麵來說,沈軍長就算是養兩個紈子弟的孩子,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沈軍長的家教實在是不一般呀!這一點尤為的讓人感覺佩服,那個可是自己的徒弟呀!連自己的徒弟都可以送進狼窩麵,太狠了。
  等房間麵就剩下沈浪和杜少成兩個人,沈浪也是示意了自己的徒弟坐下來,“把你的情況說來聽聽,不過我可不做任何的保證,你也應該知道我手底下的那些人,他們對於安全部門一向都是非常的反感,特別是國內的情報部門,而我呢?對於這個方麵也是相當的有意見,我隻是聽,你應該明白這代表了什麼意思!”
  對於自己師傅所說的話,杜少成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安全部門當初的時候可是抄了自己師傅的家。雖然說跟安全部門有過合作,但是也有過爭端,二份合作八分對峙,師傅跟安全部門基本上都是獨立成體係的,兩者之間基本上是不掛邊的。自己在找師傅的時候,也是感覺相當的頭疼,自己也不想這麼的去做,但是有些問題卻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自己很是清楚這麼說話的意思是什麼,自己師傅想要堵住的並不是自己的嘴,自己師傅想要堵住的是上頭的嘴。這個才是師傅想要表達的意思所在,但問題是上麵對於這件事情可能放鬆嗎?貌似並沒有太多的可能性的。
  “師傅,俄羅斯那邊出了些許的狀況,從我們的渠道了解不到這個方麵的消息,所以想要請師傅你幫助打探一下!”沈浪也是感覺有些怪哉的看著自己的徒弟。“其他的國家要是打探不到消息的話,這個倒是有情可原。但是老毛子那邊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這個多少就有那麼一些誇張了,而且十分的誇張!你確定你沒有跟我開玩笑?”
  “師傅,國內還真的就打探不到這個方麵的消息,我們也找不到其他出手的方向,我想跟別墅當中的老人聯係一下,但這件事情不是我個人的私事。所以我隻能是來找師傅你老人家了!”杜少成的意思也是很清楚,如果就是他個人的私事,那麼他可以調用別墅方麵的人員,但問題是這件事情不是個人的私事。
  “別墅麵坐著的人。不是什麼神,如果說連他們都打探不到任何的消息,那麼別墅方麵也未見得能夠探尋到什麼訊息,那幫家夥幹其他方麵的工作可能差一點,但是這個方麵還是多少有那麼一些經驗的,對於這一點倒是有那麼一些不容置疑,畢竟在前線有一些工作人員的能力還是值得佩服的,雖然說不是全部!”
  “好吧!師傅大人,我實話實說吧!這些年周圍的其他國家你老人家都鬧了一個遍,你在明麵上鬧,而那幫國家的政治經驗多少有那麼一些不太足,所以他們在明麵上鬧,正好被我們給拿住了把柄,剩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很多了,加上這些年國家的方方麵麵也是發展起來,也是比以往的時候更加的強大,那幫家夥欺軟怕硬!”
  沈浪用手敲擊了兩下桌子,“我沒有讓你給我來上課,有話直接說就可以了!”
  杜少成就知道肯定會是這麼一個結果,所以也是苦笑了一下,自己的這位師傅大人還真的就是一點都不留情麵呀!“師傅,老毛子北極熊他們的雖然說是前些年的時候解體了,但是底子比較的厚重,雖然被肢解了不少,但是現在也恢複了不少的元氣,而且讓我感覺不解的是,老毛子可能是師傅你少有沒有去觸動的地方!”
  對於自己徒弟提起來的這件事情,沈浪倒是沒有太多的反應,隻是用手不斷的去敲擊著桌子,“一方麵是我們的國情跟老毛子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另外一方麵呢?有交情,有利益,相互的結合在一起了,不過那幫家夥確實比米國佬要凶悍一些,我指的是單兵方麵的狀況,那個是純粹的不要命,有點傻、有點楞!”
  “師傅,你的俄語是不是不太好呀!”麵對自己徒弟的質疑,沈浪也是瞪了一眼過去,“俄羅斯方麵倒也不是沒有人,但是要看你具體打探什麼方麵的事情,你也應該清楚那個家夥就是間諜出身,能夠最終的穩定,並且把一個破碎的國家給整合到現在的這個地步,他的狠辣可不是誰都願意去招惹的,還是小心一點比較的好!”
  “所以想到師傅你老人家了,現在隻能是求你老人家出麵幫著聯係一下了,至少你的威名還是很有用的,我們的人被抓了進去,東西究竟在什麼地方了,恐怕就隻有這個人知曉,但是這個人究竟被關在了什麼地方,我們查不到,一點這個方麵的消息都沒有,就好像這個人從來都沒有在世界上麵出現過一樣,而這個人手上麵的東西對於我們來說非常的有用!”
  “我們的人,還是其他方麵的人!”沈浪說完了以後也是突然的搖搖頭,“跟那幫越南猴子有關係嗎?”杜少成並沒有說話,隻是苦笑了一下,自己並不覺得這個事情能夠瞞得住自己師傅的眼睛,有些話還是直接說出來比較的好,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師父會不會從其他的渠道得知,這個都是不一定的事情來著。(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04:51:22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