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馬正剛始終都沒有猜透這麵所蘊含的意味,而蘇同蘇老爺子對此也是更加的疑惑了起來,自己等著沈浪的後手,但問題是沈浪什麼動作都沒有了,就好像先前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這個不是見鬼了一樣嗎?自己等來等去就等來這麼一個結果?
  沈浪如果說沒有任何的動作,那麼自己能夠看到什麼?什麼都看不到,自己也就很難能夠抓住沈浪這個家夥的把柄,在抓不住這個家夥把柄的情況之下,誰知道他究竟都想要做一些什麼呢?這是一件相當頭疼的事情呀!
  而這個時候軍區方麵呢?在經過了數次的爭論和研討之後,也是做出來了決定,雖然說他們取得了些許的成績,但是這個成績並不能夠代表任何的東西,隻能是代表著他們現階段的時候表現還是良好的,也就僅此而已,不代表以前、也不代表以後,所以就算是現在能夠爭取一些麵子,也沒有任何的意義,還是原風原貌的把自己的真實水準給展現出來。
  不管是好的還是不好的,都顯露在眾人的麵前,如果說表現的不夠好,那麼就認清楚其中的問題和狀況,繼續的努力。要知道他們原來時候的排名可是相當的靠後,原來的時候都能夠挺得過來,現在為什麼挺不過來呢?至於表現的好呢?那麼就繼續的深挖,用更好的表現來證實自己,隻要努力、隻要付出,他們也不比任何人差,甚至比他們更加的優秀。
  軍區方麵既然是已經定下來了調子,那麼剩下來的事情就好處理了,就好像是一片文章已經確定了中心思想一樣,剩下來的東西就是豐滿這些中心思想而已。軍區方麵也是如此。一切都按照實戰方麵的東西來,不需要那麼樣子貨,該是怎麼樣的就是怎麼樣的,不需要有什麼其他方麵的掩飾,沒有任何的作用。
  沈浪對於這一切也都是看在了眼睛當中,自己的心麵感覺還是相當滿意的,在自己的觀點來看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不需要弄那麼些弄虛作假的東西,總歸是會露餡的,而且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露餡了以後你再去挽救。更加的丟人,我就是把我最為真實的一麵展示在大家的麵前,我從來都是這個樣子,沒有任何的更改,弱就是弱。強就是強。
  而上麵對於這邊軍區的狀況多少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意外,他們也是派遣了一些其他方麵的人員對於軍區方麵進行了摸底。看看他們是不是有了其他方麵的準備。是不是故意的粉飾了自己,但是就現在調查的情況來看,下麵的官兵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方麵的狀況,軍區方麵根本就沒有做任何的通知。
  他們是真傻了?還是說另有其他的什麼目的呢?要是放置在以往的話,這個消息恐怕早就已經傳遞下去了吧!眾多的指戰員就算是沒有得到這個方麵的通知,也應該有了這個方麵的感覺和體味。但是現在呢?什麼消息和風聲都沒有,這個實在是有些過於的不正常了,為什麼要瞞著呢?難道是真的想要檢驗一下其中的成色不成?
  如果說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個魄力就真的是太大了。要知道沒有任何的準備,那麼到時候可能會出現諸多問題的,把這些問題全部的都暴露在眾人的麵前,他們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麵的準備了嗎?要知道這個不是說你有勇氣就可以的,到時候方方麵麵的壓力都會撲麵而來的,那個時候再想逃避就沒有任何的可能性了。
  但是看那邊軍區的意思,他們的態度好像很是堅定,我們的訓練和整備就是以戰為準,時刻準備著,不需要有弄虛作假的東西,如果說真的有這個方麵的問題,我們自己沒有發現,那麼就讓他暴露在陽光之下,我們不怕出現問題,出現了問題在某種狀況之下是好事。
  這個事情倒是讓某些大佬們感覺有那麼一些為難和頭疼了,要知道這一次安排的可是兩個軍區之間的軍演,一個已經通知了下去,基本上已經整裝完成了,就等著開打了,而另外一個呢?下麵的官兵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的通知,在這樣的狀況之下,雙方直接的開戰,這個不是勝之不武這麼的簡單。
  這個話應該怎麼來說呢?要是贏了的話,不太光彩,人家根本就不是在公平的狀況之下跟你對抗的,你要是輸了的話,更是丟人,要知道人家在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之下,你都沒有取得勝利,就更別說其他方麵的事情和狀況了。
  甚至於細細的想來,這一次不僅僅是要贏,而且還要贏的吹枯拉朽,直接的把他們給打的毫無還手之力,這個臉才能夠賺回來。但是這個可能呢?可能性太小了。如果說不能夠取得這樣的結果,其他任何的結果都是讓人難以接受的。現在上麵倒是有那麼一些為難了,你說這件事情究竟要怎麼來處理吧!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麼一個狀況。
  但是商量來去,最後的結果就是誰也不理會,既然已經做出來了這個方麵的決定,那麼就看看實際的效果好了,有些東西是不能夠靠嘴來說的,最後還是需要拉到戰場上麵實打實的看一看,隻有這樣才會把一些問題給體現出來。
  你說這麵沒有沈浪的緣故,倒也不是太現實,上麵肯定也是有顧忌沈浪的地方,雖然說沈浪隻不過是一個集團軍的軍長而已,但是誰都知道,他這個軍長隻不過是下去過渡一下的而已,並不能夠代表其最終的位置,要知道能夠讓一個派係的人員都支持他,這個並不是一個軍長能夠做到的。
  不過這件事情雖然說是確定了下來,但是因為涉及到的問題還是太廣闊了,所以現在外界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這個方麵的消息,這個在一定程度上麵也是給予了沈浪緩衝的時間,現在這個方麵的消息要是暴露出來的話,那麼蘇爺爺和外公他們兩位絕對會有感觸的。這個可不是沈浪所希望看到的景象。
  好在軍方也沒有要把這件事情給泄露出去的意思,所以兩位大佬現在這個時候倒是真的沒有這個方麵的感覺,沈浪這一步走的可是夠險的,要知道這個基本上就是走鋼絲,稍微任何的不慎,那麼結果就可能是另外一回事情的。但是從現在沈浪的狀況來看,還真的就是非常的好,究竟是運氣使然?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真的不太好說呀!
  沈浪打了一個時間差,成功的迷惑了兩位老爺子,如果說現在軍方就下令開始軍演的話。那麼沈浪一切成空,但問題是軍演不是兒戲,軍方需要仔細的去掂量,必須在適合的時機把軍演給推出來,其作用可不僅僅就是為了檢驗部隊的。還包括檢驗武器和裝備,用來震懾等等的作用。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不然的話為什麼要如此的保密呢?這個也是當初的時候軍區方麵對於沈浪知曉了這個方麵的事情感覺震驚的原因所在。當然了從這麵也能夠看的出來,黎添田這個家夥究竟有多麼的妖孽和厲害,不然的話沈浪為什麼要把他放置在戰略情報中心副主任的這個位置上麵,不是說什麼原因都沒有的。
  能在自己身邊的,都不是什麼普通的角色,要知道自己考察他們很多年了。花費在他們身上麵的投資也可以用無數來形容,原來的時候他們沒有發光出來,不是說他們是真的就沒有這個方麵的能力,而是因為缺乏發現的眼睛。就是這麼的簡單。
  而與此同時,利民也是找到了沈浪,“軍長,最近的狀況貌似有那麼一些奇怪了,本來我們的計劃是好好的,但是現在這幫家夥的關注方向貌似突然的不一樣了,不完全的就針對我們了,還有就是人員的布置,貌似比以往的時候也是多了起來,情況太反常了,這麵涉及到的原因我還在調查當中,但是從匯總的情況來看,我分析出來一些狀況!”
  沈浪用手敲了敲桌子,“少扯淡,說說你的發現!”利民也是點點頭,“先說單個的情況,原來的時候是對我們集團軍的滲透,但是現在呢?這個方麵的動作突然變小了,而是把這個滲透變成了觀察,我又匯總了其他方麵的狀況,他們觀察的範圍很大,甚至會波及到整個軍區的勢力範圍之內,這不是一個普遍的情況!”
  “你個人的意思呢?”
  利民也是看了一眼沈浪,“批量很大,批次也是很多,不單單是我們這,甚至是整個軍區,狀況很是不簡單,這說明肯定是有什麼動作吸引了他們,但究竟是什麼動作呢?要知道到現在為止甚至連我都沒有任何的發現,如果不是我們軍區的事情,他們為什麼要有盯著我們呢?這麵有太多的東西解釋不通了。”
  沈浪這個時候倒是悠然的端起來了自己旁邊的茶杯,然後淡淡的說道,“解釋不通,又或者說你已經有了懷疑了,隻是沒有太多的把握罷了。其實這件事情呢?我從其他的渠道得到過一些猜測,但是我沒有去找任何人去證實這個方麵的問題,因為證實了也沒有太多的意義,反而會讓自己呈現在眾人的麵前,這個可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局麵!”
  聽到軍長這麼的說,利民就已經完全的明白了,他也不是什麼所謂的蠢才,相反是一個非常精明的人,先前的調查也已經讓自己感覺到了些許的懷疑,現在這個時候主任有這麼的說,自己也已經有了最為基本的猜測和驗證。“軍長,我是頭一次遇到這麼大的事情,你說這件事情究竟應該怎麼來處理呢?我現在有那麼一些猶豫。”
  利民現在這個時候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迷惑的感覺,要說他遭遇的事情不少,遭遇的險情也不少,但是遭遇這麼大的事情還真的就沒有,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也是有那麼一些拿不定這個主意了,究竟是繼續的深入調查呢?還是說什麼都當做不知道,這個事關自己日後處理問題的中心和重心,所以自己一定要詢問清楚。
  雖然說利民還沒有把話給說明白了,但是有關這個方麵的問題也已經是顯露無疑了。沈浪也是想了一陣,“先不說這件事情的處理方式,說這個並沒有什麼意義,先說你對這件事情的敏感性,在現在這個時間段你就能夠體味出來這件事情,其表現還是可以的,對於這一點還是應該提出來表揚的。拋開這一點呢?你應該站在更高的位置上麵,縱觀的來看這件事情,就聚焦在我們集團軍方麵,沒有什麼所謂的出息!”
  利民也是在思量著軍長跟自己說這個話的意圖何在?要知道以往的時候軍長基本上都是有什麼跟自己說什麼。但是今天這個時候軍長卻是跟自己打起來了這個啞謎,自己的這個理解吧!還真的就是有了些許的問題,至少現在這個時候自己感覺有那麼一些迷惑,有些問題還是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不能夠貿然的有所動作。
  “軍長。這件事情如果鬧出來什麼動靜的話,丟的可就不是集團軍的臉了。我想應該跟上級機關透氣一聲。我們會有利的去配合他們的工作!”
  聽到利民如此的說,沈浪也是突然的笑了起來,“難為你能夠想到這一點,怎麼做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師出有名!”這個話可不是白說的,在師出有名的情況之下。不管事情是做對了又或者是做錯了,明麵上都比較的好處理,如果說你悄然的把這件事情給處理了,不管事情是對是錯。將來的時候都不太好去解釋。
  “軍長,我明白了!”都已經這麼的說了,利民那還能夠不明白,這件事情自己可以伸手去調查,但是在調查的時候必須要告知軍區方麵,你可以當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必須把這件事情的性質匯報給軍區方麵,然後讓他們來拿這個方麵的主意,讓自己大幹就大幹,讓自己小小的動作就小心一點。
  如果說自己在這件事情胡亂的來那麼一下子,那麼這個結果絕對不會太好的,這個不是說你有功還是沒有功的問題,而是會幹涉到整個軍區,乃至上麵的布局,這個責任恐怕沒有誰能夠承擔的起來,如果說把事情通報給了軍區方麵,在這個之後你不管是捅了多大的簍子,都沒有什麼問題,都會有人來擦屁股的。
  沈浪不傻,相反他拔一顆眉毛都是空心的,真的是聰明到一定程度了,利民也是很好的理解了他的意圖,這件事情可以做,但是事情不能夠胡來,不能夠任由自己的心情來,在大方向的把控製下,你隨意的做什麼都沒有問題,但是如果你偏離了大方向,這個就是問題了,到時候不管是出了什麼問題,黑鍋都需要你來背負。
  如果真的是那樣,何苦來哉呢?本來可以是非常圓滿的事情,為什麼一定要鬧成那樣的結果,反正沈浪是不會這麼的去做,自己就是這麼一個看法和想法,所以也是囑咐利民。利民也是在第一時間把事情匯報給了集團軍的領導,集團軍的領導也是在第一時間就把情報匯報給了軍區方麵,事情我們已經匯報了,拿個主意吧!
  軍區方麵對於這個問題也是有那麼一些哭笑不得的感覺,有沒有這個樣子的,是不是也太不要臉了,難不成你的心麵真的不清楚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但是這個話心麵說一說也就可以了,真的要是講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還有就是對待這件事情的處理態度,軍區方麵勢必要有一個交代的。
  難不成軍區方麵就真的看不到這個問題背後的事情嗎?他們也是看到了,但是究竟要怎麼來處理還是需要考究一番的,沈浪把這個報告給打了過來,是什麼意思太明顯了,他是在征求軍區方麵的同意,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可以動手了,也已經養了這麼長的時間了,軍區方麵也同意動手,但問題是讓沈浪動手,這個有些讓人感覺不太放心呀!
  不是說沈浪辦事讓他們感覺不放心,而是沈浪動手的那個手段,讓人會感覺有那麼一些後怕,他才不會理會你究竟是誰呀!也不管你究竟是什麼來頭,隻要你落到我的手麵了,那麼等待你的結果就是注定的,沒有其他任何的道理可講。
  事情是沈浪那邊提出來的,不管是動手還是不動手都需要知會沈浪一聲,研討了一段時間以後,也是給了沈浪批複,讓集團軍的下屬部門在沈浪的監督之下全權的處理此事,這個話為什麼要這麼的說,就是給予沈浪一個警告。這件事情動手是可以的,但是你沈浪一定要注意方式和方法,不要太過分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20:30:01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