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馬正剛放下來了電話以後,也是搖搖頭,自己想要推沈正這個外孫一把,不過從沈正的反應來看,當初的時候果然是沒有選錯人呀!他的表現非常的好,不驕不躁的,能夠沉穩的住,不過讓自己感覺可惜的是,沈浪這個混蛋在這件事情上麵的態度問題,很是頭疼。
  自己在去見馬克思他老人家之前,希望能夠最後的再努力一次,沈正這個外孫的反應在自己的預料之外,但其實也是在預料之中的,自己想讓沈浪也跟著努力一把,但是自己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家夥竟然如此有政客的潛質,跟自己沒有利益關係的事情,堅決不出手,因為利益的回報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太低了,自己現在隻能是這麼的去理解。
  確切的說,沈浪這個家夥對於馬家並沒有任何的感情,馬家的政治利益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如果說讓他支持他哥哥,這個沒有任何的問題,讓他去支持這些堂兄弟應該也沒有太多的問題,至少是可以商量的。但是支持馬家,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沈正和他的堂兄弟跟馬家,對於沈浪來說完全就是兩個概念的事情。
  家麵的其他人自己都有辦法,但是惟獨沈浪這個外孫自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自己是不想承認,但是都已經這麼多年了,自己是真的有那麼一些黔驢技窮的感覺,他現在倒是不跟自己爭辯了,也許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他都已經那個年紀了,也是需要注意一些其他方麵的影響,自己倒是想要用這樣的事情牽絆住他。但是奈何這個家夥躲得那叫一個呀!
  想要抓住他的把柄,不僅僅是困難這麼的簡單,以往的時候還有別墅這個幌子擋在了前麵,但是現在別墅也已經被毀了,雖然說也已經重建了,但是卻沒有了多少的意義,軍方最開始的時候征用了,但是沈浪隻不過是掃尾而已,教授了那一批的隊員以後就再也沒有做任何的理會。甚至於還想把那的孩子都給撤出來。
  不過這件事情一直都沒有成行,麵有諸多的原因,但是軍方在這件事情上麵是發了大脾氣的,這個事情自己還是非常的清楚,軍方對於這件事情表示了相當的不滿。好好的培養基地被毀了。沈浪別的方麵都可以放下,但是他在培養人才方麵的本事,是所有人都拍馬莫及的,就連自己也有那麼一些搞不懂,自己這個外孫究竟是從哪學到的這一手。
  要知道不管是古時,還是現在,甚至是未來。什麼最為重要,人才和資源,這兩樣東西真的是缺一不可呀!而沈浪呢?可以培養人才出來,同樣擁有大量的資源。這樣的人可以說是大家哄搶的香餑餑呀!隻不過是沈浪自主的選擇性比較的強而已。
  原本的時候沈浪跟軍方的合作非常的好,但是奈何出現了那樣的事情,加上這件事情也有著沈浪的算計,所以軍方被坑了。軍方當然不幹了,可是他們說服不了沈浪。拿沈浪沒有辦法,那就隻能是拿其他人出氣了,你們當初的時候沒有處理好這件事情,這個就是你們的責任,現在水井幹枯了,我們都要渴死了,想辦法吧!
  軍方鬧到現在也沒有太多的後果,可能也是因為這個方麵的原因吧!所以那些孩子們一直都沒有撤出來,那個地方現在也已經屬於軍方的範圍了,想要讓沈浪再回來是不太可能了,但是隻要把孩子們給留在了那,就是有一份期望的,畢竟孩子們在這,有些事情溝通起來可能也是更加的方便一些。
  當然了這麵還有另外一個層次的原因,沈浪在孩子的教育方麵可以說是相當的成功,不管是他挑選的子弟,又或者是能夠進駐別墅那邊學習的孩子們,可以說隻要能夠進入別墅那邊,幾乎都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稍微有那麼一些門路的人,都想著要把孩子給送到沈浪的別墅那邊去,誰都知道這個代表了什麼。
  大家為了所謂的名額,可是說是爭得那叫一個頭破血流呀!在這麵有一點事尤為需要注意的,不管是大家在什麼政治派係,也不管大家的關係究竟怎麼樣?沈浪始終都秉承了一個觀點,你隻是代表你自己而已,隻要能夠通過考驗,誰都可以進來,要知道別墅方麵還有小外國佬呀!一樣是在那邊學習著。
  但是別墅被毀了以後,沈浪卻是把這個招收的渠道給掐死了,這下子可是把大家給急壞了,甚至有那麼一些急不可耐的感覺,要知道誰都知道孩子進入別墅越早,這個以後的成長就會越好,別墅的那種軟環境是其他方麵根本就難以達到的,什麼把孩子送出去留學呀?跟在別墅學習,根本就是難以比擬的。
  但是別墅現在呢?不要你們了,管你是誰呢?管你有什麼關係,我一概的不收,給予的理由是什麼?別墅都已經被毀了,麵的人都已經被攆走了,都沒有人教了,還收什麼人呀!這麵的事情跟錢是沒有任何關係的,最為重要的就是人,沈浪的這個話還真的就是讓大家有那麼一些無話可說,因為麵的一些人確實已經不在了。
  沈浪是這麼的說,但是那些有孩子的家長可不幹了,誰不想自己的孩子有好的前途和發展呀!誰想自己的孩子沉淪於常人之中呢?不過沈浪說的這個倒是實情,別墅都已經被毀了,人都已經被攆走了,我就算是九品文學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學”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

想要收,誰來教授呀!沒有人教授,我收了這幫孩子又有什麼作用和意義呢?這件事情不怨我呀!你們找錯人了。
  軍方的事情還沒有完全的解決好,又鬧出來這樣的事情,那邊的派係雖然跟沈浪合作了一回,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們跟沈浪的事情就完全的放下了,沈浪算計了他們,他們也算計了沈浪。彼此之間的糾葛稍微有那麼一些深了。
  如果說這個隻不過是跟沈浪之間的麻煩倒還好說一些,但問題是這麵涉及到了其他方麵的原因,很多人為了子女的前途著想,大家千方百計的想要把孩子送進去,可是你那邊說把別墅給毀了就毀了,現在孩子的前途一下子的就沒有了,他們倒是沒有考慮孩子能不能夠通過別墅方麵的考驗,隻是單方麵的因為那邊派係做的太過分了。
  你動沈浪不要緊,這個事情很是平常。但是你動了別墅這個事情就讓大家感覺有那麼一些難以承受了,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新司的問題,要知道多少人是從那個地方起來的,新司又培養出來了多少的人才來,現在雖然說還沒有完全的成長起來。但是這個底蘊也已經有了,現在突然之間的被毀了,從新司走出來的人多少有那麼一些難以接受。
  本來就是想要警告一下沈浪的,但是那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呀!馬正剛對於其中的事情也是清楚的很,在這個過程當中,所有的一切可以說都是在自己這個外孫的掌控之中,沒有太多的更改。唯一的破綻可能就是他倒下去的那個時候了,那個階段應該是他最為無力的一個時候,從現在來看,那個時候是真的倒下去了。
  但是誰也沒有能夠抓住其中的機會。現在想來是十分的可惜,但是後悔有什麼意義呢?沒有任何的作用,現在矛盾不僅僅是沒有得到太多的緩解,甚至是越鬧越糟。因為這個方麵的惡果也已經開始呈現了出來,大家更是不幹了。
  而那邊的政治派係現在這個時候也是壓力驟升。先前的時候因為處理了一幹人等,派係的凝聚力是上升了,但是同樣的還是主要的眾矢之的,還有就是沈浪到現在可是一直的都還沒有出手呢?派係方麵絕對不能一點防備都沒有呀!現在真的是有那麼一些焦頭爛額的感覺,當初的時候怎麼就招惹了沈浪這個煞星呢?
  馬正剛對於這件事情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期待的,如果說自己不推小正一把的話,那麼就把力量用在其他的方麵好了,但是用在其他的方麵,力量有些太過於的分散了,到時候恐怕就會出現其他方麵的問題,自己需要借助老三的力量,但是那想到沈浪對於這件事情的態度竟然是這個樣子,不聞不問的。
  你們想怎麼樣那個是你們自己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不搗亂但是同樣的也不參與,你們就把我當成是一個隱形人就好了,可問題是沈浪這麼的想,不代表著馬正剛同樣也這麼的去想呀!缺少了沈浪的助力這件事情雖然也能成,但是距離自己的期望真的是太遠了,可是沈浪現在又是這麼一個態度,怎麼辦是好呢?
  用親情感化,想都不要想了,自己跟他之間的關係甚至已經過了事成水火的那個地步了,現在這個時候他倒不會跟自己大大出手,也就是一個不聞不問,這個就已經是相當不錯的結果,但是這麼的做也真的就是到了極致了,不管你想什麼做什麼,我都給你來一個不聞不問,我不稀罕知道,也不想知道,就這麼一個樣子。
  第二天的時候,馬正剛也是把自己的女兒和女婿找到了家麵來,“爸,你找我?”兩家距離的並不是非常的遠,沈醉和馬雲芳夫婦兩個人沒事的時候也會經常性的過來,反正在家麵也沒有什麼事情,過來陪陪老人其實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當然了沈囡也會時常的過來,家麵的這些孩子們,也就她離得比較近一些。
  “我準備推一把老大,但是被老大給拒絕了,他說他現在還很是年輕,猛然之間的上了這麼高的位置上麵會很是不妥,不是說他沒有把握,而是這一腳踩得不會特別的踏實,將來的時候的時候再攀登起來就會出現其他方麵的問題,我覺得他的考慮很是不錯!”沈醉夫婦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們現在身上麵倒是有其他的職務,但基本上都是一些虛職,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至於孩子們的狀況,不是說他們不關心。老大和老二兩個人輪不到他們關心,老三則是不用他們關心,怎麼今天老爺子突然之間的就說起來這個事情了呢?是不是家麵又出了什麼事情?沒聽說呀!
  “爸,你的意思是?”沈醉率先的問了出來,至少要給老爺子一個台階,馬正剛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對於沈醉的態度表示很滿意,“具體的還是老三的事情,原先的時候商議的是推老大上位。那樣的話老三就會伸手的,但是現在老大不動彈的話,那麼老三就沒有這個方麵的意思,但是缺少了老三的助力,這件事情很是麻煩!”
  沈醉也是抽動了一下自己的嘴角。因為這件事情把自己給找了過來,開玩笑一樣,老三的事情自己從來都不過問,就算是麵前的嶽父大人貌似也不會過問,想過問,但問題自己的這個小兒子性格有些過於的倔強跟古怪了,他跟嶽父的第一次見麵就相互的對
  

Snap Time:2018-11-21 19:52:36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