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集團軍方麵的人和陸航團方麵的人對於沈浪的這個批評還真的就沒有話說,沒有想到沈浪的話還沒有說完,“我不知道剛才的時候一定要堅持我上機的原因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如果在飛機上麵發生了這樣的狀況又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結果,但是給我的感覺這個事情非同一般。”很顯然,這個時候沈浪也是上綱上線的來說這個問題了。
  而集團軍方麵的人和陸航團的人這個時候全部都傻眼了,情況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這一次不僅僅是玩脫線了這麼的簡單,麵涉及到的問題太大了,你們幾乎是硬要拽著的把沈軍長塞到飛機麵,但是所謂的駕駛員陸航團團長卻是在要上飛機的時候來了這麼一下子,你這個根本就是拿人家的生命在開玩笑呀!
  平時的時候你怎麼玩都可以,就算是把這位軍長給顛簸吐了,那個也找不到他們的頭上麵去,但現在的問題是你用人家的小命來開玩笑,這個就有那麼一些難以容忍了,就算是嚇唬也有有個尺度。而果果和小龍兩個人這個時間也是折返了回來,在沈浪的耳邊低聲的說著什麼,沈浪的眉頭也是一下子的就立了起來,某些人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編排自己。
  要知道自己來到了這以後,一向都是非常小心和謹慎的,話不多說一句,事情不多做一件的,還有就是先前的時候也已經給了某些人警告了,但是很顯然他們這幫家夥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給放在了眼麵,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需要客氣了,自己這一次不僅僅是要下手這麼的簡單了,而且要下重手了。不然的話以後誰都可以騎到自己的頭上麵來。
  很顯然陸航團方麵的人也是感覺到了,事情出現了相當大的波折,看著沈軍長要走,集團軍方麵的人這個時候說什麼都不能讓沈浪離開了,沈浪要是離開的話,那麼事情就是徹底的沒有了回旋的餘地了,要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僅僅是關係到了這位陸航團的團長,同樣也是關係到了陸航團的其他人員,事情畢竟是發生在了這。
  這個問題要是擴大開來的話,要多嚴重有多嚴重。甚至非常有可能整個陸航團的高層全部的都被替換掉,雖然說沈浪隻不過是一個大校而已,而且還隻是掛職鍛煉的那一種,但問題是人家是副軍長呀!更何況看這位副軍長的架勢,這一次是想要把事情給鬧大呀!旁邊陪同沈浪過來的集團軍人員這個時候也是趕緊的撥打電話。
  這個事情必須要通知集團軍的高層。事情鬧得這個田地,再當做沒看見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情了。更何況先前的時候軍區方麵也是有過這個方麵的暗示。這位沈軍長想怎麼樣就隨著他的心意,不要過於的去招惹他,而沈浪來到了這以後的表現也是相當的不錯,你好我好大家好,我肯定不會主動的去招惹是非的。
  但是那想到下麵的這幫家夥接二連三的去招惹沈浪,這一次弄壞菜了。現在輪到人家沈浪不幹了,在沈浪看來如果說沒有其他方麵的暗示或者是示意,下麵的這些人怎麼會如此的來對待自己呢?自己沒有招惹他們,也沒有給他們任何的小鞋穿。他們為什麼還會如此的敵視自己呢?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同樣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誠然這個事情沒有導致什麼惡果,但是性質是相當不一樣的,而且那位團長到現在依舊還是需要別人的攙扶,在這樣的狀況你還有什麼需要說明的,當然了在這個之前的時候,沈軍長也就是拍打了兩下他的肩膀而已,如果說這個都能夠把他給拍倒下來的話,那麼他的身體素質是不是也太差了一些呢?
  沈浪現在顯得有那麼一些不依不饒,而陸航團方麵這個時候也是做了許多的準備,也是讓下麵的官兵都做好了這個方麵的準備,堅決不能讓沈軍長離開這,哪怕現在這個時候站在前麵堵槍眼,也需要把沈軍長給留下來,陸航團方麵也是看的很明白,現在這個時候也已經不是鬧僵還是不鬧僵的問題了。
  就看集團軍方麵會做出來什麼樣子的反應了,如果說集團軍方麵的領導出麵的話,那麼這個事情還可能有緩和的餘地,如果說集團軍方麵的領導不出麵的話,那麼就活該他們陸航團倒黴了,這一次恐怕真的要大換血了,不然的話對於這位副軍長根本就沒有辦法交代,對於上麵也沒有辦法交代。
  更何況就算是集團軍方麵出麵了,團長那邊也未見得會有好果子吃,他這一次也不知為什麼就是如此鐵了心的硬要拽著軍長上飛機,要知道軍長那邊不是說沒有給這個台階下,而且還不止一次的給了這個台階下。可是團長都沒有抓住,其實大家也明白,團長倒下去了,跟軍長拍了他那一下絕對有關係,但是你有證據嗎?
  再說就是拍了一下而已,在大家看來這個就是軍長稱讚的一個動作罷了,如果連這樣都能被說成是造成團長倒下的直接原因,那麼團長可就不僅僅是丟人這麼的簡單了。沈浪這個時候就是想要離開,而陸航團也不是不讓沈浪離開,但就是在堵著了那,你想走就需要把他們給推開,更何況你推開了他們也沒有太多的作用,你總不能靠著自己的雙腳走回去吧!
  外麵的車倒是沒有給你把輪胎給戳破了,但是這些東西他們要是想要耍花招的話,真的就是再簡單不過了,就在這個情況有些惡化的時候,有人拿著電話來到了沈浪的麵前位置,“沈軍長,政委的電話,他已經在來的路上麵了。”
  沈浪並沒有接電話,而是用自己的眼睛注視的看著拿著手機走過來的人,那個意思非常的明顯,怎麼個意思,現在這個時候用政委來壓我?雖然說官大一級壓死人。但是這個狀況對於沈浪來說是不是真的適用?還真的就是模棱兩可的事情。更何況沈浪現在雙手也是背著的放置在背後,你就算是想要往沈浪的手麵塞電話,你往那塞?
  倒是麵前的這位也知道沈浪現在肯定是非常的生氣,而且從他拒絕政委的電話就能夠看出來,他未見得就真的對政委很感冒,因為他又不是這的人,完全就是下來掛職鍛煉的,你寫評定的事情對於沈浪來說根本就不在乎,所以沈浪現在這個時候也不需要擔心會不會得罪人,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我幹嘛要給你這個麵子?
  而電話那邊的政委這個時候也是坐在行駛過來的車上麵,現在這個時候他是一定要出麵的,現在的情況還隻是控製在集團軍的範圍之內,如果說一旦要超出來這個範圍,事情就是另外一個性質了。自己現在還不是非常的清楚其中究竟都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陸航團那邊肯定是有其他的什麼事情。不然的話怎麼會鬧到如此的程度?
  讓自己有些疑惑的是。這個究竟是集團軍方麵某些人或者是勢力的授意,還是軍區方麵某些人或者是勢力的授意?如果是後者的授意,那麼這個事情就真的不好辦了,因為這個多少已經超過了自己的職權範圍之內了,如果說是集團軍內部某些人或者是勢力的授意的話,那麼自己就可以給這位沈軍長一個交代。
  從自己這邊來看。這位沈軍長雖然是有些年輕,但是為人處世還是非常有分寸的,不多言也不多語的,不管是開會又或者是聊天等等。從來都沒有任何的態度表露,很顯然他也是非常的清楚自己就是下來掛職鍛煉的,所有的事情他都可以看,但卻不可以說,可以說自己對於這位副軍長還是感覺非常滿意的。
  不是說人家沒有這個勢力,這麼年輕就已經掛職到了副軍長,由此可見這個背後的勢力究竟有多麼的可怕,在這樣滔天的勢力支持下,這位副軍長依舊表現的相當沉穩,可見這位的心性也是相當的不一般,他主動的去招惹什麼事情,這個是不可能的,因為人家根本就不需要,更何況就算是去招惹事情,也不會找下麵這些小兵的麻煩。
  看著手中的手機,雖然是接通的狀況,但是一直都沒有人接聽,很顯然那位沈軍長現在這個時候也是出於一個暴怒的狀況當中,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跟政治部方麵的人員也是緊急的往那趕去,好在地方並不是非常的遠,因為陸航團是直屬部隊,所以距離軍部這邊也是非常的近,以便於隨時的協調和管理。
  等政委帶著政治部的人趕過來的時候,也是看見了陸航團的人員正站在了那,把沈浪給圍堵在了中間的位置,這個狀況也是讓政委搖頭不已,這麼的做隻能是激化彼此之間的矛盾,你就不能夠想點其他的辦法,雖然說情況有那麼一些緊急,但是你也不需要這個樣子呀!現在事情恐怕是真的不太好處理了。
  可能是看見政委過來了,大家也是讓開了一條路,沈浪很是漠然的看見走過來的這位少將,雖然說也是打了一個敬禮,但是怎麼說呢?並不是非常的鄭重,這位少將倒也是給沈浪回禮,看見了依舊圍在這的官兵,微微的沉了一口氣,列隊、立正、稍微,各自帶回去,今天晚上全員政治學習,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的理由缺席。
  既然政委依舊來了,陸航團的一些官兵也是離開了這,沈浪眯縫的看了一眼,而那邊的政委也是回避了沈浪的目光,他也知道這個處理讓沈浪會感覺非常的不滿意,但是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隻能是這麼的去處理,自己現在需要把陸航團的人員全部都給帶出去,這一次的事情有個別人代表就可以了,沒有必要把整個陸航團都給拉進來。
  所以明知道沈浪相當的不滿,自己還是讓人把這些官兵都給帶走了,看了看依舊坐在那的那位陸航團團長,政委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這一次的情況比較的怪異,想了想政委也是開口說道,“先送陳團長去醫院檢查一下!看看究竟是什麼狀況?”
  沈浪輕輕的咳嗽了一聲。隨即也是注視的看著政委,那個意思也是非常的明顯,這個事情是不能夠如此終結的,也正是因為這個方麵的原因,所以沈浪也是注視的看著政委,現在這個時候自己是不能夠放棄這個機會的,而那邊的政委也是注視的看著沈浪,他也沒有想到,在現在的這個時候,沈浪的表現依舊是這麼的強硬。
  這個問題很是不好處理。在沈浪看來這個問題要是不解決的話,是絕對不能夠放這位陳團長離開這的,所以他現在這個時候用這樣的目光在注視著自己,同時也是在告知自己,他已經忍耐到極限了。這一次誰要是阻攔自己的話,那麼就是自己的敵人。對待自己的敵人。自己從來都不會有任何的手軟,你這個大政委看著辦好了。
  這位大政委需要給沈浪一個能夠下的來的台階,同時也需要淡化這件事情的影響,想了想這位政委也是試探的說道,“沈軍長,我看這樣吧!讓陳團長簡單的介紹一下事情的始末。如果說是他的過失,那麼集團軍方麵定然會做出來嚴肅的處理!”沈浪對旁邊的果果使了一個顏色,隨即果果也是把一部手機交給了沈浪,隨即也是和小龍兩個人直接的離開了好遠。政委也是對旁邊的人使了一個顏色,方圓幾十米的範圍之內就隻剩下來他們三個人了,沈浪這個時候也是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政委,我對於怎麼處理這位陳團長沒有意見,那個不是我應該管的事情,我就要一個名字!”
  聽了這個話,政委立刻就皺起來自己的眉頭,而那邊坐著的陳團長也是臉色大變,隨即就聽見沈浪繼續的說道,“政委我隻是下拉掛職鍛煉的,貌似影響不到誰的前途,而在我來到了這以後貌似也沒有幹預誰的工作,但是大家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我,甚至於下麵都已經出現了這樣的狀況,那麼下一步會怎麼樣?會不會直接的就拿槍頂著我的腦袋?”
  看著沈浪的這個樣子,政委很是明白,這個是要掀桌子呀!很顯然這位沈軍長也已經是暴怒至極了,不然的話是絕對不會說出來這樣的話來。還有就是他要一個名字,難不成這位沈軍長也已經抓住了什麼把柄不成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個事情可就真的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了,因為事情的性質也已經是不一樣了。
  看了一眼那邊陸航團的團長,這位大政委心麵也是感歎了一聲,你說你招惹誰不好,非要招惹這麼一位,甭管人家是不是憑著真平時學上來的,至少人家現在還是副軍長,你想要去招惹人家,是不是也要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底氣呀!如果說你連底氣都沒有,你去招惹人家這個不就是找死一樣嗎?
  更何況你死了也就死了,但是不要讓大家也跟著你一起死好不好呀!看這位的臉色就知道這個事情很可能是真的,但是沈軍長究竟是怎麼拿到這個把柄的呢?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是很奇怪呀!要知道這位沈軍長帶過來的人並不是很多,要說他的心腹恐怕也就隻有兩個勤務兵一樣的孩子了,並沒有其他人,難不成陸航團內部出現了問題?
  不然的話這個問題究竟要怎麼解釋呢?想了想政委也是覺得這個事情還是不能夠讓沈浪給說破了,想必這麵還有其他的故事,現在要是沈浪的麵把事情的事情都給搞清楚的話,那麼勢必會影響到方方麵麵的,所以自己不能讓他這麼的做。
  “沈軍長,陳團長會由政治部單獨的亢,最遲明天早上的時候就會有這個方麵的答複!”政委也是一本正經的跟沈浪說道,沈浪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想了想也是晃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機,然後走到了那位陳團長的麵前,一隻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麵。
  就聽見沈浪低聲的說道,“陳團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我心知肚明,在你看來這個可能就是一個小小的玩笑,但是對於我來說則不然,你既然做了這個方麵的選擇,那麼就需要這個方麵的代價,你是誰?究竟站在什麼位置上麵?我不敢興趣,但是我覺得你的下場不會特別的好,個人意見而已,自己考慮一下!”
  說完了以後,沈浪也是拍了拍這位陳團長的肩膀,也沒有理會那位的政委,直接的就離開了,倒是這位陳團長看著離開的沈浪,眼睛麵也是流露出來很是異樣的神情,其實不用這位沈軍長說,自己也知道這一次的事情絕對不會善了的。(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04:07:12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