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四百章

  
  “不過師兄,你說沈執掌會不會真的要燒火呀!要是那樣的話,就真的什麼都晚了,就算是我們這邊能夠找到什麼樣子的理由,我想也是有那麼一些來不及了。就我的角度來看,那位沈執掌應該不會給予我們太多的時間,不是嗎?”
  站在前麵的這位也是感歎了一聲,“我考慮一下吧!”其實他自己也是非常的為難,這個事情內門給予了相當大的壓力,但同時有沒有給予多少的支持,這個讓自己有那麼一些困惑的感覺,事情究竟應該怎麼來處理呢?處理的不好勢必會給外門造成相當大的影響,但是想要處理好了,何其難也!真的把沈浪當成是麵了,想要怎麼捏就怎麼去捏,反過來還差不多。
  果果他們把木墩子運送回來以後,沈浪也是給他們做了安排,讓他們雕刻兩個先前的那個佛教造型,對於這個問題果果他們早就已經有所預料了,幸好先前去木材廠的時候多了這個方麵的想法,不然的話現在還不抓瞎呀!要知道如果沒有工具的話,就靠著他們的雙手,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夠完成呢!三叔絕對能夠幹的出來這樣的事情。
  對於果果他們來說,重新的雕刻一個新的並不是麻煩的所在,麻煩的是怎麼把這個東西給做舊,這個才是考驗他們的所在。不過對於果果他們來說這個並不是什麼難題,對於這個方麵的知識他們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的,至少不是一點都不懂。
  木頭的陳舊主要是看氧化的程度,不過因為在做成雕刻或者是家具的時候,在表麵塗抹了其他的材料,有效的阻止了氧化,所以才使得木頭得以保留到現在。好在買回來的這些木頭都已經陰幹的差不多了。不然的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麻煩,因為木頭如果不陰幹就立刻使用的話,會造成幹裂的狀況出現,那將會成為最大的敗筆所在。
  當然了這個也不是刷一層最為簡單的仿古漆就簡單了事的,因為這個東西將來的時候很可能要拿出來的,所以簡單的仿古漆肯定是行不通的,當然了也不能簡單的用生石灰調成膏然後撒在木頭上麵,那樣的話雖然會除新,可是有些太假了,假的會讓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出來。要知道這個東西將來的時候很可能要拿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所以要想點其他方麵的辦法。
  就是表麵的氧化而已,這個完全可以用最為直接的方法,生石灰多少有那麼一些摻雜了化學方麵的物質,很容易被檢測出來。而純粹的氧化呢?則是更加的直接,古代的時候沒有這個方麵的知識。但對於現代人來說太容易了。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樣。
  當然了在這個之前還是需要把這個大家夥雕刻成形,不需要有多像,代表一個意思就可以了,反正拿出來也就是糊弄其他人的,用了差不多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三個大木頭樁子也是處理完畢了。對於果果他們來說就是麻煩一點而已,倒也不是非常的勞累,至於雕刻剩下來的那些木屑,則是都堆積在旁邊的位置。晚上的時候留待篝火用。
  而先前跟沈昊對話的這位,在這個時間也是找到了王欣,甭管通過了什麼關係,反正現在已經找上門去了,坐在辦公桌這邊的王欣看著麵前的這位也是笑笑,“高師傅,這個事情讓我感覺有些為難,我跟沈浪倒是有那麼一些關係,但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和顏悅色,至於我兒子的事情,那個跟我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王書記,事情我就不多說了,我們就是想跟沈施主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沒有其他的意思!”王欣很是無奈的搖頭,“要是其他的什麼人我都可以想一想辦法,但是惟獨對這位我是真的沒有任何的辦法,想必你也聽說了先前至尊天下發生的事情,以他的身份和年紀來說,做那樣的事情是真的有些不太合適,但他就做了,你有什麼辦法?”
  “不知道小公子是不是可以出麵?”
  王欣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我倒是可以打電話給他,他也可以替你說道兩句,但是我不覺得這個有什麼用處,更重要的是這麵所涉及到的事情,我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參與其中,不過高師傅,我覺得高師傅找我貌似走錯了方向,這個事情不會上升到這麼高的高度。”
  “阿彌陀佛!”坐在那的那位高師傅突然之間的明白了,所以也是喊了一聲佛號,“叨擾了,王書記,多謝提醒!”王欣搖搖頭,“慚愧,沒有能夠幫上什麼忙,不過我對沈浪沈主任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以前的時候多少打過一些交道!”
  “王書記請明示!”
  王欣想了想然後才接著的說道,“沈主任絕對是我見過最深不可測的一個人,在這一點上麵還沒有什麼人能夠跟他比擬,在有可能的狀況之下還是跟他好好的談談,這個才是最好的方式,也可能產生最好的結果,用其他的方式未見得真的會取得什麼效果的,當然了這個是我個人的一些意見和想法,未見得就有什麼作用!”
  對於沈浪,王欣現在這個時候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畏懼感,當初兩個人對立的時候自己貌似沒有這個方麵的感覺來著,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還有閱曆的加深,這個方麵的感覺尤為的強烈,當初的時候跟沈浪對著幹,貌似也就是一時的血氣上湧,加上多少有那麼一些紈的性子在其中,但是現在呢?情況也已經完全的不一樣了。
  從王欣這離開了以後,這位也是聯係了道家的人員,先前的時候王書記已經給予了自己很是明顯的提示了,找其他方麵的人員都不行,因為他們跟這個事情多少都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掛邊,找不掛邊的人沒有任何的作用,那麼就去找掛邊的人好了,一直以來他也是陷入到了誤區當中。有那麼一些走入了死胡同當中。
  “高師兄,大駕光臨,蓬蓽生輝呀!”而帶頭的那位高大師也是苦笑了一下,隨即兩個人也是重新的坐了下來,“冷師弟,冒昧來訪,唐突之處還請見諒!”兩個人可以說關係還是很不錯的,在商言商,在江湖當中混跡,你不能總是一個人吧!有的時候相互的照應一下而已。隻不過是各自有各自的信仰而已,這個並不影響他們之間的關係。
  “老冷,幫個忙吧!我現在真的是有那麼一些像是無頭的蒼蠅一樣,走投無路了,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再過兩天的時間,恐怕你真的就會看見我大光頭的形象了!”老冷也是一笑。“找我?你可真的是有想法呀!這個事情不是說我不幫你。而是我到現在為止也是一頭霧水的,我都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應該怎麼來處理了!”
  “不能吧!”老冷也是搖搖頭,“什麼叫不能,反正到現在位置執掌依舊沒有給我們傳遞過來任何的消息,我現在這個心麵還是感覺有那麼一些忐忑,現在大家也是有那麼一些猜不透沈執掌究竟是什麼意思。頂多明天再有一天的時間,如果沈執掌依舊沒有任何的表示,我們就必須要撤出去,事不過三的!”
  “老冷。以前可沒有看見過你這個樣子過,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謹慎了?”
  “不,這個並不是什麼謹慎,也不是說我就是擔心,我明白兄弟你是什麼意思。可是在我們外門在不涉及到原則的情況之下,還沒有誰敢去忤逆沈執掌的意思,雖然他從來都沒有要求過什麼,但是我們尊重沈執掌,沈執掌也同樣的尊重我們,這是一個相互的過程,不成文的規矩,我不想在外門毫無立足之地,天下之大無可去之處!”
  這個話說的相當的堅決,旁邊的這位老高也是心麵感歎不已,很顯然如此繼續就這個話題說下去的話,那就是傷害彼此之間的感情了,想了想老高也是改口說道,“老冷,這個事情就這樣了,但是我想問點其他方麵的事情,現在誰都猜測不透沈執掌究竟是怎麼想的,大家對於沈執掌也沒有任何的了解!”
  “如果是這個方麵的事情,我倒是可以給予一些意見和想法,從一個外來者的角度來看,沈執掌未見得就真的想要把你們的東西據為己有,要知道天地之間的異象已經表露的很是清楚了,以沈執掌的地位和身份來說,這件東西他不會有太多的興趣,就算他是佛教至高無上的寶貝也未見得會吸引沈執掌多少的注意力!”
  這句話說完了以後,旁邊的老高也是咦了一聲,很顯然這個話也是說道他的心理麵去了,是呀!如果說沈執掌想要把東西給密西下來的話,他是不會大張旗鼓的,更何況這個東西他吞不下來,除非他的位置不想要了,到時候不僅僅是佛教會讓你難受,就算是道教方麵也會同樣的讓他萬分的難受,為了那麼一件東西放棄一切,貌似真的有些不妥呀!
  不過轉念又一想,老高也是感覺有些奇怪,“老冷,你說的倒是符合常理,但是為什麼我總是感覺這麵有其他的門道呢?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們今天挑選木頭是什麼意思呢?還有就是沈執掌為什麼不把話給挑明了?就這麼雲山霧罩的。”
  “真要我說呀!”老冷也是詭異的笑了笑,看見老高點頭以後,老冷也是哼了一聲,“我看你真的是鑽進死胡同麵了,這麼多年商海的曆練真的不知道跑到那去了,這麼的說吧!既然這件東西不能夠留在自己的手麵,那麼怎麼來處理是好呢?我留不下來這件東西,但是總不能讓我就這麼眼巴巴的看著東西從我的手麵溜走吧!”
  老高也是差一點一蹦三尺高,臉色鐵青的用手指著自己的這位老朋友,“你,沈執掌欺人太甚了,我。”老冷倒是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這個話可是你說的,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將來的時候我跟沈執掌提及的時候,一定一字不落的全部都告知他,更何況這個隻不過是一種猜測而已。具體是什麼狀況還很是難說呀!”
  現在這個時候老冷倒是有那麼一些悠然自得的,從來到了這以後自己就一直的在想這個方麵的問題,這一次出土的東西看情況應該是佛家的東西,而且還是佛家的至寶,很顯然跟道家沒有太多的關係,所以道家方麵並沒有太多的關注,關注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因為東西最後還是會花落佛家的,隻不過是過程可能有些不太一樣而已。
  不過從目前的狀況來分析,沈執掌一直都沒有吐露任何的言語。一方麵是因為他的身份實在是不太方便透露,因為一方麵就這麼輕易的饒了佛家方麵是不可能的,不說天高三尺呀!也要地薄三丈不可,也就是說這一次一定要狠狠的刮地皮。
  佛家現在是不是猜到了,這個事情另當別論。反正老冷也已經猜到了這個事情的部分真相了,相信佛家那邊會做出來一定的反應來的。也就是說到了最後事情的結果很可能就是雙反坐下來。當然了不會是沈執掌跟佛家那邊坐下來,這個可能性是不會有的,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麵的那位內門師兄出麵,把事情給大包大攬。
  仔細的想一想,這個可能是最好的結果,同樣也是沈執掌希望的一個結果。因為這樣的話所有的矛盾就都解決了,不管是佛家方麵還是道家方麵都是如此,至於第三方勢力,沒有誰會在意他們的想法。他們甚至連攪局都算不上的,當然了在這個是最為理想的狀況,如果說其中要是出現其他的狀況,這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老冷有理由相信這一點的,佛家會輕易的就坐下來嗎?不可能的,但是道家方麵會輕易的就放棄嗎?這個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雙方都需要冷靜的坐下來好好的談談,這麵也是顯示出來沈執掌高明的地方來了,事情已經占了先手,那麼就需要窮追猛打,絕對不給佛家方麵這個家輝,讓他們隻能是被動的去挨打。
  這個也就是為什麼拉回去幾個大木樁的原因所在,東西是不是由那個大木樁麵弄出來的,這個已經不是非常的重要了,重要的是如果說真的今天晚上就燒火的話,那麼到時候就給你來一個不承認,你有什麼辦法呢?東西對佛家方麵有意義,但是並不代表著對道家方麵一樣的有意義,在這個問題上麵,想必執掌分別的很是清楚。
  如此的看來今天晚上恐怕就有樂子看了,今天晚上的時候那個篝火肯定會燒起來的,而且還會燒的很是明顯,另外一點就是自己這邊應該準備撤了,如果說再不撤走的話,執掌那邊肯定不會太高興的,如果說執掌有什麼事情需要他們的話,先前的時候就算是不打招呼,也應該有所暗示才是,但是執掌什麼都沒有去做,這個就足以說明一切問題了。
  不過在臨走之前呢?也需要幫著執掌把外麵的勢力給梳理一下子,現在外圍的勢力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多了,除了佛家、道家、還有其他的很多勢力,根本就沒有形成有效的第三方勢力,這個對於掌教的計劃恐怕也是有礙的,不過這個時間絕對不能夠拖得太長了,時間太長的話同樣對於他們這些人的脫身造成麻煩。
  而在別墅麵的沈浪,這個時候也是在品味著外麵的狀況,“師兄,今天晚上就點火是不是有些太快了,外麵的那些人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做好這個方麵的準備,如果他們反應激烈的話,到時候我們恐怕會非常的棘手!”
  沈浪對此倒是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他們要是反應過激的話,那麼就把先前的那個劈開的雕塑直接的就給燒了好了,反正我對那個東西也沒有任何的好感,還有就是那把刀也給折斷了,這點力氣我還是有的,我想這個足以應對他們的反應過激了!”
  坐在沈浪下手位的那位道長看著沈浪,也是略微的搖搖頭,這麼的做在自己看來實在是有那麼一些過分了,但是不否認這麼的去做是一個非常好的辦法,現在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跟佛教方麵磨工夫,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你們是該答應也得答應,不該答應也得答應,就是這麼的簡單,絕對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的。
  不過這樣也挺好的,雖然說從外表上麵來看,自己主導著這件事情,但是自己的心理麵也是感覺非常的忐忑,這樣的事情站在前台上麵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舒服,自己這個心麵也是真的有那麼一些忐忑不安,如果說不是這位師兄在這撐著,很難說會怎麼樣!(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05:04:04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