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等來到了至尊天下樓下麵的時候,樂天早就已經等候在了那,看著從車上麵下來的幾位仁兄,臉上麵的表情也是故作苦澀,現在這個時候就不要露出來什麼得意的神情來了,太得罪人了,實在是沒有那個必要,這樣高興的事情自己心麵樂和一下就行了。倒不是說樂天真的就害怕他們,隻是自己不想給至尊天下抹黑而已,省的都麻煩。
  倒是趙大少他們三個人從車上麵下來以後,各自的拄了一根拐杖,而且那個小臉慘白的就跟幾百年沒有看見過太陽的吸血鬼一樣,那個真的是一點血色都沒有了。當然了他們三個人也不是單獨來的,後麵還跟了幾個人,從外表上來看都是攙扶他們三個人的,受傷了。但是實際上麵呢?有那麼一些用來壯膽的意思,但是有用嗎?看著讓人忍俊不止。
  “天哥!二哥!”三個人這個時候也是盡量的把自己的姿態給放低了,而且是要多低有多低,這個在以前的時候是根本就不可以想象的事情,什麼時候看見過他們這個樣子。但是今天這個時候就必須要這麼的去做,很顯然在醫院的時候也是被嚴格的教育了,樂天和陸鶴兩個人倒是沒有趾高氣昂的,現在這個時候跟他們計較這個,沒有任何的意思。
  “咱們兄弟之間還有什麼說的,樓上已經開了位置了,三哥特意開了包間,不過不是最高層,而是下麵的一層,我們也不知道究竟代表什麼意思,反正看看時間也快要到了,還是趕緊先進去吧!這個要是讓三哥等候的話。有點說不過去!”
  很快的眾人也是來到了包間麵,當然了樂天和陸鶴兩個人也是注意到了後麵的一些人手麵拎著東西,這個東西當然不會是武器之類的東西,應該是賠罪的禮物吧!看這個架勢誠意十足呀!兩個人也沒有說什麼,在包廂麵等候了不長的時間,沈浪也是一個人溜溜達達的走了進來,陸鶴也是親自的迎接了這位三哥。
  沈浪在首位坐了下來,旁邊趙大少三位也是在別人的攙扶之下,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不過話說了沒有兩句。沈浪也沒有去看桌子上麵的禮物,就微微的擺了一下自己的手,“錢我有,東西我也不差,我也不要求多了。昨天晚上的時候我在這嚐菜,興頭被你們給打擾了。我這個人很是講究道理的。你們賠我,事情就了解了!這個條件不過分吧!”
  聽了沈浪這麼的說,趙大少他們也是在第一時間就看向了樂天,樂天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最快六天的時間,先前的收集已經讓某些材料枯竭了。我們還需要想其他的辦法,這個還隻是保守的估計,還有就是因為食材需要保鮮、保質、保量,所以價格上麵有可能會成為天價。”隨即。樂天也是拿出來一個裝訂好的文件放置在了三個人的麵前位置。
  三個人也是小心翼翼的看著文件,等最後看完了文件以後,特別是上麵的數字,也都是下意識的吸著冷氣,這個是不是也太狠了,不會是假的吧?而那邊的樂天卻是應對著的搖搖頭,想了想三個人也是點點頭,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還有什麼可說的?隨即也是表示了同意,沈浪什麼話也沒有說。
  隨即也是看向了樂天,“湯水準備好了嗎?家麵的孩子們都等急了,別說你這個湯做的還是可以的,這兩天的湯水就交給你了!”看沈浪的那個意思,根本就不是來算賬的,反而是來拿東西的,看的旁邊的三位大少也是有那麼一些欲哭無淚的感覺。
  人家根本就沒有把他們當做一回事情,至於桌麵上的那個國寶,人家更是看都沒有看一眼,誠然那是一件國寶,但是又怎麼樣?收藏對於沈浪來說完全就是一種樂趣,巧取豪奪不是沈浪幹的事情,更何況以沈浪的勢力來說,什麼國寶弄不到,隻不過是沒有這個方麵的想法罷了,想要用這個來買通沈浪,也太小覷沈浪了,也太不了解沈浪了。
  等送走了沈浪以後,樂天和陸鶴也是走了回來,趙大少看著他們兩個人,也是麵樓苦笑的說道,“我說兩位,是不是有些太誇張了?”意思非常的明顯,太宰人了。不過樂天卻是什麼都沒有,“趙大少,東西是貴了還是便宜了,這個事情不是我說的算的,省城也不就是至尊天下一家,還有不少的同行,詢一下還是可以的,如果趙大少感覺有什麼問題的話,那麼所有的一切我都包圓了!”
  坐在那的三位大少也沒有想到樂天竟然會說出來這樣的話來,很顯然著事情多少觸動了他們的神經,看見樂天如此的不好說話,三個人也沒有說什麼,實在是沒有太多的力氣來計較這個了,不過在離開了至尊天下以後,也是讓下麵的人去調查了一下這個方麵的狀況,畢竟要是這個值這個價錢,三個人需要當褲子了,看著好像很是小心,但卻顯露出來沒有格局,在這個事情上麵,樂天是不會跟他們開玩笑的。
  調查的時間並不是非常的長,很快就回來了,等看清楚了調查的結果以後,三位大少直接的就暈死了過去,至尊天下還真的就沒有要謊,價錢基本上都是屬實的,至於那個單子上麵寫著的東西也基本上都是需要的,當然了還有一些是沒有寫上去的,這個不是說要黑三位大少,而是人家不會把方子上麵的東西全部的都添加上去,僅此而已。
  這一下子可是真的要吐血了,要知道先前的那件國寶類的古玩可是家麵出的,花費的並不是他們的錢,但是現在呢?你不給錢,樂天肯定是不會采辦的,如果不采辦的話,一個星期之後那麼用什麼東西來招待這位三少?到時候倒黴的還是他們自己,所以他們隻可能是以最快的速度把錢送到了雲天的手麵。
  而沈浪在回來以後。看著依舊在地上麵研究的三個孩子,也是感歎了一聲,“我說這個時間也已經拖得不短了,不管是上天給予你們的線索,還是其他方麵的研究,這個都已經足夠了,你們要是再拿不出來什麼東西的話,我可就要解開謎底,我已經快沒有什麼耐心了。”很顯然,沈浪這個時間段多少也是等的有那麼一些不耐煩的感覺了。
  “老爹。你太壞了,我們還在研究呢!”小貓也是心有不甘的說道,“研究,給予你們研究的時間也已經很長了,我真的很是懷疑教授你們的東西是不是真的就已經掌握了。很是嚴重的懷疑呀!還有一點就是你們用研究這個詞貌似真的有些不太妥當,再給你們三天的時間。最後三天的時間。不然的話我真的就解開謎底了!說到做到。”
  三小都是鼓著自己的小臉,然後一股腦的把沈浪給轟走了,等隻剩下來他們三個人以後,他們也是相互的看了看,“從我的判斷來看,如果有東西的話。應該就在這四件物品當中了,但具體是哪一件我說不出來,就是有這樣的感覺,現在老爹又給我們出了這樣的一個難題。我是沒有什麼辦法了。”
  “第六感?”咯咯也是說了一聲,隨即也是深深的皺起來自己的眉頭,“我們也是剛剛的過了絨毛那一關而已,距離毛發還有一段距離呢!在現在的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也就是說我們也就是剛剛隻是入門的皮毛而已,現在這個時候用所謂的第六感,我們恐怕需要一些運氣,而且還是大運氣!”
  小貓也是感歎了一聲,“我覺得在這個之前應該買十張同一個號碼的彩票,中了的話,那就說明我們不缺少這個運氣,隻不過是我們沒有找到這個方向罷了,如果說沒有中的話,那就說明我們現在還缺少這個運氣,我這個提議不錯吧!你們的意思呢?”
  “白日做夢!”蟲蟲倒是一點的都不客氣,小貓當然不幹了,“第六感,本來就是一種很虛幻的東西,我想就算是大師兄、二師兄現在也未見敢說他們已經有了這個方麵的體味,隻能說稍微的有那麼一點這個方麵的感覺。”聽著他們兩個人的爭吵,咯咯也是相當的無奈,第六感隻不過是一種模糊的說法而已,這個東西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隻可意會不可言傳。
  兩個人其實與其說是在爭吵,倒不如說是在發泄著自己的情緒,都已經這麼多天了,依舊沒有找尋出來任何的結果,對於他們來說也是已經有那麼一些壓不住自己的情緒了,相對的來說都還是孩子,就連自己也是一樣的,隻不過自己發泄情緒的方式並不是吵鬧而已,而且自己也是三個人當中最先忍不住的,不過好在自己的情緒已經發泄過了。
  等了好一會的時間,兩個人吵得也是差不多了,各自的去洗漱了一番,連頭發也沒有吹幹就重新的走了回來,不過現在這個時候的狀態倒是有些不太一樣了,很顯然他們很少的把心中的怒氣給發泄了出去,在一瞬間也都是冷靜了下來,要知道這樣的人多少是有那麼一些可怕的,雖然會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但卻可以很快的冷靜下來。
  沈浪第二天早上起來放鷹的時候,三小也是努力的把那個大木樁放置在了沈浪的麵前,沈浪根本就沒有太多的理會,倒是一直都在擺弄著他的那隻鷹,等把鷹給放飛了以後,才把東西給踹到了旁邊的果果他們,果果等人看著這塊木頭也是一笑,“分量不錯,從藝術的價值來看,也是不錯的,但是這個遠遠體現不出來它的價值,最好的辨別方法就是把這塊給破開。”
  “扔進水麵不行嗎?”
  果果一笑,也是用手推了推,“根本就感覺不出來麵的是不是空的,從質量和體積上麵來說,幾乎是沒有任何差別的,這個才是真正的木造藏,不同於其他的其他類的木造藏,你把它扔進水麵也不會發生任何的變化,這一手非常的厲害,在一定程度上麵也已經用上了物理方麵的知識了,那個年代還沒有這個稱呼!”
  直到這個時候沈浪才把這塊雕塑給拎起來。放置在了空中看著,“這個雕塑的時間並不是非常的長,看木頭就知道了,保存的還算是很不錯的,這種木造藏是當初的時候把樹木隔開一道口子,然後重新的把麵給封死了,等木頭重新的長好了以後再把這棵樹給砍伐了,製作成了現在的這個雕塑,雕塑本身是不太值錢的,值錢的是藏東西的這種手法。這個屬於古法藏,現在的社會很少有這麼幹的了!”
  現代社會還真的就很少有這麼的幹了,古代的時候之所以用木頭,那個是因為木頭是不太起眼的東西,隻要不是檀木或者是黃花梨之類的。基本上就沒有太多的人會去在意,受限於曆史條件。不像是現在社會一樣。所以衍生出來了木造藏,而相對於現代社會來說,太浪費時間不說,也沒有太多的價值。
  當然了現代社會倒也不乏這些東西,但是做的那些東西太粗糙了,有很多都是粘合在一起的。不過你也不能說這個就是落了下層,每個人站在的位置不一樣,看問題的方法也是不相同的,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天生一才必有一用。
  “老爹,你怎麼就這麼的肯定呢!要知道我們也是很偶然的狀況之下才想到了這個事情,而且也是做了深入的研究,才確定了這是木造藏,難不成這個就是所謂的第六感嗎?”小貓瞪著自己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的老爹,“怎麼說呢?有點這個方麵的感覺,世俗一些的來說,這個是經驗,虛幻一些的來說,這個是感覺,若有若無的。”
  “知道了,都是騙人的東西,是吧!就好像是賭博一樣,底牌隻能是自己知道,其他人都不能知道這個底牌,不然的話等待你的結果會非常的嚴重!明白,非常的明白。”
  沈浪用手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這個話有些歪解,我雖然不會承認,但也不會否認,好吧!東西你們已經研究出來了,現在的問題是你們準備打開它呢?還是說留待研究,這個權利完全取決於你們,不過希望你們打開的時候能夠好好的記錄一番,多少也還是有那麼一些價值的,留待於以後的人,看看有沒有研究的價值!”
  “老爹你不動手嗎?”蟲蟲有些不解的說道,沈浪搖搖頭,“不是我不想開,而是這個東西我不能開,我要是開了的話事情可能就鬧大發了,到時候就算是我也未見得能夠承受這個壓力,你們要是給打開的話,那個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還真的就是非常的難說!至少我對此不是非常的肯定。”
  這下子不僅僅是三小了,甚至是果果他們也是非常的吃驚,還真的就沒有看見過三叔這個樣子過,這麵究竟藏了什麼東西,竟然能夠讓三叔如此的謹慎和小心,三叔應該是比較的看重這個東西,但卻不想沾手,很有問題呀!什麼東西會讓三叔入錯的忌憚呢?沒有多長的時間,幾個孩子的眼睛也都是一涼。
  “三叔,這個東西不會是佛家的吧!”小龍也是冷冷的說道,“這個東西看樣子不小呀!如果是是佛家七寶的話,貌似有些不太應景呀!這需要多少佛家七寶,難不成這麵裝載的是佛家至寶!其他的東西恐怕很難入三叔的法眼。”這個話一說出來,所有的人都是驚聲的低呼,然後齊齊的看向了沈浪的方向,沈浪卻是直接的調轉了自己的身體,根本就不搭理。
  看見沈浪的樣子,眾人就知道這個恐怕真的就八九不離十的,倒是那邊的小龍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很顯然自己先前的時候有那麼一些嘴快了,要是其他的東西,三叔都可以入手嚐試一下子,但是眼前的這個東西要是真的跟自己所說的一樣,還真的就是一件麻煩事,而且是非常大的麻煩。
  三叔的身份是道家的執掌,如果說三叔的手麵真的要是有了佛家至寶的話,那麼怎麼來處理這個問題,要是就這麼的拿出去的話,道家的人肯定是不幹的,但是不拿出去的話,佛家的人肯定是不幹的,那個可是他們的至寶呀!事情要是鬧到了那個地步的話,到時候恐怕誰都不會淘到好處的。
  想了想這個東西也就沒有必要打開了,還是先送回去再說吧!放在別墅麵的話,也許還保險一些,不過以大家對沈浪的了解,這樣的定時炸彈放在家麵,實在是過於的不安全了,在自己的身邊放置了這麼一個地方,就算是不打開,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忐忑,而三叔對此又會做出來什麼樣子的選擇呢?(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2:14:57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