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在回去的車上麵,大掌櫃也是抱著孩子,兒子和兒媳坐在了車前的位置,“爸,這位是誰呀?能入住這的非富即貴,而且還是大富大貴的那一種。”大掌櫃嗯了一聲,“一個剛剛初識的朋友而已,奇人一位,不過你的小心思還是放一放吧!不入人家的法眼。昨天的時候陸鶴陸二少跟錢明宇錢秘書長來過,見到了這位,也是小心翼翼的,你比他們如何?”一句話,足以讓開車的這位把肚子麵的小九九給消除掉了。
  在這個時間麵,錢明宇也是神色怪異的坐在了自己的辦公室麵了,早上的時候,自己的老婆告知自己那個東西已經好久都沒有來了,有些擔心。自己也是靈機一動,隨即也是給在醫院工作的姐姐打了一個電話,剛剛姐姐把電話給打了過來,自己的老婆懷孕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有些過於的意外了,意外的讓自己甚至都有那麼一些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反應了,要知道在之前不管是自己還是自己的老婆可是從來沒有見過沈浪的,而沈浪對於自己的父母那應該更是無所了解的,但是昨天的見麵以後他所說的那番話,到現在為止已經差不多都驗證了,除了肚子麵的孩子是男還是女沒有辨明之外。
  但就算是這個樣子,自己現在還敢不置信嗎?想了想錢明宇也是給陸鶴打了一個電話過去,晚上要是方便的話,一起吃飯吧!至於現在就不要想了,工作太忙了,根本就沒有那個閑暇的時間。陸鶴對於這個邀請當然是答應了,對於這顆已經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自己還是很願意接觸的。
  當然了政治是一方麵。另外一方麵嗎?自己已經得到了消息,錢秘書長的妻子剛剛在醫院那檢查過了,已經確定懷孕有孩子了,至於他父母的事情,現在還有待於調查,畢竟不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麵,需要一些時間,所有有些麻煩。可這些事情究竟是三哥看出來的,還是調查出來,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有些莫名呀!
  如果是調查出來的。多少還能夠接受一些,雖然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但如果不是調查出來的呢?如果就是他推斷出來的,或者是算出來的,這個就未免有那麼一些太可怕了,這個簡直就是非人的手段。但是錢哥對於三哥有什麼意義和價值嗎?貌似就算是兩位大書記,到現在為止。沈浪都沒有太多的理會。
  下午的時候調查結果就反饋了回來。三哥去調查的可能性已經被排除了,也就是說這一切完全都是三哥猜出來,猜這個字用的不好,更確切一些,或者是迷信一些的來說,這些都是三叔推斷和算出來的。這未免是不是也過於的妖孽了一些,如果一個人真的要是有這個方麵的本事,幹任何的事情還不事半功倍呀?
  晚上的時候,陸鶴也是跟錢明宇一起的來到了至尊天下。就是過來嚐嚐鮮的,本來是要明天晚上他們過來的,但是既然盛情邀請,那麼就盛情難卻了,來到了地方以後,陸鶴看著站在那的那個男子,也是笑了笑,“這不是樂董事長嗎?你站在這可是讓我誠惶誠恐呀!”
  “陸二少,你就開我的玩笑吧!”隨即也是看向了旁邊的錢明宇,“錢秘書長,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見諒!”錢明宇笑笑,兩個人握了一下手,僅此而已。別說是在這樣的場合,就算是在隱秘的包間麵,有些話也是沒有辦法說的,自己今天過來,就是邀請陸鶴和自己坐一坐的,也可以說是嚐試一下那張菜譜。
  要知道錢明宇現在的身份也是相當的不一般,雖然說他還隻不過是副秘書長,但是正秘書長已經朝著自己招手了,現在自己代為的主持工作,辦公廳主任的這位職務也掛在了自己的身上麵,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省委常委了,而這一個也是最為重要的一個,當然了這個也沒有任何的問題,就是時間上麵長短而已。以自己的年紀來說,這個已經是相當不簡單了。
  等來到了房間以後,看著陸鶴的眼神,樂董事長也是去看看菜做的怎麼樣了,而陸鶴看著錢明宇也是突然的拿出來了一份禮物,看見錢明宇有些不解的樣子,也是解釋的說道,“我辦了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本來可以瞞著的,也可以瞞上一輩子的,但是我的心理麵是真的有些害怕和擔心!”
  錢明宇的臉色也是突然的一變,不過隨即也是無奈的搖搖頭,然後把東西給收了起來,甚至都沒有去詢問麵的東西是什麼,一直等收下來以後也是感歎了一聲,“換成是誰,恐怕都會忍不住了,你忍不住,我同樣的也忍不住呀!”兩個人相互的看了看,也都是有那麼一些感歎,“陸鶴,這位沈主任究竟是什麼來頭?你應該有所了解才是。”
  “錢哥,從你的位置上麵應該能打探到一些消息的,我也不想瞞著你,但是我知道的,未見得會多於你,從我的角度來看就算是我老爹也未見得知道多少,反正是有那麼一些高深莫測的感覺,這個也是我先前的時候做了糊塗事的最為主要的原因!”
  不過想了想,陸鶴又是接著的說道,“不過今天白天的時候,大掌櫃可是去拜訪了三哥,而且還是拖家帶口的去拜訪了三哥!”錢明宇抿了一口茶,“不會是為了他的那個小孫子吧!先前的時候我倒是聽聞過,拜訪了不少名醫!貌似沒有什麼效果的。”
  “正是如此!”陸鶴也是極其佩服的看了一眼錢明宇,甚至還刻意的比劃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大掌櫃的那個孫子都已經這麼大了,到現在連路都不會走,但是我聽聞三哥已經給看過了,效果怎麼樣現在還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剛剛得到的消息是,小家夥貌似已經能夠出聲了。這個事情有些太,我已經不知道應該怎麼來形容了!”
  錢明宇也是搖搖頭,“大掌櫃怎麼說,你的這件東西應該是從大掌櫃那拿過來的吧!”對此陸鶴也是一笑,“大掌櫃說這是神仙中人,我們世俗中人能夠沾邊就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接下來的那句話,陸鶴沒有說,那就是如果硬要動用什麼手段的話,那麼恐怕真的就會適得其反,到時候恐怕就不能夠挽回了。
  說話之間。敲門聲想起,隨即那位樂董也是走了進來,隨後還有其他的工作人員,幾道菜魚貫的擺到了桌子上麵,“二少、錢秘書長。這個已經是我們最大的努力了,當然了還缺少四道菜。這四道菜還需要等一天的時間。作料才可以準備齊全。”
  陸鶴看著桌子上麵的這些東西,貌似跟自己先前吃過的還真的就是不太一樣,當然了這個隻不過就是一種感覺而已,聽著麵前的介紹,陸鶴和錢明宇兩個人什麼都沒有說,現在說這些沒有任何的必要。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可以了,你要是說出來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更何況至尊天下開了這麼長的時間。一直都是很威風的。
  當然了開門做生意的,特別是做了這麼大生意的,背後總需要有人在支撐著,至尊天下倒也沒有表現的咄咄逼人,隻不過是在營銷的手段上麵有些不太一樣,加上這的東西也是相當的不錯,種種的原因造就了現在的這麼一個結果,這麵的原因沒有辦法一一道來,不過你的架子有些太大了,不經意之間就得罪人了。
  不過等兩個人嚐過了幾道菜以後,這個眼睛也是突然之間的亮了,這個菜的味道跟原來的時候是絕對不一樣的,跟那個每天晚上三桌,節假日七桌的那個菜,味道絕對是不一樣的,雖然外表上有那麼一些差別,但為什麼味道上麵會差這麼多呢?
  一直等嚐過了以後,陸鶴和錢明宇兩個人也是在品味著茶水,而那位樂董也是重新的坐了過來,“二少,能不能幫著介紹一下,這位點單的人究竟是誰呀!我們的大廚差一點把刀都給扔了。”陸鶴看了一眼也是一笑,“點單的人是誰你不用知道,人家未見得就對至尊天下有興趣,問題是你能不能做出來,這個人我請不起,你也請不出。”
  “總有人能請得起吧!”陸鶴琢磨了一陣,“還別說也許真的就有人能夠請得起,那位現在住的地方是我安排的,但是我肯定是請不動,你的身份也不行,差的很遠,不過這件事情你倒是可以去問一問樂樂,我說的是林樂,她也許能夠進那個門,但是能不能請得動,另當別論,更何況以我來看,她未見得就能夠進去那個門!”
  那位樂董看過了以後,也是把目光放到了錢明宇的身上麵,錢明宇微微的一笑,從他的臉上麵根本就看不出來任何的變化,“二少!”這個說話的聲音也是高了幾分,“樂董,就是吃頓飯而已,你做的好了,那麼就是名副其實,做不好那就是名不其實,很是簡單的一件事情,至尊天下,應該有兩分手段!”
  “陸老二,你別太過分了!”這位樂董也是突然的暴起,“你別太過分了,開門做生意,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要是讓我不高興,你也別想高興了!”那邊的陸鶴也是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樂老二,我也告訴你,你在我的麵前分文不值,如果不是看在寧姐的麵子上,我管你去死,當然了,填土的時候我會上去踩兩腳!”
  樂董這個時候倒是笑了起來,一點都不顧及旁邊的錢明宇,“我就說嘛?你是妒忌我在寧姐的身邊了,是不是?我忘記告訴你了,前天我跟寧姐單獨的吃飯了!還一起品嚐了法國的紅酒。”陸鶴看著桌子上麵的盤子,自己是真的想要把盤子扣到這個家夥的臉上麵。
  想了半天的時間,陸鶴卻是突然之間的坐了下來,“你是死是活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我隻不過是不想看見寧姐跟著倒黴而已,我告訴你小子,這段飯你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做好了挨打。做不好也要挨打,這麼的說吧!你趟上了一個倒黴的時候,恰逢其會,至尊天下能不能保住,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樂天也是相當意外的坐了下來,從兜麵拿出來香煙,對錢明宇示意了一下,輪到陸鶴的時候,直接的就把煙扔在了他的身上麵,“能讓你這麼說話的。還真的就是不多見了,這麼說來我們這一次成了靶子了,開槍是誰這個並不重要,問題是誰把我們給擺到上麵的,這個問題我還真的就需要問一問了?”
  陸鶴猶豫了一段時間。“這個事情我還真的就沒有什麼消息,主要是這位我必須要好好的伺候著。先前的時候李伯伯和喻伯伯兩位可是交代了下來。隻要不是原則性的問題,都可以彈性的來解決,別說是砸場子這點小事,就算是把你幹趴下了,然後再蹂躪你一頓,你哭都找不到墳頭。你相信不?”
  這個話讓樂天的第一反應就是縮脖子,而不是繼續的叫囂,自己感覺身後有那麼一些冒涼氣,想了想。樂天也是試探的說道,“我聽說金海天落單了,貌似事情鬧得比較大,還有就是陳老七和麻四也要點火冒煙了,是這位嗎?”
  錢明宇聽了這個話,心下也是有些忍俊不禁,點火冒煙那就是燒了,留著兩具屍體不燒了還能夠怎麼樣?不過這個形容詞還真的就是很到位,有點貶低的意思,但又不是非常的露骨,難怪能夠混跡到如此的程度。至於他跟陸鶴之間的矛盾,這個問題一般人插不上手,他們兩個人也不會讓其他人插手的,這個事情自己聽過一些,誰道年少不輕狂呀!
  “這位三哥現在也很是無聊,但是貌似有人不太放心,總以為三哥接下來還會有其他的什麼目的,所以想要探探底。三哥這不想要在至尊天下定個包間吃頓飯嗎?沒曾想被一巴掌拍到了臉上麵,撅了不說,還被撅到了半年之後,所以就拜托我下個菜單了,作為老朋友,事情的始末我已經告知你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樂天也是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這個來頭實在是有些太大了,連李伯伯和喻伯伯兩個人都下來了暗示,別說至尊天下了,就算是省廳給拆了又能怎麼樣?雖然這有些開玩笑,但是這尊神恐怕至尊天下還真的就接不下來。自己現在倒是有另外的一種感覺了,這麵肯定是有人使壞了,不然的話為什麼要來自己這?
  不過這個事情別人可能會使壞,但是陸鶴絕對不會的,對於這個家夥自己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的,就硬在了那張嘴上麵了,如果不是陸鶴的話,那麼這個人會是誰呢?能夠接觸到這位大人物的人並不會非常的多,甚至是少之又少,想到這的時候,樂天也是突然的抬頭看了一眼過去,甚至還故意的看了一眼錢明宇。
  “這麼說來那邊是故意的了,事情是誰來安排的?我倒是想要見識見識。”看見樂天如此的上道,陸鶴也是一笑,“事情是誰安排的,我已經去調查了,不過這個事情跟錢哥也是有一定的關係!”錢明宇聽了以後,也是一笑,但也就是笑笑而已,多餘的話沒有說,這麵的事情其實很是明白,有人對於自己的位置眼熱、嫉妒了。
  如果說連這個都看不出來的話,那麼自己就沒有必要待在這個位置上麵了,沈浪沈主任住的地方是陸鶴安排的,但是那的工作人員可是市委這邊調任過去的,這個事情不是自己操辦的,但問題是這些人的直屬上司可是自己呀!這麵要是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下麵的那些人是不會背這個黑鍋的,他們的官帽不夠大呀!
  這個事情對於自己來說也是一個難題,怎麼才能夠把事情給周圓了,那位沈主任來這吃飯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給其他人落下來一個口實,他想要胡鬧一番不要緊,但是某些人卻把自己給算計上了,這個就有些過分了呀!
  現在被算計的三個人都已經坐在了這,大家必須要拿出來一個辦法來,不過讓三個人同時的化解這一次的危機,這個說起來還真的就是困難重重呀!“老二,你跟那位比較的相熟,要不你出麵說一說?該打點的我們盡量的應對。”
  “我?”陸鶴也是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錢哥,先前的時候你也在,你什麼時候看見過我老實的跟鵪鶉一樣,這位我是真的惹不起,你沒有看見他逗弄陳老七和麻四的時候,也就幾個人而已,但是那個場景我這輩子都忘不了,太滲人了!這個事我不幹,主要是我不敢幹,我是真的害怕呀!”(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11:45:0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