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王盧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昨天晚上的時候自己就發出了一條短信,看著手機上麵未讀的訊息,等了不到十秒鍾的時間,短信就自動的消除了,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但是王盧卻是露出來了會心的微笑來,隨即也是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很快的就出了自己住的這個地方。
  “你說什麼,王盧走了?一個人走的?”保鏢六哥也是點點頭,“聽門口的人說早上不到六點鍾的時候就離開了這,是不是一個人不太清楚,反正到現在依舊沒有任何的消息,我們也不是非常的清楚他究竟去了哪!”陸鶴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自己倒是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但是這個可能嗎?要知道自己還是因為父親的關係,才被帶到了那去。
  可是王盧呢!卻是自己走了過去,甚至有可能是被接了過去,這種待遇是完全不一樣的。更何況自己為什麼被帶過去,主要還是因為自己父母的關係,但是王盧呢!則完全是自己個人方麵的原因,這種差距真的是稍微有那麼一些大了。
  王盧來到了地方以後,正看見沈浪這位三叔在外麵放鷹,而昊哥和龍哥兩個人正在那邊鍛煉著呢!沈浪看見了王盧以後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三叔、早上好,給你問安!”對於這個問候,沈浪也是輕輕的一笑,“嗯,可是有一段時間都沒有看見你小子了!就這麼空手來見長輩,是不是有些太不像話了。”
  那邊的果果和小龍兩個人也已經鍛煉完畢了,這個時候也是走了過來,甚至還刻意的對王盧眨眼,很顯然對於三叔的玩笑也是樂在其中。王盧臉上麵也是露出來窘迫的表情來,“三叔。你可是錯怪我了,我聽聞了三叔、昊哥和龍哥的消息以後,也是欣喜若狂,所以提前就趕來了,至於東西隨後就到!我就是先行一步罷了!我可以精心給三叔準備了特殊的禮物。”
  “倒是鬼精靈的!還沒有吃飯吧?”說著,沈浪也是用手在王盧的頭上麵摸了兩下,很是親昵的一個動作,要是旁人的話王盧可能現在就翻臉了,自己的頭可不是誰都能夠摸的,但是對於這位三叔王盧是真的感覺非常的親近。對此自然也是不在意,倒是老黑和彬子對於王盧有些不太熟悉,不過能讓這位三爺興致勃勃的,恐怕也非常人了。
  “王書記還好!”王盧也是點點頭,“我老爹還是老樣子。不過這些年修身養性了,不像是以往那樣的高傲。說起來這個也是有我這個當兒子的功勞。不然的話我看很難跟大叔相提並論的,這些年也算是把書重新給撿了起來,父子夜讀其實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別有一番滋味在心中,連我老娘都有些嫉妒了!”
  “你小子呀!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長大了,現在就敢單槍匹馬的往外闖。我也不知道應該說一點什麼是好了!自己留意一些,你所學的東西還沒有完全的形成,也就是說你的世界觀、價值觀還有人生觀還沒有完全的定性,有動力這個是好事。但是不要給自己太多的壓力,有些事情太過於的著急容易適得其反的!”
  王盧也是故作大人似的聳立了一下自己的肩頭,“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三叔,給自己樹立一個目標我覺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要是就這麼得過且過的話就有那麼一些太浪費人生了,不要求做的跟三叔一樣好,但是至少要追一下諸位師兄師姐的腳步吧!”
  這麼的說多少也是暴露出來王盧的些許野心,不過沈浪卻沒有任何的不滿,就連那邊的果果和小龍兩個人也是同樣如此,有野心未見得就是什麼壞事,要是沒有野心的話,沈浪他自己會走到今天的這個地步呢?問題就是在於怎麼來控製自己的野心,控製不住自己的野心,會是什麼樣子的後果,已經有太多太多的例子了。
  簡單的警醒了一下王盧以後,沈浪也是跟王盧閑談了起來,自己很是清楚王盧來這的目的究竟是什麼,當然了他是來看自己的,同樣的也是跟陸鶴打一個招呼,看來這位王書記貌似已經做下來了這個決斷,也就是朝著目標靠攏了過去,這步棋下得很是奇妙呀!不是那位李大書記,而是陸鶴的父親,看的夠長遠。
  究竟是因為什麼,這麵的門道就太多太多了,首先在現在的這個時候王欣雖然代表了一些勢力,但是相對的來說還是有些過於的弱小了,不怎麼入李大書記的法眼,更何況現在李大書記也不是孤家寡人一個了,王欣是不是靠攏過來並不是特別的重要,至少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王欣當然也看明白了這一點。
  既然要選擇的話,那麼就選擇對自己非常有利的一麵,站在李大書記這邊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但是站到李大書記的身前這個對於自己來說,賺取的利益太小了,所以就選擇一個利益比較大的來戰隊,而陸鶴的父親陸新民就是最好的一個選擇,也正是因為這個方麵的原因,王盧現在來找了陸鶴,因為陸新民這個時候貿然的去拜訪是相當不妥的。
  而且這個事情也不好讓其他人來出手,那樣去做勢必會引起來某些人的警覺,讓自己的兒子動一動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更何況王欣也是通過某些渠道知道了沈浪在這邊了,這個對於自己的兒子來說,恐怕也是相當大的一個吸引,自己可以不去見沈浪,但是自己的兒子必須要去見一見沈浪,兒子能成長到今天這個樣子,沈浪居功至偉。
  自己也不是沒有跟他打過交道,也很是清楚當初的時候這個家夥的秉性是什麼樣子的,當然了自己跟沈正的瑜亮之爭也是傳的沸沸揚揚,當初把兒子送過去的時候,其實自己的心理麵也沒有任何的底氣,就算是沈浪礙於其他的方麵把他給收了下來。但是就不好好的教授與你,你又能夠怎麼樣呢?
  而這個結果貌似也沒有出乎自己的預料,兒子在別墅那邊待得時間貌似也不斷,但是回來以後自己的兒子差不多躺了三個月的時間,把自己當時給心疼的差一點就要提著槍去問一問沈浪,他究竟把自己的兒子給怎麼樣了,對自己有意見也不用對自己的兒子的下手吧!好在當時的時候家麵的長輩把自己給摁了下來,同時自己的兒子也讓自己冷靜冷靜。
  等了三個月之後,自己的兒子也是逐漸的好轉了過來,當然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別墅方麵也是專門的派人過來。又是湯又是藥的,親自的服侍在身邊的位置,而且還不讓自己這個做父母的靠近,主要是配藥的時候不讓靠近,其他的時間隨意。當時的時候自己也沒有給予任何的好臉色,後來想來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羞愧。
  自己的兒子並不是沈浪刻意整治的結果。這個也是他好了以後跟自己交談過。自己才知道的,原來這個小子是羞愧,加上在別墅那段時間承受的東西有些多,所以才導致的,事後別墅方麵也是用心的照顧了,至於那個耗費也是相當的驚人。自己在期間也是調查過,別看是小小的湯藥,歸結起來的數目也是讓自己有些咋舌。
  而後自己的兒子也貌似完全就換了一個人,甚至於在很大的程度也是也是改變了自己。有些地方自己也說不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不過有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自己的兒子開始成長了,而且是往好的方麵開始成長了,成長的非常迅速,不過隱藏的也是更深了,有的時候甚至連自己都有那麼一些看不清楚底細。
  不過有什麼關係嗎?沒有的,他越是這個樣子自己就越是高興,這個家夥可是自己的種,自己的兒子。這些年以來他一直都保持著低調和沉穩,當然了這麵多少有那麼一些沈浪的影子在其中,這個不是說沈浪控製著自己的兒子,這種狀況是不可能的,主要是自己的兒子有著其他的想法和目的,對於這一點,自己不反對,相反很是讚成。
  至於讓自己的兒子去那邊,當然還有另外一層目的在其中,別人不太清楚沈浪來這的目的是什麼,但是自己確實非常的清楚,甚至是相當的了解,沈浪這個家夥可是把天給捅了偌大的一個大窟窿,所以這個家夥跑了。
  當然了也不能說是跑了,這麼的說有那麼一些歧義,更確切一些的來說是沈浪自己躲清靜了,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他不想任何人打擾他,也不想任何人過來找他,不然的話都會引起來他的反擊,至於現在所鬧出來的這個事情,在某種程度上麵來說,隻能是說是沈浪的無心之作罷了,並不是沈浪刻意而為之的結果。
  不過這一點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並沒有太多的人明白,至少省麵不會有太多的人知道,當然了鍾書記可能很是清楚其中的狀況,先前的時候他可是來過這的,對於這一點自己還是有所了解和猜測的,鍾書記來這的目的是什麼自己清楚,但是你要是說跟沈浪一點關係都沒有,這個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可能,甚至是有那麼一些玩笑。
  不過這個事情王欣也不準備往麵去插手,這個問題有些過於的大了,自己這邊包括自己和家麵跟沈家的關係可以說是相當的不錯,自己雖然跟沈正是瑜亮之爭,但是這個隻是說一說罷了,兩個人直到現在的這個時候沒有任何的衝突,彼此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是相當的不錯,跟外界的流傳有著相當大的差別。
  自己跟沈家沒有任何的利益衝突,相反倒是有了很多的密切關係,這個關係除了自己的長輩之外,還有自己的兒子現在也被牽扯其中,在這樣的狀況之下,跟沈家起了矛盾衝突,除非是自己的腦袋徹底的壞掉了,不是被門給夾了就是進水了,要是那樣的話,先不說沈家會做出來什麼,就算是自己的家族方麵也不會輕饒了自己的。
  “三叔,陳老七這個人有點怪哉。我父親對他一直保持著相當的距離,不是說看不透,而是這個人有些過於的危險了,我對他也是有著同樣的感覺,他在省麵還有下麵的市麵都有著不菲的關係,這樣的狀況不可避免!”
  沈浪也是點點頭,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拿到明麵上來的,“陳老七的事情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他現在是自取滅亡,我懶得對這樣的角色出手。不過你既然來了,那麼就考驗考驗你好了,果果和小龍兩個人也會給予你幫助,你覺得怎麼樣?”
  聽著這位三叔的說話,王盧的心中也是一驚。“三叔,這個有些太考驗了吧!”沈浪擺擺手。隨即也是看向了果果和小龍兩個人。“我這一次來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曆練一下果果和小龍兩個人,不過從現在來看效果很是不明顯,他們兩個人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放不開,可能是因為我在這的緣故了,現在你來了,那麼你們三個人來做這件事情吧!”
  三個人相互的看了看。沈浪也是笑了笑,“自己找地方,我這還算是比較的悠閑,不想你們三個人把這給糟蹋了。具體怎麼處理你們自己看著辦好了,當然了要是回來吃飯我歡迎,至於其他的事情就沒有必要了,明白我什麼意思吧!”
  王盧還真的就沒有想到會把自己給陷入其中,不過自己還真的就有那麼一點點躍躍欲試的感覺,更何況這一次是跟昊哥還有龍哥他們兩個人合作,反正對於他來說是相當的刺激,而果果和小龍對此也是心有意動,這個也是他們證明的機會,跟小馬駒合作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選擇,他在一定程度上麵也算是別墅當中的一份子。
  到中午的時候,三個人就已經把這個方麵的事情給處理幹淨了,沈浪則是坐在了房間的客廳麵看著書,旁邊還放置著一個平板電腦,雖然說自己現在是出來了,但是別墅方麵的一些事情還是需要自己來處理的,這個是必備的工作,絕對不能夠來半點的馬虎,很顯然軍方現在的動作多少也是吸引了一些人的目光和注意。
  不過這個問題現在這個時候不太需要沈浪來關心,自己沒有那麼多的精力,要知道自己現在雖然是脫離了,但也隻是暫時的狀況而已,自己還是要回去的,當然了在現在的這個時候自己也不是在要挾,自己還是需要靜心下來看看,前麵讓王偉明先頂著吧!從目前的狀況來看,一切都還是很良好的,至於以後怎麼樣?看上麵的意見吧!
  中午的時候,陸鶴也是上門了,當然不是空手上門的,手麵還拎了相當多的東西,保鏢六哥也是一個勁的往麵搬,“不用看了,小馬駒跟果果和小龍他們出去了,我把他們三個人給攆了出去,讓他們去處理一下這個方麵的事情,也算是鍛煉一下!”
  聽了三哥的話,陸鶴也是有那麼一些目瞪口呆的感覺,奶奶的,自己過來處理這個事情就是一種曆練,而果果小龍還有王盧他們三個人呢!竟然跟自己平起平坐了,這個打擊可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了,不過想一想,還真的就沒有多少的可比性,王盧跟自己坐在一起的時候,根本就不怯場,果果和小龍兩個人就更是不用說了。
  是自己已經老了嗎?不會吧!要知道自己還沒有結婚呢!又或者是自己已經被淘汰了,這個念頭也是在陸鶴的腦海麵轉了好幾圈,最終也隻能是感歎自己遇到的這幫家夥實在是有些過於的妖孽了,看著坐在自己麵前風輕雲淡的三哥,陸鶴一時之間也是有那麼一些失神。
  自己現在已經有了另外的感覺,倒不是對這位三哥有些不滿,想一想這位三哥自始至終就是這麼一個態度,不冷淡如冰,但也不熱情似火,原來的時候自己沒有想明白這個方麵的事情,老以為這個是因為三哥看不起自己的緣故,現在想來根本就不是這個方麵的原因。
  如果說三哥要是看不起自己的話,根本就不需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的,隻不過是這個層次相差的有些大了,要知道三哥現在能夠這麼平常的跟自己說話,也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隻不過自己先前的時候沒有看透罷了。
  自己的格局還是有那麼一些小了,在省市的範圍之內自己看著很是不錯,但是用自己老爹的話來說,要是再往上看呢!自己就有些拿不出手了,因為自己站的位置還是有些低了,更確切的說自己有些太自滿了,甚至是有些固步自封了,達到了一定程度以後就有那麼一些不思進取了,這個才是自己的毛病所在。(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2 04:50:26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