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在現在的狀況之下,美國軍方也就隻剩下來一條路可以走了,那就是進行的大量的利益輸出,用來確保自己的安全,至少不能夠成為笑柄的所在,因為丟棄的不僅僅是臉麵的問題。為什麼要輸出利益,因為隻有這個樣子才可以說得動某些團體,世間的一切都是可以商談的,問題就是你是不是舍得付出,如果說你舍得話,那麼擺在你麵前的所有就不會有太多的問題。
  當然了軍方也是非常的清楚,這一次不僅僅是要放棄大量的利益這麼的簡單,甚至還打答應沈浪非常苛刻的條件,隻有這個樣子才可能會換取沈浪的原諒,現在這個時候沈浪還沒有提出來自己的條件,第一千二百九十章但是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沈浪提出來的條件可能會非常的過分,甚至在一定程度讓軍方有些接受不了。
  但是軍方雖然是這麼的做了,可是其他的兩方麵也是很慎重的在考慮著這個方麵的問題,軍方付出的這個代價可以說是相當的大,幾乎上是把方方麵麵都給照顧到了,當然了也非常的讓兩個方麵感覺動心。在現在的時候,兩方麵的勢力也都是在考慮著這個方麵的問題,當然了放棄了沈浪這個不太可能,但是趁著這個機會為組織謀取一些利益還是可以的。
  而這個時候的索德羅也是站在窗口的位置,手麵拿著酒杯在眺望著袁方的美景,好一會才麵帶微笑的轉了過來“袁方,你覺得外麵的景色怎麼樣?”很是突兀的一句話,袁方這個時候倒是沒有太多這個方麵的興致,甚至於都沒有回答索德羅的這個話。
  對於袁方的這個狀況,索德羅也是感覺挺奇怪的,隨即也是看向了他的那個位置,袁方這個時候正拿著組織上麵通報的資料在看著,而且眉頭也是在緊縮著“怎麼?有問題嗎?第一千二百九十章”袁方直到現在這個時候才把手麵的資料給放了下來,微微的有些搖頭“事情貌似有些麻煩了,美國方麵的計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而且會越來越大的。”
  “有什麼問題嗎?”索德羅貌似也是看出來了其中的些許變化。
  “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非常的大,現在不去討論這個方麵的問題,我們來捋一下整個事情的脈絡和發展,甚至可以小小的展望一下,這個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的。”袁方的這個話讓索德羅感覺有些難以理解,自己還真的就不太清楚他現在這個時候為什麼要這麼的說,但是自己現在要聽一聽袁方的意見,隨即他也是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要知道我們的首要目的,是讓三少跟我們合作,就是大家以後能夠坐在同一張桌子上麵。沈浪來到了美國是冒了很大的風險,而且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還被某些方麵給算計了,這個是不能夠否認的,而三少,也是玩了一手,讓自己化險為夷,轉危為安,但是不要忘記了,在整個事情當中,我們還能夠感覺到一隻黑手的。”
  “你的意思是說這一次爆炸的事情嗎?難道你不認為這個是美國方麵做得嗎?”
  袁方這個時候很是痛快的搖頭“我從來都沒有這麼的認為過,同樣的我也不認為美國方麵在那種極端的狀況之下會采用那樣的方式,當時的時候他們已經是有些暈頭漲腦了,就算是內部有人認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人單力薄,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當然了這個隻不過是我個人的一點看法,是不是真實的有待於商榷!”
  “你的意思是說沈浪?”這個時候索德羅也是皺著自己的眉頭,把酒杯給放置在了茶幾上麵,隨即也是在沙發上麵做了下來“或者說你有這個方麵的懷疑,這個事情就是他做的,但是他這麼做的好處和利益何在?”
  袁方這個時候倒是一點的都沒有要避諱的意思“確切的說在事發以後我也是有這個方麵的懷疑,竟然三少能夠做出來於清香的那個事情,那麼為什麼就不能夠把那個東西給引爆了呢?雖然死的人不少,但是對於三少來看,螻蟻而已,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我看過了現場報告,如果說有人能做到這一點的話,我覺得三少肯定是榜上有名!”
  “然後呢?你又推翻了自己的懷疑,所以你懷疑這個事情有其他的人在推動著!”袁方用力的點了一下頭,隨即也是拿起來自己的酒杯,把目光放在了窗戶上麵“我是從兩個方麵來驗證這一點的,第一點就是這個事情到了最後,誰獲取的利益最大,三少在這一次的事情當中究竟有獲得了什麼樣子的利益,綜合來看占據了什麼樣子的排位?第二點就是三少這麼做的目的何在?為了達成什麼?”
  麵對袁方提出來的兩個問題,索德羅也是微微的有那麼一些皺眉,因為這個事情自己還真的就不知道應該怎麼來反駁,就聽見袁方繼續的說道“先說三少來這目的,無非就是想要跟兩個勢力坐下來好好的談一談,這個才是三少的最終目的所在,而且先前的時候,三少已經跟組織方麵談過了這個方麵的問題,所以說再去做爆炸的事情就有那麼一些畫蛇添足了,甚至還把自己給暴露了出來,得不償失。”
  “那麼第一點呢?在這一次的事情當中,誰獲得的利益最大,沈浪又是什麼狀況?”
  “這個更是重中之重的問題了,在這一次當中,誰的利益最大呢?不是我們,不是三少,同樣的也不是美國軍方,至於三少最終獲取了什麼利益,可以說什麼都沒有獲得,或許美國軍方會給他開出來一定的條件來,但是誰都知道那個隻不過是*子的遮羞布而已,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實際意義!”
  索德羅對於這個問題還真的就沒有考慮到特別的多,可以從袁方的這個分析來看,貌似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這個樣子的,除了於清香的這個事情之外,沈浪貌似並沒有撈到任何的好處,從整體的狀況來看,他現在的這個時候是最為吃虧的,這個恐怕也是他站出來的目的所在了吧!但是事實的狀況真的就是這個樣子嗎?“你的意思是說,三少有另外的打算了?”
  “我覺得可以這麼的來理解,相對的來說三少在整個事情當中是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的,甚至於美國軍方的既得利益也要超出沈浪太多太多了,在這樣的狀況三少這麼的做也是在試探,現在撈的太多、吃相太難看了未見得就是什麼好事的。”袁方也是對這個事情做了一個總結“在我看來,如果沒有塵埃落定,那麼一切就還在存在著變數,很大的變數!”
  “不太可能吧!”索德羅這個話說的恐怕連他自己都有那麼一些不太置信了“不太相信是嗎?那麼我們拭目以待就是了,不過有一件事情我需要發表一些意見,來到了這以後我可是用心的工作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你應該給我放假休息一段時間了!”
  這個話說的已經有些夠直白的了,甚至可以這麼的說,袁方對於這個事情已經有了其他方麵的想法了,他現在這個時候準備撂挑子了。對於這樣的狀況,索德羅看的很是明白,袁方他們這樣的人有一點是最為厲害的,那個就是他們對於危險的預感,非常的敏銳,也可以說他們逃跑的本事,基本上是誰都比不上的。
  在遭遇了自己難以解決或者是跟自己沒有太過關係的危險狀況,他們會做出來一定的判斷,也就是說找一個比較安穩的地方來躲避風雨,他們這樣的人,用利益來驅動他們未見得就能夠成行,因為沒有命,要那麼多的錢有什麼用呢!很顯然現在這個時候的袁方,就已經有了這個方麵的感覺了,至於為什麼要在自己的麵前說出來?
  因為他是一個聰明人,他很是清楚的知道在脫離了自己的保護之後,會出現相當大的麻煩,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太多的必要再去找這個方麵的麻煩,當然了如果說自己不認識到這個問題的話,那麼他隻能是走其他方麵的路線,他倒是真的一點都不避諱呀!“這個就是以你的意思,你知道這個後果是什麼嗎?”
  “看你究竟怎麼來認識這個問題了,從現在的狀況來看,你已經完成了你的任務,過猶不及。你的這個橋梁已經起到了作用,如果繼續的當這個橋梁會有什麼樣子的後果還真的就不太好說了,我不太想陪你冒險,因為沒有太多的實際利益,還容易把自己給掉落進去,我們的雇傭關係很是明確,你給我提供保護,我來替你解決一些問題。”
  剩下來的話,袁方並沒有直接的再說下去,再說下去的話就沒有什麼意義了,但是索德羅卻很是明白,深深的看了一眼袁方以後,索德羅才淡淡的說道“如果從利益的角度來出發,我要是參與進來的話,會得到什麼樣子的結果?”
  “會得到什麼樣子的利益,這個我還真的就不太清楚,因為我對於一些狀況也不是那麼的了解。但是我可以給你分析一下其中的難度,其一,你需要能夠影響到三少,其二,你需要影響到組織內部,其三,你還需要保證在這個過程當中,不再有黑手的出現!美國軍方的這個事情始終讓我感覺有些懷疑,為什麼不直接的推下懸崖呢?究竟是處於什麼樣子的考慮?”
  等了沒有太長的時間,索德羅也是得到了家族方麵的消息,家族方麵的意思也是很簡單,就是想要讓他們試探一下沈浪的態度問題,看看他對這個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看法和意見,聽聞是這個事情的時候,索德羅的心麵立刻的就是打了一個突,事情貌似正在朝著袁方預料的方向去發展,這個可不是所期望的結果。
  如果說先前的時候袁方說的這個事情讓自己有那麼一些意動的話,現在的這個時候索德羅是真的動了這個方麵的心思,但是現在說這些貌似已經晚了,這個恐怕根本就不是家族單方麵的意見,而是組織方麵傳達過來的意見和想法,自己現在是真的有點不知所措了。
  “不要看著我,你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的退路了,做好的話錦上添hu而已,沒有太多可以稱讚的地方,做的不好的話,前功盡棄,能夠想出來這個方麵注意的,還真的是夠,特別!”袁方這個話揶揄的意味很是濃重,索德羅當然聽明白了袁方的這個話麵有話。
  如果說家族方麵要是真的非常的愛護,那麼現在這個時候就應該讓自己抽身出來的,讓自己不再摻和這個方麵的事情。但是現在事情落在了自己的頭上麵,自己能說什麼,隻能不去理會袁方的目光,相反還要自我安慰的說道,這個是家族方麵對我的考驗,家族方麵希望能夠看到我的成長,除此之外,還能夠怎麼樣?
  既然家族方麵已經把這個消息給傳遞了過來,那麼自己現在就需要跟沈浪去談一談這個方麵的問題,但是自己真的能夠影響到沈浪嗎?這個問題連自己都感覺有那麼一些可笑,沈浪在對待自己的態度上麵沒有任何的問題,沒有任何的不屑,也沒有任何的怠慢,但是這個是沈浪做人的問題,並不代表著自己在沈浪的心目當中就真的有很是重要的問題。
  自己要是真的這麼的去感覺,那麼就是離死不遠了,想了想索德羅也是重新的看向了袁方了,而袁方對於這個問題也是很遲疑,現在的問題已經不跟先前的時候一樣,因為現在這個時候所關係到的已經是自己的問題了,很是棘手呀!
  想了想袁方才略顯無奈的說道“現在三少這邊的問題究竟要怎麼來處理,既然你讓他有台階可下,同時又不能讓他感覺被組織方麵給賣了,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因為到現在為止沈浪還沒有真正的坐在了那張桌子旁邊,更何況就算是他真的坐了下來,那又怎麼樣?就真的站不起來嗎?當然了這個問題說得可能有些遠了,但是我現在有這個方麵的預感,如果說你現在立刻的就去找三少,這個事情很可能就此玩完了!”“你就這麼的肯定沒有任何回旋的餘地?”袁方憋了一下自己的嘴“我倒不是十分的肯定,隻不過是有這個方麵的預感而已,更直白的一些來說,組織方麵的某些人被美國方麵拿出來的利益給衝昏了頭腦,這塊利益的肥肉不是那麼好吞下去的,很容易卡住自己,我相信洛克菲勒家族方麵也是得到了這個方麵的暗示,哎!”
  對於袁方的這一聲感歎,索德羅也是非常的有感觸,但是還能夠怎麼樣?現在這個時候隻能是硬著頭皮往上衝了,很快自己就去見了沈浪,而這個時候的袁方也已經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了,其實並沒有什麼物品,隻要帶著自己的卡,所有的一切就都可以解決。
  對於索德羅的來訪,沈浪貌似並沒有太多的意外,雖然索德羅很是注意的看著沈浪的臉上麵表情,但是結果讓自己稍微的感覺有些失望,因為沈浪臉上麵並沒有呈現出來太多的失望,非常的平常,也是非常的平淡,在聽聞了索德羅的述說以後,也是沉默了一段時間“這個事情關係重大,如果不著急的話,我想考慮一段時間!”
  沈浪的這個回答,讓索德羅也是無話可說,自己現在這個時候能說什麼,逼迫人家現在就做這個決定,自己有什麼所謂的本錢,難不成是用馬丁的那件事情來做文章,不是說自己臉皮不夠厚,不夠黑,而是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來做文章,唯獨這件事情不可以,如果說自己用這件事情來做文章的,後果就太嚴重了。
  就算是彼此之間的談判真的破裂了,這個事情也是絕對不會再一次的被提起,在一定程度上麵這就是一個禁忌所在,隻要不是組織方麵的腦袋壞掉了,那麼這個事情就會永遠的都被封存起來,更何況就算是美國方麵以後知道了這個事情又能怎麼樣?他們同樣也會閉口不言的,不要妄想著他們會把這個事情給弄得沸沸揚揚。
  索德羅略顯無奈的從樓層走了下來,等重新回來的時候袁方已經打包好了,甚至鼻子上麵也是架了一個太陽鏡“看你的態度就知道,三少對於這個事情並沒有表態,事情到現在為止還有那麼一些活路可以走,你如果不想走的話,那麼就放我走,我不想留在這等死,組織方麵對於這個問題現在沒有想法,那個是因為有利益的肥肉在吸引著,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勢必要有人背負這個黑鍋的,你有家族撐著沒有什麼事情,但是不代表著你可以保住性命的同時,也能保住我的小命!”!!!
  

Snap Time:2018-11-21 19:51:21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