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從別墅出來的時候,兩個人也是一直的都在對視著,很快兩個人的電話就分別的響了起來,不過兩個人都是在第一時間就摁了電話,現在的這個時候並不是非常的方便,也不是非常的合適,要知道她們來的時候可是坐著別墅的車,現在就說一些什麼的話,真的要是傳到了沈浪的耳朵麵,貌似也會造成不太好的影響,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要知道能夠有現在這樣的結局,對於兩個人來說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先前的時候兩個人也是腦袋一熱,直接的就衝進了沈浪的別墅,什麼都沒有顧忌、也什麼都沒有考慮,幸虧沈浪他還是比較的念舊情,不然的話兩個人現在是不是還活著,會不會繼續的坐在這個車上麵,甚至於在下車以後是不是就會立刻的就被帶走,這個都是未知的。
  等到了地方以後,兩個人也是相互的看了看,隨即也是各自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麵,這個時候輪到她們給背後的組織談及這個事情的時候,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沈浪的意思很是清楚,不管以前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在現在的這個時候大家需要的是冷靜,千萬不要被其他的東西給迷惑了自己的眼睛,至於給予兩個人個人的保證就沒有必要說出來了。
  等彼此之間都清醒了過來以後,再考慮一下大家的得失和狀況,可以說沈浪這麼的做,多少讓兩大組織有些沒有預料到,他們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摸不到頭腦的感覺。因為沈浪給予他們的這個答複有些過於的冷靜了,甚至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害怕的意思。
  要知道兩個組織在猛然之間醒悟過來的時候,這個心麵也是暗自的在揣測著,沈浪究竟會怎麼來處理這個問題,裝聾作啞、故作不知是可能的一種狀況。當然了也可能是暴起,因為沈浪現在的心麵全部的都是屈辱感,這種感覺可不是短時間之內就可以消除掉的。在這樣的狀況之下,沈浪應該是有一些過激的表現,才算是很正常的。
  但是沈浪現在的表現呢?正常,正常的讓人甚至都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正常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是不是說沈浪的心麵依舊沒有放下來這個隔閡,但是礙於現在整和那個神秘的組織在合作的前期,所以不太好惹出來其他的事端來,所以先是冷處理一下這個方麵的事情呢!要是這樣的話,兩大組織現在就應該做些準備了。
  等伊芙泰勒和公主殿下從房間麵出來的時候,也已經過去了很長的時間。“要不要瀟灑、放縱一下?楊女士的那個地方不錯,今天晚上不醉無歸!”伊芙泰勒很是豪爽的說道,現在的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發泄一些自己的情緒,要知道這兩天的時間麵,兩個人可以說是提心吊膽的,就算是從沈浪的別墅出來,兩個人的心也沒有完全的放下來。
  公主殿下這個時候也是同意了伊芙泰勒的邀請,隨即兩個人也是乘車前往了會館那邊。楊悠然對於兩個人的到來也是感覺到了些許的好奇,她可是知道兩個人剛剛的從沈浪的別墅那邊出來,至於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隱約的有那麼一些感覺,但是具體的方麵並不是非常的清楚,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還沒有看過別墅方麵送過來的簡報。
  這個當然不是說別墅方麵就是疏忽了,又或者是別墅方麵有其他的什麼想法,沈浪先前的時候給自己打過了電話,這個事情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並不是非常的方便,就算是餘明餘叔叔也不太適合參與進來,但是沈浪卻是給了自己一個提示,雖然這個提示非常的含糊,但是自己也是很快的就找到了線索。在國內這方麵自己絕對要比沈浪的別墅靈通的多。
  知道了消息以後,楊悠然也是感覺渾身不寒而栗,這個事情自己寧願先前的時候不知道,涉及到的範圍雖然很小,但是事情太嚴重了,這個要是真的從自己這邊漏出去了消息。別說是自己沒有辦法承擔,就算是餘家恐怕也沒有辦法來承擔。難怪沈浪沒有告知自己這個方麵的狀況,不是不想,而是根本就不能。
  伊芙泰勒和公主殿下走的是特殊通道,所以並沒有太多的人知道她們兩個人來了,兩個人來了以後跟楊悠然楊女士打了一個招呼,隻是一個禮節性的招呼,隨即也是表達了兩個人的來意,對此楊悠然倒是沒有太多的表示,隨即也是安排了下去。
  看她們兩個人的心情應該還是不錯的,這個時候與其說是來喝酒的,不如說是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的,從兩個人的麵孔上麵多少還是能夠看出來殘留的些許緊張,很顯然兩個人之前的時候是經曆了什麼事情,讓兩個人一時之間非常的難忘,也不知道他們在別墅麵究竟都經曆了一些什麼事情,沈浪貌似不會對她們兩個人怎麼樣的,但是這個事情可不是自己應該好奇的,至少現在這個時候並不是非常的合適。
  當然了楊悠然安排也是非常的好,房間非常的大,但是卻非常的保密,隔著單向玻璃的舞台上麵幾個女孩子正在表演,而喝到一定程度的伊芙泰勒和公主殿下兩個人,這個時候也是興趣酣然,隨即也是跟著舞台上麵的女孩子一樣,盡興的舞動起來,倒是有那麼一點點群魔亂舞的意思,沒有什麼所謂的動作,隻是想要單純的發泄,在這個期間,沒有任何人來打擾她們,要知道楊悠然可是親自的交代了下去,誰敢捋她的虎須?
  一直等天亮的時候,兩個人也沒有離開這,先前的時候是因為想要發泄不想離開,後來是因為實在是興奮過頭了,喝的也太多了,好在包間非常的大,各種設施也是非常的齊全,但就算是這個樣子,等兩個人醒過來的時候,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慘不忍睹的感覺。好在這並沒有其他人出入,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會鬧成什麼樣子呢!
  醒過來的兩個人相互的看了看,兩個人還是很少出現現在的這個狀況,看著彼此的樣子。也是不由的好笑起來,但是也可見兩個人心中的壓力究竟有多大了。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也是由特殊的通道離開了這,經過昨天晚上的放縱,兩個人的心麵壓力小了很多,不過兩個人也很是明白,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兩個人還需要時刻的保持著警惕。
  很快的美國方麵也是由法比奧親自的出麵,這一次可不是打電話這麼的簡單,而是親自的來到了四九城這邊,然後來到了別墅這邊,沈浪先前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得到這個方麵的消息,很顯然也是感覺非常的吃驚,甚至於沒有這個方麵的太多準備,但是現在的這個時候。法比奧也是來到了門口的位置,總不能就這麼的涼著他吧!
  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法比奧的車也是行駛了過來。看著朝著自己擁抱而來的法比奧,沈浪也是搖搖頭,趁著擁抱的時候,沈浪也是低聲的說道,“你知道嗎?在我第一時間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我甚至想要把你一腳給踹出去,要不是我們兩個人之間還有那麼一些交情,我可以保證我會這麼做的。”
  “哈哈,我就說嗎?親愛的沈是不會忘記老朋友的。”法比奧這個時候也是很得意的說道,“不過你也知道我這個也是逼於無奈的一種選擇。我要是提前的給你打了這個方麵的招呼,方方麵麵的約束就太多了,到了那個時候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所以還請原諒我這位老朋友的無禮,到了家門口才給你打這個電話!,就是想給你一個意外的驚喜。”
  “這個驚喜還真的就有點意外!”說著。也是轉身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更改不了結局了,現在還是讓他進來再說吧!對於他的來意自己大致上麵能夠猜出來一些,但是還有一些就需要他親自的來揭秘了。
  “這兩天的客人可是有些多,要知道現階段我可是很忙的。”坐下來以後,沈浪也是很直接的就說道,這麵多少有發泄著自己不滿的意思,法比奧也是很理解的點點頭,其實自己來的時候也是想過,但是這個問題很是關鍵,自己也是沒有什麼辦法,在感覺當中,沈浪在現在的時候應該不會拒絕自己的,當然了在一定程度上麵,自己也是豁出去這張臉了。
  “誰讓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呢?”法比奧也是一語雙關的說道,沈浪歎了一口氣,隨即也是往後仰著自己的身體,“好吧!有什麼直說就是了,彼此之間太客套相反顯得有些過於的虛假,在現在的這個時候,沒有這個方麵的必要!”
  “想邀請你去一趟美國,在這個過程當中我父親和其他幾位親自的作陪!”法比奧很是嚴肅的說道,這個話讓沈浪的眉毛不由的跳動了幾下,要是放在以往的話,沈浪可能打一個哈哈,開一個玩笑,但是現在的這個時候沈浪並沒有這麼的去做,而是陷入到了一陣的思考當中,好一陣,沈浪才緩緩的說道,“這個是一個很冒險的舉措。”
  沈浪的話同樣的讓法比奧也是陷入到思索當中,沈浪說這是一個很冒險的舉措,這麵絕對是話中有話,冒險的舉措,應該怎麼來理解呢?應該不是安全方麵的問題,如果是安全方麵的問題,沈浪不會這麼的說,哦,法比奧立刻的就明白了過來沈浪擔心的是什麼方麵的問題,但是這個問題自己還真的就不太好說什麼。
  如果說沈浪現在立刻的就答應下來,那麼會給那個神秘的組織什麼感想?他們會懷疑沈浪有其他的什麼想法不成,要知道兩方麵現在都是小心翼翼的,任何的動作都可能會引起來大家的誤會,所以沈浪必須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謹慎謹慎再謹慎才是。
  房間麵的氣氛稍微的有那麼一些沉悶,想了一陣,法比奧也是突然的說道,“如果說,我是說如果說那邊不會表示反對的情況之下,親愛的沈,你會做什麼選擇?”
  “你這個是有罪辯護,而不是你們國家所倡導的無罪辯護,而且在這個其中。你在誘導我故意的上套,這個要是真的在法院上麵,我要是提出來你的這個行為,你會被吊銷律師資格證的。”沈浪的這個話讓法比奧有些愕然。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到從沈浪的口中竟然聽到了這樣的回答,還真的就是別有一番新意。
  “好吧!那我就說的直接一些,這個事情我必須要看到一定的結果才可以,不然的話我這邊也會非常的為難,我的處境也不是想象當中的好!”
  而這個時候的沈浪也是拿了兩隻雪茄過來,各自的點上,吸了一口以後沈浪才張開自己的雙臂。搭在沙發上麵,悠悠的說道,“人這一生始終是為情所困,親情、友情、愛情等等,都帶有了一個情字,看破情字何其難也。”說完了以後,也是瞥了一眼坐在那的法比奧。
  倒是法比奧聽聞了這個事情以後,興奮的差一點跳了起來。“這麼說你答應了。”沈浪直接的就白了一眼過去,“我可沒這麼的說,你可千萬不要賴在我的頭上麵。香檳酒並不是那麼好喝的,不好聽一些的來說,喝多了也會倒下的。”
  “那又有什麼關係?”法比奧也是盯著沈浪說道,“不過說起來我倒是帶了一些小禮物過來,直說了吧!東西非常的多,但是由我親自挑選的倒不是非常的多,不過倒是有我珍藏的幾瓶好酒,記得什麼時候開啟的時候告知我一聲,我親自的來品嚐!”
  沈浪也是被這個話給氣笑了,“我說你到底是給我送禮物的。還是說就是放在我這保存的,我這可不是你的保險櫃,你要是把這當做保險櫃的話,記得要付賬,而且我這比任何一家銀行都要貴!”這個時候,兩個人倒是有心思開起來了玩笑。
  不過這隻不過是兩個人緊張關係的一個小小的調味品而已。“沈,我知道你現在很是難為,但是這個事情不能夠拖太長的時間的,不僅僅是我們這邊,還有那邊對於這個事情也是非常的急迫,能讓幾大勢力都這麼著急的人,還真的就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在這一點上麵我還真的就是很佩服你的運氣,有些逆天!”
  “要不你試試?”沈浪也是沒有好氣的說道,“這個事情我現在不能夠給予你明麵上的任何答複,不然的話我對其他方麵沒有辦法交代,但是出於私人的關係,我倒是可以給你一個小小的提示,如果可行的話,我會在兩個星期到一個月的時間麵去一趟銀行那邊,當然了現在這個事情還沒有定下來,要知道我的朋友不少,可以這個敵人同樣也不少!”
  “明白了!”法比奧也是很痛快的說道,沈浪說的這番話自己完全就聽明白了,沈浪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就不能有任何的言論,任何的言論對於沈浪和那邊組織的合作都是不利的,但是這個並不代表著沈浪就什麼都不做,出於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他跟自己透露了一下這個方麵的準備,那個意思也是在告知自己。
  事情可以答應下來,但是真的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的話,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和背後的組織要全權的為這個事情負責。要知道沈浪現在可不僅僅是一個香餑餑這麼的簡單,不少人對他也是虎視眈眈的,猶豫了一下,法比奧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拇指扣在掌心,其他四根手指頭張開,“如果您啟程的話,我安排四個軍機中隊全程護航!兩個保護,兩個待機!”
  “這個有點誇張了,我還沒有到那個程度!”沈浪笑笑的說道,雖然聽見沈浪是這麼的說,但是不代表著法比奧也是同樣的不當做一回事情,要知道沈浪現在能夠給自己透露這樣的一個消息,那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自己有必要讓沈浪感覺到自己的真誠。
  “哦,我來這還有另外一回事情,原本這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但是現在這個時候確實有些不太一定了!”法比奧這個時候也是有些猶豫的說道,說完了以後,也是走了出去,沒有多長的時間就領了一個小孩子進來,沈浪這個時候也是有些傻眼,甚至是呆滯的看著法比奧,好半天的時間才反應過來。
  “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想了想,沈浪也是皺著自己的眉頭說道,“在現在的這個檔口,這個事情的性質可是會變味的,你敢送,但是我未見得就敢收呀!更何況我現在還不知道你這個家夥打的什麼注意?”。。)
  

Snap Time:2018-11-21 20:01:29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