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四百三十六章

  
  沉浪坐在沙麵正用心看書的時候,就看見哈特拿著有憂咒到了自己的身邊,把電話遞到了沈浪的手麵,竟然是田光華打過來的,“三少,剛才王少給我打了一個電話,他讓我晚上的時候過去一趟,說是給我解氣,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意思,你看我應該怎麼答複他。你幫我拿一個主意?”
  聽了這個話以後沈浪倒是一愣。這個王欣倒是真的挺有意思的呀!在這兒給自己擺架子,轉過身掉過就來蘇外的一套,還別說這一套自己還真的是感覺挺有意思的。找田光華的意思非常的明顯,王欣不讓自己收拾那幫家夥,那樣的話他的麵子可就全無了,但是他自己收拾這些家夥卻是無所謂的,他給了沈浪麵子又替他自己掙回了這個麵子,這個事情做得倒是挺讓人感歎的,自己也說出來一個什麼,還需要領他的這個人情。
  其實沈浪也是誤解了,王欣還真的就沒有這個意思,這些都隻不過是他在路上突然之間想出來的,他這樣的做不僅僅讓沈浪和田光華感覺滿意,更讓楊爺爺會感覺滿意,而自己這邊也是出了氣了,這幫家夥竟然敢陷害自己,這個擺明了就是沒有把自己給放在眼睛麵,自己才出去幾年的時間呀!這回必須要讓他們記住,自己不是那麼好惹的,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被拿來當槍使的。
  聽著電話麵沉默了起來,田光華也是有些六神無主,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也是一直的舉著自己的電話,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才聽見電話那邊的沈浪出聲的說道:“這個想必是王欣要給你一咋,交代,他剛剛的過來過,倒是挺有意思的一個人。這樣吧!晚上的時候你過去,這頓打也不能白挨了不是,完事以後去會館,我在哪兒等著你們,你幫我邀請一下王欣,不過等出了氣以後再說這個事情。
  晚上的時候,王欣出完氣以後還刻意的看了看田光華,當時他們打這個家夥的時候自己已經喝得是迷迷糊糊了,根本就沒有法意到這個人。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事情。自己打著替他出氣的旗號,這麵未嚐沒有替自己出氣的意思。看田光華的意思也是非常的明顯,這口氣他已經出了,自己也算是對沈浪和楊爺爺有了一個交代。
  田光華在王欣給自己打電話的以後這個氣就已經出來了,看到欣少打這幫家夥的時候也是有點心驚膽顫的味道,要是真的說起來躺在地上的這幾個人也都是家世顯赫的人物,可是現在都隻能是躺在地上裝死,。自己也看的非常明白,欣少根本就沒有留手的意思,打的這幫家夥都有點慘不忍睹的,絕對不是什麼裝的。
  “欣少,三少已經在會館定了房間,想請你過去坐一坐。”田光華很是謹慎的說道,他並沒有因為這個事情而變得趾高氣揚起來,相反比以前變得更加的謙虛和謹慎起來,自己也是非常的清楚,自己這一次根本就是被牽連進來,也就是所謂的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但是其中的波瀾真的是讓自己心有餘悸。
  餘小天在得知沈浪來了以後也是有些愣神,這段時間沒聽見沈浪的什麼消息,他該不會是來找自己算賬的吧!要知道自己也是為了方方麵麵的著想,要麼就是得罪沈浪,要麼就是得罪王欣,這兩個人自己得罪不起,把兩個人樹立成自己的對頭好像對誰都沒有好處來著,所以自己隻能是周緣著來。
  等沈浪定了一個包廂以後,餘小天才感覺到沈浪並不是要找自己來算賬的,看這個意思好像要在這宴請什麼人一樣,他不會是想在這宴請王欣吧!我靠了,這兩個人要是在這兒掐了起來,那麼自己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自己也算是一個紈子弟,但是在這兩位大少的麵前。自己不敢充大頭。
  所以餘小天也沒有多長的猶豫。趁著服務生上果盤的時候,也是跟著偷溜了進來,看見坐在哪的沈浪也是開懷的一笑,“三少,你可是有些日子沒有過來了,年前的時候也沒有看見你,身體好些了嗎?本來是想去看看你來著,後來感覺我這個身份還是差了那麼一層,所以隻能讓小婊把東西給你帶過去,還望三少你不要太見怪。”
  沈浪看著餘小天,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算是跟他打過了招呼,等才跟王欣走了,我過來定個位置,你等一會要是有空的話過來坐一坐吧!”
  聽著這個話,餘小天的眼睛立刻的就是一亮,瞅這個意思他們兩個大少應該是和解了,王欣帶白光華走了,肯定是帶著他去出氣了,自己當天看見照片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不對了,王欣是什麼人呀!就算是他再混再不懂事,他也不會跟沈浪兩個人相互的對掐,畢竟兩個人沒有什麼實際的接觸,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利益糾葛。
  要說王欣看著沈浪不太順眼。這個倒是有這樣的可能性,但問題是欣少已經出去好幾年的時間了,就自己所知道的情況他們根本就沒一姍麵的機會看不順眼眾個你也得看的見是不以極殃懈小能性就是欣少喝的稀糊塗的時候被人家給當槍使了,其目的就是想讓他跟三少兩個人相互的對掐。
  至於為什麼兩個人沒有掐起來,這個餘小天就感覺有些迷糊了,這個絕對不是自己說了兩句話的原因,如暴是說上兩句話就可以把這個事情給擺平的話,那麼自己現在就不坐在這了,這樣的本事自己沒有。肯定是沈浪那邊認識到了什麼,所以才沒有動這個手,不過想到這的時候餘小小天也是感覺有些奇怪,既然那幫家夥想要沈浪跟王欣兩個人對掐,怎麼會那麼的不小心。還讓照片落入了沈浪的手中,太不應該了。
  王欣來到會館的時候,沈浪早就已經恭候多時了,田光華並沒有在這個包間麵待上太長的時間,而是敬了一杯酒以後就離開了,這個談話自己根本就插不上嘴,留在這反而是降低自己在他們兩個人心目當中的個置,自己還是早一些的離開比較好。
  看見沈浪望著自己,王欣也是冷笑了一下,“怎麼著,是不滿意還是有其他的什備想法,有話就說,我這個人比較煩別人跟我玩心眼子,不是玩不過,而是懶得動這個腦筋,老虎不威有人就當我是病貓了。
  沈浪晃悠了一下自己手麵的酒杯。“我不是非常喜歡跟你這樣的人打交道,太麻煩,算得上是知心朋友的人當中也沒有幾個是像你這樣的人,當然了這個不是不屑,不是什麼所謂的仇恨,就是有點看不慣。老實的說你今天的這個做法讓我稍微的有些難堪,當然了我請你卻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個事情已經到此為止了,以後的事情另當別論。
  ”說完了以後,沈浪就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酒杯。
  “哦?”王欣也是微微的一愣,看不慣自己的人有的是,但是當著自己的麵說這樣話的人好像還沒有幾個來著,“,我還從來沒有聽過有人當著我的麵說我的壞話;雖然在理解當中你的這個話並不算是壞話,但是聽起來總是不那麼的順耳,所以我選擇把它當成對我的壞話,你沒有什麼意見吧?”
  “沒什麼意見,不過像你這麼的直爽的人我還真的是第一次看見!”沈浪的這個話雖然好像是在恭維。但是點滴之間還是帶有了一些酸味,聽得王心不由的就是一皺眉,不過他卻是笑了起來,“我原來的時候聽過家麵的人說起過你,也經常的聽楊爺爺說起你,但是卻從來的沒有說起你這名的牙尖嘴利。”
  沈浪也是抿了一口酒,歪著自己的頭看著王欣,自己還真的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這麼有趣的一個人,不過還沒有等自己說話呢?那邊的王欣已經把酒杯放到了桌子上麵,沉聲的說道:“我今天來這一個是給你麵子,另外的一個就是想問你一件事情。這個當然不是我想要知道,我才懶得關心這個方麵的事情,你最近在搞什麼鬼名堂。”
  “哦,你說家麵的人吧!”沈浪把自己的身子往後麵仰了一下。“給他們了一筆錢,讓他們出去替我做一點事情,是我自己的私事。不過究竟是因為什麼,這個我想還是不要告訴你的好,因為我現在還不是非常的確定,更何況我還不知道你這個人值得不值得相信,我看你也是這麼想得吧!”
  “不錯,你這咋小家夥倒是夠真誠。但是也夠狡猾。”說道這的時候,王欣往自己的酒杯麵倒了一點酒水,重新的把酒杯拿了起來,“難怪楊爺爺一直的拿你跟我比較。我現我們還真的有點一樣的地方。既然你都已經這麼的說了,那我回去也應該可以交代了,你今天找我來不簡單就是因為這個事情吧!”
  “,我原本的時候還真的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不過現在我覺得還是算了,請你幫忙我怕還不起這個人情,要知道人情債是最難還的一種。我還是自己解決吧!雖然說會有一點的麻煩,但也不是不能解決。”
  一直到王欣離開,沈浪也沒有說自己的麻煩事究竟是什麼,王欣也懶得去過問這個事情,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沈浪不開口,自己何必上杆子去問呢?這個不是明顯的犯賤嗎?不過自己不過問是一個事情。感興趣又是另外的一回事情。能讓沈浪感覺比較頭疼的事情,還真的挺有意思的。
  所以出來的時候王欣直接的就把餘小天給拽到了一邊的位置,也沒有跟什麼說什麼廢話,而是很直接的就問道:小天,沈浪最近有什麼麻煩嗎?聽他的意思好像挺棘手的呀!究竟是什麼事情,你千萬不要告訴我說你不知道,不然我打你一個滿臉桃花開,不要以為你小子現在出息了我就不敢揍你。”
  餘小天也是應對的一笑,“欣少,這個事情我還真的就知道,不過這個事情你聽聽也就算了,當初的時候沈浪不是在一司嗎?楊天高那介。孫子非要去試試那個水有多深,結果被沈浪給打了一個滿地找牙 當時的時候聽聞沈浪都已經準備拉著這個家夥出去打靶弈旬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沒正把那個家夥給整了…個夠呤,那個家夥現在直的沸允瓶波浪的麻煩。”
  “楊天高?”王欣很是不屑的哼了一聲,“這個家夥從我認識的那玉開始就沒幹出來什麼讓人信服的事情來,他們那夥子人現在也就看出來了,根本就不成什麼氣候,能活到現在也算是很不容易了,可是都已經這麼多年了還是不長記性
  餘小天也是微微的一笑,欣少可以說楊天高,因為他們的身份相差不多,但是自己卻不能接這個話題,雖然說自己也非常的看不起這個楊天高。“原來金爺爺還在世的時候。也不知道沈浪走的是什麼路子,竟然跟金爺爺搭上了關係,在這一點上麵我還真的是挺佩服他的,把金爺爺哄得很是高興,甚至連去世的時候,沈浪還親自的去了
  “這個楊天高有什麼關係?”王欣停下了自己的腳步有些不解的問道,“楊天高他外公雖然也是部隊係統麵的,但是跟金爺爺好像不是那麼的對付,關係也是比較的僵。這個大家都知道的,難道就是看見沈浪跟金爺爺的關係好,所以才找沈浪的麻煩,這個根本就不符合邏輯呀!是不是麵還有其他的什麼事情?”
  “這個我知道的並不是很詳細。有小道消息說金爺爺下世之前把他的東西送給沈浪了,咱們小時候都見過金爺爺,那個槍始終都掛在身上。但是金爺爺下世的時候大家才現這個槍不見了,可是找來找去也不知道這些槍都哪去了。”
  這下子王欣可是徹底的動容了,這個跟槍本身沒有任何的關係。像他這樣的人從小到大什麼槍沒有玩過,但是金爺爺的這個槍卻是代表了另外的一層意思。原來小的時候這位金爺爺就跟自己這幫混小子說過。作為一名軍人,很多的東西都可以舍棄和丟棄,但是軍人的榮譽和手麵的槍就算是死也不能放下。
  當初的時候自己這幫傻小小子聽了這個話以後,可謂渾身的熱血都沸騰了起來,甭管是手麵有沒有家夥都非要弄一個東西別在自己的腰麵,大家也是相互的約定,別管是誰說話,堅決不放下自己手中的武器。為此不少的家夥都回家挨了板子。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個。現在想一想還真的是挺有意思的一個事情,不過比較可惜的是現在金爺爺已經去世了,再也沒有辦法去領略金爺爺的那份風采了,這些隻存在在自己的回憶當中。
  “怎麼?這個槍在沈浪的手麵嗎了。
  餘小天猶豫了一下,這個話自己到底要不要說,這個欣少可是自己這幫人的頭頭,現在雖然是下放了,但是他卻還是自己這幫家夥的精神領導,沈浪跟自己家的關係雖然是不錯,但也沒有好到那個份上,而且這個話說了和不說都無所謂,至少對沈浪沒有太大的影響,就算是日後沈浪知道自己說了這個話,也不會怎麼樣的。
  所以餘小天微微的咳嗽了一下,“有這個傳聞,但沒有證實過,金爺爺的遺物一共少了三把槍,其他所有的東西全部的都登記在冊,唯獨這三把槍消失的無影無蹤,楊天高說這個東西在沈浪哪,為此還特地的拽著軍事博物館的人上沈浪的家麵去討要,不過結果不太好,差一點被沈浪給萃了。”
  王欣坐到了自己的車上,猶豫了一下還是對餘小天揮了一下自己的手。把餘小天招呼到自己的車上。“有沒有找人看看,這個東西倒是無所謂,可是東西本身的意義卻是不太一樣,留在沈浪的身上還是有點說不過去,沈浪這個人我雖然隻接觸了兩回,但卻不是那麼的好說話,找他要這個東西肯定是不行了。”
  餘小天聽著王欣的說話就是一愣。不過隨即也是笑了出來,當初的時候這位欣少就帶著自己這些人鬧的無法無天,後來因為家麵實在看不過眼去了,這才把他給弄了出去。今天看這個意思,是動了心思呀!
  不過這個事情可大可自己還是勸慰兩句的比較好,“欣少,你要真的有什麼想法的話,我去給你說一說。他跟我叔叔的關係不錯,心心就是我叔叔的那咋小閨女現在就在沈浪的帳下,弄僵了的話對誰都不太好。還有欣少你這些年不怎麼回來。所以沈浪你不怎麼了解,這位主跟三少你差不多,平時的時候很和氣,但是真的要是怒起來的話這個膽子也是大的沒有邊,當初的時候我叔叔不也是被他給關了。”
  “智取而已。”王欣有些不在意的說道。
  “,智取,欣少我想你還真的是不了解沈浪吧!更何況沈浪本身也不是什麼善茬子,他師父可是趙逢春趙爺爺,你當年的時候捧著人家大腿的哪一位。還有就是沈浪的那個別墅,在你之前警察,安全局的都調查過,但是就現在了解的消息,哪還是深不可測。”說完這個話以後,餘小天還很是肯定的點點頭。以增加自己所說這個,話的信服力。
  

Snap Time:2018-11-21 19:51:11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