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三百八十章

  
  劉莊沒有用濁浪給自隻派車,自隻直接的就開專了濁浪雕一沏於上街。也沒有帶自己的兒子,雖然說以後這個小家夥就要留在沈浪這了。不過在這個時候恐怕劉源的眼睛麵已經沒有他老子了。還沒有到中午的時候劉莊就回來了,手麵也是大包小包的,也不知道都買了一些什麼東西。反正是不少。
  看到了沈浪以後也是略有歉意的說道:“三少,這個我就不在這兒多留了,我已經定了十一點的機票,就先回去了。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回去溜達溜達,我陪你釣魚,或者去範老爺子哪逛逛,事情總得往長遠的看,你說呢?人都沒有長前後眼。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誰也不敢打這個保票。”
  沈浪倒是心領的點點頭,“是呀,差不多已經到了上山的季節了,好長時間也沒有去看看我這位師傅了。不知道他老人家的身體現在怎麼樣了,行,我到時候回去一定給你電話,你要是走的話我就不留你了,回去把事情說明白一些,有什麼責任盡管往我的身上推。”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就聽見門口的方向出來一陣的哭聲,然後就看見劉源哭著的跑了過來,兩隻肉嘟嘟的小手不住的擦著自己的眼淚。後麵的心心也是緊追不舍,沈浪看著跑到麵前的兩個人,神色非常的冷淡,隻是對劉莊輕輕的點了一下頭,“我就不送你了,我讓他們送你去機場。”
  劉莊看著自己的兒子,又看了看沈浪,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直接扭頭就走了,弄得劉源也是一下子停止了哭鬧,他有些不太明白自己的尖親為什麼突然的就把自己給扔在了這,雖然說這很好玩。但是這沒有自己的爸爸和媽媽呀!
  哇”
  。沒有多長的時間劉莊就開始扯著自己的嗓子嚎了起來,沈浪倒是又坐回了沙上麵,對心心微微的招了一下手,等她來到自己身邊的時候,才語氣不輕不重的說道:“我不知道他因為什麼哭,也不想知道他為什麼哭,我隻知道他是和你在一起的時候哭了。你們兩個人你的年紀比較大,所以這個責任在你,你需要為他的哭負責,我想我說的已經夠清楚了吧!”
  餘心的大眼睛狡猾的轉了轉,她自己也是有些氣惱,這個叫劉源的小壞蛋真是的,本來兩個人跟狗狗們玩的好好的,可是他聽了自己這些天騎馬的事情以後,表現的非常不屑。這個讓自己感到非常的生氣。當時的時候也是想到了一個鬼主意,讓他去騎那個大狗,沒有想到這個小家夥竟然真的就去騎了,結果自然不言而喻,他被好好的摔了一頓,幸虧那個大狗不怎麼厲害,沒有把這個小家夥怎麼樣?
  “三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隻要讓他停止哭泣就是了,我是不是可以這樣的理解。”聽著餘心小大人一樣的說話,沈浪也是側目的看了一下,微微的一笑點頭同意了。“那就好辦了,等他自己哭夠就是了。我就不相信他會一直的哭。”
  出乎了餘心的意料,沈浪愕然的同時也是點點頭,幾乎是看著劉源的說道:“這倒是一個省時省力的好辦法,不過這樣的辦法這一次行。下一次恐怕就不行了,我看你還是想想以後怎麼辦吧!你以後要跟他相處很長的一段時間,預防針我已經給你打好了,我很期待你的表現。”說完了以後沈浪看著已經不在哭啼,但還是有些抽啼的劉源。“也許你不明白,但是我要讓你知道,你有你自己的優勢,看你怎麼去用了。
  看著走開的沈浪,哈特跟在後麵貌似有些不解的說道:“少爺,你這樣的教育方法是不是顯得有點太另類了,這個十一二歲的孩子都不一定能聽懂,他們兩個小孩子還這麼的就算是能明白,可是對於他們的影響是不是有點那個了?”
  “,這些話劉源他肯定是不明白的,可是我想他應該可以知道哭是他現在唯一的一個手段。對於心心嗎?我覺得她對於我的話還是能夠很好理解的小丫頭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鬼主意確實不少,心麵機靈著呢?我現在甚至可以打包票,等一會劉源不哭了以後,你就看著吧!心心會哄得他連媽媽都不知道是誰了!”
  “這個就是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話的原因嗎?”
  “隻是其中之一,也不知道是因為她父母的熏陶,還有因為她小姨對她的教誨,或者是其他的什麼方麵對於印象深刻,這個小丫頭還是有那麼一點腹黑的,這麼小小的年紀就懂得這個可是不太好,這個也是我把劉源給弄過來的原因所在。”說到這的時候沈浪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宇,“雖然說當初的時候是劉莊威脅了我一下,但是好歹我和他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夾雜的利益非常少。這樣的朋友在我的人生當中比較的少,屈指可數。”
  聽到沈浪的感歎,哈特也是沉默不語,這次的事情自己這邊已經調查的非常清楚了,雖心 瞞著班浪的,自隻非常的明白,少爺眾次!所以孵鉀丁可很大的一部分原因還是因為自己這些人的,如果不是自己這些人的存在,少爺恐怕也不會如此的被動。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被動,才導致了現在這樣的結果。
  不自負的說這些年自己是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是這個還是有前提的。這個是在自家少爺的掌控和輔助之下,自己這些人才能夠盡情的去揮自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大家都擁護在少爺的身邊,中國有那麼一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士為知己者死,自己這些人不一定能做到。但卻會努力的。
  站外外麵沈浪感受了一下有些已經開始冷的口氣,深深的吸了一口。在肺麵醞釀了一會以後才吐了出來,“哈特,米勒那邊進行的怎麼樣了?對方有什麼反應沒有?”哈特微微的搖頭,“進行的不太好。對方要求當事人交易,否則的話將會把劍出售給其他人,威脅的傾向很是嚴重。”
  沈浪倒是哼了一聲,“這算是威脅,還是在告知我們這就是一個陷阱。告訴哈特他們劍本身不重要的。無非就是時間的長短罷了 如果拿不到手的話,就先告一段落,老是這麼的懸在這兒,會很危險的。”
  “我馬上就安排。”
  晚上回來的時候,蘇同看了一眼自己好像閑的有點無所事事的孫,女。有些不在意的問道:“你這兩天沒有去找沈浪?前兩天的時候看著你跑的挺勤快的呀!”蘇妙妙看了看自己的爺爺,又望向了自己***那一邊,看見自己的奶奶好像並沒有什麼反應,有些賭氣的說道:“沈浪現在弄得深居簡出,一般的時候也不怎麼出來動彈,根本就拽不動他。我總不能天天泡在他的那個別墅哪吧!還有就是餘天餘叔叔的女兒心心在那,好像還有沌浪朋友的一個孩子,一看見我去了兩個小家夥眼睛瞪得都趕上燈泡了。我還怎麼去呀!”
  聽了自己孫女的絮叨,又現自己的老婆子正以埋怨的眼光看著自己,蘇妙也是回看了她們兩個一眼,“胡鬧,這個事情哪是你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這麵涉及的東西太多了,沈浪也是太狡猾了,我們這些老家夥也沒有想到他會把下麵的這些人弄得這麼團結,緊緊的以沈浪為中心抱在一團,敲都敲不開,沒有辦法我們隻能是準備才用最直接的辦法,省事也省力,如果這個事情耽擱太長時間的話,會有其他的麻煩。好在沈浪他比較的明白事理。直接的遞給了我們一個借口,這樣大家也都是相安無事。”
  “爺爺,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沈浪他們一個好端端的司非耍給拆的七零八落呢?這個不是擺明了欺負人嗎?”
  看著自己的孫女抱著坐枕在哪兒蹂躪的樣子,蘇同也是一陣的好笑。但是臉上麵的表情卻是非常的嚴肅。“你個小丫頭懂什麼,當初的時候沈浪那個司雖然也是直屬,但畢竟是掛靠在其他的名下,現在它所展露出來的能力和職責讓他們必須單獨的構建起來,我們需要為更加長遠的目標來考慮。”
  “那就跟沈浪柚直說唄,幹嘛非要逼得他走病休這條路?”
  蘇同聽了這個話,刻意的去看了一下自己的老婆子,蘇奶奶也是微微的一笑,衝著自己的丈夫點點頭,略帶奚落的說道:“哎呀,我現某人現在掙得是鹹菜吃的太多了。竟然學會管閑事了,胳膊肘都已經學著往外麵拐了。
  蘇妙妙聽了以後臉色立刻的就是一紅,不過立玄就爭辯的說道:“奶奶,你想的太多了,我隻是替沈浪感覺有些不值罷了,我現爺爺他們這樣的做法真的有點在卸磨殺驢。雖然我不知道沈浪具體都幹了一些什麼,不過我知道沈浪他一直都是盡心盡責的。”
  “你說的這些事情我們都知道。你以為我們真的就那麼希望把沈浪給拿下來,但是我們不能夠這麼的短見。雖然我們也知道在沈浪離開以後。這個司的組建會遇到相當大的麻煩,在這一點上麵必須要承認,沈浪不僅僅有著相當大的天分,也有著相當卓越的領導能力,有了他的存在。這個司的組建會非常的順利。”
  “那就把他留下來弈!”蘇妙妙有些不明白的說道。
  “哪像你這個丫頭說的這麼簡單,其實從沈浪自身來說他也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隻不過他卻從來的都不去說的。沈浪在這個方麵比我們有這個遠見,他當初的時候已經在那個內部整合了一下,劃分了一下部門。但是他不敢或者存在著一些顧慮。所以不能夠進行大的動作,這些情況我們也都是看在眼麵,我們要重新的組建這個司也是有著這個方麵的考慮在其中的。”
  “爺爺,你有些不對題呀!”蘇妙妙很是急切的說道,那個小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懷中的抱枕,她急切的想要知道其中的原因。
  “之所以不能讓沈浪還繼續的留在那個位置上麵,因為如果由…用六組建眾個司,有人會反對對的理由也讓我們有餅咖婚把這麼大的一坨坨交給沈浪一個人,而沈浪他又這麼的年輕,這個值得商椎。而且在處理餘天和楊天高的問題上麵,沈浪已經表現的有些有問題,雖然我知道這個是他故意的。但是有人就是抓住了沈浪故意露出來的尾巴,這個真的讓人又無可奈何。從這一點上麵來說,沈浪的表現有些讓人難以琢磨。”
  小肚雞腸”。倒是蘇同聽著自己孫女的牢騷,搖搖頭,“話不能像你這麼的說,我相信沈浪這麼做是經過他深思熟慮的,不然的話以他的聰慧和能力,斷然是不會給人留下這麼大的尾巴。”
  “爺爺,那個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個“司組建了以後,其運作如果不太好的話,會出現什麼樣子的情況,到時候沈浪他會回來嗎?”
  “這個不是現階段考慮的問題。我們現階段的問題是如何的把這個,司給組建好了,讓他可以正常的運作起來,我想雖然達不到沈浪那個時期的輝煌,但是讓他健康的成長應該還是不成什麼問題的。”
  倒是蘇妙妙聽了這個話以後,用自己的小手指微微的掏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掏出來以後很是不經意的看了一下,然後放在自己的嘴邊撲的就是一次,表現的非常不屑,“爺爺,我看這個純粹是自我陶醉,那個二司的例子早就已經擺在哪了。在圈子麵老早就已經傳開了,現在重新的正和在一起,隻不過又是一個二司而已。”
  蘇同的表情一下子的就嚴謹了起來,“妙妙,你這個是挺誰說的。要知道二司的還沒有開始具體的討論呢?雖然說有這個意向。這可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你可不要隨口胡說。你付不起這個責任的
  “爺爺,也就你吧!稍微腦筋轉的快一點的人都會明白的,二司雖然不是嫡子出身,你是架不住背後娘家的勢力太大呀!這樣的好事他們還不搶著分一杯羹,雖然這次組建是按照一司為基礎和框架,但是作為一司的嫡長子沈浪都已經走了,一司就算是有能力但是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勢力,拿什麼跟人家爭!擺明了就是挨欺負貨色。”
  蘇同對於這個問題也是有過考慮的,當初的時候自己也是聽聞過下麵的人把對浪的那個司叫做一司。把另外成立的那個司叫做二司,當然了這個不僅僅是因為成立早晚的緣故。其潛在的意思是說沈浪他們的那個司無論是在什麼方麵都排在第一位。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大家更願意把沈浪的那個司叫做一司,其意義非凡呀!
  自己的孫女說的還真的就沒有錯。對於新成立的這個司,二司背後的娘家人肯定是要搶班奪權的,而沈浪刊於一司能力有,但是沈浪這個核心人物已經不在了,其他剩下來的那些人倒是有一些背後勢力,不過跟二司那些人一筆就差得太遠了。他們雖然還是可以團結在一起,但是沒有了沈浪背後這股政治勢力的支持,他們的聲音就幾乎是細不可聞的,這個對於他們的影響真的是太大了。
  這個甚至會影響到將來新成立這個司的走向問題,可是如果把二司的人全部的都給拿掉,這來也是不現實的事情,可是不把二司給並和在一起的話,那麼就有點資源浪費的意思。甚至二司和二司背後的人也不會太滿意瑰  現在隻能是把兩個司強行的先粘合在一起,看看效果再說吧!
  不過想到這的時候,蘇同有些狐疑的看著自己的自己的孫女,“我說過妙,你以前的時候好像沒有這麼話的,而且對於這個方麵的事情也不是那麼的感興趣,你幾天的表現很是奇怪,你的這些話不是沈**你說的吧!”
  “奶奶!”蘇妙妙的聲音帶有一絲絲的甜膩,很是乖巧的跟自己的奶奶撒嬌起來,“爺爺也太音不起人你了,先不說沈浪他是不是這樣的人,你的孫女你還不了解嗎?我可不是那樣的孩子,奶奶你說是不是呀”。
  倒是蘇奶奶用自己的指頭輕輕的掛了一下自己孫女的翹鼻頭 很是疼愛的說道:“乖乖以前的時候倒不是這樣的人,不過現在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我這些天的耳朵除了聽到從你口中說出來的沈浪兩個字以外。其他的就什麼都聽不到了,所以對於這一點,我可是不敢去保證的
  “奶奶”。蘇妙妙很是氣憤的說道。當然了這個聲音也是有些大。
  “好了,好了,我不說就是了。我要是再爭辯幾句的話,我這個耳朵都快要被你給震聾了。你還是自己跟你爺爺說吧!”
  “哼”。蘇妙妙瞪著自己的眼睛,神情很是倔強的看著自己的爺爺。“爺爺,沈浪從來都不跟我談論這個方麵的問題,我隻是為他有些打抱不平而已,並沒有其他的什麼意思,你千萬可不要理解錯了。”
  

Snap Time:2018-11-21 12:40:09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