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三百七十三章

  
  ,對了,凱瑞,你說的那件剝情有眉目了,是什麼情況帖※
  “有眉目了,但是情況非常的蹊蹺,所以我才給你打了電話,還記的上次我們找的人吧!他們竟然跟我聯係說東西他們已經拿到手了,剛開始的時候我也不是非常的相信,但是他們給我看了照片,我比較過。基本上可以確定那個。是真東西。不過對方開出來比原來價錢高出來三倍的價格,這個讓我有點擔心了。為此我調閱了一下大英博物館的一些資料,那把劍好像被撤換了。”
  沈浪看了一下這的人,很是平靜的說道:“這個問題真的是有點蹊蹺呀!怎麼感覺這個背後好像有個陷阱在等著我們一樣呢?是不是有點太明顯了
  “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陷阱。但是這個陷阱是不是有點太低級了。我不是小瞧布置陷阱的這個人。而是對於為什麼要布置這樣的一個,陷阱感覺有些好奇,要知道那把劍就算是真的拿出來拍賣的話,也不會值那麼多的錢,這幫家夥真的敢要,還有就是上次的事情明顯的就是已經失手了,現在竟然能把他們給弄了出來,這個其中太讓人懷疑了。”
  沈浪看了一下哈特,“,米勒。你覺得如果把這個東西弄到手的話,會不會有什麼危險,要知道我們是真的需要這個,東西,不管其他人是不是知道這個消息,還是這麵有什麼陷阱,我們都要嚐試的
  “有一定的危險性,我怕他們會耍花樣,主要是怕他們會拿了錢以後會黑下我們的東西,這樣的事情經常的芒。如果這隻是一個圈套的話。倒也不是那麼的令人擔憂。我覺得如果有可能的話,最好能找一個值得信賴同時又能保證這個東西的人或者是團夥,替我們收一下這個。東西,少爺你覺得呢?”
  沈浪看了一眼哈特,兩個人相互的對視一笑,到是米勒看到兩個人的樣子以後微微的搖頭,直接的就提出了自己的疑慮,“少爺,哈特先生,雖然這個想法很好,但是不能就說一定能成功,因為我們現在還不能確定具體的對手是誰,如果就是那幫坐辦公室的酒囊飯袋,這個到是沒有任何的問題,可是如果換成其他人,這個事情就比較的難辦了。”
  “你是說跟你一樣的那些人。是嗎?。米勒抬眼看著沈浪,他很是吃驚為什麼自己還沒有說出來,少爺就已經是知道了。就聽見沈浪繼續的說道:“這麼說吧!如果我和你麵對麵的正抗,你不是我的對手。如果兩個你和我正抗的話,我贏的會稍微有些費勁,如果是三個你的話,這個事情就難說了,我指的這兒事情是有一個前提的,就是允許使用任何的武器,這個。是事實,沒有什麼不可以承認的。”
  “謝謝少爺你誇張,不是很自謙的說,我是從戰場上麵下來的,經曆過血火的考驗,雖然電視上麵的報道,說英美特別是英國,在戰場上麵好像是比較的軟弱,但實際情況卻不是如此的。我很敬佩中**人,但是真的讓雙方都排出來一個,連級建製的隊伍,最後誰會勝利這個很難說。”
  “嗯,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米勒。一邊是經曆過戰爭的士兵。而另外的一邊是三年時間都不一定能趕上一場演習的士兵,這其中一定是有差距的。
  這個。問題武知道了,其實這個事情還有另外的一條道路,不過我卻不想走這條路。”沈浪雖然沒有直說。但是哈特和米勒卻是都已經明白了沈浪說的是什麼意思。
  沈浪可以從自己師姐哪得到一些消息,但是沈浪卻不想跟自己的師姐沾邊,自己師姐的人情並不是那麼的好還,就拿先前的一些事情來說吧!自己可是付出了很大很大的代價,而且直到現在還沒有完全的擺平。
  “好了,先按照我們商定的計刮來進行吧!米勒你具體的負責這個事情,凱瑞做後備支援,需要什麼東西哈特你具體的負責,不過一切小心,要知道你們才是最重耍的,至於那把劍,必要的時候可以放棄
  第二天上午的時候,沈浪去了一下司麵,簡單的處理了一些事務以後,沈浪也沒有留下來吃午餐的意思,直接的上了車就準備離開。可是吳網的車剛剛的開離門口沒有多遠的距離,就現一輛車直接的就橫了過來,沈浪抬頭看了一下。輕輕的拍了一下吳剛的肩膀,“沒事。老熟人了。”
  沈浪打開車門走向了橫在哪的那輛車,微微的敲了一下車窗,等車窗拉開一道縫隙的時候淡笑著的說道:“師姐,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好像剛剛的結婚沒多久,我好像還參加和籌備了你的婚禮 你現在應該是在哪度蜜月才是,我不會是看錯了人吧!”
  “少跟我廢話,上車,我有事情找你談,還有收起來你那個。假笑,看著讓人有一種很反胃的感覺,如果你不是故意… 法浪挑了下自已的眉毛,直接的拉開了車門就報。切尖,看了一下這個車的內部裝飾,倒是點點頭,“師姐,這個車不錯呀!加固了吧!”
  趙風影根本就沒有去理會沈浪對於自己的挑釁,而是直接的拿起了副駕駛座上麵的一個檔案袋,從麵倒出來幾張照片,直接的就遞給了沈浪,小浪,這是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跟這些人有了聯係?。
  沈浪看了看照片,正是自己從武當山下來的時候被跟蹤的照片。這個,可是比凱瑞給自己的那些要清楚的很多,看過了以後沈浪才哼聲的說道:“師姐,我覺得你這個詞用的可是有點過分了,我跟他們有聯係?這個明顯就是給我扣帽子呀!我可是連他們是誰都不知道呀!我懷疑他們是不是找錯人了?”
  “不認識,我可是剛剛、的得到消息,你直接的給他們了明告,還直接的到了人家的頭頭哪,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師姐,我這個。人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被人家給這樣的耍了,我可不能就這麼的忍氣吞聲,我就是要問一問他們究竟是什麼意思 不要以為我就是麵捏的,惹了我就一定要付出代價的
  “我呸。”趙風影很是沒有風度的就啐了沈浪一口,自己對於自己的這位師弟現在已經是有了一定的了解,因為自己現在的職位已經不一樣了,對於沈浪幹的一係列事情已經是有了最直觀的了解,還別說自己看到那些資料的時候,也是被嚇的有些夠嗆,這個家夥的膽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神經也不是一般的粗。
  雖然自己沒有接觸到最直接的數目,但是大概自己還是能猜測出來一些的,真不知道他的腦袋瓜子都是怎麼長的,“你知不知道你這次惹得是誰呀!你現在跟一個愣頭青似的。你明目張膽的敲了人家一筆,還不讓人家調查調查,你說你還講理不講理呀!”
  沈浪押著自己的腦袋看了一下自己的師姐,現他說話的口氣很是輕鬆,看樣子對於這個事情好像很是了解呀!不過轉念沈浪就明白了過來。竟然抱著自己的雙拳跟自己的師姐恭喜的說道:“師姐,真的應該恭喜你呀!所謂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師姐你都占全了,師弟在這可是有禮了。”
  對於自己的師弟能從這樣細微的線索當中就可以推測道自己已經升職了,趙風影並沒有太多的奇怪。如果他不說出來,自己才覺得驚異呢!“行了,你也不用恭維我了。這個年紀已經大了,又已經結婚了,就定性一些,所以這個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我也是最近才看了一些你的資料;你上次的行動很是成功,但是也惹高了一些人。”
  “師姐,要是人不會生氣的話,那個還能稱之為人嗎?早就成聖人了。那麼警察和軍隊還有什麼用處呢?世界早就已經和平了。不過我這麼的做並沒有違反什麼,隻能說他們的經濟不太健全,相反他們應該感謝我的,我幫著他們找出了其中的漏洞。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竟然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那個我就要說到說到了。”
  “你永遠都有理,是吧”。趙鳳英的聲音有些高了起來,因為自己的這位師弟始終是沒有正視自己說的這個問題,這個多少讓自己感覺有些惱怒,按照道理來說,自己是一個經受過嚴格練的間諜,對於這樣的事情應該心如止水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看見自己師弟這個。樣子,心麵就感覺有些壓抑不住自己的火氣。“你知道不知道你麵臨的是什麼情況,稍微不慎的話會出現什麼情況?”
  “多少知道一些,不過對於他們是因為這個來的多少感覺有點失望。如果這個真的是他們來這的原因沈浪的回答很是波瀾不驚。甚至還稍微的顯得有點落寞,“師姐,如果真的是因為這個原因的話。我覺得師姐有點反應過激了,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的,也不能把我怎麼樣的,想想就明白了”。
  “明白個屁,我看你真是好心當作驢肝肺了是不是,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師弟的麵子上麵,我才懶得搭理你呢”。
  “謝謝師姐,你可是解決我好大的一個難題,我原先的時候還不知道這幫家夥究竟是因為什麼來的。雖然隻是有點線索,現在一切都是水落石出了,我也就安心了,對了師姐,新婚過的怎麼樣?一切還好,咱們的那位姐夫呢?”
  “你呀你,真的沒救。趙風影隻能是感歎的說道:“我過來通知你是讓你最近小心一點,我覺的他們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必須要注意起來。”
  “師姐,謝謝你關心。你是間諜出身所以看問題總是用著你特有的方式和方法,在經濟這個你死我活的爭鬥當中,雖然大家也都是在流血。但是卻很少幹這樣愚蠢的事情,這個也是我對他們感覺一!大望的原因所技幫人討來熱怕居多的壞是恐嚇榔”;狄也不會被這個。給嚇到,不過我會法意的。我們家的一些情況我想師姐你還是了解的,至少讓師姐你潛入進去還是有點麻煩的,你說呢?”
  “你知道就好。我今天找你來一個是因為這個事情,另外還有一件事情,需要請你幫一下忙,你最好不要拒絕。”
  沈浪一聽,臉一下子的就苦了下來,自己就知道自己的師姐絕對不會讓自己沾了便宜,這不現在就找上門來了,從心理上麵自己十分的不希望跟自己的師姐談這個。方麵的事情,但現實的情況又逼迫著自己不能不談這個事情。雖然師姐告知自己的這個事情自己已經猜到了,而且基本上已經證實了。
  “師姐,我記得前兩天的時候才跟我哥哥說過這樣的一句話,話說三遍淡如水,我們談論的這個事情已經過三遍了吧!說起來好像真的沒有太大的意思,師姐你說呢?你也不能就可著我一個人來吧!好歹讓我有點空間和秘密,我不是特務
  “你不是特務,對於這一點我始終比較的懷疑,要知道以你頭腦和身手,做一個優秀的特務是錯錯有餘,就拿你現在的工作來說好了,雖然肩負的職務好像是光明正大的,但實際的說起來不也還是屬於特務的範圍之內呢?隻不過類型不同而已,你千萬不要去否認這個,因為你的心麵最明白你幹的究竟是什麼事情?”
  “慢著、慢著。”沈浪突然的喊道,倒是趙風影聽見沈浪的這個喊聲,有些不解的扭過頭來不解的看著沈浪,“師姐,我怎麼好像從你的這個口氣麵聽出來另外的一層意思呢?這麵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呀”。
  趙風影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沈浪,不過卻並沒有說其他的什麼東西,而是笑笑的說道:“有的時候耳朵太靈了不是一件什麼好事的,我早就聽人說你對於政治的敏感性十分的強烈,今天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呀!不過這個不是我今天要找你的目的所在,我找你還是因為上次的那個事情。”
  沈浪直接的就把自己的手搭在了車門上麵,看著沈浪的那個樣子,趙風影倒也是沒有太強硬。而是淡淡的說道:“這次並不是找你確認其他東西的,那些資料非常的有用,經研究我們決定給你一定的獎勵,我今天是來問你需要一點什麼,你可以提。”
  “師姐,你給我設置這樣的陷阱好像並沒有太大的意思吧!我對所謂的獎勵並沒有什麼興趣,師姐要是有什麼話的話可以盡管說,我這邊時間有限,晚上我還有其他的事情,如果師姐你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小浪,上麵決定根據你這次的表現給你增派兩個人手,方便彼此之間的聯係和聯絡,還有就是增加你的保衛工作,你現在已經被人盯上了。”
  沈浪的把搭在車把上麵的手一下子的就收了回來,也沒有看向自己的師姐,而是冷淡的說道:“師姐。這個是誰的意思,我怎麼聽著好像有點要監視我的感覺呀!要知道我對這樣的事情比較敏感,把他們給弄過來我沒有什麼意見,可是他們要是出了點什麼事情這個應該怎麼處理呀!師姐你要是能做主的話,這個事情就可以商議一下,如果師姐你做不了這個。主的話,那麼就到此為止了。”
  “小浪,你不要太固執了。”趙風影很是嚴厲的說道:“我了解過你的情況,當初的時候也是給你派了幾名保衛,但是你卻把他們全部的都給調到了你現在的那個司去做安保去了,你不要以為你真的就可以為所欲所,有的事情不是你想做主就可以做主的。”
  “師姐,我現在問的是你能做主嗎?你要是能做主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一個答複,如果你做不了這個主的話,那麼現在談這個事情有什麼意思呢?這個。是想給我一個警告。還說在明白的告訴我說,我根本就不能反抗。”
  小浪,你這個是什麼態度。我現在正在跟你說事情呢!”倒是沈浪哼了一聲,“師姐,我也是在跟談事情,隻不過我們之間的談事情的方式好像有點不同,你用你的方式談論這個問題,我感覺有點難以接受。我熟悉你們的方式,並不代表我就可以按照你們的方式來做事情,師姐你應該知道的。”
  “這麼說你是不準備答應了?”
  “師姐,你這個就是明顯的威脅了,我可是從來的都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這個話根本就是從你的口中說出來的,如果你硬要把這個話栽到我的頭上,我也是無話可說。反正這個車上就你我兩個人罷了。”
  聯祝大家十一愉快,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情。
  弈旬書曬細凹曰迅姍不一樣的體蛤
  

Snap Time:2018-11-21 05:57:23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