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三百六十九章

  
  日為明天就要結婚了,所以大家聊的時間並不是很長。舊。譏正依舊沒有回自己的房間麵休息,而是率先了進了自己父母的房間,在麵呆了好長的一段時間,這才走了出來,把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兩個人叫道了自己的房間麵,也是說了好大的一通。說的有點語無倫次,但是沈囡和沈正都沒有說什麼,相反還很是有心的聽著。
  說完了以後,沈正讓自己的妹妹先休息去了,而把沈浪給單獨的留了下來,沈果當然知道自己哥哥留下自己來是什麼意思,所以笑笑的就站了起來,“哥,餃子都已經下鍋了,你現在就算是想分辨你分辨不出來了,誰知道那個是你親手包的。
  還是想一想你的婚禮怎麼安排自己的好,明天早上你可是要早起的。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了以後,沈浪不容分說的就把自己的哥哥給摁在了床上。自己則是快步的妾出了這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麵。回到自己房間麵的時候,沈浪也是搖頭笑了起來,自己剛才回來的時候趁著時間還早,就打了幾個電話,把自己二舅的事情稍微的說了一下,如果說把自己的二舅推到一個重要的職位上麵,不是不可以,也不會特別的困難。但是沈浪反其道而行之。直接的就把自己的二舅給推到了一個不尷不尬的位置上麵,這是自己有意而為之的結果。
  明天上午的時候,自己的二舅基本上就會接到這個通知的,而自己的姥爺雖然會先一步的得知這個情況。但是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或者說外公他老人家根本就沒有辦法去反應。在自己的預想當中,如果明天上午這個事情真的要是成了的話;對於自己的二舅和外公,不能算是一件壞事,甚至從長遠來看,這還是一件好事。
  不過沈浪並沒有想得太多,因為明天就會見分曉的,更何況明天還是自己老哥的婚禮,自己必須要做好充分的準備,睡覺也是很重要的一項。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剛剛四點多鍾,沈浪也是剛網的起床在屋子麵稍微的運動了一下子,就聽見外麵好像已經有了什麼響動,等自己出來的時候才現,自己的老媽已經起來了。
  還沒有等自己的老媽說話,老哥的房門也是打開了,大家相互的看了看以後都是的一笑,雖然表麵上都沒有什麼,可是在內心深處大家還都是很在乎的,可能也是因為笑聲的緣故吧!在大家的注視一下,自己老姐的房門也是被拉開,睜著自己迷蒙的大眼睛,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道:“我是不是睡過了?現在幾點了。我怎麼感覺有點迷糊呀!”
  ,  萬比
  早上的東西是老媽親手準備的。不是很多,但是充滿了寓意和愛意。收拾妥當以後,沈浪開著車去了別墅哪。家麵太小根本就收拾不開,而且大部分的東西也都在哪。在過去的路上,老哥就已經接到了嫂子的電話,不過老哥打電話的時候多少還是有些不太好意思,說話的聲音很不過就算是他不說。車麵的人也都知道是因為什麼。無非就是想要嫂子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唄!
  一家人在別墅這重新的打扮了一下,這些都是已經早就安排好的。莉莉女士在簡單看了一下以後,就被沈浪安排人送到了自己嫂子那,沈浪很快的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服裝,然後特地的來到了自己老爸和老媽那,自己的姐姐還沒有收拾玩,女孩子家家的到底是有那麼一些
  。
  倒是自己老哥走過來的時候。讓人眼睛突然一亮的感覺,身上這套駛子親自選取的西裝非常的有品位和格調。把自己老哥的身形、氣質完美的體現了出來,加上今天特有削情緒,把老哥整個人都顯得是那麼的完美。沉浪還囊意的走了過來,在自己的老哥身邊站了一會,然後憋了一下自己的嘴。
  有些孩子氣的說道:“算了。我今天還是站的遠一點比較好,本來我自詡很是瀟灑倜儻的,可是今天老哥一站在這,我太相形見絀了。”那邊的老姐也是不住的點頭,能找打這樣一個機會打擊一下自己的弟弟,這個還是自己很願意看到的情景,“本來就是嘛?看來家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坐在哪的沈醉和馬雲芳兩個人相互的對視,都是止不住自己的笑意。自己的兒女們都已經這麼大了。還是這麼的有童趣,不過三個孩子今天的這番打扮讓他們感覺真的是眼前一亮,兒子帥氣、自然。女兒漂亮、多姿,有這樣的孩子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倒是趁著閑暇的時候,沈正看著自己的弟弟的打扮,很是讚歎的點點頭。“老弟,這個可是真夠難為你的了,在我的印象當中,你好像從來的都沒有穿著過西裝,今天為我這個哥哥的婚禮而破例,我是不是應該說一點什麼?”
  沈浪也是上下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戴,對著自己的哥哥也是一笑。“我這個人雖然有點特立獨行,但是今天可是老…泊婚禮,說什麼我都要好好的裝扮一下,不討比較可惜的刀孔小天的風頭全部的都被老哥你給搶去了。多少感覺有點遺憾,看來以後這個西裝還是少穿一點的好。”
  就在大家還在談論的時候,侯山把自己的爺爺奶奶他們給送了過來。看著自己帥氣的大孫子,臉上也是充滿了笑意,很是讚歎了起來。等自己的爺爺奶奶他們收拾齊整了以後,沈浪特地的把攝影師給喊了進來。給大家拍照留念,反正家麵的人也都是全了,還別說家麵還沒有這樣齊全的照過相。
  照過相以後自己嫂子那邊就來電話了,她的裝扮已經好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臨上車的時候,沈囡看著自己的哥哥,很是趣味的說道:“哥,你今天可得用點力氣,一定要把咱們嫂子給搶回來。就看你的了。”
  所有的一切全部的都準備就緒,老哥邁著沉穩的步伐上了車。不過在沈浪看來自己老哥的大腿還是有點哆嗦,這個也不奇怪,不過這個到也不是害怕,老哥的心麵是太激動了,不然的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沈浪看著自己的父母和親人。讓下麵的人開始準備車,先把父母送到老哥新房哪,在哪會有一道必須的程序,然後才能去釣魚台國賓館。今天的婚宴就擺在了那,這個並不是自己外公的意思,也不是嫂子娘家人的意思,而是由沈浪親自出麵操辦的,自己不想讓老哥的婚禮留下什麼遺憾的地方,至於會不會顯得太招搖。這個不放在沈浪的心上。自己老哥和嫂子喜歡就行了,管其他人幹嘛!
  自己老哥怎麼去接嫂子的事情。沈浪並沒有太在意,一直等老了老哥的新房以後。沈浪才拿出來自己的手機,看了一會凱瑞給自己放的現場直播以後,還刻意的拿給了自己的爺爺他們一起的欣賞了起來。倒是挺有意思的。
  到了嫂子那以後。老哥這個時候也不再是那麼的穩重了,直接的領著一幫的伴郎去搶人了,雖然在門口的時候遇到了一些阻礙,但是好歹這些伴郎比較的盡職盡責。把這些伴娘全部的都給拿下,這才算走過了這一關。而自己老哥則是在有心人的提點之下,找到了自己嫂子的新鞋,看到這個情景的時候,爺爺他們都已經樂開懷了,現場直播的好處一下子的就體現了出來。
  不過在自己老哥跟嶽父嶽母保證的時候,沈浪身上的另外一個手機響了起來,沈浪拿出來看了一下來電顯示,直接快步的就走到了一個房間麵,把門直接的就給關上了。一直站在父親身後的沈醉看到了這個情況以後,微微的就是一呆。倒是馬雲芳看著自己的丈夫,直接就把給重新的給拉回了電腦的麵前,因為手機的畫麵太小了,沈浪直接的就把自己的手機給接到了筆記本電腦上麵,方便了很多。
  沒有多長的時間。沈浪就從房間麵走了出來,雖然看不見臉上有什麼特別的表情,但是那個眼睛麵卻是閃現出來一道的精光來,怎麼形容蟻就好像是一隻剛剛偷吃玩小雞的狐狸一樣,非常的得意和闕意。甚至那個嘴角的痕跡都沒有搽幹淨。
  不過等沈浪出來的時候,老哥他們的車隊已經從嫂子的娘家出了。所有的車都是哈特親自安排的。車不是非常的多,從外麵看起來也不是那麼的豪華,但是有心人能看的出來。這些車從整體上來看,非常的尊貴典雅,有那麼一股子氣勢在其中。
  看著電腦畫麵麵熟悉的場景出現。屋子麵的人也開始著手準備起來了,特別是老爸和老媽兩個人,也是稍顯有點激動,雖然對於黃亞楠都已經是非常的熟悉了,可是今天畢竟是以新媳婦的名義進門的。等車停到了小區樓下的時候,鞭炮響起。先還是伴郎從副駕駛的位置上麵下來,從車尾繞到了左後門哪。幫著自己老哥打開了車門,就看見自己老哥從麵走了下來,老哥又從車頭的位置繞到了右車門的位置替嫂子打開了車門,直接的就把自己的嫂子從車麵抱了出來。
  , 可
  雖然看似好像是麻煩了一些,但這些都是沈浪在事前刻意交代過的。雖然現代的婚禮不是那麼的講究了,但是沈浪還是希望可以準從一些老的傳統,家麵的人爺爺和奶奶他們對於沈浪的這個說法很是讚同。雖然現在已經是新中國了,但是在這些老人的心中對於風水布局還是很看重的。而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雖然已經是國家幹部了,但是隻是多走了兩步而已,他們也沒有說什麼。
  下了車以後又是一堆繁瑣的程序。等到了新房子以後,先是有再個,小孩子滾床。看著兩個活寶似的小孩子滾床,沈浪也是有些止不住自己的笑意,這個事情真的是太好玩了,而那邊伴娘早就已經替自己的嫂子準備好的茶水。這個就是要給公公和婆婆敬茶了,雖然說今天自己的爺爺和奶奶也在,但是率先還是得給自己的父柚芬。而且也要改口以後叫爸和媽了。
    “風一
  掐著時間,一行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直奔釣魚台國賓館而去,老姐開車帶著自己的老爸和老媽,而沈浪則是開了一輛商務,上麵坐著自己的爺爺、奶奶還有姑姑一家。來到了釣魚台國賓館,沈浪剛才攙扶著自己的爺爺和奶奶他們坐下,還沒有等說上幾乎話的時候,就看見一道熟悉的人影直奔自己而來。
  跟自己的爺爺和奶奶他們說道了兩句以後,馬雲放幾乎是連拉帶拽的就把沈浪給請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麵,到是沈浪看著自己二舅那個凶狠的目光,的就是一笑,“二舅,今天可是我哥哥大喜的日子,你不是準備在這跟我動手吧!雖然說你要是跟我動手的話,我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反抗,但是這雖然僻靜,可是還有不少人看著呢?你說是不?”
  馬雲放死死的捏著自己的拳頭。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浪。你這麼做跟誰商議了沒有,你知不知道你這個事情做的太過分了,我開始的時候還以為你說笑而已,但是我沒有想到你竟然真的這麼幹了,我說你的眼睛麵還有沒有這個家了??”
  沈浪把自己的手背放在了鼻子底下,蹭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安慰的說道:“二舅,這個事情我剛才就知道了。已經有人通知了我,不過按照時間和道理來說,二舅你現在是不應該知道的,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這個應該是外公通知你的吧!”
  “哪有怎麼樣?”
  “不怎麼樣?更壞一點的說十分的不好,今天在這舉行的是我哥哥的婚杜,來往的都是一些什麼人我想二舅你不應該不清楚才是,而且現在客人都已經6續的進入了,二舅你現在的這個狀態和表情,肯定是會落入有心人的眼睛當中。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不想過多的去評價外公,雖然我很清楚他心麵比較的著急,但是外公這步棋走的真的夠臭的。”
  馬雲放聽了以後眉毛立複的就是一立,但是這個話到了自己的嘴邊以後卻又好像感覺出來一點什麼一樣。不過他的眉頭卻沒有放下來,而是緊鎖著。“小浪,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這個事情你也太瞎胡鬧了一些,誠然父親現在緩不出來手腳,但是你這樣的所作所為在他的心目中,會留下非常惡劣的形象。”
  “,二舅,這個,話你可就說錯了,我原本在外公心目當中的形象就不太好,你這樣說真的是太誇獎我了,我會驕傲的看著自己二舅逐漸鐵青起來的臉色。沈浪立刻的就笑了笑。“二舅,開個,玩笑而已,不要太當真。這個話應該怎麼說呢?剛才我得知二舅你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感覺挺好的,真的。至少說明二舅你的心態還是非常的不錯。至於你現在來找我,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恐怕還是因為外公的緣故吧!”
  “行了小浪。咱們之間也不用這麼的隔閡,你到底怎麼想的,老實的跟我說一說,父親那邊非常的生氣。虧你還知道今天是小正的婚禮。在這樣的場合之下你給父親來了這樣的一手,他很難接受。”
  沈浪網想說話的時候,就看見從外麵走進來幾個人,都是自己的一些同事,沈浪微微的招了一下自己的手,點頭示意了一下以後才重新的看向了自己的二舅,“既然二舅你已經問了,而且現在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我這個話也不需要藏著和掖著。但是在說這個事情之前,我希望二舅你能答應我,知道我的想法以後,現階段最好不要跟其他人說,特別是外公和我的哥哥,如果實在忍不住的話,那個也需要拖到明天。這個對於外公來說已經是最後的期限了,不過我想外公應該可以領悟到的
  “你說,我聽聽
  “好,外公當初崛起的時候是被硬生生的給推上去的,網開始的時候外公做的很是不錯的,這個不是我的評價。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外公在政治態勢上麵表現的有些操切了。而且是越來越急躁。最最直觀的一個表現就是,他現在束手束腳的,而二舅你也被調離了你自己的崗位,這個是很能說明問題的。
  看著自己的二舅陷入沉思當中。沈浪有接著的說道:“把二舅你送到一個重要的位置上麵,對於我來說不是一件非常苦難的事情,隻不過是需要付出一些利益而已。但是把二舅你放在現在的都這個,位置上麵。說是很容易。但是二舅你知道嗎?我付出的代價比送你到重要的位置上麵要高出來很多,沒有人是傻子。”
  ,王琺比北
  “你的意思是說?
  。”馬玉放好像突然之間醒悟了什麼一樣。驚訝的他用幾乎是顫抖的手指著自己的外甥。
  “不錯,這個就是我的目的,二舅你現在知道了。”,
  

Snap Time:2018-11-21 06:13:30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