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二百二十九章

  
  範六爺在給青山靠兔午的時候,淤浪倒是拿著鑽木取火愧示四許細的看了看,給自己找了一個手套帶上,然後又清理了一下樹枝上麵的刺,兩隻手一搓,度那叫一個快呀!如果說剛才範六爺用力將近五分鍾的話,沈浪他頂多也就是兩分鍾的時間,煙直接的就冒了起來,沈浪輕輕的一起,火苗順勢而起。
  看著這個成果,範六爺倒是笑笑沒有說什麼,倒是沈浪有些捉摸的看著了一會,然後才詢問的說道:“六爺爺,深林麵的動物送是哪兒攝取鹽分的?。
  “,他們攝取鹽分是找一些石頭,有些鹽分的那種小再者就是一些動物的骨頭。不過剛才的時候我是說笑的,狗是不怎麼吃鹽的,或者說狗需要的鹽分很少,你以後也要注意一點不要給狗吃那麼多的東西,不然的話他們的毛會掉落的非常厲害,而且還會引起其他的毛病來
  沈浪到是搖搖頭。“要是真的出現這樣的情況,我恐怕還真的就趕不上青山這個家夥。至少他生存的幾率要比我大的很多很多不過這次上山的時候,沈浪已經能感覺的出來,山上已經開始有綠的地方了,雖然不是非常的明顯。但是至少已經給了沈浪和範六爺有些春天一樣的感覺。
  巡山的時候,沈浪倒是有些好奇的跟範六爺說道:“六爺爺,問你一點不太敬的事情。我自我感覺不是一個特別好的人,你為什麼能看上我呢?我沒有任何藥忤逆你的意思,隻是感覺有些不太明白,能不能稍微的給一點提示?至少給點暗示也是可以的”
  範六爺找了一根木頭樁子直接的就坐了下來,仔細的看了一會沈浪然後才說道:“有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一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一千年,我收你為徒其實也是有點這個方麵的意思,我不知道你的心麵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你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一旦遇上什麼事情,所做的決斷絕對要比別人要狠,這個就是我收你為徒的原因
  沈浪眨了兩下自己的眼睛,他有很多的考慮,但是就是沒有想到這個六爺爺竟然會給自己這樣的說法,這算是什麼,“六爺爺,我怎麼聽著你的說話,就好像我不是一個好人一樣,我可要聲明,我是一個大大的好人,雖然有的時候行事會有些毒辣和陰狠,但是這個跟做人無
  。
  “對。我要的就是這斤”土匪麵從來就不要好人,深林麵也是弱肉強食,從哪個方麵來說都不需要好人,沒有任何的用處刁我的看法可能會有一些偏激。但是我就是這樣的看問題,就好像我現在吃你的喝你的,我感覺非常的應該,因為你從我這學到的東西是我一輩子的積累,就這麼的被你小子騙了過去,這點吃喝頂個屁用,明白我什麼意思了嗎?。
  沈浪倒是哂摸了一下其中的滋味,“六爺爺,有點難以理解,我覺得我學不了你的做事風格,我還是老老實實的掏幹淨你的底細的好。”
  “倒是範六爺大笑了起來,“這就對了,你已經開始領略其中的味道了,哎。等了多少年,總算看見了一個人物,你小子放在現在怎麼樣我不知道。要是放在過去,肯定會留下點名聲的
  “多謝六爺爺你誇獎,不知道我怎麼覺得你不是在誇我,好像是在故意的貶低我一樣
  沈浪是用心的去學。而範六爺也是毫不保留的去教。加上這獨特的地理條件和優勢,沈浪得到了非常好的實踐。什麼看眼、看天、看道,什麼下套、下絆、下刀,等等,沈浪雖然不像是範六爺玩的那麼熟練,但是現在也已經通了不少的門路。
  在此期間,沈浪和範六爺一共走進了三次山,馬上就要到六月份的時候,範六爺就又要去市其了,每斤,季度他都要去市麵匯報一下,包括山林麵的動植物情況,深林的采伐和砍伐情況,火災等需要注意的地方。順便還有領取自己的子彈、衣服鞋帽等器具。
  這些都是國家給的。沈浪倒是有些笑著跟範六爺說,沒有想到現在範六爺這麼大歲數了竟然還是一個國家職工,真的佩服佩服,起的範六爺直接的操起鞋底子給了沈浪一下子。這一次就是沈浪和範六爺兩斤,人出來的,住的時間也是稍微的有些長,因為半大小子馬上就要高考,村子麵的人不是非常的放心,而且以往的時候範六爺也是常常在這斤,時候去市,所以照看一下。
  沈浪對於這個一點都不陌生,當初的時候他也是其中的一員,現在看起來倒是多了不少回味的意思來,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不過基本上都是沈浪在考場的外麵看著,範六爺躲在了車上優哉遊哉的,好像一點都不擔心似的,也不知道是真的這斤,樣子,還是說胸有成竹了。
  考試完畢了以後,沈浪直接拉著兩個已經高考完事的孩子,刀…衛範六爺一起的回村斤一人擠了淋的坐在了後麵”氣,八敢去挑釁青山,雖然說它是一隻的都躺在下麵,但是以它的性格和脾氣是不容許有人坐在它的頭頂上,至於沈浪那個也得看情況而定。
  沈浪呆在這兒好像是一個沒事的人一樣,可是家麵卻不是這個樣子了,沈正和沈囡早就已經完成了畢業設計,學個證已經拿到了手麵,接著辦理了組織關係。然後才去拿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這是一斤,過程,要是拿了研究生的錄取通知書,再去辦理組織關係,情況就變成另外的一回事情了。
  麵對即將開始的工作問題,馬正網又一次的把兩個人叫道了家麵,語重心長的說道:“你們馬上就要步入社會了,即將開始的將是新的一頓曆程,說這個話可能有點老生常談的意思,但是我還是要給你們嘮叨幾句
  沈正和沈囡兩個人都是不約而同的點點頭,很是虛心的聽從著自己外公的教導,當然這個也是一次預演,就當是他們參加工作的最後一次
  。
  “在大學的四隻時間麵你們雖然得到了一些的鍛煉,但是那個隻能算是你們人生即將開始的一次彩排。要是真的比較起來的話,你們跟沈浪還是有一定的差距,這個不是貶低你們也不是要抬高這個小子,不過你們最好不要去模仿他的那種行事方式,因為他的行事方式太另類了,放在其他任何一個人的身上都不適用
  “外公,要不要把小**回來?他連學位證都沒有自己領取,這個是不是有些太不像話了。而且他還要讀研究生,可是現在連導師的樣子恐怕都沒有見過,這算是讀的什麼研究生。”
  “他的問題等一會再說。你們在這兩東的時間麵多看多聽多做多揣摩,少說少動少行少摻和,這是我對你們的要求。我希望你們要在這兩年的時間麵培養一下你們各自的大局觀,這個對於你們以後人生是有著重要的幫助,至於其他的事情我以前都已經說得非常明白了,你們還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沈正和沈囡兩個人都搖搖頭,馬正網好像也忘記了剛才說等一會討論沈浪的問題了,直接的就出了房間準備吃飯了,沈正和沈囡兩個人隻能是相互的對視著,看見外公出了浪這斤,家夥也太過分了,竟然跑出去逍遙了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回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沈正看了一眼外麵,對自己的妹妹搖搖頭,“這個事情就不要再悅了,老弟他有著自己的注意。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再說吧!反正他也不能一輩子都不回家說完了以後沈正走到了門口的位置,往麵看了看,本來想要說點什麼,可是這斤,話到了嘴邊以後卻又是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
  直等晚上回家的時候。沈正才單獨的找了一下自己的妹妹,“囡囡,前兩天的時候外婆跟我說一點事情,我感覺這個事情挺棘手的,你也是家麵的一員,這個事情如果就單單是我的話恐怕不行,你幫著使點勁吧!”
  看著自己哥哥難為的樣子,沈囡也是有些奇怪,看自己哥哥的表情,這個事情應該不會跟老三這個家夥有關,不然的話老哥絕對不會是現在的這個狀態,但是老哥吞吞吐吐的樣子好像這個事情好像又不太好出口。“哥。到底是什麼事情,你這個人的性格不是這麼一個樣子,幹嘛跟女孩子似的扭扭捏捏?”
  “哎,那我就說了。今天年前的時候爺爺不是又來過了嗎?雖然給外公和外婆也捎帶了一些東西,但是還是老樣子,沒有電話也沒有任何的音信,姥姥前些天的時候特意的跟我提起過這個事情來,這麼一大家子的人還從來的都沒有坐在一起過,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的話一起坐下來好好的聊聊
  聽了這個話以後,沈囡直接的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有氣無力的說道:“老哥,這個對於你我兩個人來說絕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爺爺和奶奶是什麼脾氣你還不知道呀!表麵是非常的隨和但是其內心深處強硬著呢!當初的時候那個也是看在了老爸和老媽的份上,不然的話結果怎麼樣?不用猜都知道。這斤小事情你不要找我,我剛才當做沒有聽到,這個不是給自己找麻煩嗎?我不幹
  “說什麼呢?這個是你願意幹不願意幹的事情嗎?。沈正的聲音麵也是帶有了幾分的嚴厲,“你還要開了大小姐的脾氣,這個事情本來就是我們這些晚輩應該做的,就算是姥姥沒有這斤,意思,我們也應該去化解他們心中的這股子怒氣,你給我起來
  沈囡倒是從自己的床上坐了起來,不過嘴也還是嘟嘟著,一副賭氣的樣子,好半天的時間都沒有說上一句話。“哥,這個事情不是說我不想幫忙,可是從哪兒下手呀!你是能說動外公主動的上門,還是能說四叩訃和奶奶兩個人過來。想讓外公上門去。這個根本就不既大的一件事情。讓爺爺和奶奶過來,當年的事情我們雖然了解的不是那麼詳細,但是多少也知道一點。你耍讓爺爺和奶奶過來,他們難道就不窩心。這個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調節的辦法,隻能是維持著
  “維持,這也不是辦法呀!你難道沒有看出來姥姥的心麵已經讓這個事情給糾結了,老爸和老媽兩斤,人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在這個事情上麵跳出來,所以要解決這個事情,隻能是我們,老弟現在又跑的這麼遠,雖然說他是解決這個事情最好的人選,但是我們家麵的事情總不能老是讓弟弟一個人抗在肩頭吧!我們是做哥哥姐姐的,從哪個方麵都說不出來這個道理的。
  沈囡也是抱著自己的雙腿想了半天的時候人,然後才捏著自己的眉頭說道:“小浪是這個事情最好的人選,如果得不到他的幫助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成的可能性,因為他對家麵的事情了解的最多,而且他在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心目中是最有影響力的以一個孩子。這個麵關係的一些事情我們兩個誰都說不清楚,但是小浪除外。甚至老爸和老媽兩個人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弟弟也是有著一些了解的。要知道在咱們家爺爺和奶奶最疼的就是他了,而且他小的時候就有這個方麵的心眼,這個是誰都比不上的,不過也奇怪了,我們兩個當時的時候怎麼就沒有想到那麼多?”
  “我們的弟弟是一個怪胎,在這一點上麵不要跟他比。我不想成為一個跟他一樣的怪胎。不過弟弟既然知道的這麼多,可是這麼多年以來好像並沒有什麼其他的動作,這個麵應該會有其他的問題的,我們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還是提前詢問一下他的好
  沈囡則是兩隻手一拍,看著自己的哥哥,表情很是異樣,“這個才是這個問題的關鍵所在。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兒嗎?還有你知道他在哪兒,你確定能找到他嗎?我沒有這斤,自信,老哥你倒是可以試試看。
  沈正撅了一下自己的眉頭,看樣子他對這個問題也是挺苦惱的。
  直等快要到十月份的時候,沈浪依舊還是沒有回來。不過沈正和沈囡兩個人到是收到了自己的弟弟給他們帶回來的禮物,幾個儲存卡,還有一些木頭做成的小工藝品等等,沈正倒是問了一下帶過來的兩個孩
  。
  得知他們兩個人是來這上學的時候,沈正到是親自的把他們兩個給送到了學校,倒是學校的學生會幹部看見沈正帶了同學來了以後都是有些意外,沈正的名聲早已在外了,可是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重返學校,雖然不是本校,但是學生會麵的一些人卻是不敢小看,誰都知道他現在已經在國家的一全部委麵實習了,這個可是有點了不得的感
  。
  幫兩個人處理完了個人的事情以後,沈正又帶著他們兩個人吃了一頓飯,還特意的給他們兩個人留下了自己的手機號碼,沈正的電話號碼基本上是不送外人的,但是既然他們兩個是自己弟弟交代過來的,那麼就需要好好的照顧了。
  晚上回來的時候,沈正倒是直接的插上了讀卡器,看著麵的圖片眼神也是有些呆滯。也沒有多少的猶豫,直接的就把圖片共享給自己的父母還有妹妹,看著麵沈浪的造型,大家都是既好笑又有點氣憤,特別是沈囡,真的有點一蹦三尺高的感覺。
  直接的就衝到了自己父母的房間麵,對看著屏幕的父母有些撒嬌的說道:“老弟明擺著就是在挑釁嗎?你們看看,又是遊山又是玩水的,不亦樂乎,老爸、老媽,你們應該管一管了,再下去的話小浪真的就快成野人
  馬雲芳看著電腦上麵的圖片,也是有些擔憂的對自己的丈夫說道:“要不把他給弄回來吧!你看看那個地方,深讓老林的也就不說了,又是狼又是野豬的,還有你看看他去的那行,地方,再邁上一步的話就是懸崖了,難道他就不怕我們擔心嗎?恐怕再過上兩天性子也就更野了,你說呢?”
  沈醉看了一下自己的女兒,又把自己的大兒子給叫了過來,不過沈正聽了以後,看了一下自己的妹妹,有些無奈的搖搖頭,也不知道是對自己妹妹性格的無奈還是對把自己的弟弟叫回來感覺沒有太大的希望。
  “老爸,老媽。這個事情好說他不好辦呀!我今天特地的問了一下,要是去那個地方的話,到那個村子如果一切都順利,需要至少三天的時間,這個還走路上一點耽擱都沒有,再者我們去還不知道能不能抓住老弟,進一趟山就是十天半斤,月的時間,除非老弟他自己想要回來,不然的話這斤,沒有什麼可能性
  

Snap Time:2018-11-21 20:35:28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