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百五十九章

  
  施浪在自己的房間甲麵可以說是坐了整整,斤小下午的時順。^^ 三藏小說 ^^免費日了理順自己的一些事情和糾葛以外,沈浪還要考慮以後自己的路途到底應該怎麼走?晚上的時候沈浪沒有吃太多的東西,因為那樣會影響自己的
  緒。
  因為家麵也沒有多少人,簡單的吃了一些東西以後沈浪就和凱瑞一起進入了地下室麵。
  “有事?”看見沈浪跟著自己一起到地下室麵,凱瑞有些奇怪的感覺,要知道沈浪沒有什麼事情的時候基本上是不會進入這的,這是別墅的一斤,特殊純在,雖然自己在有些方麵比較的遲鈍,但是也能看出來這對於沈浪的重要性。但是現在哈特叔叔不在,沌浪又沒有給自己安排什麼事情,他現在進入地下室到底是因為什麼?“用不用我出去?”凱瑞還是沒有學會東方人的含蓄,所以說起話來非常的直接。
  沈浪對此也是非常的了解,所以也很是直接的對凱瑞搖搖頭,“沒有關係,我想在比較安全的地方單獨的籌劃一些事情,本來哈特應該可以幫忙的,但是他現在不在,我隻能自己先考慮一下,你現在開始負責檢查安全,我要最高等級的!還有給我一支筆和一些紙張,我要好好的理順
  凱瑞聽了這個倒是一笑,隨即就對沈浪比戈了一下自己的大拇指。沒有一會的時間就送來了沈浪需要的東西,還有些靦腆的對沈浪笑了一笑,意思也是很明白,自己已經按照了沌浪的要求做了最後的檢查和防備。
  沈浪在別墅一共呆了快有三天的時間,這個可讓有些人感覺太意刊小了。沈浪是不太好動,這個大家都很了解。但是從來還沒有這麼的老實過,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呀!可是就他們了解到的情況好像並不是這個樣子的,就因為欺負了一下那個叫於清香的小丫頭就老老實實的呆了三天是不是怕了那個小丫頭,聽說這個小丫頭現在可在外麵放出話來了,但是這個貌似有點不符合沈浪的性格!
  不過就算是大家都知道沈浪躲起來是有原因的,可是就猜不透沈浪為什麼躲起來的,再說了沈浪的那個的方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的,你要是來了沈浪就不給你開門,你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何必丟那個人呢?再說了也就三天的時間而已,還是再等等看好了。
  可是又騰了兩天的時間,沈浪還是閉門不出,甚至連點消息都沒有。如果不是每天還吃飯的話,大家甚至都懷疑沈浪到底還在不在了?大家都有些懷疑沈浪是知道了於清香背後的厲害,所以現在不敢出門。想等這個事情消散下來,再跟於家疏通一下關係,這樣事情就好說了一些。
  其實沈浪並沒有像大家想象中的那樣,倒是趁著這個時間好好的規劃了一下自己以後的路應該怎麼走。而且怎麼樣才不能引起自己外公和其他人的注意,特別是自己的外公,如果自己表現的不夠好或者是脫離了他的掌控。那麼下麵的事情就真的很難說了,看不看見明天的太陽這個說法可能會有一些誇張,但是讓自己老是在一個地方看太陽這斤,倒是有可能的,自己才不要冒這個險。
  雖然說自己是他的外孫,但是給自己的直覺就是如果自己威脅到了他的政治利益,外公他就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並不會因為有那麼一點點的血緣關係就變得仁慈起來。
  因為自己現在畢竟還沒有到功夫大成的境界,就算是想跑也跑不出來。就拿朱南他們為例,自己要是趁著他們不太注意的話還是能放到一個兩個的,可要是他們把自己圍起來的話,自己就是一個小綿羊。就算是不把自己圍起來,跟在自己的屁股後麵追,自己也受不了呀!
  還是老老實實的呆上一段時間吧!不過這個也給自己提供了一個契機。** 三藏小說免費提供本書TXT電子書下載 **貌似前些天的時候把人家給踩的夠嗆,現在說不定繞世界的找自己呢?自己就算是不能自投羅網也要有所表現不是!這斤,還真的就讓沈浪給猜對了。
  果如其然,沈浪網從別墅走出來沒有多長的時間,自己的奧迪就被幾輛車給夾在了中央的個置,沒有辦法靠著道邊停了下來。沈浪倒是對開車的保鏢搖搖頭,不讓他有其他的任何動作。然後獨自一個人的走下車來,前麵那輛車的車門在沈浪下車的時候就打開了,好像就是等著沈浪一樣。
  沈浪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司機。然後直接的來到了那輛車旁,直接的就坐了進去。等車門剛網關上了以後這輛車就飛快的啟動,沒有多長的時間就來到了前幾天沈浪剛網來過的地方。於清香幾乎是粗暴的從車上走了下來。
  看著還坐在車麵的沈浪,有些冷笑的說道:“沈浪,玩了我一次又一次,你就真的把我當成麵瓜了是不是?不過大人有大量,我知道你外公是馬爺爺,我不想讓馬爺爺為難,我今天就給你一斤,機會。算是看在你今天這麼乖巧的份上,也就不過多的為難你,你讓我把這口氣出了。咱們就這麼的算了。不然的話你就別怪我給你好看了,我於清甘衛然是一個女流之輩。但從來都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
  沈浪猶豫了一下還是從車麵走了出來,站立的看著於清香,有些蔑視的說道:“你有這個實力嗎?就你這個樣子的,打一百個可能有些誇張,十個八個的一點問題都沒有,我都讓你把你身邊的這些蝦兵蟹將都算上。
  “有種你就進來!”於清香的聲音有些尖銳了起來,她實在是有些抓狂,沒有想到沈浪竟然會這麼的蔑視自己,一點都不給自己這個麵子,難不成他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好欺負的嗎?自己是不打算跟沈浪動手的。就算是他那天把自己弄趴下了。那個是自己學藝不精,怨不得別人。再說了他是馬爺爺的外孫,畢竟還要估計一些麵子的,但是現在自己已經考慮不了那麼多了,先把沈浪解決了再說!
  沈浪也沒有多少的猶豫,直接的就往麵走去,不過也沒有換衣服。按照他剛才跟於清香的說法。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脫了又穿實在太費事了,沈浪進了房間沒有多長的時間,就聽見外麵傳來一陣的腳
  。
  看見進來的於清香還有三個光頭和尚,沈浪先是一愣,雖然用近似嘲諷的目光看著於清香,不過沈浪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可是他的目光讓於清香越加的怒火中燒,都到了現在這個家夥竟然還敢跟自己囂張。我這次看你怎麼死?
  沈浪並不是囂張,他嚴肅是因為看見這三個和尚的緣故,跟於清香求饒,,別扯了。雖然說她讓自己想明白太多太多的事情,可是自己絕對不會因為這個人而向她屈尊的,自己好歹也算是一個男人不是。男兒流血不流淚,再說了她也不敢打死自己,自己今天就算是舍命陪君
  。
  想通了這一點,沈浪到是把目光重新的放到了於清香的身上,好像很是不屑的說道:“單挑還是群毆?”
  “,你不是大牛嗎?你還是單挑我們一幫吧!給我上!幹死,他”。
  隨著於清香的一聲怒吼,拿三個和尚好像實現早就已經商量好了以後。奔著沈浪就好像猛虎下山一樣的衝了過來,不過讓沈浪感到意外的時候,三個人是衝向了自己,但是並沒有著急出手,而是先把自己圍在了中間的位置。
  看到了這個情形,沈浪就知道不好。這幫家夥擺明不是想把自己立玄的就放到或者是幹死自己,而是想把自己給累趴下抓活的,而後交給旁邊虎視眈眈的於清香,肯定是這麼一個目的,不然的話絕對不會這個樣子,自己必須要戰決,不然不打死自己也得累死自己。
  可是這個僅僅就是期望,沈浪的功夫不能說不高,但是眼前的這三個禿驢好像也不是吃素長大的,而且很擅長合擊的技巧,打的端是高明。自己現在已經是挨了不少下了,可是他們三斤,卻是一斤,都沒有倒下。這個多少讓自己感覺有些惱怒起來。
  可是沈浪剛剛準備運氣,心麵卻是又意外的一動,心下立麥的就是一鬆,又恢複了自己剛才的狀態,不過沈浪現在也不在是剛才的那種打法了,護住自己的要害,盯住一個人就開始了猛揍。自己剛才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他們雖然打到了自己,可走出手都不是那麼重,這是自己的機會。
  也許是被沈浪的姿態給嚇住了。所以三個人多少都有些走神,沈浪直接的就靠上了一個和尚,這個家夥現在都已經開始喘了,沈浪盯住了他立刻就是一頓狂風暴雨般的進攻,而且趁著機會抓住了這個家夥的肩頭就是一擄,往下一帶,胳膊肘一抬對著這個家夥的耳後就是一肘子。還別說這個和尚抗擊打的能力還是非常的強悍,挺了一下接著又挺了一下,隨即才撲通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不過沈浪也沒有好過,背後挨了一掌打得自己氣血翻騰的感覺”腿也挨了一踢,現在小腿已經開始麻了。沈浪晃動了兩下自己的胳膊,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麵前的兩個和尚,自己已經大口呼吸了,他們兩斤小雖然沒有這麼誇張,但是額頭也已經是布滿了汗水。
  看著倒在地上的那個和尚,剩下的兩個到是有複雜的眼光看著沈浪。這個人還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剛才那麼一肘子能直接的就把脖子給打折了。相對的比較起來自己這邊的出手可是有點重了。兩個人相互的看了一眼,然後齊齊的點了一下頭,根本就不給沈浪喘息的時間,奔著沈浪就是一頓的追打。
  而且這下子兩個和尚也是學乖了,如果沈浪奔著一個人窮追猛打。那個人就老老實實的防守,堅決不給沈浪可趁的機會,另外的一斤小人則是在沈浪的背後找尋機會。沈浪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兩個家夥會這麼的難纏,剩下了他們兩個比剛才三個還要麻煩!
  差不多打了能有舊分鍾的時間,沈浪整個人就好像從水麵撈出來一樣,渾身熱氣騰騰,兩個和尚比沈浪也強不到哪去。沈浪這個時候也看出來了,他們兩個人不是沒有打在自己的身上,不過力道並沒有那
  的”丁是自己的身子還是有些麻的感覺。 而自己打在他們的身上幾乎是有數的那麼幾下,兩個和尚看著沈浪的狀態。又相互的對視了一眼,其中的一斤小突然的停了下來,另外的一個就好像是吃了偉哥一樣,對著沈浪就打了過來,那個手臂揮動起來就跟下雨似地。
  沈浪很是勉強的抵抗了能有兩分鍾的時間,這個家夥卻是突然的撤了下來,已經歇息了能有兩分鍾的那個家夥又一次的撲了上來。既然都已經打到了這個程度,沈浪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兩手往後一收,看清楚和尚的來世一扭一轉,隨後又是一拉。這斤,就是自己師伯傳給自己的絕密太極拳,自己現在已經到了最危急的時刻,再不使出來的話舊完了。可是沈浪還是使得比較有技巧,沒有讓這兩斤,還清醒的和尚有所察覺自己使用了傳說當中已經失傳的絕技。把這個家夥拉過以後沈浪直接的就抬起了自己的右膝,對著這個和尚的胃口處就是一頂。
  這個時候這個和尚早就已經放棄了抵抗,任由沈浪頂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直接的就捂著胃口跪倒在地上,沈浪看著剩下的這個,兩斤人都艱難的邁動著自己的腳步,不過走了幾步以後幾乎是同時的倒了下來。
  沈浪是真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了,隻能是眼睜睜的看著於清香這個家夥把門打開,兩個彪形大漢從外麵走了進來,其中的一個還是自己以前在圖書館前見過的那位,進來以後先是把最先倒下的那個和尚把胳膊接上然後給抬了出去。
  等收拾完了最後進來的時候,手麵拿著一堆的繩子,看到這個情形沈浪出了苦笑以外也不知道應該幹點什麼好了。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把自己給捆綁在一個人形樁上麵。等他們把門再一次關上的時候,屋子麵就剩下沈浪和於清香了。
  於清香捂著誘成的嘴唇很是嫵媚的笑了起來,然後用右手的食指抬著沈浪的下巴,笑眯眯的說道:“沈浪,你看這斤小多不好意思呀!”話剛剛的說完,對著沈浪的小腹直接的就是一個膝頂,頂完了以後還故意的說道:“怎麼樣我的小弟弟。疼不疼呀!”沈浪摔動兩下頭上麵的汗珠,一臉平靜的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於清香,也不知道此時此亥的他到底在想著一些什麼事情。
  “喲喲喲,滿是堅強的嗎?那我點不好意思了!”反正出了腦袋和下三角部個意外,其他的地方基本上於清香都照顧到了,打的這叫一斤,過癮,這叫一個痛快呀!於蔣香甚至都有一種快感在自己的身體麵蔓延開來,讓自己越來越衝動,越來越興奮。
  此時此刻的於清香就好像是一支盛開的罌粟花,野性、妖豔。但是又異常的危險。可是這個時候的沈浪已經處於一種昏迷的狀態了,網開始的時候還能感覺到疼痛,後來那行小拳腳打在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了感覺。
  於清香撥弄了兩下沈浪,現沈浪根本就沒有反應了,她的心理就好像突然從一個極端掉落到另外的一個極端,就好像自己最心愛的玩具被人家給搶走了一樣。那種感覺就好像有一隻貓不停在自己心理麵抓撓,癢的讓自己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
  甚至於於清香出了哼哼的叫聲,就好像一隻了春的小野貓一樣。最後可能也是認識到了什麼一樣。於清香直接的操起了地下的那行,水桶,直接的就潑到了沈浪的身上。沈浪有些模糊的晃動了一下的自己的腦袋,又左右的摔動了一下自己的頭,一臉平靜的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於清香。
  也不知道處於一種什麼樣子的心理,於清香竟然微笑的看著沈浪,從地板上麵直接的拿起了一個瓶子,先是自己喝了兩大口,然後示意了一下沈浪,也沒有等沈浪同意直接的就給沈浪灌了進去。
  等沈浪喝完了以後直接的就給扔了,“知道嗎?這個可是剛才那三位大師給我調配的,聽燦良補的。我也不怕告訴你沈浪,我綁著你的時間不會太長,可是我還沒有玩夠玩爽,我又不能把你玩殘了,接下來我們玩一些好玩的
  但是讓於清香感覺瘋狂的是。不管自己做出了什麼,沈浪就是那麼的一副表情,就算是疼痛難忍的時候也不過是抽*動一下自己的嘴角,再也不會有其他任何的動作,於清香感覺自己被徹底的鄙視了。
  直等沈浪的保鏢進來把沈浪攙扶著走了出去,於清香心中剛開始的那種愉悅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貌似倒下的根本就不是沈浪而是自己一樣,沈浪的那種態度讓自己感覺太鬱悶了,仰天嚎叫了幾嗓子,於清香才有點好轉。
  不過一轉念,沈浪摔動著自己的頭、沒有絲毫表情的臉龐就會又一次的閃現在自己的麵前,讓自己感覺異常的鬱悶。當然了自己也不是沒有高興地地方,想到了這。於清香就好像一隻剛網偷腥的貓一樣。
  

Snap Time:2018-11-21 19:53:17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