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兩個人上了飛機的時候,正好碰到兩個小家夥在飛機麵亂串,不過飛機很大,兩個小家夥倒是沒有添亂的意思,給人很是活潑的感覺。看見了突然進來的兩個人,也是有些不好意思,隨即停止了胡鬧,看著來人略顯害羞、但是很有禮貌的叫人,沈浪倒是沒有說什麼,揮了一下自己的手,隨即兩個孩子也是跑跳著的離開了這。
  倒是劉書記看著兩個孩子,再聯想到自己得到的消息,當天的時候去了郝春來家麵的就是這兩個孩子了吧!很是不同,不過卻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觀察,因為沈浪已經把他們給趕走了◎浪邀請兩個人坐了下來記,春來是半道出家的,我對他的能力置信不疑,但是在其他的方麵則是有那麼一些不太放心,以後就多麻煩你了!”
  說罷了,也是拿出來紙和筆,在上麵寫了一個電話號碼給劉書記遞了過去,看著旁邊的郝春來要站起來的意思,沈浪也是壓了一下自己的手,倒是劉書記看著這個電話號碼是真的有那麼一些欣喜若狂的感覺,沒有想到過來相送,竟然還有這樣的好事。就算是這位三少不說,自己也會照顧好郝春來的,沒有想到這位三少竟然是如此的直爽。
  隨即沈浪也是推脫自己還有事情,兩個人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都是站了起來,準備下機了,不過在離開的時候,沈浪卻是拍了一下郝春來的肩膀記注意到了這個動作,很顯然這位三少有話要說,自己已經不適合留下來的,更何況自己已經撞了頭彩了,所以也是加緊了自己的步伐,快速的下了飛機。
  不過他並沒有回到車上麵,而是站在車旁的位置。現在要是回到車上麵那就顯得過於的不禮貌了,不過自己也是注意到,自己和郝春來帶過來的東西雖然已經被搬走了,但是人家貌似也沒有白拿。至少給了回禮,而且看那個樣子,也是比較的貴重,真的不知道這位三少究竟是怎麼想的,但是給自己的感覺不錯,跟那些其他的衙內大少有著很本質的不同。
  又等了一段時間,郝春來才從飛機上麵走了下來。而這個時候下麵已經收拾的差不多了,沈浪也沒有要出來跟他們告別的意思,倒是站在下麵的壁對兩個人示意了一下子,讓他們兩個人離開,也就是說飛機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隨時可以準備起飛,兩個人這個時候才驅車離開,不然的話會影響到他們的時也會影響到飛機的起飛。
  一直等飛機起飛了記和郝春來兩個人才相互對視的看了看,很顯然彼此都是有那麼一些意猶未盡的感覺。以後什麼再能見到三少是很難說的事情了,郝春來倒是好一些,他畢竟是從別墅方麵走出來的,要是聯係一下的話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可是劉書記則完全是另外一種狀況了,他不是說想聯係就可以聯係的。
  要知道沈浪遞給自己的這個電話號碼,完全是因為自己對於郝春來照顧有加,看在這個的麵子上麵,人家給自己留了一個電話號碼,這樣的機會對於自己來說隻有一次。要是自己提前透支了,不管以後出現了什麼事情,沈浪都不會有任何的理會,這個是扯,也是官場和仕途上麵的潛規則,你必須要去遵循的。沒有人敢去打破這個常規,代價過於的昂貴了,誰也承受不起。
  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自己是絕對不會打這個電話的。對此自己倒是挺羨慕郝春來的,很顯然他跟沈浪的關係非同一般,至於為什麼,自己有些搞不明白,郝春來隻是給當過警衛而已,也就像是自己身邊的司機和秘書一樣,自己會對他們如此的上心嗎?恐怕是真的不會呀!這麵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沈浪是不會告知自己的,郝春來貌似也不會,這個是屬於他們私人的秘密,既然是秘密,就不會讓太多的人知道。
  等飛機起飛了以後,兩個小家夥也開始活躍了起來,飛機在起飛和降落的時候有些顛簸,但是真正等在空中飛行的時候,比汽車安穩的很多,榮天星的母親和妹妹這個時候也是坐在位置上麵,有些好奇的看著外麵,飛機她們曾經做過,但是私人飛機這個還真的是第一次,兩個人也沒有起來要看看私人飛機究竟有什麼不同,這個不是她們的性格。
  就算是她們對這個私人飛機非常的好奇,她們依舊沒有這麼的去做,這個飛機畢竟是人家的,不是自己的,沈浪在他們的心目當中留下來了非常好的印象,同樣的她們也不消在沈浪的心目當中,會留下來其他的壞印象。人窮誌不短,一直以來她們都是這麼做人的,不然的話也不會過這樣的生活,所以不想因為這個事情就有所破例。
  而這個時候沈浪也是跟榮天星坐在了一起,榮天星把一個不小的鐵盒子有些費力的放置在了沈浪的麵前,沈浪也是有些驚訝,究竟是什麼東西,這麼的沉重,雖然說自己對於這個東西有所猜測,但是卻絕對沒有想到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放置在自己的麵前,也沒有等沈浪有所表示,榮天星直接的就打開了鑰匙。
  看著麵的東西,沈浪還真的就感覺有些意外,榮天星幾乎是一件件的把東西放置在了沈浪的麵前“這個是我跟童家合作的那些年所遺留下來的東西,我把這些東西留給了我的母親,在我想來我的母親會用它去過很是幸福的生活,至少衣食無憂,但是這個結果跟我想象的太不一樣了,這種反差讓我有些難以.......。”這個時候,榮天星一時之間也是有些詞窮。
  沈浪看了一下銀行卡,還有旁邊的存折,卡麵的數目究竟是多少,自己不清楚,但是看存折上麵的數字不小,相對於一個常人的家庭來說,這個數字已經夠用了,至少可以讓榮天星的母親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並不需要母女兩個人如此的操勞,看到這的時候,沈浪心麵對於這位母親也是感到稱奇。
  不過桌子上麵最為貴重的並不是銀行卡和存折,也不是其他的幾件古董。而是那個小小的保險箱鑰匙,這個才是童家想要得到的吧!沈浪用手掂量了一下,隨即也是放置了下來“銀行卡和存折的事情你自己處理,我不過問也不關心,這個是你自己的事情,這些東西也是同樣的如此。至於童家和譚家的事情嗎?從我的角度來看,現在不是解決這個事情的最好時機,當然了這個是我個人的意見!你自己拿主意。”說了等於白說一樣。
  “明白!”榮天星倒也是很直爽的說道“以前的時候雖然說有點小追求,有那麼一點點的小理想,但是有些過於的低級了,現在想來那個時候貌似就是為了一個錢而已。”沈浪也是笑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個話是對還是錯,自己掂量就是了,其實很多的時候可供我們自己選擇的機會不多。我們隻能是被迫去做出來選擇!”
  “錢我會捐贈出來,這些錢連我媽都感覺嫌棄,我又怎麼會用?至於這些東西我倒是想留下,並不是看重它們的價值,主要是想給自己留個念想,用來警示我自己。至於童家的那些東西,大家好聚好散,我想這個時候把這些東西給他們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這樣的問題讓他們自己頭疼去吧!”沈浪豁然的一笑“不錯的一個選擇,也是一個值得讚揚的一個選擇。”
  現在把這些東西返還給童家。就是告知他們,在現在這個時候沒有要找他們麻煩的意思,同時也不想找他們的麻煩,當然了你們要是不忿的話這個另當別論,至於你們要怎麼去做那個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大家現在兩清了。也就是說彼此之間的情分、關係等等全部的都一筆勾銷了,至於以後要是再見麵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等飛機落地了以後,沈浪就沒有再去相送,但是在機場的時候也是送了不少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是過年用得上的,要知道過來的時候有很多的東西都已經舍棄了,在機場告別以後,沈浪也是回到了別墅,至於榮天星那邊的情況自己沒有再去做任何的過問,自己已經做到了應該做的事情,剩下來就需要看他的表現了。
  也許會有人心麵暗自的猜測,沈浪為什麼要如此的看重榮天星,其實原因是多方麵的,他有這個方麵的能力是一方麵的原因,但還有其他方麵的原因,這個跟自己組建新司的時候有些不太一樣,新司是一張白紙,自己可以隨意的去勾勒,想要怎麼處理就怎麼的去處理,誰也不能發表任何的意見,自己的說話就是聖旨。
  但是現在自己身處軍方,整個情況就不一樣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自己也需要轉念一下手法和觀念,所以自己找了一些歪才和怪才過來,他們是一幫很有潛質的人,但是同樣的這個毛病也是相當的多,把他們給調教好了的話,他們將會是精英當中的精英,也就是說自己不需要為他們的基礎而的,隻需要在這個過程當中稍微的施加一些手段就可以了,減輕自己很多的負擔和壓力,但是在這個之前自己需要給他們樹立一個榜樣。
  等沈浪回到家麵不長的時間,電話就打了過來,不過沈浪卻沒有要接的意思,等了好一會老管家也是略顯無奈的走了過來“少爺。”沈浪看著老管家,直接得的就裝出來自己沒有聽到的意思,老管家倒是沒有跟沈浪嬉皮笑臉的意思,很是嚴肅的看著沈浪,沈浪看著老管家,也是站起身來,表情略顯無奈。
  沈浪來到外公家麵的時候,家麵的人基本上都已經到了,看著沈浪身著大校的軍裝,眼神也是比較的怪異,雖然說大家都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但是當真人出現在麵前的時候,還是非常的震撼,要知道那個可是大薪!沈浪現在才多大呀!這個年紀就掛上了大校的肩章,甭管是因為什麼方麵的原因,這個都有些紮眼。
  沈浪對此倒不是非常的在乎,該是怎麼樣的就怎麼樣?好在沈浪以前的時候也是這麼一副德行,所以大家也是見怪不怪的,家麵的氣氛還算是很不錯的。在大家看來老爺子跟沈浪之間的關係比以前緩和了很多”不時的還會說上兩句,要知道放置在以往的話,不當麵的對罵這個就已經是好的了。
  馬雲放看著看自己的大哥,然後才試探的跟自己的母親低聲的說道。“媽,你跟爸的年紀都已經不小了!是不是?”說這個話的時候,馬雲放也是偷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這個事情自己還真的就不太敢跟自己的父親商議,所以隻能是通過母親商議一下,何翠在聽聞了這個事情以後,也是用手輕輕的按了一下自己兒子的手。隨即也是撇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馬雲放也是並沒有順著自己母親指示的方向看過去,但是自己很清楚母親看過去的是什麼什麼方向,那又坐著什麼人,對於這個事情自己還真的就感覺萬分的驚奇,對於這個事情自己是真的感覺很是不置信,父親跟小浪之間的關係究竟是怎麼樣的,自己非常的清楚,因為這樣的事情自己經曆的都不是一次兩次了。
  說父親返老還童這個自己可能相信。但是說父親和沈浪的關係已經緩和好了,自己是絕對不相信的,因為這個根本就不可能。可是如果沒有這個方麵的原因。那麼這個事情為什麼小浪會接手了呢?這麵是不是有其他方麵的原意呢?
  好不容易等到了沈浪出來的時候,馬雲放也是從房間麵走了出來,這個混蛋坐的可是真夠沉穩的,自己都已經跟他使了多少個眼神了,可是這個家夥就跟沒有看見一樣,難怪父親看見他老是生氣,不是一點道理沒有的,這個混蛋小子典型的揣著明白裝糊塗,就算是自己有好耐性,一架不住如此的磋磨吧?
  其實沈浪早就知道自己的二舅看向了自己。但是自己實在是不願意談及這個方麵的事情,所以一直的想要躲避這個問題,但是看著自己二舅堅持的樣子,自己也是有些無可奈何,就知道來這肯定不會有什麼消停的事情。果不其然,事情果然找到了自己的頭上麵來≡己也是有些懷疑了,是不是家麵的這些人都看自己有些不太順眼呀!當然了這個是玩笑話。
  “二舅,你找我呀!”沈浪笑笑的站在哪,看著他笑的樣子,馬雲放也是沒有好氣,但是看看他身上麵的大校肩章,也是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不管是捧殺,又或者是其他方麵的原因,沈浪在如此的年紀就可以掛上這樣的肩章,是自己所沒有估計到的,也是難以想象的,這個孩子當真是有些了不得。
  不過很快的馬雲放就回過味來“小子,你是故意的吧!”說話的時候,也是在沈浪的身上麵捶了幾下,力道很重,但是看著沈浪的樣子,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感覺,馬雲放也是揉了一下自己的拳頭,知道的是自己在捶打,可是這個不是典型的給自己找罪受一樣嗎?這個家夥的身體硬的跟鋼鐵沒有什麼區別,真的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練就出來的。
  “別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馬雲放也是很不願的看了一眼過去“我問你,你外公和外婆的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沈浪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二舅,什麼怎麼回事情呀!我都被你給弄糊塗了!”
  看著自己二舅有些要發飆的樣子,沈浪也是訕訕一笑“哦,記起來了,其實這個事情是外公和外婆他們兩位找的我,他們已經在這生活多年了,很難離開這個地方,去了大舅和二舅你們那都不太合適,一個是突然之間的換了環境,讓兩位老人家很難去適應,再者就是大家也都是有著各自的生活,大舅和你也是拖家帶口的!再去兩個老人更不合適。”
  “這個理由解釋不通!”
  “沒有什麼解釋不通的,反正外公和外婆就是這麼想的,他們的年紀也已經大了,大舅和二舅的年紀也已經是不小了,彼此之間不出什麼事情是最好的,也不要出任何的事情。更何況我有這個條件,什麼方麵都比較的方便,所有日後由我來照顧兩位老人是最好的選擇,這個事情我已經跟外公他老人家商議過了,他表示了同意!”
  說道這的時候,沈浪也是看了一下周圍,然後低聲的說道“這個事情家麵知道的人不多,除了外公和外婆,也就我老爹和老媽知道,外公和外婆的意思就是不要讓家麵的其他人知道了,如果外公和外婆真的要是到了那一天,東西歸大舅和你兩個人所有,或者是給其他的孫子!”說道這的時候,沈浪也是哼了一聲“真不公平!”(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05:48:31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