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沈浪看著白頭翁,也是笑笑解釋的說道“挑選他們的標準跟挑選隊員的標準是不一樣,我看你是不是有些深入其中了?如果用挑選隊員的標準來看待這三個人,你想都不要想了,他們的心理素質也許將將的夠我們外麵培訓的標準,這個還是降低了標準以後他們才能勉強的夠格,至於其他的方麵想都不要去想,提鞋我都不要!但是如果就是說培養駕駛員的話,他們的素質應該說還可以了,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難堪。”
  聽了沈浪的這個話以後,白頭翁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有些臉紅的看著沈浪“哎,忘記了,在基地待得時間太長了,所以一切的標準都是按照我們的平衡線來考察,這個不要說是他們了,就算是部隊的特戰隊員們對此恐怕也是有些差池的,不過三少,這個標準究竟應該放在什麼水平線上麵!”
  “其實不需要太多,因為能夠入選各大飛行學院的,基本上身體素質都沒有太大的問題,政治麵貌也不應該成太大的問題,這個是硬性的指標。我覺得我們現在看中的應該是這些人的心理素質以及其他方麵難以被發覺的特長,這樣的人比所謂的好苗子更加的難挑!我們的任務還是很重的,千萬不要以為這個活非常的輕鬆!現在就看你的表現了,要知道在這個方麵我可以說是一個大外行,而你則是一個大內行。”
  白頭翁也是對沈浪點點頭,隨即也是伸出來自己的大拇指。“不過三少,三個人是不是有些太少了,而且這三個人不是立刻的就過關,我們是不是還需要考驗一下?”沈浪沒有任何猶豫的說道。“這個是當然的,隻能說這三個比較的有希望,是不是都可以入選,這還是一個未知數,希望他們都可以過關,但是結果會是什麼樣子,誰知道呢?”
  不過就在沈浪跟白頭翁說話,就看見一個女孩子帶著不少人。明火執仗的就奔著沈浪和白頭翁兩個人來了,弄得沈浪和白頭翁兩個人也是有些茫然,貌似他們也是剛來這吧!而這個女孩子兩個人又都好像不認識,彼此相互的看了一眼。也是聳立了一下肩頭,既然不是私事,那就隻剩下公事了,不過在這個過程當中,貌似沒有什麼差錯吧?怎麼會被人家給找上門來呢?
  “你們就是過來考核的。為什麼不讓我們女生參加?還有為什麼單獨的把一些人都給剔除出去了?”麵對質問,沈浪倒是笑笑的看著麵前的女孩子,很是理直氣壯的樣子,跟在他背後的還有幾個女孩子。不過有兩個表現的比較突出,其中一個表現的倒是很無所謂。也正是因為這種無所謂,讓她多少有些在眾人當中有些凸顯。另外一個躲在這位看似大姐頭的背後,時不時的會偷看一眼,至於另外幾個女孩子,眼神多少顯得有些慌亂。
  有意思,真的是挺好玩的,沒有想到在這竟然可以碰到這樣的人,而這個人竟然還是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這個事情我們還沒有聽說,這個倒不是我們對女生歧視,也不是我們另類的要求,是不是你們在溝通上麵有什麼問題呢!”白頭翁在旁邊微笑著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根本就不用沈浪說話。
  “這麼說我們就可以參與選撥了?”帶頭的那位大姐頭很是興奮的說道,甚至還捏了一把自己的拳頭,舉起來示意了一番,白頭翁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可是我們的選撥已經初步結束了,在這挑選了三名學生,要是讓你們繼續的參與選撥,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了,而且這個事情我覺得是不是有必要跟你們的校領導聯係一下呢?要知道我們在這隻有建議權,可是沒有決定權和否定權的,希望你們可以理解?”
  “嗯?”帶頭的那位大姐頭眉毛立刻的就是一立,倒是先前離開的兩位工作人員,這個時候正慢慢悠悠的往回走呢!看見了這個情況以後不約而同就是轉身,就好像有什麼急切的事情發生了一樣,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沈浪和白頭翁早就已經注意到了,不過也沒有多加任何的例會,能讓校工作人員這麼害怕的,這位大姐頭的來頭不簡單呀!
  “這麼一說,你一定是要打這個抱不平了?”白頭翁也是沉下來自己的臉說道“那你就不怕我給你穿小鞋嗎?要知道我可是有這個權力的,就算是我讓你們考核了又能怎麼樣?你敢說我的考核有問題嗎?”說這個話的時候,白頭翁也是略帶挑釁的味道。
  “不公平!哼!”說話的時候,也是指了指後麵的幾個人“就算是不公平我也要讓他們試一試,我還就不相信了!”倒是一直仰著頭看天的那個女孩子用眼角的餘光看著白頭翁,然後又掃視了一下沈浪。而且打量沈浪的時候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肆無忌憚,不過沈浪的身上麵穿著的是軍裝,所以看不出來什麼,但是看見沈浪手上麵的那塊手表的時候,多少也是感覺有些意外!要知道在現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帶這樣的手表可是有些紮眼。
  不過轉念又一想,你說這個手表紮眼,問題是你需要認知,你要是不認知的話,這個手表恐怕就會被當做最為普通的那一種,不要期望在所謂的網絡上麵可以找到這樣的手表,也不要期望在什麼所謂的賣場上麵找到這樣的手表,從某種程度上麵來說,全世界恐怕也就這麼一塊這樣的手表,隻接受所謂的定做,絕對沒有外傳的可能性,要知道這樣的定做可不就是你有錢這麼簡單,還需要有著深厚的背景和實力。
  “手表不錯!”
  沈浪輕輕的一笑,伸出來自己的手腕看了兩眼。還特意的給白頭翁看了看,白頭翁也是搖搖頭“三少,我可不懂得欣賞這個東西。你給我看這個東西純粹是對牛彈琴,焚琴煮鶴,不過看樣子這位應該很是了解!不過看這個意思,我們好像被威脅了,這倒是有點難辦了。”
  兩個人肆無忌憚的說著,倒是讓站在這個略顯高傲的女孩和那位大姐頭有些吃驚,兩個人相互的看了看,很顯然麵前的這兩個人好像有些不太一樣。雖然他們隻是一個上校和中校,但是跟其他人的表現卻很是不一樣,甚至比前段時間來的少將和大校等人都要另類,真的不知道他們是從什麼地方來的。
  現在還真的就不太好判斷。因為前段時間來這的人可不少,如果這兩位真的要是有什麼門路的話應該會來的更早,不會等著幾乎所有的好苗子都已經被挑走了,他們才過來,有些太晚點了。但是從兩個人的氣度來說。兩個人所在的部門應該很是不簡單。
  因為兩個人的配合,說話還有敏感度等等,幾乎都是超一流了,始終是卡著這位所謂的大姐頭。讓她根本就發不了這個火,這個才是最為難受的。“你這個手表可以買一架飛機了。而且是價值不菲的飛機!”“是嗎?”沈浪笑了笑“這個情況我還真的就不知道。但是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塊手表代表著其他的意思!你的心思用錯了!”
  說話的時候,沈浪也是看向了白頭翁“這個事情怎麼處理呀!看這個意思是早有準備呀!不把我們給拿下了誓不罷休了,你說他們究竟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如果是無意的話,倒是無所謂的事情,如果是故意的話,我是不是可以就地的給他們斃了!”
  聽到沈浪這麼的說,白頭翁也是笑了笑,隨即也是把自己的手向後腰的位置摸去,倒是那個大姐頭對沈浪的話略顯有些不太在意,斃了,用什麼斃了,要知道自己對部隊的管理條令可是相當的清楚,他們一個是上校,一個是中校,可以配槍這個不假,但是不代表著他們可以隨意的就把槍帶在身上,想要嚇唬自己沒門。
  盯著看了一會,沈浪對白頭翁搖搖頭,在這個地方把槍給拿出來多少也是顯得有些不太合適,嚇唬嚇唬他們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眼前不是最好的地方“好吧!既然你已經找上門來了,那就試一試好了,說一句,不要尿褲子呀!很丟人的事情!”說話的時候,沈浪也是對白頭翁點頭示意了一下。
  “去找學校方麵給我們安排一個密封的機庫!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這個情況。”白頭翁聽了就是一愣,要知道這個要求對學校方麵可是有些過分,不過對此自己倒也不是非常的擔心,雖然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會有些為難,但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很快校方就做出來了安排,當然了這個可不是衝著沈浪和白頭翁來的,因為白頭翁根本就沒有把兜麵的東西拿出來,校方就已經同意了,這個讓白頭翁感覺到很有意思,看起來那位大姐頭的來頭很大呀!不然的話校方不會做出來如此的安排,而且自己能夠看的出來,校方在做這個安排的時候,臉上麵的表情有些苦悶。
  白頭翁也是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個女孩子究竟是什麼來頭呀!竟然沒有任何顧忌的就衝著我們去了。”校工作人員看著白頭翁的樣子,也是警告的說道“我們正管的女兒,雖然有些胡鬧,有些大小姐脾氣,但是深受同學們的愛戴,很喜歡打抱不平!所以學校對於她的情況也是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還從來都沒有人敢把她給怎麼樣!”
  聽到院方這麼的說,白頭翁基本上就已經猜測到了這位女孩子家家的身份了,因為這個話語麵警告的意味非常的明顯,不過白頭翁卻也不是非常的在意,至少相對於三少來說還沒有多少的壓力。不過既然他們想要玩一玩,那就陪著他們玩一玩好了,省的自己也是很寂寞。
  很快眾人也是來到了機庫這邊,打開了小門眾人也是走了進來,機庫是空的。麵稍顯有那麼一些空曠,沈浪進來看了兩眼,隨即也是邁著自己的步子走了出來,站在門口的位置。而白頭翁看著後麵那些來考核的孩子還有被挑選過來的三個候選人,喊了一聲口令,隨即那位大姐頭和那個高傲的女孩子就被攆了出來,她們兩個人現在還不夠格。
  兩個人還有沈浪站在機庫門口的位置,機庫的門已經被關上了,而這個時候沈浪兜麵的電話也是響了起來,沈浪沒有要理會這兩個丫頭的意思,逗逗她們開心也許不錯。但是這個也要看自己是不是有這個時間,至少現在不行。
  倒是那個高傲的丫頭片子眼睛很尖的看見了沈浪的手機,跟市麵上的手機不同,跟定做的手機也是有些不太一樣。所以也是悄然的靠近了那位大姐頭的身邊位置“大姐頭,我們好像撞到鐵板了,這位的來頭絕對不簡單,有可能相當的不凡。要知道他就算是再能貪。也不可能貪汙那麼一塊手表出來,更何況你究竟要貪汙多少錢才舍得去買這樣的一塊手表,他隻不過是一個上校而已!”
  大姐頭也是露出來不可思議的表情來“你剛才說的不是開玩笑?那一塊手表真的可以買一架飛機。那個手表是什麼做的?金子?鑽石?”高傲的女孩子直接的就低下來了自己的腦袋“大姐頭。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的搞笑呀!我什麼時候跟你開過玩笑,那個手表我也隻是聽過傳聞而已。但是至少還聽過這個方麵的傳聞,可是他的那個手機,我就真的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生產出來的,甚至連聽都沒有聽說過!要知道越是這樣普通的東西越能夠彰顯不同。”
  這下子這位大姐頭是真的驚訝了,要知道自己的這位閨蜜是什麼來頭自己非常的清楚,家麵對於自己來說完全就可以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連她都難以捉摸的人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多,眼前的這個上校究竟是什麼來頭,自己能夠感覺的出來,那個平淡柔和的眼神背後,隱藏了很多讓人說不清楚的東西,自己看的不是很明白。
  沈浪打電話的時間比較的長,倒是站在門口的兩個丫頭這個時候正麵麵相覷,不過很快的這位大姐頭就把沈浪的這個事情拋之於腦後了,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自己隻不過是爭取一些權利而已,並沒有什麼所謂的過錯,也不知道麵的那幫家夥是不是爭氣,他們要是不爭氣的話,自己的這個麵子可就丟盡了。
  不過麵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自己還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清楚,而這個時候沈浪的電話已經打完了,看著在門口位置有些調教的那位大姐頭,轉過來看見那個高傲的女孩子家家“看你的麵相好像很是眼熟,一時之間也是有些想不起來了,好像就在眼前一樣。”
  沈浪說這個意思很是清楚,自己雖然沒有見過這個丫頭,但是至少應該見過這個丫頭的家麵人,這個就是所謂的攀關係了,而旁邊的那位大姐頭則是哼了一聲,表示了嚴重的不滿,沈浪盯著他自己仔細的看了看,隨即也是一笑。
  “你的樣子很是麵熟,在我的印象當中這樣的人不多,我想了想,你要麼就是姓陳、要麼就是姓包,絕對不會偏離這兩個姓的。至於你這位大姐頭嗎?那就更容易猜測了,如果你不偏離這兩個姓的話,那麼她就應該姓鄭吧!難怪可以在這肆無忌憚,看起來你老爹占據了很重要的原因!聽聞你老爹就是從這走出去的,這個就是你在這可以無法無天的原因?”
  “誰無法無天了!”這位大姐頭立刻的就開始了跳腳“你這麼大的一個上校欺負我一個丫頭片子,丟人不丟人呀!哼,我都替你臉紅!”還別說這個大姐頭也不是一般個聰明,人家沒有得到任何提示的情況之下,隻通過了自己閨蜜的臉相,就可以探知他們家的底細,甚至還把自己家的底細都給探了出來,貌似自己這一次真的撞到了鐵板,而且是很大的一塊鐵板。
  “我姓陳,我媽媽姓包!我叫陳雨彤!”
  沈浪挑了一下自己的眉頭“知道了,你是陳總的女兒,原來的時候見過包成鋼那個家夥,他倒是很不錯,沒有想到在這竟然可以見到陳總的女兒,有那麼一點意思了,有機會的話帶我問候你父親,很久都沒見了。不過你舅舅他老人家我倒是常見,跟你父親有著天壤之別,我一看見他老人家,我這個腦袋憑空會大起來三圈!”
  常見自己的舅舅,陳雨彤也是有些震驚的看著麵前的這位上校,自己的舅舅連自己都不說是想見就可以見的,而聽眼前這位上校的意思,不僅僅是常見,貌似彼此之間的這個關係也是相當的不錯,他究竟是什麼人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Snap Time:2018-11-21 20:16:15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