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七百九十九章

  
  第七百九十九章
  五億?顧柏軒還真的就沒有怎麼放在心上,這個錢對於一般人來說可能是一個天文的數字,但是對於自己來說並不算什麼,甚至都沒有怎麼放在眼麵。而且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自己並不覺得這個投入會有虧損的情況出現,以後給予自己的回報必將要超過這個數字的。再者就是明天召開的那個董事會,自己並沒有十分的把握,先前的時候自己沒有什麼好辦法,但是現在出了這個事情,自己正好有了可以推脫的借口。
  第二天上午的時候,李格空主持召開了董事會,一切都是那麼的波瀾不驚,開完會議了以後,李格空也是笑看了一下坐在自己身邊的顧柏軒,“老顧,要不要去我的辦公室坐一會,我們好像好久都沒有喝一杯了。”顧柏軒抬頭看了一眼,隨即也是點點頭,“好呀,好久都沒有跟李董你喝一杯了,以後也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
  坐在辦公室麵的時候,顧柏軒單手持杯,看著站在窗口位置背對著自己的李格空,低聲的說道:“李董,朋友一場,我也不想這個樣子的,但身不由己,如果我不幹的話,那麼他們的目標就會是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隻能是被動的做出來這個選擇,其實從個人的角度來看,我不覺得把你從那個位置請下來是一個什麼好主意,我甚至感覺想到這個主意的人有點愚蠢,但這個隻是我個人的意見而已。”
  “如此的說來,這五億是你一個人掏了。”李格空並沒有回頭,說話的聲音也不是想象當中的憤慨,“你有多少的身家這個我不是非常的清楚,但是我不覺得你可以一下子的就拿出來五個億,你現在手上麵可能有這個錢,但是這個錢不是用來還債的,所以我至少可以給我爭取一個星期的時間,而且這個時間可能還會更長。”
  看著轉過身子的李格空,顧柏軒也是略顯無奈的笑了一下,“的確如此,要是放在以往的話這個倒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在現在這個時候籌措資金,還真的就有點麻煩,不管是誰想要在這個時間段麵調集這麼大的一筆資金,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說道這的時候,顧柏軒也是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酒杯,“敬你,你這一出手也是真的打在要害上麵,但是李董,說句不該說的話,真的就要撕破這個臉皮嗎?”
  李格空直到這個時候才走到了沙發椅上麵坐了下來,“老顧,我不想撕破這個臉皮的,公司能有現在的這個規模,張省長是功不可沒的,我從來都不否認這一點,但是在最關鍵的時候,竟然拿我出來填坑,對於這一點我十分的不理解。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我願意幫這個忙,先前的事情就已經很好的說明了這一切,但是現在掉過頭來給我玩了這一手,就算是泥菩薩也有三分火氣呀!”
  顧柏軒搖搖頭,“魚死網破,誰知道呢!不過我倒是很敬佩你的勇氣,不過咱們先小人後君子,站在我的這個角度上麵我隻能是義無反顧的往前衝了,在這個期間要是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老哥你多原諒,我隻是一個商人,賺取利益是我的本職,我想如果咱們兩個人換一個位置的話,你也會這麼做的。”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從李格空這出來以後,顧柏軒也是找到了張旭這位大省長,“張省長,五億資金我需要一段時間才籌措,這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如果這個錢給了李董,那麼我們就需要另外準備將近十億才有把握,也就是說外外我們需要重新的追加十五億的投資,這個還是最基本的配製要求,這個數目太大了,我難以承受。”
  張旭聽了這個話以後也是直皺眉,“有沒有其他的什麼辦法?”麵對這位張省長的質問,顧柏軒猶豫了一下,隨後才有些為難的說道:“辦法不是沒有,但會非常的冒險,這是一把雙刃劍,可以傷人,但如果運用的不得當,那麼也會傷及自己的,從我的角度來看,這並不是一個最好的注意,也不是最好的選擇。”
  “上麵的調查組已經來了,張格空這一次也是調查的範圍之內,你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嗎?”張旭的態度有些模糊。顧柏軒倒是聽出來這位張省長的意思了,心麵也是有些嘀咕,很顯然這位張省長是讓自己把話給說出來,不過這個話可不是輕易就能說的,將來真的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自己的責任可就大了,有了李董的前車之鑒,自己才不想做那個替死鬼。
  “難說,就我得到的消息李董已經去找過了馬,我不是非常的清楚他們之間談的怎麼樣了,反正現在也看不出來,但是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如果馬真的要支持李董的話,那我們將來的時候就可能弄巧成拙,馬的手麵現在應該還握有一定量的資金,這個數量究竟是多少,誰也說不準。”
  張旭把自己的身子往後麵仰去,閉目思索了一陣,隨後也是微微的一笑,“看來我們需要加一點這個步伐了,既然馬有錢那就讓他多花一點,先前的時候製約著他,現在看來有點多此一舉了,看樣子下午的辦公會議我們應該多舉手才是呀!”
  不得不說,張旭的這個做法很是刁鑽,雖然感覺有些陰毒,但是勝在光明正大,你馬不是要扶持一些有潛力的企業嗎?先前的時候我們不是特別的同意,但是現在我們換了一種方法,我們不僅僅同意,還要加大這個力度,直到把你手中的這些錢全部的都給掏光,看看到那個時候你還能怎麼樣?
  下午的辦公室會議結束以後,馬雲放臉上麵也是充滿了怪異的表情,這個究竟是怎麼搞的,以張旭為代表的這些家夥竟然好像換了人一樣,對於自己這個方麵的工作完全不阻攔,甚至還大力的支持,這個情況太怪異了,自己明知道這其中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但是一時之間自己還真的就沒有想明白這個事情。
  不過還沒有等回到辦公室,馬雲放就已經抓住了這個事情的脈絡,很顯然這幫家夥的目的就是一個,花掉自己手中的這些錢,這個做法雖然很堂堂正正,但是卻透露出來一股其他的味道來,馬雲放也是搖頭不已,先前的時候百般阻撓,現在有百般支持,這幫家夥的心思完全就沒有放在正位上麵,考慮的全部都是自己的小算盤,真的有點可悲的感覺。
  自己現在已經全盤明白了,為了清剿李格空他們還真的是不遺餘力,他們的這個算盤也打得非常好,隻要把李格空這塊肥肉給拿了下來,那麼在很大的程度上麵就會緩解他們的困難,然後通過其他的渠道再稍微的宣傳一下,這樣的話他們就會從被動的局麵上緩解過來,真難為他們竟然能做的出來。
  等了沒有多長的時間,京麵的調查組也是順期而至,張旭也是親自的到機場迎接了眾人,對於眾人的到來也是表示了熱烈的歡迎,從身份上麵來說這個規格還是有點高的,但是在這個緊要的關頭,張旭倒是顧忌不到其他的了。李格空那邊倒是很講信譽,自己這邊把錢送了過去,他就沒有繼續追究這個事情的意思了。
  顧柏軒也已經準備完畢,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隻要把注意力引向李格空,那麼順便再用點其他的手段,基本上就可以把李格空給拿下了,至於現在所要做的,就是給調查組吹吹風,讓他們把注意放在李格空及他的公司上麵,這個也是為什麼張旭會親自的來迎接的原因所以,有求於人呀!
  要到晚上的時候,張旭也是代表了省委宴請了調查組,在某種程度上麵,這幫家夥也算的上是欽差大臣,得罪了他們沒有太多的好處,在歡迎宴會上麵,張旭也表示了省委將會全力的配合工作組,甚至他們現在已經展開了先期的調查,
  雖然這個話說的有些不合時宜,但是坐在一邊的中年人卻是把話給接了過來,“唐組長,我們的工作是不是明天就可以開始深入了呢?省委那邊已經把先期的調查資料給送了過來,我簡單的看了一下,情況比較的嚴重,我建議先從一切公司開始入手。”
  唐玲笑笑的舉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酒杯,“感謝省委省政府對我們工作的大力支持,我們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在恭維了一下張旭的同時,也是小小的警告了一下剛才說話的那位中年人,我是組長,這還沒有你說話的份,那兒涼那兒呆著去,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心麵都在想著一些什麼東西。
  歡迎晚宴過後,本來還有一切其他的安排,但是卻被唐玲給拒絕了,張旭還因為他們舟車勞頓,就讓下麵的這些人安排準備讓調查組的人休息,可又被唐玲給拒絕了,這下子張旭以及站在他身邊的幾位就有些不太高興了,你們這幫家夥這算是什麼意思。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唐玲倒是不在意的解釋道,“張省長,說穿了其實也沒有什麼,我們的幾個人的老師正在這休養,先前的時候因為工作比較的忙,大家一直也沒有找到這個機會,明天就要開始工作了,就更沒有時間,所以趁著今天晚上的時候過去看一看老師。”
  聽到這個事情的時候,不要說是張旭,連站在他們身後的人也是麵麵相覷,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沒有聽聞呀!他們幾個人共同的老師,就自己所了解的情況來看,他們雖然是同一個調查組的,但是卻分屬不同的勢力,甚至是不同的部門,他們共同的老師這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角色,這樣的一個大人物竟然會隱藏在他們的眼皮子低下,這個可是工作方麵的一大失誤呀!
  張旭這個時候也是看向了站在唐玲身後的那個中年人,沒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很顯然他對其中的情況也不是非常的了解。
  對於省委派遣的車輛,唐玲他們幾個人倒是沒有拒絕,不過當張旭張省長表示陪同的時候,唐玲倒是有些為難了,“張省長,我們隻是私人的拜訪,老師不是特別的喜歡別人打擾他,而且能不能進去這個門我們也不是那麼的肯定。”
  “那好吧!我讓省廳的人送你們過去。”唐玲也是報以感謝的笑容,“那送我們去軍區療養院就好了,老師在那邊療養。”看著離開的唐玲等人,站在張旭身邊的一個胖子也是站了出來,略顯疑惑的說道:“省長,這個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能成為唐司長他們的老師,而且還在軍區療養院,應該是個人物,但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聽聞?上麵至少應該給我們通個消息才是,這兒太不正常了。”
  “我記得軍區療養院的院長好像是老王的兒媳吧!”聽到這個事情的時候,張旭倒是微微的愣了一下,同時這個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派人跟著過去看一看,如果他們要是問起來的話,就說我們送了一些禮物過來,表示慰問。”
  淩少群點點頭,“這個事情還是我親自的去一趟吧!其他人就算是跟了過去也未必能進那個大門,不過從現在的這個情況來看,馬很可能跟唐組長的那位老師已經取得了聯係,要是那樣的話我們就真的被動了。省內可以療養的地方不少,為什麼單單的住在軍區療養院,如果王群說他不知道,那肯定就是在裝傻,既然王群知道,那麼馬必定也會知道的,他們兩個人穿一條褲子都嫌肥。”
  不過等淩少群跟著來到軍區療養院門口的時候,卻被門口的人直接的給攔了下來,沒有什麼過分的要求,就是讓淩少群下車登記,並且要對車的外外都坐著細致的檢查,就算是司機和淩少群的秘書說出來淩少群的身份,警衛也隻是看了看,並沒有因為這個受到絲毫的影響,還是跟先前的時候一樣,準備做細致的檢查。
  這一番的動作倒是激怒了淩少群的司機和秘書,他們把自己當成是什麼了,竟然把把淩副的車給攔在這,不過下車剛剛說了沒有兩句,就看見後麵的其中一個正虎視眈眈的盯著這些人的警衛把槍托一橫,對著後背狠狠的就砸了下去,隨後其他人齊整整的往後退了一步,隨後又很是整齊的拉動了槍栓。
  “警告,保持冷靜,否則開槍。”
  淩少群以前的時候不是沒有來過這,但還從來都沒有受過這樣的待遇,這個時候他的臉色也是鐵青,這個究竟算是什麼意思。就在他還在遲疑的時候,就看見從不遠處駛出來一輛車,從車上麵下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來到了這些人的身邊以後也是輕輕的咳嗽了一下,所有的士兵也是把槍都給放了下來。
  等士兵把槍都給放下來以後,中年人才來到了淩少群的麵前站定,態度非常的嚴肅,盯著看了一會以後也是伸出來自己的手,“你的工作證,還有就是保證你的動作合理和緩慢,出了其他的狀況我概不負責。”下車的淩少群死死的咬著自己的牙,好不容易也是把這口氣給咽了下來。慢慢的從口袋麵拿出來自己的工作證件。
  不過中年也隻是看了看而已,隨即還在自己的手上麵敲了敲,“淩少群,官職不小嗎?不過身為高職人員,你應該知道擅闖重地應該付出來什麼樣子的代價,跟我們走一趟吧!等情況調查清楚以後再說吧!”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扣押政府人員。”本來中年人已經準備轉身離開的,聽到這麼問倒是笑了一下,“你也想看看我的工作證件?那好吧!”說完了以後,中年人也是從自己的身上掏出來一個本本,放在了淩少群的麵前展示了一下,隨即也是打開,“這下子知道我是什麼人了吧!走吧!”
  淩少群看著這個證件,自己可不認為這個東西就是假的,現在這個時候還是什麼不要說的好,看來這麵真的住著一個很是了不得的家夥,這個甚至比自己住的省委還要嚴密的很多,連駐守在門口的隻是荷槍實彈,自己現在也是總算明白了過來,為什麼這幫家夥敢對自己掏槍,後麵有人呀!如果自己這三個人要是真犯楞的話,恐怕這些家夥真的就把把自己給斃了,而自己死了恐怕也是白死。
  “我要打個電話。”中年人直接的就拒絕了淩少群的提議,“你現在沒有這個權利,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以後在說吧!我們會通知有關人士的。”說完了以後,也是轉身的離開了這,淩少群是真的無奈了,秀才遇到兵,有理他也說不清楚了。好在來的時候張省長那邊已經有了交代,自己要真的是臨時起意的話,現在自己就真的欲哭無淚了,因為解釋都解釋不清楚。
  與此同時,張旭也是感覺很是奇怪,自己讓秘書打了電話過去,可是電話竟然無人接聽,這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呀!老淩是一個很穩重的人呀!就算是出了什麼事情,也會跟自己說一聲的,可是現在竟然不接電話?這個狀況讓張旭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出了什麼事情呢?RO!~!
  

Snap Time:2018-11-22 04:00:10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