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六百四十八章

  
  第六百四十八章
  從楊爺爺的家麵出來以後,沈浪又馬不停蹄的趕回自己的家,看著依舊還坐在客廳麵的餘明餘叔叔,沈浪也是微微的睜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餘叔叔,我看你的樣子貌似要生吞活剝我似的,我沒有惹到你吧你至於這個樣子嗎?”
  “哼”餘明很是不滿意的哼了一聲,“你沒有惹到?,你把我們全家都給我惹大了,我說你小子究竟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教心心他們那樣的東西,那些東西是她們這些孩子現在就可以接觸的嗎?你小子究竟是怎麼想的?”
  原來是這個原因呀沈浪聽聞了以後也是淡然的一笑,“看餘叔叔你的神情,我還以為出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呢?原來就是因為這個呀不過餘叔叔這個貌似不是我所了解的你呀你現在是不是有些過於的激動了?”
  “我激動嗎?我激動了嗎?”餘明那個聲音簡直就可以刺穿房頂,“我把孩子交給了你,不是讓你教孩子學那些東西的,那些東西不用她接觸,我不否認你教育的方法很有一套,但是對於你教授他們的東西我感到很是懷疑,我現在正在提出來我的質疑。”
  沈浪把自己的兩隻腿搭在了一起,笑眯眯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麵位置的餘明餘叔叔,看了一會以後才接著的說道:“餘叔叔你知道嗎?你這個是第二次質疑我,上一次是你把餘心從我這抱走了,本來我很是希望心心能夠接受我的衣缽,但是很不幸你的所作所為讓她喪失了這個機會,除非在特定的條件之下,否則我不喜歡強製別人,這個恐怕就是餘叔叔你和劉莊之間的區別了,這個也反應在了心心和劉源兩個人的身上”
  “你,你這個是不講道理嗎?我所說的是孩子的教育問題,不是質疑你的問題,我說你能不能不抓住別人的小辮子不放?”
  “對於我來說這個都一樣,既然在我這那就需要按照我的方式來進行,如果不滿意的話竟可以離開,我從來的都不勉強。”說完了這個話以後,沈浪也是笑眯眯的看著坐在自己對麵,在某種程度上麵也可以算是一方諸侯的餘明餘叔叔。餘明看著沈浪,也是咬了一下自己的牙根,雖然自己極力的想要說出來這個話,但是猶豫了半天的時間最後也還沒有說出來。
  不僅僅沒有說出來,餘明相反還突然的笑了起來,“小浪,你知道嗎?我剛才見了我女兒一麵,我告訴她以後能欺負就使勁的給我欺負,不用有什麼顧忌,反正他們現在打也打不過你,罵也罵不過你,我就不相信你沈浪堂堂的一個公子哥,會好意思跟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動手,我就是讓心心欺負他們,我看你能把我給怎麼樣了吧”
  “是嗎?要是這樣的話我倒是要問一問?”
  餘明是帶著怒氣離開這的,不過離開這個別墅上車走了不長的時間,餘明卻又是突然的笑了起來,隨後也是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個混小子,簡直就是一個混世的魔王,膽大包天,卻偏偏心細如絲,一般人還真的很難降得住他。“
  倒是坐在客廳的沈浪看了一下端著水杯走過來的於清香,微微的笑了一下,於清香對沈浪搖搖頭,”你說你至於這個樣子嗎?好端端的把事情說了不就行了嘛?非要整的大家麵子上麵都不太好看,我看你日後麵對心心的時候怎麼辦?”
  “你都聽見了?”沈浪對於清香招招手,拉著她坐在了自己的身邊位置,“事情跟你想的不太一樣,我和餘叔叔兩個人並不是為了什麼事情而爭吵,也不是因為心心的事情,或許餘叔叔對於心心的事情有些擔憂,但絕對不會上升到跟我這樣爭吵的地步,其的原因嗎?說簡單簡單,說複雜複雜”
  於清香聽了這個解釋以後,也是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哎,又跟所謂的政治扯上關係了吧最煩的就是這個樣子,本來好好的一件事情,非要扯得天花亂墜,讓人頭昏腦脹,真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一定要用這樣麻麻煩煩的手段?”
  “,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這個可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看著皺眉的於清香,沈浪也是用手抓了一下她胸前展露出來雪白,自己也不是什麼木頭,更何況於清香現在這個時候穿成這個樣子走下來,其意圖也應該是相當的明顯。
  再者今天就於清香自己在這,蘇妙妙現在基本上很少會留在這,畢竟女孩子家家的麵皮還是很薄,而孫玉鐸和李清琳因為有事情回去了,逮住了這樣的機會如果要是再放過的話,那個就太對不起自己了,至少於清香是這樣想的。
  第二天的時候,沈浪去了一趟籌備司那,簡直的布置了一下工作,隨後就離開了這,這一離開一直等過了年以後,沈浪才重新的返回,間差距的時間稍微的有些大了,但是沈浪沒有絲毫的在乎,這樣的事情恐怕也隻有沈浪能幹的出來。
  從籌備司回來以後,沈浪就開始準備回家過年的事情了,貌似每一年的時候這個事情都是沈浪來操辦的,今年也是一樣的不例外,不過微微有些不太一樣的那個就是,沈浪把於清香她們幾個也是一並的給帶了回去,這個事情稍微的顯得有些彪悍,甚至是魯莽,不過沈浪沒有表現出來任何的壓力,相反悠然自在的樣子。
  年底的時候,沈浪先回去了,反正自己也沒有什麼事情,帶著老婆孩子率先的就回家了,也是很長的時間都沒有看見自己的爺爺和奶奶了,倒是兩位老人家看著沈浪帶回來的這些女孩子家家的,也是愣了好長的時間,他們多少也是被震撼了,雖然以前的時候就知道沈浪跟她們有關係,但是在這樣的時候一並的都給帶了回來,這個還是第一次。
  伴隨他們一起的回來的還有自己的曾孫和曾孫女,這三個小家夥恐怕是兩位老人家最值得去想念的,果果、小貓還有蟲蟲這段時間也是放假了,好不容易才有了這樣的假期,興奮的他們三個簡直都要把天給捅破了,這不才剛剛的回來不長的時間,整個家麵就有一種雞飛狗跳的架勢。
  過年的時候除了自己的老哥夫婦,其他人都回來了,包括自己的父母,家麵可真的有點人滿為患的感覺,好歹這個房子比較的大,而這個房間也是很多,不然的話還真的難以容納這麼的人。
  這段時間麵家麵始終都是被歡樂的氣氛所感染著,唯一感覺有點苦累的可能就是沈浪了,這些天自己幾乎就是泡在了那個廚房麵,爺爺和奶奶現在也是徹底的放下了這個心態,畢竟年紀也大了,年前回來的時候沈浪已經商議通了自己的爺爺和奶奶,年後他們會跟著自己一道的回去,雖然爺爺和***身體沒有什麼毛病,但是歲月不饒人呀
  四合院那邊已經收拾妥當了,沈浪把自己的爺爺和奶奶安排坐在那了,至於為什麼不和自己的老爸和老媽一起,甚至跟自己在一起,沈浪也是有著諸多的考慮,在老爸和老媽那,自己生怕爺爺和奶奶會感覺約束,而且自己的老爸和老媽平時的工作也忙,會打擾爺爺和***休息。至於自己那嗎?倒不是自己不想,而是自己的爺爺和奶奶不喜歡那樣的氣氛,更何況自己也需要考慮到老爸和老**感受,不跟兒子一起,而是跟孫子一起,這個外人說起來也不太好聽呀
  而自己四合院那,距離自己父母那,還有自己和老哥、老姐他們那都不是非常的遠,那的環境也是非常的不錯,不管是從那個方麵來說都是一個非常好的去處,而且原來的時候自己的爺爺和奶奶也在那住過,所以沈浪提起來這個事情的時候,爺爺和奶奶沒有什麼猶豫的就同意了。
  過年以後,沈浪先是讓飛機去接了自己的老哥和嫂子,隨後才拉著一大家子的人重新的回到了京麵,因為四合院早就已經收拾妥當了,所以回來以後直接的就可以入住進去,別說沈浪他們這一大家子的人,就算是再來一些人也沒有什麼問題,這完全住的下。
  沈浪他們回來的時候,自己的老姐也是過來了,過年的時候她們也沒有回去,今年的這個年就是在京麵度過的,自己的老姐現在的這個身形已經能看出來有些不太一樣了,不過自己的老姐倒是一點的都不注意,走起路的時候還是風風火火的,害的自己的姐夫跟在後麵也是一路的小跑。
  待了能有兩天的時間,期間自己老姐的公公婆婆倒是來過了一次,還有就是自己的外婆來過一次,都是老人家了,雖然各自的位置不太一樣,但坐在一起還是有著很多話要說的,至於自己的外公嗎?貌似事情太多了,沒有這個空閑和時間。
  一直等初八的時候,沈浪也沒有那麼早的就過去,而是帶著小貓和蟲蟲兩個孩子陪著自己的爺爺和奶奶逛廟會去了,麵的人可以說是人山人海,當然了沈浪他們過來也隻不過是圖個樂罷了,等過了午以後,要到晚上的時候沈浪才單獨一個人的去了自己外公的家麵,沒有帶著蘇妙妙,也沒有帶小貓和蟲蟲。
  沈浪來的時候正巧也是碰見了自己的外公回來,看見沈浪單獨的從車上麵走下來以後,馬正剛的眼神也是有些陰鬱,把自己的手死死的捏成了拳頭以後,幾乎是跺著自己的腳往屋子麵走去。家麵的這些人看見進來的這兩個人,臉上麵的表情也可以說是五花八門。
  馬雲芳看了一下自己的小兒子,隨後才說道:“小貓和蟲蟲呢?不是說讓你帶著他們一起過來嗎?”沈浪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白天的時候折騰的太厲害了,回去以後就睡著了,我怕這個時候給他們弄過來,會把他們兩個給感冒了,所以就留在了爺爺那。”
  沈浪的話說的倒也是合情合理,就算是想要反駁,這個也不太好。而且家麵的這些人也都知道,沈浪這個家夥平時的時候不念不語的,但絕對是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在這樣的時候突然的來上這麼一手,這個老人家還真的就有點受不了。可是誰都知道小浪跟爺爺的關係非常的不好,這個甚至都已經成為家麵的忌諱了。
  這個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長輩的可能知道一些,但是下麵跟沈浪同輩的這些人隻能了解一些皮毛,貌似當年的時候自己的爺爺隻是把小正和囡囡兩個人給接了回來,而把小浪單獨的給留了下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裂痕就在兩個人之間產生了。到了後來嗎?貌似自己的爺爺又玩了一把小浪,本來彼此的這個關係已經有些緩和了,而且這兒裂痕已經要粘合完畢了,這下子壞了,鬧到了現在真的可謂勢成水火,兩個人現在甚至連話都不是那麼的多,所以出現這樣的狀況倒也不是那麼的意外。
  馬正剛進來以後,直接一巴掌就排在了桌子上麵,何翠看著他的那個樣子也是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孩子們都在外麵等著呢我不管你跟小浪的關係究竟到了什麼程度,今天是家宴,誰要是惹到我不高興了,我跟誰沒完”
  “這個事情是我鬧出來的嗎?為什麼沒有把孩子帶過來?他想幹什麼?”
  何翠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對於沈浪這麼的做,自己也是有些頭疼,雖然小浪解釋的天衣無縫,但是自己多少也是能明白小浪為什麼要這樣的做,小浪的爺爺和奶奶來過以後,自己去了一趟,他們也來了家麵一趟,可是一直等到了晚上也沒有見到自己的老伴,小浪肯定是知道了什麼,所以才鬧出來這樣的一出事情來。
  因為馬正剛回來了,家麵也是開席了,從麵出來以後馬正剛就換了一副麵孔,畢竟這個還在正月麵,雖然自己不是那麼的高興,但是還是需要照顧一下大家的情緒。整個這個宴席進行的倒也是很順利,但是這個熱鬧的氣氛嘛?有點差了,至少給沈浪是這樣的感覺,這個比在自己爺爺的家麵差了很多。
  吃過飯以後又是跟以往一樣的例會,這一次開會的內容倒也不是跟以往的時候千篇一律,大舅的工作要有所調動,而二舅這邊的工作也已經調動完畢了,接下來的步驟就是等自己的外公徹底的退下來以後,二舅就可以順勢的再往前邁一步,這一步倒也不是什麼難事,難得是自己的二舅究竟是在那個位置上麵終老,還是會有其他的什麼展,這個情況現在還很是不好說,畢竟這個還需要等十年的時間才能看出來一二。
  話雖然是這麼的說,但是大家也都明白,情況基本上就是這個樣子了,**不離十,畢竟二舅的年紀已經在哪兒了,兩屆做完了以後也基本上就退下來了,其實能做到這個位置上麵也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貌似自己的二舅對此也是很滿意,對於這一點沈浪倒是很欽佩,不貪心,能把控的住自己的心,這是很不容易的。
  等會議的末尾,馬正剛看了一下坐在那的沈浪,臉也是拉了下來,“小浪,聽說你要結婚了,恭喜呀”
  馬天雲和馬雲放相互的對視了一眼,隨後也是看向了自己的父親,兩個人都聽出來了自己父親說這個話的異樣,但就算是心麵有氣,這個大過年的,也不應該這個樣子,沈浪倒是沒有看向自己的外公,而是看向了自己的父親,父子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以後,沈浪也是微微的一笑,“嗯,馬上準備結婚了,謝謝外公你的賀喜。”
  沈醉的身體微微的一顫,隨後也是低下了自己的頭,倒是馬正剛聽了沈浪的這個回答,神色也是微微的一動,本來想要出口的這個話也是一下子的又吞了回去,因為他注意到自己的另外一個外孫沈正這個時候也是低下了自己的頭,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馬正剛也是深深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
  隨即馬正剛也是看向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兩個人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也都是低下了頭,貌似在想著什麼事情,可以說這個房間麵除了自己的孫子以外,其他人都是低下了自己的腦袋,馬天羽看了一下屋子麵的情況,心麵也是有著自己的盤算,自己的老爹、二叔,還有姑父、兩位表弟都低下來自己的腦袋,自己就真的那麼高人一等嗎?所以馬天羽也是低下了自己的頭,自己風頭自己不能出,同時也出不起。
  

Snap Time:2018-11-22 04:02:07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