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六百零七章

  
  第六百零七章
  林南澤進來了以後隨即的就來到了麵的套間,看著站在那的沈浪,也是笑著的說道:“浪,你這一次的事情可是鬧得不呀在家的市委常委全部的都到了,甚至省委那邊都聽聞了消息,隻不過現在還沒有做出什麼反應,在這個時間麵你的這個房間一個接著一個人的往下跳,對你的影響可是不”
  沈浪也是笑著的點頭,“沒有辦法,這個事情必須要鬧得大一點,這個錯誤一定要放大,最好是能放多大放多大,不然的話我自己這邊很難交代的。”看著林南澤有些不解的樣子,沈浪低聲的說道:“幹了點成績,需要鬧一鬧,不然的話捧得太高摔下來我可是承受不起,現在還是兒科,等什麼時候來電話了,這個事情也算是有眉頭了,這個也是為什麼一開始沒有找林叔叔你的原因。”
  “浪,你可是夠滑頭的。”林南澤也已經聽明白沈浪的意思了,自己的身份有點不太夠格,也是苦笑著的說道:“你幫我給弄了進來,無非就是想要把你的身份給曝光出去吧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問題,說吧需要給你通到什麼地步?是省麵還是其他的什麼地方?你得讓我心中有點譜不是?”
  “,看情況吧不過我同學的這個事情現在還不算完,反正這段時間閑著也是閑著,總不能看著自己的老同學被人家給欺負的差一點家破人亡了吧他**的,這個也有點過於的囂張了,父子兩個人的腿都給打斷了,以前我跟包厚正兩個人是一個寢室麵混跡了四年的人,我很珍惜那段時光,向我這樣的人有這樣身份的朋友,並不是很多”
  看著林南澤奇怪的目光,“林叔叔你可能不太了解我,我這個人一項比較的孤單,跟我成為的朋友並不是很多,隨著年紀的增長,這樣的人也是越來的越少,早期的時候有範軍、劉莊和林峰他們三個人,後來則是少之又少,畢竟跟包厚正一起同窗過,一起扛槍過,一起玩鬧過,一輩子有這樣的人並不是很多。”
  “行,這個事情我明白了。”林南澤也是點點頭,過了不長的時間也是從這個房間的門口走了出去,來到了一直站在在中央的那個人身邊的位置以後,停頓了一段時間,涼了這位一會以後才低聲的說道:“惹不起,別把自己給裝進去出不來了,我是一個粗人,反正這個事情你們愛誰幹誰幹,我肯定不動手。”
  聽著林南澤的話,這個時候從後麵上來一位,看樣子也是有些焦急,“老林,麵究竟是什麼人。”林南澤看了一下這個人,自己認識,國電的,按照常理來說他這個時候不應該在這的,既然出現在這了,說明他肯定是受到了什麼牽連,恐怕跟沈浪的那個同學包厚正脫不了任何的幹係,說不定他的孩子也在其中。林南澤想了想這才說道:“你頂頭上司,國投的總裁助理,不知道你有沒有印象”
  “沈浪?沈助理?”林南澤聽到了這個名字也是微微的側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點點頭。不過隨即的就恢複了平靜,也不知道是這個家夥混的很門清,還是說沈浪的名聲太盛。讓其他所有人都感覺意外的是,這位國電的大人物臉色巨變,眉頭緊皺,隨後就側開了自己的身子,往後麵走去,拽出來的自己兒子,兩記大耳光,隨後從人群麵找出來的老婆,悄然的下樓,離開了這,至於他的那個兒子,則是被留在了那,跪坐在那,眼睛麵一片的迷蒙,看樣子這兩記大耳光打的有點重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看到了這個景象以後,所有留在這的人都是有些愕然,甚至有些人已經開始往後麵撤了,這位國電的頭麵人物,在聽聞這個名字以後竟然沒有任何表示的就離開了這,跟來得時候氣勢洶洶成了異常鮮明的對比,要知道這位國電的頭麵人物,背後的勢力讓坐鎮這的市委常委都感覺異常的頭疼,由此看見麵的究竟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人物。
  “老林,麵究竟是什麼人”這個時候從後麵上來一位帶著黑邊眼鏡的中年男子,聽到這個問話的時候,一直站在中間位置的那個人臉色有些難看,不過卻沒有說什麼,林南澤看著這個人,也是苦笑了一下,雖然說自己的是軍隊上麵的,但是這一位是老長的女婿,自己需要支持他,平常的時候自己也是這麼幹的。
  “沈浪,沈家的三少,當年的時候鋒因為一位朋友的關係,被他提點過幾句,國投的總裁助理,專事專權。”想了想,林南澤才低聲的說道:“馬老的外孫。”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站在林南澤身邊的兩個人不由的都是臉上麵一怔。
  就在這個時候,牧飛卻是從門口的方向走了出來,拿著紙張點了四個人的名字,“半個時的時間,讓他們來這報道,死活無論”說完了以後,牧飛又喊了兩個人的名字,隨後就看見有兩個家夥踉踉蹌蹌的從後麵走了上來,牧飛也沒有太多的客氣,待兩個人走到自己身邊的時候,一人給了一腳,幾乎是把兩個人給踹進去的。
  對於牧飛動手的情況所有人幾乎都當做沒有看見,讓他們感興趣的是剛才說起來四個人的名字,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林南澤身邊,也就是進來以後一直站在中央位置的那個人,這麵有一個可是他的侄子,雖然貌似從來的都沒有承認過,但是大家多多少少都是聽聞了一些其中的關係。
  “通知公安部門關押、受審”站在中央的這位思考了一會以後,突然的說出來一句話,這個話說完了以後,林南澤微微的哼了一聲,這個主意倒是不錯呀用公安部門的人先把人抓起來,不管有問題還是沒有問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麵撇清自己,同時也會把這個被動的局麵給扭動過來,當然了這麵的潛意思還是維護。
  雖然說你是馬老的外孫,你是大大的衙內,但是你還沒有到可以跟法製機關較勁的地步,如果你膽敢這麼做的話,這麵的門道就多了去了,自己甚至可以讓這位衙內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這個話剛剛的說完,朱南卻是從另外的一個房間麵走了出來,“請等一等”朱南來到了這些人的麵前以後,先是從懷麵掏出來一個證件,“把人直接的帶到這來,出了什麼事情我負責。”說完了以後也是看向了林南澤,立正敬禮“我已經報備,請協助他們工作,把人完整的帶過來”
  不到半個時的時間,林南澤就把人完好的給帶了過來,不過明顯的能感覺出來,這四個家夥好像還有點迷離,身上也是酒氣熏天。站在最中間的兩個人都是有些神色複雜的看著這四個年輕人,林南澤倒是沒有做任何的理會,把人帶過來以後就一直的站在後麵的位置,跟其他的人交流也隻限於眼神,有限的很。
  牧飛出來也已經是十分鍾以後,現在每一次出來牧飛都會帶出來審訊的資料,看著這個審訊出來的東西,站在最中央的那個人臉色異常的難看,這個沒有辦法不難看,這麵涉及到了很多自己侄子的問題,甚至有一些已經映射到自己了。但是在現在的這個時刻自己絕對不能離開,沒看見旁邊的那位正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嗎
  他突然之間的上來絕對不是無的放矢,這個絕對是對自己權威的一種挑釁,但是在現在的這個時候自己卻不能有其他的任何反應,因為在某些方麵自己已經落了下乘,如果再稍有不慎的話,自己的可真的就會威名掃地,恐怕這個也是站在自己身邊的那個家夥所希望看到的景象,自己要忍著。
  牧飛看了一下這四個家夥,三男一女,牧飛這一次是把四個人一起給帶進去的,沈浪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四個人,從懷麵拿出來了一個雪茄給自己點上,等煙吸到一半以後這才淡淡的說道:“我需要知道站在你們背後的這個人是誰?就是同意搞厚正手麵項目的那個人是誰,對於我來說你們隻是一些嘍囉,隻是搖旗喊的角色,我不動你們,並沒有因為我害怕或者擔心你們背後的勢力,我隻是覺得今天晚上跳樓的人已經不少了,這個過程我已經看的很是膩歪了,今天晚上鬧得已經有些過火了,所以我對你們不打算動手,我給你們五分鍾的時間好好的考慮一下但是你們最好不要逼我。”
  等了五分鍾的時間以後,牧飛依次的把四個人拽進了麵的套間,不過從麵出來以後牧飛對沈浪聳了一下自己的肩頭,“三少,我看他們真的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位的來頭真的是太大了,讓他們不敢有任何的言語,這個就是他們交代的東西,看一眼就知道麵的問題大了去了。”
  沈浪有些膩歪的撇了一下自己的嘴,“是不是也有些太不識抬舉了,我都說了不想見血,但是這幫家夥是真的不給麵子呀”說完了以後,沈浪也是歎了一口氣的看向了紐曼,“你自己過癮去了,不過別弄得太血腥了”
  紐曼看著沈浪獰笑了一下,但是眼睛麵卻是閃現出來絲絲的光亮,看著紐曼的那個樣子,沈浪下意識的就是苦笑了一下,隨即也是站了起來,往門外走去,走出來是走走出來了,不過隻是靠著牆屹立在哪兒,手麵的雪茄煙幕渺渺。看著突然站出來的這個年輕的有些不太像樣的家夥,不少人的目光都肆意的打量著沈浪。
  不過站在中間位置兩個人中的一個卻並沒有看向沈浪,而是微微側過了自己的腦袋,林南澤隻是眨了兩下自己的眼睛,隨即的就移挪開自己的眼神,站在中間的這位這個時候心中已經已經了定論,這一位恐怕就是所謂的沈浪,沈家的三少爺,馬老的外孫吧
  站在走廊正中央的這位也是凝神的看了一會沈浪,用眼角的餘光審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邊,自己現在已經丟了這個麵子和氣勢,但是自己也不能讓站在自己身邊的這位今天晚上大獲全勝,想到這的時候,他的心中也是有了主意。“老張,我們去見一見這位沈助理吧畢竟人家都已經露麵了,我們也算是盡一些地主之誼。”
  聽到這個話的時候,站在後麵不遠處的林南澤臉色微微的就是一變,這位大班長倒是好算計呀他今天晚上可是說在這些人的心目當中喪失了不少的分數,但是在現在的這個時候他突然的玩了這麼一手,站在他身邊的副班長究竟要不要答應了,答應的話就表示班長還是有著絕對的權威,這個權威是樹立給後麵這些人看著的。更何況看現在的態勢,就算是兩個人上去,恐怕也是遭到沈浪的冷遇,這樣的話大班長就把自己給重新的拉了回來,同時讓副班長臉上麵也不太好看。
  如果副班長不答應的話,班長大可以一個人獨自的上前,這樣的先前所有的優勢就全部的都喪失了,可以說不管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對於這位副班長來說,這個結果都不是那麼的好,不過站在中間靠右位置的那個人心麵也是苦苦的一笑,但是臉上麵依舊很是平靜,“好。”
  不過這個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一聲銳利的尖叫,直接的就劃破大家的耳膜,聽見這個聲音以後,這位張副書記直接的就把剩下來的話給咽了下去,一直站在中央位置的那個人則是臉上麵又陰沉了很多。而這個時候牧飛也是從房間麵走了出來,他現在總算是明白了三少要出去了,自己看了一會以後,也是真的有點承受不住。
  看著依牆而立的三少,牧飛也是苦笑了起來,也不知道從哪兒拽出來一根香煙自顧的點了起來,一直等抽完了以後麵已經沒有了什麼動響,這才重新的走了進去,進去的時間並不是很長,牧飛也是有些麵色慘白的從麵走了出來,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在沈浪的麵前做任何的停留,而是向一直站在那的那些人走了過去。
  “通知,讓他們把人給送過來,其他的事情你們自己看著辦就行了,但是名單麵出現的人物必須一個不拉,不管他究竟是誰,究竟有著什麼身份。”說完了以後,牧飛轉身的就離開了這,自己已經做了暗示,他們究竟會怎麼樣那個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不過能坐到他們這種位置的人,想必也不是什麼傻蛋。
  看著這份筆錄,站在中間位置的這個人微微的感覺身體有些顫,來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有了最壞的打算,但是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壞到如此的程度,現在人家已經把最直接的東西擺在了你的麵前,就算是你不想做有的人也會搶著去做,就好像是自己身邊的這位,正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手麵的這份東西,他恐怕比任何的一個人都要熱心。
  想到這的時候,站在中間位置的這個人也是再也沉不住這個氣了,把東西往旁邊那個人的手麵一交,自己轉身的就離開了,回到了自己的車上麵隨後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等了差不多十分鍾的時間這才重新的上樓,跟剛才有些不太一樣的是,他現在神色很是淡然的站在了自己剛才站立的位置上麵,看的周圍不少人也是有些皺眉。
  而這個時候林南澤的電話也是突然的響了起來,聽著麵的匯報以後也是有些憤怒的看向了站在中間位置的那個人,隨後收了自己的手機大步的就往沈浪的那個方向走去,來到沈浪麵前的時候也是挺住了自己的腳步。“沈助理,剛才有人匯報,名單上麵的人不在這了,下午的時候坐飛機去了澳門,明天取道去英國。”
  沈浪往那邊掃視了一眼,隨即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等了好一會才讓自己手機接通了,”喂,我是沈浪何老爺子睡下了吧不,不用找老爺子了,找大管家你也就可以了,有兩個人現在在澳門,明天取道去英國,我希望明天早上的時候他們會出現在我的麵前,抓不到活人,死的也無所謂,我說的。”
  說完了以後沈浪也是放下了電話,不過沒有等上五分鍾的時間,沈浪的電話很是突兀的響了起來,等接通了以後,電話那邊也是傳來大管家的聲音,“三少,你好,人我們已經查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湊巧了,正好在我們旗下的娛樂藏所了,不過一行人不止兩個人,還有其他的隨行”
  沈浪微微的哼了一聲,“我說大管家,你這個算是在將我軍嗎?把人送回來,全部的都給我打斷腿,不管他們是什麼身份,這個事情我來負責,有時間的話我跟老爺子親自的說明這個事情,辛苦你了,還有把他們消費的賬單和記錄都幫我一下,你們集團想必有這個方麵的記錄,也不要跟我說你們不能透露客人的資料。”
  寒暄了兩句以後,沈浪也是放下了手中的電話,看著林南澤也是微微的點了一下頭,“人明天早上的時候送回來,還勞駕林叔叔你跑一趟,我不想這麵再出現其他的什麼問題,不過最好準備幾個擔架,他們走不了路了,我讓人把他們的腿都給敲斷了,既然想跑就要做好這個方麵的準備才是。”
  

Snap Time:2018-11-21 19:52:45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