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五百八十二章

  
  
第五百八十二章
  “如果我一定要這個機會呢?”
  沈浪抬頭看了一眼,隨即又把目光放到了心心的身上,“強扭的瓜不甜,這個道理誰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情,我不是不可以給心心一個機會,不過就現在的情況來看給她機會就是害了她,時間還有點太早了”
  餘明眨了兩下自己的眼睛,他在考慮著沈浪說這個話的嚴重性,從這個話麵能看的出來沈浪對於心心還是抱有一定希望的,而且字行間沈浪已經說的很是明白了,沈浪不是不打算給心心這個的機會,隻是現在給心心這個機會,她能把握的住嗎?而且這個話是在反問自己呢?雖然聽著好像是要心心來回答
  就在餘明還在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旁邊的心心已經有些按耐不住自己了,看著自己老爸的樣子,也是咬了一下自己的後槽牙,“三哥,我想你給我這個機會。”餘明聽著女兒的這個話以後,神色大變,差一點就要站起來。剛想開口說話,沈浪也是哼了一聲,“誰讓你說話了。”隨即就站了起來,根本就沒有搭理任何人,拉著蘇妙妙就出了房間。
  餘明看看離開的沈浪,隨即就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兒,突然放聲的大笑起來,一邊笑還一邊的搖頭,看著餘明的這個樣子,楊家姐妹兩個人也是相互的對視著,有點不太明白究竟是什麼意思,倒是一直站在那的心心,好像明白了什麼,但是又有點不太明白,有些委屈的看向了自己的父親,餘明倒是一把的把自己的女兒給抱了起來,好好的嬉鬧了一番。
  “命呀這個就是命了”
  倒是蘇妙妙有些費解的看著沈浪,沒有想到他竟然這麼大的脾氣,要知道坐在麵的餘叔叔還有兩位阿姨,可不是拉下臉來就可以的,餘叔叔可是發改委的主任,而楊悠然阿姨是這家會館的主人,沈浪不會不知道這兩位的能量,可究竟是什麼促使沈浪這麼的去做,而且出來的時候,自己竟然從沈浪的臉上看不出來任何的不高興,反而是非常的輕。
  來到停車場的時候,沈浪他們剛剛的上車,餘小天一路的小跑就跟了過來,“三哥,等等我。”來到車邊的時候也是緩了兩口氣,“小姨說你訂婚的時候也沒有準備什麼像樣的禮物,這個是家麵的一點心意。”沈浪倒是沒有拒絕,讓餘小天把東西放到了車麵,示意了一下才離開了這。
  倒是坐在屋子麵的楊悠然看著回來的小天,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得知沈浪的心情不錯,而且還收下禮物的時候,有些不太相信的看向了自己的姐夫,“姐夫,沈浪這麼做是故意的,先不說他的城府怎麼樣?他為什麼要這樣的去做呢?如果心心要是不搶了這麼一句話的話,是不是這個事情就泡湯了”
  “可能性很大,就算是我把老爺子搬出來也不見得好使”餘明輕輕的一笑,“你們跟沈浪的接觸都隻是一些表麵,對他不是那麼的了解,他做事情很是隨性,隻憑著自己的感覺和好惡,不然的話當年的時候也不會把我給扣了下來,這個小子真的敢幹”
  “哼,要是我的話,說什麼都要找他一點麻煩不過就看他這次的事情怎麼處理,要是處理不好的話,看我留著他”
  “”餘明也是很開懷的笑了起來,今天能把女兒的事情給解決了,真的是把自己胸口的這塊大石頭給搬走了,“這小子膽大妄為,但又心細如絲,他要是看著順眼了,怎麼著都可以,他要是看著不順眼,天王老子來了也不太好使。不過今天這個小子倒是真的給我上了一課,很厲害呀”
  “小把戲”
  “不對,這個不是小把戲這麼的簡單”餘明意味深長的說道,要知道他可是發改委的主任,可是在剛才的時候去糊糊塗的掉進了沈浪的這個陷阱麵,這個事情自己需要警醒才是,“沈浪明著試探我,但是暗地卻在試探心心,當初的時候把心心給抱了回來,已經錯過了一次,這一次貌似是咱們家心心賭對了運氣。可是剛才的時候我仔細的想過了,這個事情沒有這麼的簡單,沈浪是誰呀他一點都不了解心心嗎?”
  “你的意思是?”
  “他問的這個話所蘊含的意思是明著問心心,但是暗地麵卻是在試探我。”想到這的時候,餘明的眼睛麵多少流露出來一點驚駭的目光來,這個沈浪真的不是一般的厲害,從自己進入這個房間的時候,就開始用語言和氣勢給自己布局,這種影響甚至在很久之前就給自己留下來了,隻不過剛才才爆發了出來罷了。
  這下子楊家的兩姐妹真的有點沉底迷糊了,這個反過來複過去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啊等餘明把這個事情重新的解釋了一下以後,兩個人也是陷入了一陣的沉默當中,她們兩個人也不是什麼普通的角色,但是沈浪竟然能完美的瞞過了她們,這其中的味道隻有兩個人最能明白了,但是醒悟過來以後,也是相互的苦笑了一下,很無奈。
  這樣的妖孽,把女兒送到了他的門下,將來的時候女兒會成長到一個什麼程度?會不會跟沈浪一樣?楊家的姐妹又開始擔心了起來,這個壞了不行,可是太好了的話,好的有點過分了,這個貌似也有點不行,倒也真是挺矛盾的。
  沈浪從會館出來以後,拿出來自己的手機,從麵找出來杜少成的電話,等電話麵傳來熟悉的聲音以後,沈浪倒是沒有太多的客氣,用很是嚴厲的聲音說道:“明天過來一趟,我聽聽你小子到底怎麼給我解釋一下這個事情”也沒有等杜少成說話,沈浪就已經掛了電話,不過臉上麵倒是沒有太多的怒氣。
  蘇妙妙看著放下了手機的沈浪,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費解的表情,“小浪,我發現你還真的不是一般的神秘,心心的事情我原來的時候聽說過,不過其他人我就沒有怎麼聽說過,為什麼一定要拜你為師呀”
  沈浪看了一眼,微微的嗯了一聲,“這個事關一些其他方麵的原因,就好像你是中國攝影社會的一名理事一樣,我在道教那邊也有著一定的身份,無規矩不足以成方圓,這個收徒從某些方麵來說也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我必須要對方方麵麵都有著交代,明天你要是有時間的話,一起見一見少成,畢竟你將來的時候也是他的師母”
  蘇妙妙有些懷疑的看著沈浪,這個跟他接觸的時間越長,發現的問題也是越多,自己也是越來的好奇,以前的時候還真的就不太知道這個方麵的消息,他藏得很是夠深的,難怪當初的時候爺爺跟自己說那樣的話來,看來自己想要融入到沈浪的生活當中,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行呀
  第二天上午的時候,沈浪和蘇妙妙兩個人一起去的別墅,不過剛剛來到門口不太遠的地方,就看家杜少成好像在跟誰爭執著什麼沈浪把自己的車停靠在了旁邊的位置,隔著遠遠的位置在觀察著什麼,看了一會以後才哼笑了下,弄得蘇妙妙也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覺,她雖然看明白前麵幾個人爭吵的事情,卻不太明白沈浪究竟是什麼意思。
  等沈浪發動了車來到了這些人身邊的時候,別墅那邊也是派了車過來,沈浪並沒有下車,隻是把車停靠在一邊的位置,隨後又把後車門給打開了,杜少成看見自己師傅那輛車的時候,神情也是微微的拘謹了一下,拉著站在旁邊女孩子的手,直奔這輛車而來,來到了車門也是毫不猶豫的就坐了進去。
  一直被拖到了車麵,柳芳冉依舊有些緊張,看看杜少成,又看了一下坐在前麵的兩個人,自己有點迷惑。沈浪沒有回頭,微微的哼了一聲,“少成,你可是越來越出息了,要不要我去給你叫兩個人過來呀”
  柳芳冉注意到前麵那個人說話的時候,自己的這位男朋友神情好像很是緊張?自己跟他接觸了這麼長的時間,從來的都沒有見過他這個樣子,就算是剛才遇到了自己的家屬,他也表現的非常平淡,主要自己家麵這些人在胡鬧。這一會又是怎麼了,再說少成不是沒有親人嗎?他為什麼回來這,一切的一切都讓自己感覺不太真實。
  “三哥,這位是我的女朋友柳芳冉,我也沒有想到今天會在這遇見她的父母,情況發生的比較意外,這個事情跟芳冉沒有太大的關係,主要的責任都在我”
  “,你倒是學會擔待責任了行呀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等一會回去的時候坐三個時辰,在這個過程當中你要是出了任何的問題,我保準打斷你的腿”說完了以後,沈浪也是側著自己的腦袋看了一眼,“怎麼?用不用我送杜大少你一程呀”
  杜少成趕緊的從車上麵走了下來,不過那個手還是拉著柳芳冉,柳芳冉這個時候也有點不知所措了,這個都是什麼人呀上車以後不分青袖皂白的就來了這麼一頓,而後又給攆了下來,他是不是也太把自己當做一回事情了,看著自己女朋友的樣子,杜少成也是拉了一下,對他笑著的搖搖頭。
  “我三哥”
  看著從車上麵下來的杜少成,站在電動車旁邊的瓦紹夫也是的大笑起來,“杜,三少好像很不高興呀是我送你一程,還是你自己走過去”杜少成看著瓦紹夫也是苦笑了一下,“三哥罰我在外麵坐三個時辰,你說我是自己走過去還是坐車過去”
  瓦紹夫點點頭,隨即就把目光放在了柳芳冉的身上,又打量了一下站在那邊的幾個人,“帶著她一起過去吧既然三少都已經看見了,還是見一見的比較好,不過你還是考慮考慮怎麼過哈特先生這一關吧他可是有點生氣”
  把這個話給說完了以後,才看見瓦紹夫輕輕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往站在那邊的幾個人走了過去,“你們好,剛才的時候可能沒有人跟你們解釋,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們,這是私人禁地,如果沒有受到邀請的話,請立即的離開這,不然的話我們會以闖入私人重地的罪名起訴你們。”
  瓦紹夫這個話剛剛的說完,站在後麵的一個青年也是跳了出來,不過那個話還沒有等說出口來,就看見瓦紹夫的目光一冷,微微的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站在電動汽車旁邊兩個人穿著風衣的人很是痛的就把自己的風衣給撩了起來,兩個黑洞洞的槍口直接的就對準了他,不僅僅是跳出來的那個青年和他後麵的幾個人,就連柳芳冉也是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見一陣汽車的轟鳴聲響了起來,從遠處過來兩輛汽車,看著從汽車上麵下來的人,站在前麵的那個青年也是麵露喜色,不過站在他身後的幾個人看著對麵的那個情況,還有那個外國人的神色,也都是把目光放到了杜少成的身上,沒有想到這個家夥隱藏的真深,當初的時候對他的調查可是動用了很多的勢力,真沒有想到還是走眼了。
  從兩輛車下來的一行人來到了中間位置,看著這個情況也是歎了一口氣,領頭的中年人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向柳芳冉的父母走了過去,“柳總柳夫人,這是幹嘛呀”等靠近身邊的時候,才聽見他低聲的說道:“柳總,識趣的話趕緊走,我惹不起,你更惹不起。”
  柳昭明看了一下自己的這位老朋友,笑著的點點頭,“既然孫局你說話了,那我不能不識抬舉不是,晚上的時候老地方我請客”不過就在自己說話的時候,卻發現站在自己對麵用槍指著自己的那些人,已經撤了,根本就沒有打算跟自己這位老朋友說話,雖然是離開了,但是那個車卻是始終的都跟在了杜少成的身後位置,就好像是保鏢一樣,至於柳芳冉當然是跟在杜少成的身邊了。
  “那個是芳冉吧旁邊的那位是誰呀?”
  “芳冉交的男朋友,家麵對於這個事情不怎麼看好,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這遇到,芳冉的母親一時的有點衝動。”說道這的時候,柳昭明四下的看了一下,等人離開了他們兩個人的身邊以後也是低聲的說道:“孫局,這都是什麼人呀當著你們的麵也敢掏槍,而且還是外國人,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老柳,說起來咱們也是多年的老朋友,有些事情你可以知道,但是有些事情是要掉腦袋的,今天的事情徹底的忘了吧就當沒有發生過,芳冉都已經這麼大了,交朋友這樣的事情也應該給她一點自由的空間才是”說道這的時候,這位孫局長也是停頓的看了一下,“晚上我還有其他的事情,柳總我就少陪了”
  柳芳冉看著跟在背後的電動車,用手使勁的掐著自己的男朋友,那個粉嫩的小臉也是繃得緊緊的,冷如冰霜,“杜少成,你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我就讓你這麼的討厭連這樣的事情你都騙我,如果不是今天在這遇到了你,你還準備騙我到什麼時候,不要跟我說那些個甜言蜜語,留給跟你的玲姐姐說吧”
  杜少成看了一下後麵,很的就抓住了柳芳冉的那個手,“這個事情不是我瞞著你,我跟誰都沒有說起過,不是不想告訴你們,隻是這個事情有些複雜,更何況這些都是我三哥的,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還有我三哥也是我將來的師傅,他比較的嚴肅,你要想進門的話必須要通過他這一關”這個話讓柳芳冉也是臉色微變。
  等看到別墅的時候,柳芳冉也是微微的有些吃驚,自己從來的都沒有想到過這還隱藏著這樣的一棟獨立別墅,不過還沒有等自己細細的欣賞,就看見一種穿的很是嚴謹的外國老頭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前位置,很是肅穆的看著自己和少成兩個人,剛開始的時候柳芳冉還有些拘束,不過後來也是繃著自己的小臉,怒目相視的看著哈特。
  “少爺讓你受罰三個時辰”說完了以後就看見哈特轉身的離開了,柳芳冉還有些疑惑,就看見杜少成往別墅旁邊的場地走了過去,三個時辰也就是六個小時的時間,就這麼一動不動的坐在這了,雖然地上麵鋪著東西,但在這個時間麵坐在外麵,恐怕不用多長的時間就會凍成冰棍的。
  不過看著杜少成的這個樣子,柳芳冉也是心疼不已,這個時候絕大的原因不出在少成的身上,而是在於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父母不喜歡少成,如果不是那個混蛋表哥,如果自己早一點的坦白,情況可能就不會如此了。
  猶豫了一段時間以後,柳芳冉也是邁著自己的步子向別墅那走去,不過結果卻不是非常的好,這幫家夥冷冰冰的,一點的都不同人情,而杜少成則是閉著眼睛端坐在那,就好像是一個活死人一樣。
  

Snap Time:2018-11-21 05:42:2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