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五百二十四章

  
  住在大屋的那些人淩晨的時候就感覺不對勁了,急忙跑出去,看著那個瓢潑大雨,也隻能是無奈的苦笑著,形勢所逼,讓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這樣的天氣誰敢出行呀!特別是在這樣的山路上麵,真的要是出了什麼事情,誰又能負擔起來這個責任呀!上麵可是已經下了死命令,寧可晚一點,也不能讓這位受一丁點的傷害。
  不過外麵雖然是瓢潑大雨,對於對於山澗這卻是沒有太多的影響,沈浪在屋簷下一絲一板的打著套路,很是逍遙自在。倒是那些官兵看見今天走不了了,則是趕緊清理好自己的東西,雖然昨天休息了一天,也把東西也都拿了出來,但是現在還幾乎都濕漉漉的,這個天氣不能解決太多的問題。
  所以起床以後,大家也是趕緊把炕給收拾出來,開始烘烤衣物和其他的東西,雨時大時小,大的時候打在人的身上生疼,也根本看不清楚眼前的東西,小的時候就是毛毛細雨,灑在臉上倒是有一種很是清涼的感覺。
  中午的時候雨下的有點小了,但是誰都能看的出來這個隻不過是暫時的情況罷了,沈浪倒是穿著衝鋒衣帶著望遠鏡上了石澗的頂上,在上麵待了好一會的時間,一直等聽到了響聲以後才回頭看了一下,看著上來的這位校官,也是把手中的望遠鏡遞了過去,倒是這位校官看著沈浪遞過來的這個望遠鏡也是有點疑惑,這個跟自己手中的軍用望遠鏡還真的就有點不太一樣,難不成自己的還要好?
  不過等真的上手一看,這位校官也是有點傻眼,我x!這個是什麼望遠鏡?要知道高倍的望遠鏡有一個很大的缺點,那個就是放大的倍率越大,微小的顫動就被放大的越大,很容易造成眼睛的疲勞和效率的降低。自己手麵的這個望遠鏡要是換成自己手中這個望遠鏡的倍數,其晃動會讓自己無法忍受的。
  看看沈助理手麵的這個望遠鏡,這位校官最終還是沒有把自己背著的那個望遠鏡給拿出來,相差的太大了,還是不要太丟人的好。等看了一會以後這位校官也是有點感歎,雖然現在雨小了,但是自己這邊也不敢行軍,晚上的時候肯定是達到不了補給點的,如果晚上的時候再下起這樣的瓢潑大雨,自己都無法想象會出項什麼狀況。
  沈浪背著望遠鏡從石澗上麵下來了,倒是下麵的這些官兵躍躍欲試,特別是在聽聞這個索道是這位沈助理弄出來的以後,更是有點雀躍的感覺,孫玉鐸倒也是不含糊,把自己的數碼相機給拿了出來,反正呆著也沒有什麼事情,大家一起樂樂也是挺好的一個事情,而且還容易跟這些人達成一片。
  至於沈浪這個時候已經坐在屋簷下麵的椅子上麵,喝著茶水抽著香煙,悠然自得,看著這些官兵有些好奇也是有些費解。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天氣開始有點放晴了,沈浪也是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甩動了兩下自己有些發黴的骨頭,開始整理自己的馬匹。屋麵的孫玉鐸則是百無聊賴的在看書。
  除了數碼相機還有兩塊電池以外,其他的恐怕就隻有手電可能還有電了,不過這個對於孫玉鐸來說都已經不重要了,在這段時間跟沈浪美好的點點滴滴都已經被自己詳細的記錄了下來,唯一有點遺憾的就是沒有把沈浪給徹底了拿了下來,要是大屋那些可惡的混蛋不來的話,說不定沈浪就已經不堪誘惑了,白白浪費了自己這麼長的時間。
  因為明天就要出發了,所以很早大家就躺下了,孫玉鐸這些天休養的非常不錯,所以不住的在沈浪的身上挑釁著,沈浪倒也不像是以往那樣的冷淡,不過自己還是嚴守最後一層的窗戶紙不把它給捅破了。孫玉鐸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帶著甜美的笑容睡了過去,不過也是一半的身子搭在身上的身上。
  沈浪一隻手抱著孫玉鐸,另外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腦後位置,兩隻眼睛也是盯著外麵陰黑的天空,不知道在想著一些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去的,如果不是生物鍾突然的蘇醒,恐怕自己還會繼續的沉睡下去,拍了兩下依舊有點懶洋洋的孫玉鐸,沈浪開始起來穿衣服,收拾東西。
  大概四點半左右大家就已經收拾好了東西,開始準備出發,天氣還是有點陰涼的感覺,好在這兩天的時間大家都已經把衣物給烘幹了,加上沈浪入山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藥物,不然的話就算是這些官兵的身體條件再好,恐怕也不能一個都不倒下。
  就算是太陽高高的升起,大家也沒有把身上的雨衣給脫下來,一個是因為雨衣不太容易散發熱量很是保暖,另外一個就是現在天氣雖然是晴朗了,但是因為這段時間下雨的緣故,空氣很是潮濕,深林麵也是多有積水,要是不穿著雨衣的話,身上的衣物很容易就被殘留在樹木上麵的雨水給陰濕。
  雖然大家已經是盡量的趕路,中午的時候甚至都沒有停頓下來吃飯休息,可是等來到補給點的時候也已經是有點月色朦朧了,雖然說雨水下的很大,但是檢查了一下補給點沒有太大的事情,麵總體上來說還算是湊合著吧!不過麵的東西倒是保存的很好,沒有任何的陰濕,拿出來就可以用。
  因為這些天的天氣非常好,所以大家趕路也是比較的,沒用一個星期的時間,沈浪他們就回到了屯子麵,不過就算是這個樣子大家也是有些疲憊不堪的感覺,沈浪跟孫玉鐸兩個人先是去拜會了一下範六爺,隨後才去了護林隊那邊。
  洗漱、換了幹淨的衣服以後沈浪抱著孫玉鐸就倒在了床上,其他的事情自己根本就沒有理會的心思,先好好的休息一陣才是真的。孫玉鐸雖然知道明天可能就要跟沈浪分開,但是奈何自己也是非常的疲憊,加上現在又是沈浪主動的把自己擁抱在懷,所以自己也沒有給他來什麼其他的小把戲,兩個人都是沉沉的睡去。
  早上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孫玉鐸就醒了過來,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還不到四點鍾,放下自己的手機,孫玉鐸看了看躺在自己身邊你的沈浪,也是伸出來自己粉嫩的舌頭在嘴角邊舔了一下,很是邪惡的模樣。
  沈浪在孫玉鐸動彈的時候就已經有所感覺,但是卻沒有怎麼放在心上,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自己就感覺下身突然的一陣火熱,迷蒙當中給自己的感覺是異樣的溫暖和舒適,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在雲中飄蕩一樣。
  早上的時候沈浪起來的微微有些晚,要出房間的時候沈浪看了一下正躺在床上蒙著被看著自己的孫玉鐸,眼神有點複雜也是有點嗔怪,孫玉鐸也是趴在那看著沈浪,還有些炫耀的伸出來自己的拳頭,倒是露出來胸部白花花的一片,眼神麵全部的都是狡猾的笑意,甚至還帶有絲絲戲謔的味道。
  沈浪坐在車麵看著自己的手機,昨天晚上充了電,看看麵的來電提示,自己老哥和老姐的居多,有兩個不知名的電話,短信和消息倒是不少,不過基本上都是家麵的一些情況,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沈浪顯示給老爸和老媽報了一個平安,隨後打電話給自己的老哥,告訴自己出來了,雖然說是被出來的。
  那邊的沈正也是好笑的跟自己的弟弟聊了兩句,但是卻沒有深說,隻是讓他單獨有時間的話跟自己聊一聊,還有就是讓他萬事冷靜的對待,事事小心。至於自己的老姐有點沒心沒肺,先是嘲弄了自己一番,而後又跟自己炫耀了一番,恨得自己也是有點牙根癢癢,要是她在自己麵前的話,說不定就真人pk了。
  放下了自己的手機以後,沈浪也是閉著自己的眼睛在養神休息,車開的速度並不是很,要是自己上手的話可能會更一些,自己從沒有修這條路的時候就開始跑了,雖然時間不長,但是至少要比眼前的這個司機要好一點
  這個車是直接的開向了軍區,沈浪大約是中午的時候到的軍區,不過沈浪並沒有吃飯直接的就上了直升飛機,看的軍區的這些人也是有些麵麵相覷,沈浪帶著耳機看著窗外的景色,不過眼神有些發直,很顯然這個不是因為外麵景色吸引的緣故。
  下午的時候沈浪總算是到了地方了,沈浪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就躺下休息了,一個人都沒有見,也什麼話都沒有說。晚上也是一動不動的,就好像沉湎了一樣,弄得部隊的這些軍官們也是有些納悶,究竟是太累了,還是說這的招待不好,有了其他方麵的意見?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沈浪還是跟往常的時候一樣起床,不過在屋麵稍微的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並沒有出去溜達,自己不想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挨上一顆或者是兩顆槍子,太不值得了。六點鍾的時候起床號準時的想起,沈浪這才走出自己的房間,早飯是軍區的一些軍官坐在一起吃的。
  吃過飯以後沈浪並沒有讓他們這些人離開,而是挨個的掃視了一圈,隨即才淡淡的說道:“除非有我的指示或者是命令,否則隻許進不許出,不準跟外界有任何的聯係,一經查出,按戰時間諜罪論處,就地槍決。車輛、武器和人員隨時處於待命的狀態當中,不得有任何的差池和閃失,有沒有問題?”
  看見眾人點頭了以後,沈浪也是要了他們的電話號碼,等要了電話號碼以後,沈浪卻是突然的一笑,把自己的手機放在了桌子上麵,用手轉了兩圈,“我昨天下午到來應該是一個很機密的事情,但是我想現在已經不保密了,這個事情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這個肯定是你們的責任,因為我昨天晚上的時候沒有外出,我的人也不會把這個消息給我透露出去,所以這個人隻能是在你們中間,給我一個答複吧!”
  等了一會看見還沒有人說話,沈浪也是笑了一下,“你們不說並不代表你們當中沒有人幹這個事情,如果沒有證據我也不會隨便的說這個話,既然你不想在這兒說,那麼我給你一個機會,我上午的時候都會在這,希望你可以找機會跟我說,先小人後君子,我不會給你第三次機會。你活著我讓你生不如死,你死了,我讓你家破人亡。”
  聽著沈浪說話的口氣,坐在這個桌子上麵的人都感覺心麵直冒涼氣,他們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公子哥一樣的任務說話竟然說的這麼狠,昨天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接到了命令,大家也是一路的陪著小心,可是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家夥竟然會拿出來這樣的一副神態來。
  是不是也太不給麵子了,要知道以後的這個時間麵你可是需要用到我們的呀!說大話來嚇唬我們?坐在這的一些人心中不是沒有這樣的想法,叫你囂張,到時候就是出工不出力,我看你能把我們怎麼樣了?
  沈浪倒是沒說什麼,隻是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麵,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沒有任何人來找自己,中午吃飯的時候還是在那張桌子上麵,看著上麵豐盛午餐,沈浪也是笑笑,不過卻沒有先動筷子,而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
  當著大家的麵從麵找出來一個電話號碼,等電話通了以後沈浪也沒有什麼寒暄,而是很直接的說闡明自己的這的情況“於爺爺,我昨天下午的時候到的這,結果當天就有人給外麵通風報信,我也給了兩次機會,結果沒有人珍惜。我不能給他第三次機會,不然的話我還怎麼處理這個事情,你的意思呢?”
  “殺無赦!”電話那邊的於海落地有聲,“我說的,我負責!”
  沈浪也是跟著的喊了一聲,“好,謝謝於爺爺!殺無赦!”把手機往桌子上麵輕輕的一扣,沈浪也是抬手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最後一頓,還別說挺豐盛的,看這個意思好像少了那麼一點酒呀!怎麼著也得把壯行酒給喝了,去了陰曹地府的時候千萬不要怪我沒有給你機會,隻是你自己沒有珍惜而已。”
  等酒上來以後有人剛想動手,沈浪卻是站了起來,伸手拿過來一瓶酒親手的給扭開,離開了自己的桌位來到了一個校官的身後位置,給他倒了滿滿的一杯酒,倒完了以後沈浪有重新的走回自己的桌位,給自己的酒杯倒滿了,這才把酒瓶扔到了一邊的位置,不過酒瓶麵的酒也沒剩下多少了。
  沈浪舉起自己麵前的酒杯,看著自己剛才給他倒酒的那個校官,喝,隨即一揚脖一大杯白酒就倒進了肚子麵。隨後沈浪也沒有再理會其他的,又是拿起來自己的手機,從麵找出來強哥的電話,也就是當著桌邊大家的麵說道:“強哥,把證件、槍還有子彈都拿來,執行槍決,概不饒恕!”
  桌子上麵的其他人一聽真的是有點坐不住了,至於剛才沈浪給倒酒的那位也已經是徹底的癱軟在哪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呀!要知道這位的老爹可是軍區的少將的副參謀長,這個真的要是死在了這,這個身上就算是長了一百張口這個也說不清楚呀!
  “沈助理?”
  沈浪立刻就是嗯了一聲,“你是想出去還是想說話,你要是現在出去的話以間諜罪論處,你要是說話的話以包庇罪論處,我上次來的時候弄了好幾千發子彈都還沒用呢!我正愁沒有地方放置呢!”
  坐在這張桌子上麵的人是你看看你,我看看我,還是癱軟在椅子麵的那個家夥也不知道哪突然來的勇氣,怕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沈浪,你不要以為你真的就可以無法無天了,我是一個軍人,就算是犯了錯誤,你也無權處置我!”說完了以後也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準備撥打電話。
  沈浪根本就沒有在乎這個家夥的威脅,而是看向了桌子上麵的其他人,“如果他今天出了這個屋子,責任就是你們的,誰也跑不了,不信的話咱們就試試,我也明擺著告訴你,今天就是想要殺雞駭猴。我不是沒有給他機會,還不止給了他一次機會,但是他都沒有珍惜,那麼我就沒有辦法了!”
  站起來的那名校官看看門口,又看了看沈浪,趕緊的撥打著自己手麵的電話,沒有辦法,現在形勢不等人呀!還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說!沈浪倒是很悠然的坐在了那,甚至還給自己重新的倒了一杯酒,美哉美哉的喝了起來,至於打電話的事情沈浪好像根本就沒有看在眼麵,這個多少讓坐在這的其他軍官也是更加的擔心起來,這個分明就是胸有成竹呀!V
  讀小說 - 有速度,更安全! - 
  

Snap Time:2018-11-22 04:06:42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