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

  
  本章由熱門提供免費閱讀!
  肖艋一時之間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迷惑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要知道自己這邊完全就已經是日薄西山的局麵了,秋後的螞蚱了。在自己的想象當中,也已經開始穩固自己的地盤了,但是突然之間自己來了後援,真的是有那麼一些天上掉餡餅的感覺呀!
  要知道這個後援來的莫名其妙,肖艋也是沉穩下來自己的心思,開始仔細的琢磨這個事情,這個後援究竟是來源於什麼方向的,而這個目的又是什麼呢?在肖艋想來,這個資助的來源隻有三個比較可能的方向。
  第一個是自己的對手那邊,他不讓自己這麼的倒下來,更養寇自重差不多一個意思,但是在第一時間肖艋就否認了自己的這個想法,這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想都不要去想了。自己的這位對手恨不得把自己趕盡殺絕,他根本就不需要資助自己,隻需要在某些方麵放自己一馬,就是等同的效果。
  第二個呢?就是上麵,但是肖艋也是否認了,如果說想要想要維持這個平衡的話,那麼不需要資助自己,完全就是浪費,隻需要出個聲也就可以了,自己的那位老對手必須要捏著自己的鼻子認了,不認都不行,所以這個也是不可能的。
  還有第三種可能性,這個也是肖艋感覺最貼切實際的那一種,那就是沈浪那邊,但是同樣的肖艋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理解,沈浪的這個資助屬於不記名的那一種,在沒有跟自己談及任何條件的情況之下,就給自己送了這麼一份大禮。這是什麼意思呢?
  如果說沈浪在自己拜見他的時候跟自己談條件,又或者說在資助自己這邊的時候跟自己談條件,自己都會理解的,甚至好好的跟沈浪的談一談這個方麵的條件,因為自己已經做好了這個方麵的準備。但是在沒有談及任何條件的情況之下。給自己送了這麼一份大禮,這究竟是什麼意思,肖艋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明白了。
  而與此同時呢?那位副總長也是感覺到情況有那麼一些變化了,甚至是天翻地覆的變化,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肖艋他怎麼死灰複燃了?沒聽到有其他方麵的消息和動靜呀!這麵有問題呀!而且還是相當大的問題。怎麼回事情?
  一時之間呢?這個情況突然之間的就變得詭異起來了,很的那位副總長大人就想明白了這麵的問題,在現在這個時候能夠給予肖艋支援的,無非就是兩個方麵,一個是上麵。另外一個就是沈浪了,但是上麵會這麼的做嗎?不可能的,如果說上麵這麼的做,就算是不跟自己打招呼,也會給自己一個警示的,所以這個可能性直接的就被排除了。
  也就是說沈浪跟肖艋走在一起了,是不是可以這麼的來理解呢?雖然說已經有了這個方麵的判斷,但是這位副總長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懷疑。如果說真的是這樣的情況,那麼上麵對此恐怕也會有其他想法的,因為上麵是不需要有人來對自己掣肘的。
  還有就是沈浪那邊了。現在這個時候對肖艋支援,是不是就意味著肖艋已經轉投沈浪的懷抱當中去了,如果說真的是這樣,那麼沈浪純粹的是自討苦吃,因為上麵是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發生的,隻要沈浪不是什麼傻瓜。他就不會做出來這樣的選擇。
  一時之間呢?這位副總長也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想不明白了,沈浪肯定是伸手了。但是他伸手的意義何在呢?沒有得到確切的消息之前呢?他也不敢隨意的下這個方麵的判斷,畢竟現在的局勢已經脫離了自己的掌控。這個是很煩躁的一件事情。
  現在這個時候除了沈浪,恐怕所有人都已經感覺有那麼一些傻眼了,誰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出現如此的神轉折,不過上麵呢?對於這個事情也是有著一定的想法,為什麼呢?先前的時候考慮的還真的就不是那麼的周詳和全麵。
  現在沈浪突然之間的來了這麼一手之後呢?直接的就讓整個關係都出現了平衡,不管是副總長、肖艋還是沈浪,都不會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麵,不得不說沈浪這個家夥還是非常有想法的,唯一不爽的可能就是沈浪這個家夥先斬後奏了。
  更甚的是還需要調查一下,在這個問題麵,沈浪是不是有其他方麵的小動作,誰都知道沈浪這個家夥比較喜好埋地雷的,不得不防呀!畢竟這個家夥可是沈浪,不是一般的貨色,而且背後還有別墅在哪做支撐,需要做這個方麵的準備工作。
  不過這個調查很的就有了結果,沈浪那邊也沒有要瞞著誰的意思,至少對上麵是非常公開的,事情並不是沈浪負責的,而是由杜少成這個小家夥全權負責的,知道這個情況的時候,上麵的幾位大佬也是相當的咋舌,沈浪這個家夥還真敢。
  要知道杜少成在他們看來就是一個毛頭小子而已,雖然說立過不少的功勞,但是立功跟這樣的事情相比較,是有很大差別的,不過從這也是能夠反映出來一個問題來,沈浪敢放手去做,可以全力的去培養下一代,沒有什麼放心不放心這一說。
  而他們呢?在這個問題上麵貌似有那麼一些保守呀!還有就是那些現在在培養的孩子們,跟別墅的孩子們交流的時間也算是比較多的,但是這個差別貌似一天比一天大,甚至讓有些孩子都沒有辦法去應對了,這個還真的就是一個問題呀!
  但是在這一點上麵,沈浪根本就沒有要鬆口的意思,其實就算是鬆口了,那邊打承受不起的,為什麼呢?因為別墅在培養這些孩子們的身上麵是不計成本的那一種,人家有這個底氣,別墅有這個資本。但是其他人就不行了。
  所以出現了差別也是可以理解的,就好像現在杜少成一樣,這麼的年輕就可以獨當一麵了,日後甚至都不需要沈浪親自的出麵了,完全就沒有這個方麵的必要了。難怪當初的時候沈浪對這個位置沒有什麼留念,換做是任何一個人,也會這麼去做的。
  沈浪既然對位置沒有什麼太多的要求,那麼也就不會留在位置上麵,他對於這個情況看的非常明白,更為重要的是沈浪願意為後麵的孩子們鋪路。其他方麵可能也會這麼的去做,但絕對不會比沈浪更加的付出,甚至是做出來這麼大的犧牲。
  當然了這麵還涉及到了其他方麵的一些原因,不過局麵既然已經形成了,那麼就需要怎麼的來調節一下。肖艋還是不能夠被放棄的,至少他應該形成一股勢力的,這股勢力需要成為其中的一足,而且還是不能夠短腿的那一種。
  很的那位副總長也是知曉了這個方麵的消息,知道消息的時候也是呆滯了一段時間,自己現在多少有那麼一些無奈了,這都叫什麼事情吧!如果單純的從自己的位置來看,沈浪給自己的這個後繼者直接的就是一悶棍。讓自己都傻眼了。
  自己搶了沈浪的位置,加上這段時間呢?也是有那麼一些得意,所以自然沒有把沈浪給看在眼睛麵。但是那想到本來板上釘釘的事情,竟然回到如此的地步,從總體上麵來看,沈浪這麼的做呢?是為了國家考慮,是好事,但是對於這位副總長來說。這個事情對於自己的打擊嗎?稍微的有那麼一些大。
  雖然不能說是毀滅性的打擊,但也是讓自己感覺極其的不舒服。不過這個已經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上頭已經有人跟自己提及過這個方麵的事情了。根本就無法挽回了,自己現在這個時候也就隻能是捏著自己的鼻子認了。
  沈浪這個家夥呀!還真的就讓自己無話可說了,現在這個時候自己能夠說點什麼呢?說什麼都不對,甚至於提及到沈浪這個家夥,自己都感覺非常的頭疼,原來沈浪不是不出手,而是一直的都在等待著所謂的機會,等機會來臨的時候,一擊致命。
  讓這位副總長更為頭疼的是日後的情況,自己是明麵之上的,所有一舉一行呢?都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而沈浪呢?已經轉為幕後了,事情呢?他可以插手,甚至是可以肆無忌憚的,因為他根本就不會出現在明麵之上了,自己真的是倒黴催的,怎麼弄了這麼一個對手呢?
  不過過了這個勁頭之後呢?這位副總長也是認識到了另外一個問題,沈浪真的是自己的對手嗎?貌似這麼的想有那麼一些不太對頭,自己的對手不是沈浪,而應該是肖艋,沈浪呢?更多的是一個平衡者的角色,自己的工作重心還是需要調整的。
  原本的時候自己以為競爭的對手會是沈浪,現在來看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至於肖艋那邊吧!先前的時候自己沒有一棍子直接的打死,現在他倒是重新的翻身了,這個對於自己來說也是有頗為威脅的一件事情,如此的說來,自己前端時間有些太洋洋得意了。
  沈浪才沒有去理會那位副總長大人的心理路程,對於自己來說事情辦成了也就可以了,當然了沈浪也知道上麵對此可能會有一些意見和想法,畢竟這件事情事先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溝通過,自己屬於先斬後奏的,所以上麵表示了一些不滿,沈浪自然也受著。
  “師傅,至於這麼的小心眼嗎?”杜少成說這個話的時候呢?多少也是有那麼一些不滿和小心眼,開玩笑一樣,來探視也就探視吧!非要弄一個大校過來,這個讓杜少成極其的不滿意,雖然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這個事情好說不好聽呀!
  要知道自己的師傅可是掛了兩顆金星的那一種,你弄了一個大校過來探視,這個擺明了就是給予自己的師傅麵子上一個難堪呀!其實那位大校呢?心麵也是有苦自知,拜訪的人呢?可以沈浪呀!讓自己一個校官過來,怎麼想的?但上麵就是這麼安排的,自己能夠怎麼樣?事情還是需要聽之任之的。不然的話自己就有苦頭吃了。
  沈浪呢?也是淡然的一笑,“鬧出來的這個事情呢?雖然說結果是好的,但是畢竟也是觸碰到了一些忌諱的所在,也就是落一個麵子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如果說連這樣的事情都看不開的話。這個心胸可就稍微的有那麼一些狹窄了!”
  “師傅,就是感覺有那麼一些氣氛,要知道這個事情可不就是為了我們自己的!”杜少成還是替自己的師傅有那麼一些打抱不平的,師傅這麼的做真的就是為了自己嗎?不能夠這麼的說吧!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要給一個所謂的教訓,怎麼能夠不氣憤呢?
  杜少成呢?還是有那麼一些年少氣盛的。不過這個也是難免的事情,不過好在沈浪對此看得也算是很開,對來的這位大校呢?也是非常的給麵子,並沒有擺出來盛氣淩人的架勢來,完全就沒有這個方麵的必要。做人嗎?有的時候還是需要外場一些的。
  來的這位大校呢?先前的時候非常的忐忑,自己弄了一個苦差事,但是那想到上門以後,竟然沒有被特別的對待,沈浪跟自己見麵的時間不長,主要是沈主任的身體不好,看他的麵容就能夠看的出來,臉色蒼白不說。瘦的都皮包骨頭了。
  以往的時候自己也見過沈主任的,雖然說遠遠的看過,但是那個風采絕對跟現在是兩個樣子的。沈主任能夠見自己,讓這位大校已經感覺內心非常的滿足了,至於其他方麵的事情那就不說了,反正這位大校呢?來的時候忐忑不安,走的時候興高采烈。
  對於上麵來說,給沈浪一個教訓就可以了。至於沈浪是不是被教訓了,這個事情倒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這個事情到現在為止呢?基本上就可以告一段落了,不過有一個問題呢?大家也都是一直的都在關注著。那就是沈浪的身體情況。
  從目前所表現出來的情況來看,這一次的事情沈浪雖然說是參與其中了,但是實際上麵沈浪的身體情況還是令人堪憂的那一種,並沒有實際上麵的好轉了,對於這個問題不管是肖艋還是先前時候去探望沈浪的那位大校,都可以作證的。
  也就是說先階段沈浪的情況沒有太多的好轉,雖然說比先前的時候可能強了不少,但也就是僅此而已,現在這個時候沈浪不僅僅是不會露麵這麼的簡單,能夠維持自己的情況不惡化,這個恐怕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沈浪把事情做成了以後,也就沒有再去理會這個事情的心思了,不過這個時候杜少成倒是有那麼一些忙碌了起來,因為很多的事情呢?都是需要他出麵來處理的,而且杜少成也看出來了,這個是師傅他故意這麼做的。
  一方麵是為了鍛煉自己,另外一方麵呢?也是不想讓自己困頓在他的身邊了,畢竟身體的情況已經基本上的扭轉了過來,對此沈浪還是有把握的,繼續的把杜少成留在身邊就沒有什麼意義了,而且現在這個時候應該讓他多出去活動活動。
  至於自己這邊嗎?人員有的是,但是沈浪現在卻不想那麼的麻煩,確切的來說自己希望靜一靜,不希望有其他人來打擾自己,下午的時候,沈浪也是讓人推著自己出去走走,這個時候空氣比較的好,不過走了沒有多遠的時候,就遇到了兩位背包客。
  說是背包客呢?可能也是有那麼一些過了,因為後麵遠處跟了一輛車,反正也沒有幹涉到自己,沈浪也不沒有太多的理會,不過來這樣的地方閑逛,以往的時候還真的就是不太多見,更為重要的是其中竟然還有一個女孩子家家的。
  “大叔!”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沈浪的嘴角也是微微的抽動了一下子,這個稱呼對於自己來說貌似有些太老了吧!自己看著有那麼憔悴嗎?“就一個人出來看風景?怎麼就一個人出來了,也沒有一個人看護?”
  男孩子也是很好客的跟沈浪打著招呼,相對的來說沈浪的保暖設施做的很是不錯,頭頂上麵的帽子,帶著圍巾,全身上下包裹的可以說是嚴嚴實實的,而且就沈浪一個人而已,倒不是說沒有人保護,主要是沈浪不希望有人打擾,所以大家隔得比較遠。
  沒有想到在這竟然遇到外人了,沈浪也是前後的看了看,然後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這不怎麼能夠看見外人,這幾天一直都在這逛遊來著,不過提醒的說一句,再往前走就沒有什麼路了,真的就是進山了,如果說沒有做好準備的話,還是先休息休息比較好!”
  “大叔對這很熟悉?”男孩子也是非常的客套,隨即也是要幫著沈浪推車,其實也就是幫一把而已,沈浪這個是調動的輪椅,全自動的哪一種,非常的方便。相鄰小說:
  
  如果您認為《左道旁門》不錯,請把《左道旁門》加入書架,以方便以後跟進左道旁門 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連載更新!左道旁門小說免費在線閱讀和小說TXT下載
  本站所有作品和內容均來自網友轉載,無人工幹預,如果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聯係我們,我們將於5個工作日內處理並回複。站務郵箱:admin#。
   p://4 下載
  Copyright © 2014 熱門 All Rights Reserved. 
  

Snap Time:2018-12-20 00:05:34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