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尼瑪,這個話就是玩笑話,誰當真來著,你沈浪現在這個時候竟然把這個話給說了出來,根本就是在威脅自己一樣,但是龍銘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懼怕了,為什麼會這麼的說呢?沈浪給自己看的這個命令,自己先前的時候根本就不知道,一點風聲都沒有。
  要知道自己雖然是副主任,但也是基地的主管呀!可是都已經三個多月的時間了,沒有任何的消息傳遞過來,先不說沈浪是不是能夠隱忍,很顯然上麵恐怕已經對自己有了其他方麵的看法了,不然的話絕對不會這麼去做的。
  在某種程度上麵,自己的小命恐怕就已經被沈浪給掐在了手麵,因為是沈浪在調查這個方麵的事情,也就是說做最後總結的人會是沈浪的,如果說沈浪對自己比較有意見的話,那麼在報告上麵歪動兩筆的話,那麼自己的下場絕對不會太好了。
  更何況基地方麵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這本身就是有自己的責任的,這個責任究竟是大還是小,現在還沒有辦法做具體的判斷,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被肯定的,那就是自己是絕對逃脫不了的,不然的話沈浪也不會故意的說自己跟柯教授是兒女親家這件事情了,對於沈浪來說,這個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一點水分都沒有摻雜其中。
  “沈主任,這個都是玩笑事!不能當真的。”說完了以後,也是重新的站了起來。“基地出現了這樣的事情,這個是我的失職,我願意檢討我的過失。並且願意配合沈主任你調查這一次的事情,不管涉及到了誰,絕對不會對這件事情做任何的姑息!而且我首先願意自查,我相信組織,相信黨。”
  事情怎麼去調查,這個跟自己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這個基本的態度是需要有的。而且龍銘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有那麼一些鬧不懂,沈浪究竟想要做什麼,要知道都已經三個月的時間了。可是依舊沒有任何的動作和反應,這一點可以說是太奇怪了。
  在現在這個時候自己是真的不知道沈浪是怎麼想的了,而沈浪呢?也是笑笑的看著龍銘,“龍主任是聰明人。不過這一次貌似不是非常的聰明。我之所以要卡住基地的脖子,實在是有些人有那麼一些太過分了,想要踢我走,不是不可以,但貌似缺少這個勢力呀!”
  怎麼個意思?一時之間龍銘也是有那麼一些難以理解,沈浪現在這個時候究竟要表達什麼意思呢?怎麼突然的說起來卡脖子的這件事情了呢?難道沈浪先前的時候故意的卡住脖子的這件事情是有意而為之的一個結果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沈浪就太可怕了。
  要知道這件事情進行的不知不覺,而且給予自己的感覺呢?完全就是自己這邊的人挑起來的這件事情。跟沈浪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關係,他隻不過是被動的應承而已。但是現在來看,事情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貌似並不能夠這麼的說呀!
  沈浪這個時候也是接著的說道,“我需要龍主任的一些幫忙,我來基地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對於其中的一些情況呢?也是有著一定的了解,但是有關的情況還是沒有掌握住,所以我還需要其他方麵的一些幫助!”
  “沒有問題,我會讓基地麵的人盡力的去配合沈主任你的!”開玩笑一樣,現在這個時候絕對是什麼好聽說什麼,沈浪呢?態度還是非常悠然的樣子,但越是這個樣子,越是讓龍銘感覺心麵有那麼一些忐忑,這個年輕的沈主任真的不是一般的貨色呀!難怪年紀輕輕的就跟自己一樣掛兩顆星,不是白來的。
  不過就在龍銘要回去準備的時候呢?沈浪卻是突然的挽留了這位龍主任,“龍主任,聽說你跟張主任曾經搭班子。”有些話不需要說的太明顯了,沈浪的這個提醒呢?也是在告知這位龍主任,這一次的事情呢?張主任這位大佬主抓,想要求情,可以找他。
  沈浪這麼的說呢?有那麼一些脅迫的意思,龍主任你的小命可是掐在了我的手麵了,當然了你要是能夠說服張主任的話,那麼我給張主任這個麵子,你要是說服不了張主任的話,那麼這一次的事情就另當別論了,就是這麼的簡單。
  說完了以後,沈浪也是拿出來一部手機來,要知道在基地這邊是不需要配手機的,因為這的情況非常的特殊,而且就算是你有手機也沒有任何的用處,沒有信號的,但是沈浪現在這個時候突然的拿出來了這樣的機器算是什麼意思呢?
  沈浪也沒有解釋,找到了張主任這位大佬的電話號碼,隨即也是撥通了過去,然後把電話給了龍銘,隨即沈浪又是拿起來了桌子上麵的紙筆,至於他們兩個人之間究竟是怎麼說的,沈浪沒有要關心的意思,甚至於龍主任離開的時候,沈浪都沒有要去相送。
  但是當天的時候,龍主任就離開了基地,至於去處嗎?當然是京城那邊找張主任這位大佬了,沈浪根本就沒有要提及這個方麵事情的意思,結果怎麼樣跟自己沒有任何的關係,看看情況再說吧!反正這位龍主任已經盡在掌控之中了。
  但是給予基地麵其他人的看法呢?沈浪這一手真的是太狠了,他是沒有幹涉到基地方麵的內部事情,但是他直接的就掐住了基地的命脈,讓龍主任這位頭頭都不得已往京城那邊跑了,跟沈浪說不明白這個事情了,隻能是去找上麵了。
  這個在某種程度上麵是丟人的,就好像是兩個孩子打架,打不過了,然後另外一個去找家長了,就是這麼一回事情。但是結果究竟怎麼樣呢?基地方麵的人現在這個時候多少有那麼一些忐忑不安的感覺,沒有想到這位沈副主任竟然是如此的難以對付。
  沒有兩天的時間,龍主任也是回來了。大家雖然不是說倒履相迎,但也都是迫脅的希望,甚至可以用望眼欲穿來形容,但是看龍主任的那個神情,大家就知道肯定是出現了其他方麵的問題和狀況了,不然的話怎麼會如此呢?完全就是無精打采。
  龍主任精神萎靡的回來證明了一件事情,對於沈浪他已經是無可奈何了。不然的話他絕對不會是現在的這幅狀況,但是在隨即的常規會議上麵,沈浪呢?並沒有展開任何的乘勝追擊。依舊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了那,不發一言的樣子。
  在這個過程當中呢?大家也是注意到了龍主任頻頻的用奇怪的目光看向沈浪,隻不過是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而已,但越是這個樣子呢?越是讓大家感覺到了這位沈主任的可怕之處。而目標人物呢?心下也是有那麼一些駭然。果然不是一般的角色呀!
  當然了這個駭然的背後呢?也是有那麼一些小小的驚喜,不是衝著自己來的,如果說是衝著自己來的話,那麼不應該現在這個時候在基地內部鬧出來如此大的矛盾,還有就是都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沒有任何的動靜,自己設置的預警設施也沒有任何的問題,當然了自己還不能夠放鬆。但心下也是終於的鬆了一口氣。
  但是現在龍主任多少就有那麼一些悲催了,為什麼這麼的說呢?去找了張主任。先前的時候是被閉門不見,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張主任的麵上也無光呀!而且這個事情呢?還是被沈浪給發現的,太丟人了。
  雖然說後來見了,但是也沒有給什麼好臉,不過看在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分上麵,也算是放下來了這個方麵的心思,但是這個事情太大了,不是說有人情就可以的,當然了龍銘的業務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誰讓他是那的主管呢?
  既然你是主管,那麼這個責任你就必須要承擔起來的,當然了張主任在這個時候也是交代了不少的問題和狀況,當然了也是詳細的說了一下沈浪的情況,直到這個時候龍銘才知道原來沈浪早就已經知道了這個方麵的情況,甚至於這個情況就是他發現的,但是他一直都是藏而不漏,這個家夥端不是一般的厲害呀!
  現在甭管在沈浪的麵前是不是丟人了,能夠相安無事就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了,自己的這個副主任已經是到頭了,想都不用去想了,當然了如果說沈浪對自己沒有什麼壞印象的話,那麼自己的工作還是能夠保留的,相對的來說,自己更適合搞科研,當官真的不是那塊料呀!
  現在這個時候的沈浪已經掌控了一些東西,要知道內神通外鬼,就看柯教授一個人想要做到所有,這個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這個內神絕對不止柯教授一個人的,但是其他人究竟是合夥還是被利用,這個問題還真的就不太好說。
  更何況這麵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外鬼到現在為止,沈浪依舊還是沒有找尋到,這幫家夥隱藏的太深了,而且現在貌似全部的都消停了下來,這個讓沈浪感覺有那麼一些煩躁,雖然說找尋到了些許的線索,但是對於沈浪來說,依舊是不夠的。
  在沒有確定外鬼的情況之下,就把內神給抓住了,這個貌似有那麼一些心有不甘呀!還有一個問題是沈浪比較關注的,那就是當年的時候呢?沈浪基本上已經把所有的線都給掐斷了,當時的時候動用的手段也是相當狠辣的。
  但是現在又出現了這個方麵的問題,這個還真的就是沈浪所擔憂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沈浪有必要整理一下這麵的思緒,能夠找到那個是最好的,這個也是一直以來沈浪都沒有動那位柯教授的原因所在,根本就沒有這個方麵的必要。
  那位柯教授呢?就是自己碗麵的菜,自己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外麵的那些人呢?就不是這個樣子了,這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麻煩呀!現在沈浪還真的就沒有從那位柯教授那找到更多的消息。
  “首長。我找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說完了以後,利民也是把幾張圖片放置在了沈浪的桌麵之上了,沈浪看了兩眼。也是微微的皺起來自己的眉頭,“你是說這個就是具體的路線和途徑,是這個樣子嗎?”
  “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這麵是最為可疑的,要知道基地的他們這些人雖然說有的時候比較的呆板,但是並不代表著他們會自始至終都朝著一條路走到黑的,這個是人的通病。但是這位呢?不管是什麼樣子的情況,走的都是這條路,這個就很有問題了!”
  沈浪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注視的看了看利民,利民搖搖頭,“現在不是沒有辦法動手,但是這個工作量太大了。而且這麼多年了。一直的走這麼一條路,如果說這是一個點的話,那麼這個點的嵌入時間恐怕就太長了,非同一般呀!”
  沈浪當然也聽出來了其中的感歎,隨即也是眯縫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我們走一趟吧!在這閑了這麼長的時間,骨頭都已經有那麼一些鬆了,應該出去活動活動了!”
  聽了這個話以後。利民的眼睛也是突然的一亮,不過隨即也是有那麼一些擔憂的看著沈浪。要知道沈浪現在的肩膀上麵已經掛了兩顆金星了,不是說動就可以隨意的有所動作的,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情的,這個真的可以嗎?自己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把握。
  可是沈浪卻沒有那麼多的顧忌,也就半天不到的時間,沈浪他們一行就已經準備好了,在這個之前呢?有關的認識已經跟龍主任打過招呼了,這一次的事情呢?如果說從他那出現了紕漏,那麼他就要背這個黑鍋了。
  龍主任對於沈浪的離開呢?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這個家夥在這的話,給予自己的壓力真的是太大了,讓自己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承受不住的感覺呀!而基地麵的一些人呢?對於沈浪的離開,也是感覺鬆了一口氣,沒看見龍主任的樣子嗎?這段時間也是被沈浪這個家夥給壓得有那麼一些夠嗆。
  當然了沈浪並沒有摻和到基地方麵的具體事宜當中,不然的話大家的麵子上麵恐怕更加的難堪,至於沈浪究竟幹什麼去了,沒有人知道,反正跟基地方麵沒有太多的關係,管他究竟是私事還是公事的,隻要現在不礙眼,龍主任就已經是相當的滿意了。
  而在沈浪離開的這段時間麵,龍主任也是表示了一下不滿的,當然了這個時候龍主任這麼的做呢?也是故意的一種表現,為什麼這麼的做呢?就是為了迷惑目標人物,在現在這個時候呢?龍主任也是采取了一些措施,一些很小措施,在明麵上看來,貌似是針對沈浪的,但是實際上麵呢?就是針對目標人物的一種故意渲染。
  沈浪他們並不是直麵走那條通道,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沈浪的曝光率雖然說一點都不高,但是架不住沈浪在很多的勢力對他都是相當的具有堤防,所以還是更改了一下自己的容貌,沈浪呢?也沒有跟利民他們通行,間隔了一段距離的。
  走了一天的時間,晚上的時候呢?大家也是在一家酒店稍事休息,利民看著沈浪,也是麵露苦澀,“頭,這一次的事情好像比我們想象當中的還要更加的困難,這一天的時間下來,並沒有找尋到任何的線索,給予我的感覺,一切好像都是在白費功夫!”
  沈浪這個時候也是摘掉了自己頭上麵的棒球帽,“柯教授學曆你們也都看過了,可以說比我們加起來都要牛逼的那一種,人家那個是真平時學的,我雖然也有那個學曆,但是相對的來說人家是學霸,我是學渣!”當然了這個話有那麼一些開玩笑的一樣,但是在專業的領域上麵,柯教授就是一個很不得了的存在。
  “白給這個家夥披了一張人皮!”針對利民的嘟囔,沈浪也是笑著的說道,“要是沒有這樣的話,我們這些人的存在也就沒有任何的價值和意義了,隻不過是背叛了他自己的信仰而已,你就算是怎麼生氣也更改不了這個事實了。”
  走了一天的時間,不過大家都沒有什麼疲勞感,說了一些笑話,隨即大家也是開始整理這一天的收獲,要知道整個時間都是按照原來那位柯教授的習慣而來的,這麵肯定是有問題的,但問題究竟出在了什麼地方呢?大家依舊是有那麼一些一無所知。
  “沒有任何的發現,這個家夥還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狡猾跟小心呀!”
  沈浪思考了一段時間然後才慢慢的說道,“要知道柯教授他的時間是不固定的,也就是說他從基地那邊出來是沒有一個準確時間的,但是他依舊可以把所有的消息都給傳遞出來,這個說明了什麼呢?”
  利民也是眼睛一亮,“說明這個點是固定存在的,這個點是專門為柯教授而設立的,隻有這樣的話,才不會漏掉任何的消息,難怪他每一次都走固定的路線,這下子就對了!”(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11-21 05:58:09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