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很的鍾子期就得到了有關方麵的情報,在得到消息的時候鍾子期也是大驚失色,這幫家夥怎麼會如此的膽大妄為呢?這一次如果說真的要是捅出來簍子來的話,事情恐怕就麻煩大了,新部門那邊究竟是怎麼搞的?還有沒有組織紀律性了?
  高層在知曉這個消息的時候,雖然說沒有傻眼,但也都是差一點摔了一跟頭,包括了支持新部門的一些人,誰也沒有想到在這樣關鍵的時候,新的部門竟然率先的動手了,不報告擅自的做決定,就算是當初時候的沈浪,貌似也沒有如此吧?這個膽子是不是長毛了?
  趙風影來找沈浪的時候,沈浪正坐在椅子上麵處理一些事情,看見自己的師姐來了以後,沈浪也是把自己手麵的平板電腦鎖機,然後倒扣在一邊的位置,“師姐,現在這個時間是不是稍微的有那麼一些晚了,我都要休息了,還有就是如果你感覺安排的地方休息不好的話,我可以讓工作人員給你安排其他的地方!”
  趙風影環顧了一下周圍的位置,都是一些資料和文件,都這個時候這個家夥還如此的繁忙,趙風影給自己找了一個不錯的位置坐了下來,“有人讓我過來問一問你的意見,別以為我有什麼目的,其實我就是過來傳話的,看看你究竟是怎麼理解這件事情的?”
  “這個是在跟我開玩笑的節奏嗎?”沈浪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我對於這件事情沒有什麼興趣。他們要是能夠成功的話,我給他們鼓掌,幹的漂亮。不管有什麼矛盾。他們能夠在國外的資本市場上麵耀武揚威的,也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不是?”
  “問題是這一次的事情沒有經過任何的同意!”現在這個時候就不需要有任何的隱瞞,沈浪對於這一次的事情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既然是上麵的要求,趙風影就需要跟沈浪坦白這個方麵的事情,看看沈浪會不會有其他的反應。
  “跟我有什麼關係。這個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吧?我又不是他們的領導!”沈浪這個時候也是不鹹不淡的說道,“更何況資金都已經進場了,這個問題就看那邊做什麼樣子的決斷吧!好了可能就會更好。壞了可能就會更壞!”
  說完了以後,沈浪也是垂下來自己的眼簾,確切的來說沈浪也沒有想到那幫家夥竟然會如此的膽大妄為,就算是自己當初的時候貌似也沒有這樣的膽子吧!上麵把資金交到了自己的手麵以後。自己才會有這個方麵的動作。也就是說自己的動作是經過同意的,但是現在新部門的動作呢?貌似有那麼一些問題呀!未經允許,自顧行動。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自己現在也不明白,但是現在方方麵麵恐怕都已經動了起來,沈浪隻要坐在家麵看著就好了,從現在資本市場上麵的反應和判斷來看,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切入點還算是比較的準確,沈浪隻能是這麼的說。
  在一定程度上麵呢?這一次應該會取得還不錯的效果。從心麵估計來看,這一次的收益會在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十八之間了,為什麼沈浪可能把數字給精確到如此的地步呢?並不是說沈浪真的參與其中了,而是因為沈浪當初的時候也是這麼去做的。
  餌料需要一塊比一塊大,不能夠讓魚一下子吃的太飽了,同樣的也不能夠讓魚感覺到又鉤的存在,等魚感覺到有鉤子存在的時候,魚就已經在鉤子上麵了,根本就不可能掙脫的,現在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狀況。
  第一次是給一個臉麵,第二次呢?是給一個誘餌,如果說新部門那邊再來第三次的話,那麼就不要意思了,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要麼大家就開始硬拚好了,看看誰能夠拚得過誰,如果拚不過的話,那個是你自身的勢力問題,不要歸結在其他人的頭上麵。
  趙風影看著坐在那沉默不語的沈浪,也是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從你的角度給我一個判斷,這一次的事情是左,還是右,我相信你的心麵會有這個方麵的判斷!”
  沈浪這個時候呢?也是把眼鏡給摘了下來,就是一副水晶眼鏡而已,並不是近視鏡,看了看自己的師姐,沈浪也是淡淡的說道,“什麼叫左,什麼叫右,師姐,你想讓我做這個方麵的判斷,這個對於我來說是強人所難,我都已經說過了,新部門的事情我是不會參與的!”說道這的時候,沈浪也是突然的停頓了一下子。
  這個突然之間的動作也是讓趙風影感覺有那麼一些恍惚,沈浪這個是什麼意思呢?沈浪也是用手敲著沙發的扶手,隨即也是淡淡的說道,“這一次的事情以後,不管結果怎麼樣?新的部門應該要提上日程了,我也是在考慮,是不是要說一聲所謂的恭喜呢?”
  說道這的時候,沈浪也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姐,趙風影也是立刻的就明白了過來,沈浪對於這一次的事情還是看好的,不然的話他也不會說出來這樣的一番話倆,新的部門會提上日程了,這個就表示了這一次的事情絕對會成功的。
  如果說不成功的話,那麼還提上個屁日程了,早就已經是塵歸塵、土歸土了,沈浪可以說是變相的給予了自己一個答案,雖然說這個並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但是沈浪能夠做出來這樣的判斷呢?也已經是相當的不容易了,“好了,是不是恭喜?這個事情就不要過於的去計較了,我相信時間會給予這個公道的判斷!”
  沈浪也是哼笑了一聲,隨即嘴角也是微微的翹起來,“或許吧!”說完了以後。也沒有再去理會自己師姐的意思,事情都已經說完了,師姐做什麼樣子事情就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了。趙風影倒也沒有在這做過多的停留。很的也是離去了。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沈浪正在吃早餐的時候,鍾子期的電話就打了過來,雖然說趙風影給予了一個回複,但是這一次新部門的動作究竟會取得什麼樣子的成績,還有就是前前後後會有什麼樣子的影響,鍾子期希望能夠聽一聽沈浪的判斷。
  當然了在這個之前呢?已經有專家給予了鍾子期他們這些高層做了一些判斷。但是鍾子期還是想要聽一聽沈浪在這件事情上麵的見解,新部門在這一次的行動當中可能會取得一定的成果,從表麵上來看好像很是不錯。但是究其實質的來看,真的就是這樣嗎?還真的就不能夠做這個方麵的判斷,表麵的現象不說明一切,如果這一次成功的話。那麼以後會怎麼樣?
  新部門這一次沒有經過同意就擅自的有所行動和動作。如果說沒有人授意的話,他們會這麼的做嗎?這一次擔的幹係可以說是特別的大,如果說這件事情不嚴肅處理的話,那麼帶來的負麵影響會非常的多,但是如果說他們這一次取得成功的話,你接下來去處理他們,這個狀況貌似也是有那麼一些不太合適呀!
  “鍾叔叔,你釣過魚嗎?”都已經到如此的程度了。沈浪也就沒有必要繼續的隱瞞什麼了,“釣魚的時候誰直接的就掛餌下鉤呀?那個是純粹的外門漢。想要掉大魚呢?需要先找尋一個合適的地點,合適的時間,先打窩,讓小魚小蝦先吃飽了,對於大魚來說呢?吃得到但是吃不飽,等看見了大誘餌的時候,小魚小蝦吃不了,大魚會一口吞下的!”
  沈浪說的貌似有那麼一些囉嗦,但是卻把整個狀況都給說清楚了,這一次的事情呢?新部門那邊雖然不會順風順水,但是依舊還是可以取得一定成績的,既然有人已經準備釣這條大魚了,就會下一定的成本,你可以選擇不吃,對不對,沒有人逼你,問題是你自己能不能忍受得住這樣的誘惑,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相對於其他學者和工作人員的分析,沈浪的這番話就顯得很是直接了,鍾子期也是半天都沒有什麼動靜,沈浪的血很是直白,自己已經聽得很是明白了,現在新部門那邊就是一條不小的魚,想要在資本市場上麵暢遊,還沒有這個資本呀!
  “鍾叔叔,說具體外話,在資本的市場上麵,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要不就是人吃魚,要不就是魚吃人,看看誰的手段更加的高超,看看誰的資本更加的雄厚了,問題不能夠從一方麵來看,新部門的人想要自己做死,誰也攔不住呀!”
  說完了以後,兩個人之間也沒有什麼可說了,隨即也是各自的掛斷了電話,鍾子期考慮的問題是怎麼處理新部門的那些人,沈浪說的貌似有那麼一些直白和粗鄙,但是道理非常的簡單和明了,但是鍾子期應該怎麼出手呢?需要想點其他的辦法呀!
  鍾子期對於這一次新部門的行為很是不滿意,但沒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之下就采取行動了,這樣無組織無紀律的行為需要得到嚴懲,無所謂現在是不是關鍵時刻,但是鍾子期就一個人而已,孤掌難鳴了,周勃又不在廄這邊了,遠程支持是沒有什麼用的。
  這一次的事情可以說是被強壓了下來,當然了對於鍾子期的意見呢?大家也表示了一定程度上麵的支持,新部門的事情是有那麼一些錯誤,但是資本市場上麵嗎?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所以有那麼一繡動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要老是一味的抓著小辮子不放,
  鍾子期這個氣呀!自己已經點明一些事情,但是奈何大家對於自己所提及的事情呢?都有著不同的看法,鍾子期也知道其中的原因,自己不能夠繼續的招搖了,本來身上麵的光芒就已經讓一些人不滿了,如果說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會造成很深的內部矛盾。
  鍾子期也是真的無奈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夠眼不見心不靜,自己最終是需要走上那個位置的。需要對整個國家和人民負責的,就算是再困難,自己也必須要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反過來來看。如果說沈浪現在這個時候在這的話,那麼自己還需要有這個方麵的擔心嗎?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大家從來都不會有這個方麵的機會。
  整個事情持續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新部門的行動可以說還是成功的,收益在百分之十六左右,要知道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而已,這麼大的投資。百分之十六的收益可以說是相當的不錯了,上上下下對於這件事情都還是比較高興的。
  至於鍾子期提出來的處理意見嗎?現在這個時候貌似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雖然說鍾子期還是堅持。但是現在新部門取得了這麼不菲的成績,然後你去處理新部門的當事人,雖然說當時的時候他們有那麼一些觸碰了規則,但是他們事後也是解釋了原因。就沒有必要進行其他方麵的處罰了。
  對此鍾子期也是滿心的長歎。一切跟沈浪所說的都是一樣的,其實鍾子期能夠在現在這樣的位置上麵,真的看不清楚其中的事實嗎?不是這樣的,鍾子期還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改變一些事情的,但是到目前位置,努力的結果貌似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呀!
  這一次的成功呢?也是讓大家看到了新部門的前景,新的問題也是擺在了大家眼前的位置了,新部門的成立是不是需要提上日程了。當然了明白的人呢?都知道這個是新司的翻版而已,但是誰會在現在這個時候觸黴頭呢?找不自在呢吧?
  沈浪這個時候也是注視著的看資本市場上麵的變化。果然不出自己的所料,市場上麵已經開始出現波動了,也就是說有人準備開始繼續的撒餌了,這個誘餌呢?就是針對新部門那邊的,想要吞下來這個誘餌,就需要海量的資金和勢力支持,對此沈浪也隻能是一陣的感歎。
  為什麼這麼的說呢?大家對於新部門都已經有了所謂的信心了,特別是第二次的行動,開了一個非常好的頭呀!絕對應該乘勝追擊的,現在這個時候絕對不會有太多人提出來所謂的反對意見的,形勢是什麼樣子的,大家也都看的很是清楚,不會有太多的人跟鍾叔叔一樣。
  沈浪這一次呢?也是率先的給鍾子期鍾叔叔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鍾叔叔,資本市場上麵已經開始有動靜了,這一次事情可能會非常的大,您呀!做點這個方麵的準備,反正我是無能為力了,不是我不想出手,而是我也沒有辦法出手!”
  給予鍾叔叔打了一個招呼,就是希望能夠扭轉一下新部門的情勢,你們都已經成功了兩次,也已經可以了,如果說你們要是能夠沉穩下來的話,將來的時候未見得就會比新司差的,好好的發展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要好好的珍惜呀!
  但是很顯然新部門那邊不會聽從沈浪的意見和想法,在資本市場上麵有所動靜的時候,他們在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一個個興奮的跟什麼似的,資本市場上麵會有危險嗎?怎麼可能,要知道兩次行動的成功,已經讓他們認識到了資本市場上麵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
  就是一個遊戲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沈浪當初的時候取得的成績他們一樣可以,甚至比沈浪還要更加的好,如果說早一點翻弄新司的檔案,或許早就已經崛起了,根本就不用等這麼長的時間,從現在來看,沈浪或許真的不值得一提的。
  沈浪可以很直觀的看見國際資本市場上麵的反應,看著融入市場上麵的資金,沈浪也是感歎了一聲,這幫家夥呀!自己也不知道應該說一些什麼是好了,既然是他們自己找死,那麼也就怨不得別人了,要知道鍾叔叔還在做最後的努力呢?
  可是這幫家夥呢?直接的就上去開幹了,勇猛倒是夠勇猛的,但是最後能夠剩下來什麼呢?恐怕隻能是用一地雞毛來形容了,沈浪現在這個時候隻能是這麼的去說了,其他的都沒有任何的意義,沈浪隨即也是關閉了自己手麵的平板電腦。
  自己已經不需要繼續的觀察了,沒有任何的意義和價值,看著這幫家夥怎麼的失敗的?怎麼的被虐嗎?要知道那些都是自己玩剩下來的東西,自己很是清楚這個後果會是什麼,既然知道了後果,那麼還去找這個罪受幹嘛呀!
  沈浪現在是徹底的不管不問了,但是其他的方麵呢?對於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尤為的關心,鍾子期呢?也是遇見了什麼事情的發生,他現在也沒有辦法了,所以也是下去視察工作去了,自己已經努力過了,而且是費勁了心思的那一種,但是大家都不理解,現在又一次的強行上,後果是什麼已經不需要再說了,等著吧!
  

Snap Time:2018-11-21 20:38:30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