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沈浪現在一點都不著急,因為別墅方麵的人手呢?比較的得力,那幫勢力雖然非常的注意這個方麵的保密工作,但是跟專業的人士比較呢?還是相差一些的,畢竟別墅方麵的人士呢?是專門幹這個的,一個是純專業的,一個是業餘的,效果太不一樣了。
  可就算是這個樣子,沈浪也沒有讓別墅的人深入的去調查,生怕會引起來這些人的警覺,所以隻讓別墅方麵的人在外麵調查,自己隻要知曉這個方麵的事情就可以了,其他方麵的事情嗎?自己並不是非常的關心,他們有這個舉動自己已經可以開始著手做其他的準備了。
  更何況他們要想試水的話,肯定是不會在國內的市場上麵的,這個是上麵所嚴令禁止的,當初的時候二司的事情鬧出來那麼大的窟窿,所以大家對於這個方麵的事情可以說是尤為的關注,可是他們在國際資本市場上麵動手的話,這個事情就有意思了。
  自以為看到了秘籍,就可以無所顧忌,為所欲為了嗎?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新司早就已經重開了,事情絕對不是如此的簡單。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沈浪同意還是反對重要嗎?現在這個時候沒有多少人能夠聽沈浪的意見。
  能夠聽沈浪意見的人呢?基本上都是當初的時候的那些大佬,他們最是明白新司的情況,也正是因為明白,所以他們甚至其中的凶險和詭異。後來沈浪從新司離開了以後,雖然唐玲等人也取得了一猩績,但是跟沈浪是沒有任何可比性的。
  新司如果說離開了沈浪的話。會有很大的問題,如果說連唐玲他們都不在的話,那麼就是一個純粹的坑了,這個坑究竟有多深,如果從數學的角度來說嗎?可能是無限,因為真的沒有辦法去統計,就算是沈浪也不好做這個方麵的比較。
  差不過兩個月的時間。別墅方麵也是給沈浪傳來了最終的消息,那些勢力呢?貌似已經通過了這個方麵的決議了,他們已經開始了這個方麵的有關布置了。但是消息也就是到此為止了而已,如果說想要知道更為確切的消息,隻能是近距離的去了解。
  但是先前的時候沈浪可是提及過這個方麵的事情,寧可知道的少一些。也不要驚動了這幫家夥。所以別墅方麵的人也是遵照沈浪的決議,沒有過於的去靠近,當然了如果沈浪發話了,那麼別墅方麵的人會進一步的做這個方麵的調查,相信會有更多的消息傳遞過來的。
  但是對於沈浪來說,這樣的消息已經足夠了,隨即沈浪也是讓別墅方麵的人全部的都撤出,而且要把痕跡全部的都消除了。可能會露出來蛛絲馬跡來,這個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要把所有的線索全部的都給掐斷了,這個是為了防備以後出現這個方麵的問題和情況,需要做的最終手段,也算是別墅的常規模式,可以去調查,但是有憑無據。
  這兩個月的時間呢?沈浪表現的很是平靜,軍區方麵的事情也沒有什麼困難的地方,雖然位置跟先前的時候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但是沈浪幹的還是非常的順手,一起都進行的井井有條,上麵對於沈浪的警惕貌似也是放鬆了下來,都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沈浪就算是現在想要鬧一鬧,這個都已經沒有什麼後續了。
  沈浪沒有什麼動作並不能夠就說這個是好事,不能夠這麼的去看,為什麼這麼的說呢?先前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問題和狀況的時候,大家是這麼的來認為的,但是現在呢?有人提出來了組建新的部門這個事情,還是讓大家感覺挺頭疼的。
  這樣的事情不是說沒有人做過,這麵的教訓可以說是非常的慘痛,當初的時候呢?有一司在哪戳著,所以二司出現了很大的問題,但還是被填上了這個窟窿,隨即也是成立了新司,現在要成立的部門呢?跟新司的性質差不多,就是名字可能有那麼一些不太一樣罷了。
  這個會不會是沈浪故意設置的陷阱呢?先前有關新司的問題呢?沈浪可是一直都沒有表態呢?這個根本就不符合沈浪的秉性,上麵對於這件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不滿意,雖然說把這件事情給強壓了下去,但是並不代表著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
  還有就是如果成立了新的部門,這個錢從什麼地方出?大家又不跟沈浪似的,沈浪是開銀行的,他不缺錢,而且這個部門要是運作起來的話,往麵投入的錢恐怕都不以數計,絕對是一個駭然的一個數目的,如果說成功的話,那麼沒有什麼問題,但如果說失敗的話,那麼到時候會有很多很多人跟著陪葬的。
  對於這個方麵的問題呢?不是說謹慎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不是這個樣子的,這麵涉及到了太多太多的問題了,如果說真的要是出現什麼狀況的話,到時候究竟要怎麼的來收場呢?你請沈浪,沈浪是這些勢力能夠請得動嗎?特別是現在這個時候。
  在請不動沈浪的情況之下,怎麼辦?等死嗎?對於這一點眾多勢力肯定是不會滿意的,所以這些勢力的高層呢?也是相當的猶豫。不做吧!下麵都已經把計劃給送了上來,而且看這個計劃真的是非常的誘人,做吧!還真的就缺乏這個方麵的決心。
  都尼瑪的看見賊吃肉了,卻都忽略了賊挨打的事情了,這樣事情如果說真的要是動手的話,沈浪會不會在暗地麵摻和一手呢?想要對沈浪隱瞞這個方麵的事情還真的就有那麼一些忐忑的感覺,你說沈浪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作不知道呢?更何況這件事情會不會是沈浪故意設置出來的一個圈套呢?
  但是就這麼的把這件事情牽扯到沈浪的身上麵。貌似還真的就缺乏所謂的依據,為什麼這麼的說呢?調查新司的事情呢?沈浪知曉的可以說是比較的晚,等他知曉的時候時間上麵已經來不及了。當時的時候沈浪不管是說話還是不說話,結果都是一樣的。
  新司被調查已經成定局了,但是事後沈浪沒有做其他的反應,這個事情讓大家挺意外的,當時的時候已經是觸及到沈浪的底線了,很顯然沈浪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大家對於成立新的部門這件事情多少感覺有那麼一些狐疑,時間上麵有些太巧合了。
  但是這件事情說起來跟沈浪還真的就沒有什麼關係。完全是這些勢力內部的原因所造成的,從新司那他們也是獲取了不少的機密資料,所以大家動了這個方麵的心思。這個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麵老是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太自在,會不會是因為當初的時候沈浪所造成的陰影有些過於的嚴重了呢?
  從沈浪最近的情況能夠感覺的出來。他對於廄方麵的事情並不是非常的關心。先前新司的事情呢?沈浪的心底肯定是不滿意的,但是不滿意歸不滿意,但是沈浪隻要還在派係的那個位置上麵,他可能就不會有太大的動作。
  為什麼要這麼的說呢?這個是大家的一個分析,沈浪現在的一舉一動呢?基本上是不代表他個人的,而是代表著整個派係,有整個派係的牽製,沈浪就會顯得縮手縮腳的。這個也是先前的時候沈浪沒有發飆的最為主要原因。
  如果說情況真的是這個樣子的話,貌似現在是成立新的部門最好的時機。沈浪現在根本就沒有空閑來理會這個方麵的事情,就算是他知道的話。更何況就算是他知道了,他也未見得敢伸這個手,如果說沈浪伸手的話,那麼派係方麵就會成為他的累贅。
  等沈浪離開了軍區那邊以後呢?回到了廄麵,那麼派係方麵就未見得會成為沈浪的掣肘了,到時候沈浪要是想要報複的話,那麼大家能不能夠承受的住,就要看在這個空閑的時間麵能不能夠做出來所謂的成績來了,這個至關重要。
  當初時候新司的問題也是吵鬧的非常厲害,多少人對此都是非常的不滿,但是為什麼後來直接的就被壓了下來,因為新司產生了巨大的利益,讓所有人都沒有任何的話說了。如果說新的部門要是能夠走新司的路,那麼到時候就算是沈浪有意見,他也沒轍。
  理想很是豐滿,至少大家現在都朝著非常好的方向去想,因為從新司查閱出來的東西真的就可以稱之為寶典呀!說句更為實際的話呢?那就是去撿錢呀!而且還是不費吹灰之力的那一種,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誰能夠忍受的住呀?誰也不會跟利益作對的。
  下麵的那幫家夥有那麼一些膽大,直接的就把儀器、裝備和場地都準備好了的這件事情,上麵也睜一隻眼睛、閉一隻眼睛的,既然你們已經做了這個方麵的準備,那麼就試試看好了,成功還是不成功的不重要,就當做是先試試水,看看能不能遊泳!
  但是有關這個方麵的風聲呢?於海多少還是聽聞了一些,他是軍方的大佬,在軍方的隱形勢力還是非常讓人恐懼的,新的部門試水這件事情必須要軍方保駕護航的,不然的話很容易泄露這個方麵的秘密,於海知道了這件事情以後,也是有那麼一些駭然的感覺。
  自己現在都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讓蘇同他們知曉這個方麵的消息,如果說不讓他們知曉這個方麵的消息,他們想要知道的話,恐怕需要的時間就長了,甚至於新的部門成立了以後,他們才會恍然大悟,可如果讓他們知曉這個方麵的消息呢?又會怎麼樣?
  給予自己的感覺,這件事情就算不是沈浪故意設置下來的圈套,他也跟這件事情有著相當的關係,不是最為直接的關係,但是拐外抹角的關係還是能夠扯得上的,新司的事情沈浪是最為了解的,他不發飆並不代表著這件事情就這麼的過去了。不可能的。
  沈浪是不是已經預料到了什麼,所以他不選擇動手,他在等待著。這一次沈浪挨了一棍子,隨即沈浪也是撤離了,這個不算是以退為進,但是給予大家的感覺呢?沈浪貌似已經在籠子麵了,至於這個籠子是不是上鎖了?欄杆的間隙有多大?並不是那麼的重要。
  如果說沈浪真的要是用新的部門來報複的話,鬧出來的動靜可就是有那一些過於的大了,到時候真的會死人的。沈浪那個家夥有的時候下手呢?也是沒輕沒重的,管你是誰呢?隻要你敢給我一刀,我就是要把你的頭給你剁下來。絕對不二話。
  琢磨了一番以後,於海在陪同孩子的時候也是給蘇同使了一個眼色,蘇同對此也是微微的一愣,隨即也是笑著的應對。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兩個人也是找打了安全的環境。直到這個時候於海才輕聲的說道,“軍方最近參與了一些行動,我也是聽聞了一些消息!”
  這個話說的很是隱晦,蘇同先前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有聽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但是看著於海手指的方向,別墅,什麼意思,這件事情跟沈浪有關係嗎?可是從自己得到的消息來看。沈浪最近很老實呀!沒聽聞他有什麼動靜,難道於老頭得到了什麼其他方麵的消息不成?
  隨即蘇同也是微微的皺了一下自己的眉頭。既然不是沈浪自己鬧出來的,那麼就是跟沈浪有關係了,最近跟沈浪有關係的貌似就是新司的事情了,可是軍方為什麼要摻和新司的事情呢?根本就不是一條線上麵的,不搭調的兩方麵為什麼要合作呢?
  蘇同理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於海不會平白無故關注這個方麵的事情的,沈浪、新司,還有那邊的部門,軍方加入了進來,很蘇同也是把這些事情都給串聯到了一些,隨即蘇同的身體也是不由的一震,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隨即也是用不置信的目光看著於海。
  然後用略顯沙啞聲音和呆滯的語氣說道,“他們不會是想要重塑吧?”於海也是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微微的點了一下頭,“具體的事情怎麼樣?這個我不太清楚,我知道的非常有限,就是有這個方麵的消息而已,本來不太想通知你的,但是想來想去,這件事情很棘手呀!”
  “沈浪那個混蛋當初的時候不是就是這麼的布置的!”說完了這個話以後,蘇同也是左右的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不對,沈浪不可能這麼的去布置,他沒有這個時間,也摻和不進去這個手的,他是基於自己的判斷而做出來的決定,一定是這樣的!”
  於海就這麼的坐在了那,“不要想著讓我去捅這個馬蜂窩,這件事情恐怕還真的就沒有太多的選擇,當初的時候新司被調查,沈浪往後退了這一步,這一步退得讓大家現在都沒有了其他的選擇,這個混蛋太陰險、太毒辣了!”
  沈浪當初的時候退了一步,在所有人看來沈浪比較的顧全大局,事實的情況也確實是這個樣子的,如果說沈浪當時的時候真的是暴怒的話,那麼就很難收場了。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呢?當初的時候呢?還不如讓沈浪好好的鬧一鬧。
  如果說沈浪要是鬧一鬧的話,那麼新部門的事情就是沒有影子的事情了,但是現在呢?新的部門已經開始要運作了,基本上就是在模仿當初時候沈浪的路子,但是沈浪的路就是那麼好走的嗎?難道先前的時候就沒有人嚐試過嗎?太天真了呀!
  “沈浪會出手嗎?”於海和蘇同對於這個問題多少都有那麼一些茫然的感覺,因為兩個人現在有那麼一些慌亂,一時半刻還很難冷靜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蘇同的心情也是慢慢的平複了下來,“從我的了解來看,沈浪出手的可能性不會太大了,但你說他一點的都不留意這個是不太可能的,他會冷眼旁觀的,如果說新的部門要是成功的話,沈浪會鼓掌,如果說新的部門不成功的話,那麼沈浪也不會落井下石的,但他是不會這麼簡單的就繞過這幫家夥的!”
  “沈浪不出手!你肯定嗎?”蘇同對此也是點點頭,“不出手這件事情我是可以肯定的,雖然說我非常的希望他能夠出手,但是這個根本就不可能的,沈浪是不會給予任何人這個借口的,他不會讓其他人抓住他的把柄!”
  “如果說沈浪不出手的話,那麼就看新部門的表現了!”不過這個話說完了以後,於海不是不由的笑了起來,這個笑多少有那麼一些自嘲的意思,不是說看不起那幫家夥,而是事實的情況就是如此的,新司的事情絕對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簡單。
  當初的時候新司那麼的眼熱,但是成功的就隻有新司而已,其他的部門都是掛著羊頭賣狗肉,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情,難道他們以為就抓了一些新司的資料,就可以重置新司嗎?這怎麼可能呢?
  

Snap Time:2018-11-21 19:53:00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