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作者:velver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  左道旁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左道旁門最新章節第一千九百二十五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14-12-31)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14-12-30)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梅森注視的看了兩眼,然後也是思考了一段時間,隨即也是有些擔憂的說道,“如果說就是我們兩個人的話,恐怕不會有太好的結果,雖然你沒有跟我介紹他的身份,但是能夠得到你的熱可,這個身份絕對是非同一般的,我不輕視我自己,但是也不會高估我自己的!我不認為我可以應對眼前的這個局麵,這不是否認,因為實力的落差太大。读零零 >
  對於梅森說的這番話,魯本也是有那麼一些牙疼,梅森據對不會平白無故的說出來這樣的話來,但是為了驗證一下,魯本也是詢問的說道,“連你都沒有這個方麵的把握,我們需要保護好他的生命,絕對不能夠讓他出現任何的問題,他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再加上你我的話,應該還有一戰的能力!”
  “不可能的!極其的不現實。”梅森說的非常直接,痛的甚至讓人感覺有那麼一些不可思議,“我跟那幫家夥打過照麵,我一個人對付不了太多的人,我不是那位沈先生,如果說他們真的要是闖入了大樓的話,到時候很難說的,我不能夠做這個方麵的保證!”
  魯本這個時候也是順勢的靠在了牆上麵,自己在考慮這個方麵的問題,究竟要怎麼來處理這個問題呢?現在這個時候沈浪是不太可能調集人手給自己的,而下麵的那幫家夥呢?也沒有辦法征用,他們的人數倒是不少,但這麵的問題也是多多。
  “我去找那位蕭女士談談!”說話的時候,魯本好像也是突然之間的想起來了什麼,朱赫倒是被這個決定給嚇了好大的一條,“找那個母老虎?”隨即朱赫也是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雖然說已經沒有了什麼疼痛感,但是感觸頗深呀!
  不過隨即朱赫也是回歸了整體,有些擔憂的說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清楚蕭枚女士的資料,她是沈的同學,當初的時候曾經在別墅工作過,那個時候別墅屬於初建的階段。雖然後來因為不知的原因退出了,但是沈浪一直都沒有把她當做外人!”
  “後來她進入到了軍方,然後來到了美國這當武官!”魯本也是一笑,“後續的事情我是知曉的,雖然說詳細的資料不如你那麼的齊全,但是我對這位還是有那麼一些了解的,現在這個時候她是最好的對象!也就隻有她會幫助我們的。”
  說完了以後,魯本也是注視的看著朱赫,朱赫也是苦笑的搖頭,“怎麼什麼事情都要算到我的頭上麵來?太過分了吧?”這一點讓他感覺到了極其的鬱悶。但是自己也是非常的清楚,這個時候想要打動蕭枚,必須是要付出代價的,而且這個代價可能還不會太小了,這個房間麵的三個人。恐怕也就自己有這個方麵的資本了。
  沒有多長的時間,蕭枚也是走進了房間麵,打量了一陣以後也是坐在了那,房間麵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椅子,所以這個時候隻能是盤膝而坐,對於蕭枚來說倒是沒有什麼所謂的不合適的,雖然說隻是短短的幾天。但是對於蕭枚來說,這個成長真的是有那麼一些無極限。
  “蕭女士,我覺得現在這個時候有必要站在聯合的陣線上麵了!”魯本這個時候也是開門見山,沒有任何的含蓄,現在遮掩是沒有任何作用的,要是那麼的去做會起到反效果的。對於這一點魯本有著非常清楚的認識,因為自己深知麵前的這個女人。
  蕭枚並沒有去看魯本,相反也是看向了朱赫的方向,“我們三個人呢?我可以跟在沈浪身邊的位置,那樣的話會更加的安全一些。你們現在這個時候有兩個重傷號,把能動的都算上,也就是隻有三個人而已,在這樣的情況,我不覺得你們有談判的資本!”
  “有,談判的資本就是我可以給予一定的條件!”這個時候也是輪到朱赫說話了,對於朱赫的說話,蕭枚的反應也是很冷淡,“你也許會出很高的條件,但是我能不能夠拿到所謂的利益,這個事情還真的就是有待於考慮的!”
  “總是要冒一些風險的!風險與利益是均等的,風險越大,利益也是越大!”魯本這個時候也是在一邊蠱惑的說道,現在這個時候是必須要把蕭枚給拉攏進來的,不管是處於什麼樣子的原因,哪怕是付出相當的條件,也是無所謂的事情。從蕭枚的反應來看,她對於這個事情並不是出於反感的心態,這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蕭枚看向了朱赫的方向,這個時候不需要自己來開條件,要是自己開條件的話,那個就是漫天開價,落地還錢的局麵,自己要是不開價的話,那麼朱赫就需要試探的出價,而這個試探的出價呢?對於自己來說就有利的許多了。
  而對於朱赫來說,現在的情況多少有那麼一些為難,不是說朱赫開不出來所謂的條件來,對於他來說完全就不存在這個方麵的問題,難的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蕭枚現在這個時候需要什麼,這個才是自己最為頭疼的事情。
  魯本和梅森他們兩個人需要的是幹淨的底細,保住自己的小命,就是這麼的簡單,而蕭枚呢?錢、人還是信仰方麵的東西呢?自己一時之間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拿捏不準了,如果說是錢、人的話可能還好辦一些,但是信仰這個概念真的是有那麼一些大了,所以這個時候氣氛也是微微的有那麼一些尷尬了,好在朱赫並沒有讓這個氣氛冷淡下來。
  朱赫指了一下門外,那個意思很是簡單,既然事情有的談,那麼自己也不需要講什麼所謂的條件,你蕭枚隨便的開這個條件,隻要我能夠應允下來的,就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之所以要去外麵談,主要是不想讓其他人知曉其中的內容。
  這個跟是不是信任魯本和梅森沒有任何的關係,就算是兩個人知曉其中的內容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對於朱赫這樣的人來說,事情處理的縝密一些。對於他沒有任何的壞處,雖然說先前的時候這個母老虎打了自己一槍,但是這個跟談判其實沒有任何的關係。
  看著兩個人出去了,梅森也是看向了魯本。“你就這麼的有把握,他們兩個人會商談成功?不會出現其他的問題。”對於梅森的質問,魯本也是很確信的點頭,“沒有任何的問題,在現在這個時候蕭枚需要證明一下自己的,更何況她留在這還會成為一個拖累,所以她會接受的,當然了如果我們不發出這個邀請的話,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清了!”
  等了差不過半個小時的時間,朱赫也是重新的走了進來。然後盤膝的坐在了那,“這位還真的就是非同凡人,我現在才看出來了,狼永遠不可能跟羊成為朋友的!”這個話的寓意已經是相當的明顯了,在某種程度上麵也是對蕭枚的一種認可。
  隨即蕭枚跟兩個安保也是趕了過來。既然已經達成了協議,那麼現在這個時候就需要精誠的合作了,要知道關係到的不僅僅是小命這麼的簡單,還關係到了一些的利益方麵的事情,所以一定非常的謹慎,蕭枚帶來的東西還真的就是不少。
  武器、裝備等等都沒有任何的吝嗇,當然了這些都不是別墅方麵的準備。而是從樓上麵收集而來的,可能跟別墅方麵的裝備差了那麼一些,但是用起來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甚至還會超乎想象的,朱赫看了看,也是非常滿意的點點頭。
  不過在這個之前呢?安保的兩個人也是重新的給大家做了檢查。主要是魯本和梅森他們兩個人,雖然說他們受的傷並不是很重,但是在處理上多少顯得有那麼一些粗糙了,都是他們自行處置的,不是說別墅或者是另外一方麵不給他們救治。不是因為這個方麵的原因,主要是他們根本就騰不出來這個手。
  太陽已經是高高的升起了,來回的拖延了這麼多天的時間,應該有一個最後的決斷了,現在是養精蓄銳的最後時機了,一定要把控好了,不然的話最後倒黴的肯定是你自己的,當然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六個人也是圍坐在一起相互的討論了一下。
  朱赫跟梅森都跟那幫家夥有過接觸,特別是朱赫,他的手下麵就有這樣的人,所以對於這個方麵的了解是超乎想象的,更何況他還是軍方的人,細節上麵的把握絕對是無以倫比的,有他做這個方麵的介紹,實在是再也合適不過的人選了。
  “這幫家夥的來頭我就不說了,但是這幫家夥的能力呢?是真的讓人非常的信服,至少我對他們就會非常的放心,所以我們想要跟他們硬拚,這個是沒有任何勝利可言的,在現在這個時候,我們隻能是跟他們捉迷藏,這個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梅森對此也表示了同意,“他們會有殺了朱赫的心思,也會得到這個方麵的命令,這個是毋庸置疑的,朱赫應該是被他們排在第二序列麵的,這個恐怕才是我們的優勢所在,因為第一目標是沈浪跟別墅!確切的來說就是別墅方麵的諸人。”
  其他方麵的事情,梅森可能沒有什麼發言權,但是事關所謂的戰鬥,梅森就是能夠最好發揮自己的一個人了,“我們的危險不在於最開始的時候,而是在於如果整個防線被突破的話,他們就會來找尋我們,對於別墅方麵的防守呢?我感覺沒有什麼太多的問題,但是下麵的那些人呢?他們未見得能夠守得住,這個才是最為麻煩的地方!”
  歸根結底呢?還是這邊的人手極其的短缺,所以才會照成現在這個局麵的主要原因,朱赫這個時候也是在心麵盤算著,沈浪是不是能夠頂得住這些人呢?這個問題並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重要,為什麼這麼的說呢?因為自己差不多已經洞悉了整個計劃,所以自己對此並不是非常的擔心,過程可能會有那麼一些慘烈,但是結果應該會很好。
  一旦接上火以後,別墅方麵的諸人就會死死的纏住這幫家夥,而喬跟法比奧呢?也是順勢的出擊,對於他們來說,機會真的是千載難逢,原來防備他們的那些家夥們都已經調走了。如果還不動手的話,那個就是他們自己傻。
  到時候就算是能夠把沈浪給拿下來又能怎麼樣?喬跟法比奧會把杜若他們的勢力給清掃一光的,就好像是沈浪先前時候的暗示一樣,這一次一定是要見血的。所謂的見血是怎麼一回事情,這個就沒有必要去解釋了吧!
  而這個時候的喬跟法比奧呢?並沒有立刻的就展開什麼所謂的動作,時機雖然說已經到了,但還不是那麼的成熟,現在杜若他們還沒有把那幫家夥給扔到大廈麵去,目光的焦點呢?還沒有被吸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要是有所動作的話,會打草驚蛇的。
  更何況杜若他們就會那麼的安心嗎?這個貌似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所以喬跟法比奧沒有做其他任何的動作,就是忍著。這麼多天都忍受過來,還需要擔心眼前的這一點時間嗎?勝利的曙光這個時候已經在眼前了。
  現在就看沈浪是不是能夠堅持的住了,喬跟法比奧都能夠想象的出來,沈浪那邊究竟要承擔多大的壓力,這簡直就是顯而易見的事情。沈浪把所有的仇恨全部的都給吸引了過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要直麵所有的攻擊,而那個時間段,基本上沒有什麼所謂的外援。
  而喬跟法比奧兩個人那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去支援沈浪,因為他們也有著諸多的事情要處理,除非說也已經成為了定局。喬跟法比奧才會去支援沈浪,但是這樣的可能性真的是太小了,因為喬跟法比奧所麵臨的困難也是重重,他們這一次可是清洗,而不是和談,也就是說沈浪的困難完全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種。希望他能夠堅持的下來。
  沈浪這個時候也是親自的趕到了下麵,這個時候是需要給下麵這些人打氣的,雖然沈浪也是很明白,這幫家夥不是為自己服務的,而是為了喬或者是法比奧他們當中的某一個人服務的。但是他們的精神還是值得敬佩的,損失也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小,但是依舊是無怨無悔的。
  “沈先生,我們這沒有任何的問題,請你放心,就算是剩下我最後一個人,我依舊會完成我們之間的約定!”說話不是想象當中的那麼鏗鏘有力,但是確實非常的有信心。
  “我不是不相信你們的信心,我需要的並不是這個!”沈浪倒是沒有否認這些人的成績,而是勸慰的說道,“你們的目的不是殺傷他們,而是做到盡力的阻滯他們,在這個過程當中呢?可能會使用特殊的武器和裝備,我希望你們會認清楚這個事實!”
  作為指揮官呢?也是微微的有那麼一些失神,因為先前的時候能夠動用的恐怕也就隻有步槍了,甚至於連手雷都很少動用,但是現在這個時候沈浪竟然授權使用其他的武器和裝備,這個多少有那麼一鞋乎想象,不過這位指揮官很的就接受了沈浪這個不是命令的命令,因為在來之前的時候,有人就已經告知過他了,聽從沈浪的命令和安排。
  “我知道了!”有些事情是不需要說什麼廢話的,沈浪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意思,而這邊的指揮官呢?理解上麵也沒有任何的錯誤,在沈浪離開了不長的時間,他們也是感覺到了下麵的攻擊貌似有那麼一些異樣了,跟先前的打法很是不一樣,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難以適應的感覺,指揮官很是清楚,沈浪所說的事情終於降臨了。
  沈浪雖然說沒有參與其中,但已經是感覺到了下麵情況的變化,狙擊小組這個時候也就剩下來三個了,因為根本就沒有辦法去確定下麵人員的位置,戰術動作變化的太了,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撲捉,在現在這個時候狙擊小組的作用更多是威懾和震懾用的。
  “終於來了!”梅森在觀察到情況以後,也是把情報匯報給了魯本,在這六個人的小組麵,處於預料的是,並不是朱赫和蕭枚兩個人當這個隊長,而是由魯本來擔當,不是最有實力的是蕭枚和最有底氣的是朱赫,兩個人這個時候也是真的同心協力,因為他們很是清楚,現在不是內鬥的時候,在這個方麵的經驗上,兩個人可以說是相差甚遠。
  隨即梅森也是把觀察到的情況簡單的說了說,不得不說新來的這幫家夥還真的就是有那麼一些凶悍的,打的過來支援的部隊可以說是節節敗退,當然了這個是故意而為之的一個結果,現在這個時候並不需要硬拚,一點點的往後退,把整個戰線給拉長,這個是既定的策略。
  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現在這個時候都需要去實現整個意圖,反正現在這個時候最為著急的肯定不是沈浪這一邊的,因為從時間上麵來看對於杜若他們是非常不利的,喬跟法比奧可是在虎視眈眈的看著,所以需要盡的從大廈這個麻煩當中脫身。
  然後轉過身來,直麵喬跟法比奧,如果說不能夠速有效的把沈浪給拿下來的話,到時候就真的是兩麵受敵了,那樣的話情況真的是太危險了,誰都不願意去承受這樣的代價,所以下麵的那幫家夥這個時候也是略顯瘋狂。
  

Snap Time:2018-11-21 20:36:56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