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作者:鵝是老五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  最強棄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棄少最新章節最強棄什少中最高修為是什麼(15-08-17)      第二二七一章造化(最最終大結局)(15-03-25)      第二二七聖零章聖道崛起(賀第3盟落伍加)(15-03-25)     

第一三七六章古鎮麵的灰衣人


    “小眉,我是真的沒事,你不要責怪葉默。”穆安有些顫抖的聲音傳來,在她的身後的那個小護士依然帶著滿臉的震驚。

    “你……”蘇眉和那小護士一樣,滿臉震駭的看著走過來的穆安,好一會才說道:“你是,是阿姨?”

    穆安對蘇眉點點頭說道:“小眉,這說話不方便,我們回去再說吧。葉默,你也和我一起回去吧,我有好多事情要問你。”

    葉默點點頭對蘇眉說道:“蘇眉,你帶阿姨先回去,我一會就會過來,我這還有些事情。”

    穆安這次倒是很幹脆,她直接點了點頭,拉著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蘇眉已經急匆匆的走出了醫院。

    “莫大師……”穆安和蘇眉剛走,那中年男子就上來小心的再問了一句。

    葉默見這中年人還跟過來了,立即說道:“你父親是不是還健在?你想求我幫你父親治療?”

    “是,是……”那中年男子連忙說道,“當年我父親回家後,很快心髒病就發作了,可是那個時候已經找不到莫大師了。我父親托人輾轉找到了當年的青槐女士,並且知道了青槐女士的病情也在您的治療下痊愈。然後我父親又找到了蒙九山大師,可是卻沒有莫大師您的消息……”

    “你父親倒也不錯,竟然能拖到現在。”葉默卻是真的讚揚了一句,在他當時看來,當時飛機上的那男子拖不了多久時間的。

    眼前的這中年男子連忙說道:“是因為我父親常年服用洛月藥業的‘養心丸’,這才保住了一命。”

    葉默點點頭,常年服用‘養心丸’,顯然不是一般的有錢。他隨意的拿出一張白紙,然後又隨意的在上麵畫了幾道,將那白紙遞給中年男子說道:“回去將這個貼在你父親的胸口,一個小時後就好了。”

    雖然葉默不是符籙大師,可是他現在化真三層的修為,要畫一張符籙治療一個簡單的心髒病人。還是可以的。他身上的丹藥都是珍貴無比。沒有必要浪費。

    那中年男子恭身接過葉默的白紙,沒有絲毫的怠慢。他將白紙收起來後,更是送出一張銀行卡。他知道葉默的規矩,雖然當年他還是一個少年,可是葉默收錢的事情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葉默一擺手說道:“我要錢沒有用,你走吧。”

    那中年人很是見機,他看見一邊等著的悟道和尚。立即就知道葉默有更重要的事情。連忙收起銀行卡,對葉默再三感謝後,這才緩緩退去。

    見所有的人都已經走了,葉默才看著悟道和尚問道,“那些滅掉隱門的凶手,有沒有什麼線索?”

    對葉默來說。隻要有一點點線索,他就可以用神識找到。無論這些人躲在什麼地方,隻要沒有出地球,隻要不是躲在深海的海底,或者是地底的深處,他就可以用神識搜到。換句話說,就算是這些人躲在地底的深處,葉默隻要是多花點時間。他一樣可以找到。

    悟道和尚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任何線索,隻是九明書院一個幸免的玄級武者看見那些人都穿著灰色的衣服。而且這些人不但身手厲害無比,還帶著極為厲害的武器。”

    “衣服上有標識嗎?”葉默再次問道,對別人來說灰色的衣服沒有任何線索,可是對葉默來說這已經很夠了,如果衣服上再有標識,他會更快的找到。

    “沒有。”悟道和尚這次回答的很快,顯然他早就問過這個問題了。

    葉默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悟道歎息了一聲,他知道葉默此時已經遠遠的超過他的修為了,或者自己沒有辦法的事情,葉默真的有辦法。他忽然很想問問葉默,先天之上還有什麼,可是在他要開口問的時候,忽然想到,如果自己不到那個境界,問了又有什麼用?或者自己到了那個境界,根本不用問,也可以自然而進入那個境界。

    想到這,他豁然開朗,再也沒有打擾葉默,直接轉身消失在了街道的人群中。

    葉默站在這醫院的走廊上,閉起了眼睛,他的神識已經擴散了開去。以他化真三層的修為,在地球上尋找一個灰衣人或者還有些困難,可是要尋找一群灰衣人,卻還是可以辦到的。

    葉默一個人站在醫院的走廊上,閉著眼睛動也不動,沒有人知道葉默在做什麼。雖然看見的人都很奇怪,不過想到這是醫院,就並不是特別離譜了。

    所以並沒有人會停下來詢問葉默,隻有一個粉紅衣服的小護士除外。她抿著嘴唇,站在葉默的身邊,似乎在等著葉默。

    “小雨,你在這做什麼?”另外一名護士走過來,小聲的問了一句。

    那叫小雨的護士連忙籲了一聲說道:“你等等我,我一會就來。”

    另外那名護士看了看葉默,又看了看小雨,有些疑惑不解的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什麼。

    這叫小雨的護士顯然就是剛才穆安房間的那名護士,她此時已經完全明白葉默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人。穆安的變化,還有穆安叮囑的話還在她的耳邊。後來葉默隨便畫了一張白紙遞給那個看起來很不一般的中年人,那中年人還拿出了一張銀行卡。

    所以此時葉默閉著眼睛,她一樣的沒敢去打攪葉默。

    一個小時後,小雨腿都站的有些酸了,她剛想去那個長椅上坐一會,葉默忽然睜開了眼睛。

    他冷哼了一聲,神識停在了距離寧海數千之外的罔江。罔江靠海,很多人偷渡都喜歡經過罔江,而此時葉默的神識卻落在了罔江邊一個不起眼的小鎮上。

    這個小鎮看起來人並不多,作為一個海邊城市的邊緣小鎮,按理說應該繁華才對,可是這個小鎮不但不繁華,甚至有些蕭條。或者說這根本不能算是一個小鎮,而是一個有些曆史的古鎮。

    古鎮的邊緣卻有一大排老式的建築,一排古舊的圍牆,將這些老式的建築全部圍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單獨的舊建築區。

    在圍牆麵的這些老式的建築中間,卻有一個巨大的家族祠堂,隻是這祠堂同樣已經古舊不堪了。按理說這些建築都是供人參觀的存在了,可是事實卻是這依然有居民居住。

    而葉默的神識就落在了這個祠堂麵,祠堂雖然很大,可是現在這麵卻有將近兩百多人。除了祠堂麵的兩百多人外,在祠堂的外麵還藏著數十人。

    祠堂麵的兩百人有一小半都是灰衣人,而另外一半葉默卻感覺是隱門中的古武修煉者。雖然葉默聽不到他們的說話聲音,可是卻能感覺到這些人中間的氣氛並不是很好。

    葉默收回了神識,他打算去看看,因為那些灰衣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些滅掉隱門的凶手。

    “大哥,這是剛才那個叔叔讓我轉交給您的。”見葉默要離開,那護士連忙上前,取出一張銀行卡遞給葉默。

    葉默不等這小護士將話說完,就擺擺手說道:“謝謝你照顧穆阿姨,這張卡就送給你吧。”

    葉默說完,轉身就消失在了醫院門口。錢對他來說毫無用處,如果需要錢,他隨時都可以拿出一塊金磚來。

    “啊……”那護士看見葉默消失的背影,頓時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PS:老五頭疼欲裂,實在是加不住了,一定要睡覺了,不睡覺真的不行了。明天的第一更會晚點,大概在晚上七點左右了,對不起啊。睡覺前還是要求一張月票,不然月票也撐不住啊,拜托最強的朋友啊!

    (未完待續。)

    

Snap Time:2018-07-21 11:45:25  ExecTime:0.257